三上悠亚粉丝感谢祭在线

      冰火两仪眼,位于斗罗大陆日月森林中心,是一座火山加冰山,山的外围有碧鳞七绝花守护,得天独厚的泉眼,一眼两生,两仪互克。

      这是记录在冰龙툄洞内的一段话,这也是东方述化形后第一个要去的地方,那里修炼的速度是外界的十倍,所以仙草众多ⲷ。

      而在魂师发展的历史上,有个别十万年魂兽化形,去追鷺寻那虚无缥缈的神位,蕬而在魂师界中个别魂斗罗以及封号斗罗的强者可以发现鸰魂兽的真身。

      十万年魂兽化形的人类达到成熟期后才不会被人类发现,而十万年化形魂兽化形的人类在成熟期之前,这对魂师来说一身是宝,不说十万年⨅魂环,㥞就说十万年魂骨有谁是不心动的呢?

      而东方述化形后前往冰火两愶仪眼正是为了找到一枚隐藏自身气息的仙草。

      还有十万年魂兽可以短暂的化为人身,在滘这期间自身的修为是不会如同化形一样重修的,也可以在这期间去寻找冰火两仪眼。

      《绝世唐门》时期,外面的碧鳞凩七绝花守护在此,一般的魂师都不敢来这里,会被毒死,而有一种魂师¥可以进入其中,那就是如同东方述这种极致之冰的拥有者可以进入,因为碧鳞七绝花害怕极致之錛冰。

      而冰火两仪眼那可大有来头了。九大龙王中的水龙王与火龙王两大龙王同时陨落,落于落日森林,它们的尸体,就在这冰火两仪眼下方万丈埋葬,冰火两飷仪眼也由此而来,滋润万物。这些天材地宝多半都是外界中根本就没有的,有的吃䕤下去是可以补死人的。

      而这两具尸体也是一大机缘,他们肯定没有死透,至少还有一些残存的神识,这两位至少也是一级神,而两人是魂兽,那就肯定有魂骨,甚至是神骨。

      所以,冰火两仪眼对于东方述骊来说是一件很重롾要的机缘,而两具龙尸可能是东方述成神蠪的关键,所以东方述把这ᦶ一段信息刻在比较隐蔽的地方。

      8899年后

      现在的东方述已经是在极北之地南部的强者了,他的冰龙洞也变得宽广了许多,而因为东方述䮒吃的比较多的原因,大部分魂兽已经得罪个遍了,在东方述3000年修为的时候,就有一只50ꨵ00年修为的冰蜥蜴来给他的族人报✗仇趨,后来直接被东方述三爪子见他族人去了,他的晴尸体也被东方述吃了,那时候这小片区域就东方骭述一个人了,所以用火把他烤了,直接赶蜥蜴上架了,东方述还在他ჩ身上发现了一块残缺的左腿骨,五千年冰蜥蜴左腿骨,他的技能是向随机一个方向增加100%的速度冲刺,持续ㄙ时间5秒쩕,只不过使用一次要耗费自身ℇ大半魂力。

      东方述这几千年飮过来,已经把穿越前的记忆大部分鬫忘记了,还有因为有仇家来报仇的列原因,他把自己记的重탛要剧情,已经刻在一个安全的地方了,那个地方就在冰龙洞的下方的冰河之上,还ᩛ有那块5000年左腿骨也放在那个地方,在东方述8000年修为时曾经去过西部,还见戢到了上百米상高的泰坦雪魔,还有一株千年冰灵果。而千年冰灵果就在他手中。

      东方述冰蓝色的眼眸看着眼前神似火龙果的果实,只不过颜色不同罢了,东方述现在已经是9999年修为了,吃掉这一颗千年冰灵果就可以突破到万年修为了,要是以前他可能会兴奋好半天,但是因为杀戮和追杀让自己变得格外冷静,自己已经㉗是极北之地䴮南部一位优秀的猎人了,所以不会表现出自己的兴奋。

      把冰灵果放入口中,一道恐怖的龙威自东方述周身百米范围内的魂兽尽皆匍匐在地,恐惧的眼神望着东方述的方向,那道똚恐怖的气息在瞬息之间变得更加强大,这是质一般的改变。

      东方述冰蓝色的眼眸中闪出一丝喜色,然后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把自身的气息收敛起来。睄

      ……

      在一处富丽堂皇的冰宫中一个银白色秀发绝美女子,清冷的蓝色眼眸闪出一道亮光,发现这道气息后,喃喃道:㡣“这是哪只魂兽突破万年的气息?”雪帝虽然用的是疑惑的语气,但是却又十社分肯定。

      雪帝用精神力扫描梿了一下中部,发现其没有在中部,然后继续扩大,发现了是南部的一头冰龙突破万年,而龌其身上的气息不亚于一头5五万年魂兽,这让雪帝起了一丝兴趣,问了一下不远处的冰熊王,因为雪帝是极北魂兽的共主僂,而有的魂兽就会加入雪帝麾下,而冰熊王就是其中之一,负ᡩ责掌管极北之地大部分魂兽的信息,所以雪帝才会问冰熊王。

      “雪姐姐,是这样的,这只冰龙是从外界进来的,在极北之地有9000年之久,而且自身有着极高的智慧。”一道清凉中带着一丝欢快的女鞯生响起,仔细一看竟是一美丽女子。 㹠

      “哦,是龙族吗쾈?记得多关注一下他。”清冷的声音彷佛不带一丝感情。

      而冰熊王稍微有笺些讶然,不过缓过来后也是知道这只万年冰龙与其他万年魂兽不一样,因为其他万쫽年魂师突破万年最多两万年魂力波动,而东方述的气息已经达到五万年魂力波动。

      “冰龙癝一族吗?”这时雪帝低声呢喃一声,清冷的眼眸闪着微光,谁也不知꠵道她在想着什么。

      ꃾ ……

      话锋一转

      东方述突破万年后,就把自己一身的魂技耍了一遍,适应着暴涨的魂力,而其身高也达到了5米,而两双翅膀更是达到了惊人的两米。

      东方述想对着天空㉔大喊一声“我胡汉三又回来了暭”不过为了维护自己高冷的人设就算了吧,不过大喊不可以但是吼一声还是可以的。

      “吼”一声余音贯耳,万年以下的魂兽都是匍匐在地,而有的精픭神力弱的千៵年魂兽更是昏迷过去。

      东方述控制自己的双翼在自己的区域飞行着,感受巕着只属于ꅁ自己的孤寂,在配上晚霞一抹斜阳砂,显得是那样的凄清。

      而雪帝正好看见这一幕,看着那籂孤独的飞翔在空中的东方述,以及⟝自己孤身一人时的凄苦,雪帝对东方述有了一种不知道从哪里来的认同感。

      或许这就是同病相怜吧。

      而东方述此时正感叹自身的孤独,自己独自윒生存在ຝ这个世界的凄苦,不仅低吼几声,像是在低吟一样。

      礈雪帝看到这里也不由的叹了一口气,因为这和雪帝的经历是何等的錓相似,因为自身与雪女一族不同,而被族群抛弃,쮒自己独自生活在生态环境极其恶劣的极北之地,而东方述不过是怀念自己的家乡和亲朋好友了,这在雪帝眼中是ꆪ独自一个人生活的困俋苦竉,以及渴望得到族群的认同,而东方述已经没有所谓的族群了,整个冰龙一族就他一个人샅。

      东方述飞了几圈就飞回自己的冰龙洞了。

      而雪帝则是看了几眼后,绽放出可以融化冰雪的笑容,因为东方述现在很是尴尬,因为他的本能告诉他一ᤒ道若有若无的精神力在观察他,这认奔他摸不着头脑,于是就围着原地转了几圈,然后转着转着就摔倒了,整张龙脸特别应景的红了几分,撇一下嘴,然后装作䷯若无其事的坐了下来,还把龙头盯着摔倒的地方仔细的看去,好像有什么宝贵的东西一样,然后像孩子撒气一样的用爪子狠狠拍了几下,然⼧后小声嘟囔了一磚句“什么啊,哪有人观察我啊?”

      而雪帝⥟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把脸上的表情整理了一下后,正好听道了这句话,闻言有些惊讶,因为一只万年魂兽竟然会说话,而且感觉到了自己的精神观测,只不过东方述只当那是自己的错픐觉罢了,并没有往深处想,他如果知道雪帝的观察后恐怕舌头就要打结了,因为他认为一只万年魂兽不可能让大名鼎鼎的雪帝注意,因为东方述并没有见过多少万年魂兽,只在嗭西部区域见到一只百米泰坦雪魔,他当时只以为是四五万年呢?谁能想到那是一只9万年泰坦雪魔,所以东方述认为自己的修为不过如此罢了。

      然后东方述就把自身的实力估计错了,这也让他以咅后见到其他万年魂兽很疑惑,这些万年魂兽怎殮么那么弱呢,直到东方述十万
年后才真正知道,自己的实力竟然那么强。

      而雪帝以后的岁月中也多了一些小乐趣,那就是观察东方述,这也是她展㽉露笑颜为数不多的时候了,这一꽼情况让冰熊王很욂是疑惑,不知道雪帝为什么那么开心,不过只要雪帝快乐就好,整天冷着脸对自己的身心也不好。

      因为东方述在前世的时候是一个很洒脱的人,所以在生活与修炼中总是可以弄出不少笑话来,而这一世变成一个魂兽了那就更应该随便一点了,所以生活处处有笑点。(这大概就是直男的快乐了吧)

      东方述接下来几个月里发现,他的本能一⳰直在告诉他有人在“偷窥”

      褧你,而东方述就算是逛⁍遍整个南部也没有发现那所谓的偷窥之人,这让他不仅产生一种自我怀疑,难道自己是一只假的冰龙綬吗?只不过没有人来印证这个问题了。而东方述也就当他是?自己产生的错觉了,东方述믶不知是神级大条还是怎么的,竟然不相信自己的本能,所以在睡着磗之后口中吐露的“爸爸妈妈我好想你们”“爸爸妈妈你们带我出去玩好不好”“爸爸妈妈你们怎么一去不回来了”的话遑(这里的父母有前世的父母也有今世的),然后东方述就惊醒了,深吸了几口气,发现这里是冰龙洞,而这里没有他的父母,不仅是前世还是今生,这让他的眼眸中带有三分忧伤三分思念三分苦Έ涩。

      而这一幕好巧不巧的就让偶尔观察东方述的雪帝发现,雪帝看向精神力观察中的映像不仅带有三分温柔,嘴角微扬,让看起来清冷的雪帝看起来温和了几分,푁而这和ꉈ平时高冷的美不一样,这是一种无法用语言形容的美,这种美仿佛可以融化“极致之冰”,而在雪帝的心中已经对东方述产生了一丝莫名的好感,这也是她没发现的,这也为他们ᆅ以后的感情打下了基础,雪帝的内心也在感伤自身的或是东方述的境遇是何等的相似。

      而东方述辬像是平常一样起身,做起了自身的训练,쭺平时的狩猎不是靠着冰龙强悍的身뢺躯一路莽过去的,而是靠着自己的技巧打过去的,他在这9000年里,对极致之冰的掌握已经不比十万年魂兽差了,他已经通过精神力聚空气中的冰갣元素,成为自己内心想要的样子,而千年的时候最多౴弄一把剑,而现在万年后精神力有了质的飞跃,不知道能不能制造一个大的冰雕,他尤记得雪帝得摸样,他想把这个样子用冰雕刻出来,普通得冰会化,而极致之冰则是不同,用极致之冰弄出来的东西除非受到强烈的攻击外没有任何办法弄坏,而经过他这些年的游历,也知道雪帝住在极北之地的中心雪帝宫中,东方述打算十万年后去陪伴她。

      虽然只是东方述的一厢情愿,但是未尝不是对美好未来的展望。

      东方述如果知道雪帝对他有好感而且还“偷窥”过他,不知是会欣喜万分还是캖尴尬万分,不过东方述恐怕暂时无缘知道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