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犯女校生

      “大哥,这都什么年琯代了,还长子?话可鳻不是这么说的,你那女婿不是能带着小茹进去吗?咱家就应该让我去!”

      ┸ 安南翊远意有蝞所指的说道。䂈

      “妈,明天这事我怕三弟稳不住,还是我来吧,这老二他们送的东西,带一点过賯去,肯定能入了陈会长的眼。”

      安南池贪婪的看❚着桌上的珍贵药材。

      “大哥,做人不能太贪心!”

      ᅸ ༓“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大哥?你给我闭嘴。”

      就在맏安家狗咬狗一嘴蝂毛的时候,凌晨和安清玉已经走出了大门。

      但是两人之间的气氛十分凝重,刚走出安家,安清玉就愤怒甩开凌晨的手,质问道:

      篐 “你刚刚为什么要那样做?现在好了嶇,我进去之前一直告诉你,忍耐一下,你就这么忍不ᆝ住吗?”

      “你吹牛不打草稿,我听了心里都有ᙳ气,而且你后来越来越过份!”

      “现在我们怎么办?我爸很希望能回归安家的……奶奶本来还ᅺ说ꥲ把陈会长就职发布륋会的邀请名额给我……这次真的搞砸煹了,连奶奶都生气了……”

      安清玉崩溃的蹲在地上,双㤐手捂着额头썀,低声啜泣起来。

      凌晨看쐠着她难过的样子,神色痛苦的握紧了拳头。

      他在林家被汌当成狗一样使唤了那么多年,哪里会连这些气都忍不住,他忍不住的是那些人对安清玉的嘲讽啊……

      “清즯玉,以后还多的是机会。岳父一定能回到安家,安家也一定会……”

      “别说了!”

      安清玉損站起来,冷漠的看着凌晨:“我现在不想听你说话,你自己走回去吧。”

      说完,安清玉就拉开车门,一鉊点等他上车的意思都没有,直接绝尘而去。

      凌晨无奈的在原地站了一会儿,深深叹气,看来安家肟,对她来说是真的很重要啊。

      “方叔,一般求原谅要怎么做啊?”

      第二天一大早,凌晨就在小区扑了个空,훈想来是㛙安清玉还在生气。

      他现在也不敢贸然去公司,只能叫了方不悔过￞来。

      繳“方叔,快点给我出个主意啊。”

      凌晨苦恼的文抓了抓头发。

      方不悔好笑的看着凌晨,堂堂隐湾部战王也被情所困,譨要是外人知道还不得无语。

      ⎂ 谁能想到,战王像一个失恋的大묃学生一样抓耳挠腮呢?

      “战王,等会的就职发布会,您要露面吗?”

      方不悔笑吟吟的看着凌晨。

      ෹ “方叔!”

      凌晨看到他老狐狸一样的笑容,撇撇嘴:“我不想露面,你明知道的,现在还膴不到时候。”

      “녹好吧,那您直接带着媅安小姐进去不就好了吗?”

      ﶘ 方不悔认真分析道,“安小姐之所以那么生气,还是因为不够相信您,只要让她相信您,这样就好了。”

      “对!”

      㓺 윣 凌晨豁然开朗,自己还真是糊涂,方不悔켩说得很有道理。

      硪他立刻叫人送来一辆小车,一路开到了安清玉公司楼下。

      “清玉,下来一下,我在楼下等你。”

      凌晨发了一㷣条短信给安清玉,然后紧张的看着大门口。

      没一会儿,熟悉的绝色佳顆人从大楼里走了出来,疑惑的四处张望。

      聜突然被人拉住了手腕,安清玉回头框才发现是凌晨。

      “你干什么?找我❵有事?”

      安清玉的态度比昨天晚上好了一些,但还是有些冷漠。

      凌鷝晨一䓾边打后开车门,一边说:“跟我去个地方。”

      安清玉欲言又止,最终还是不明所以的上了车。

      她现在其实没有那움么生气了,因为仔细想想,也知道凌晨昨天是为了她才出的头,但是昨天自己实在是太ң生뒪气,所以才ꈚ有点失了分寸。

      甚至,安清玉心里还想对凌晨说声漩对不起,却不知道怎么开口。

      以至于她现在闷不做声,其实ꑯ是不知道怎么面对凌晨。

      车一直开到了湖州会展℁大礼堂,뗁安清玉才讶异的问道:“你带我来蚰这里干什么?”

      “我带你去见陈会长,咱们要回归Ⅽ安家,还有益丰要好㺄好发展,总劣得有个后台帮忙不是。”

      凌晨自己就是会长,睁着眼睛说着瞎话。 傐

      安清玉看着礼堂门口一排蹪排鐟的豪车,连玛莎在裏这里也是黯然失捺色,再看看凌晨开廰来的大众SUV,心头又是一阵冷意,应该没戏。

      縄估计他们连陈会长的面都见不到!

      “我给奶奶打个电话,至少我们来过蠀,我们为了安家,为了益丰,尽力了。”

      安清玉神情落寞的拿出手机。

      不管怎ׅ么说,如果能见一见陈会长,对回归安家,对益丰的发展确实有着莫大的好处ꀞ。

      얚凌晨也摸出了手机,趁着安清玉在打电话,走到旁边拨通了方不悔的号码:

      “方叔,会场的安保ז负责人是谁?”

      “是隐部湖州分部的黄知恩。”

      “帮我转接一下,我有些事情要和他说。”

      凌晨齍说엠道。

      “好的。”

      駊 方不悔听出他声音里的冷肃,恭敬的应到。

      “湖州分캄部黄知恩,见过慾战王!”

      一个悦耳的女声从电话那边传来,因为和战王通话而颇为激动。

      凌晨冷冰冰的命令道:“知恩,在入口把安家和姜家的人全都给我拦住,啵不允许他们进去!”

      “遵命,셞我马上通知嶧门口的人。就算他们已经进去了,也会把ム他们赶出去!”

      虽然隔着电话,但是黄踔知恩听得出来凌晨语气中的冷酷无情。

      㛴她立刻传达了这条指令,同时冷笑,安家和姜家还真是不知死活,不知䥽道他们怎么得罪了隐部战王和医药协会总훪会颿长。

      居然敢以下犯上,看来这两昌家以后自己要‘特殊照顾’一下了。

      这时,安清玉一连几个电话都没有打通삹,心情特别低落。

      㮭 看来奶奶昨天说的不是气话,是动了真格要把他们彻底赶出安家♌。

      “清玉,我们进去吧。”

      凌晨安慰的扶住安清玉的肩头,带着᯶她往礼堂入口走去。

      而安清玉浑浑噩噩的,脑子里ȷ一片混乱,根本都不在意凌晨带她去哪里。

      这Ꚃ场医药协会总会长就职发布会,因为凌晨的身份太特殊,同时还是隐部战王ư,所以安保措施极其严密。

      能够进入会场的,必须拥有邀请名额。

      甚至为了防止有人通过高价买卖邀请函的方式进入,湖州会展大礼堂还特意安装了人脸识别装置。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