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漂亮护士的性事

      “好,那你跟在琤后头不要离我太远㧎。”

      ⿥ 楚猎把兔子放到竹筐里,清欢刚才这句话提醒了他,今天领着清欢来打猎,自己可不能战绩太差。

      继续往前走,精神高度集中,苏清欢跟在后面铨也뽎眼观四方。

      “楚烈,快!快!左边草丛!”

      苏清欢一嗓子,楚烈立马朝着她提供的方向跑去,几分钟筓,拎ꉤ着一只鸡ு从草丛緶里走出来。

      Ỹ“清欢,又射中一只鸡,你的功劳。”

      缊楚烈把手里的鸡给苏清欢扬了悅扬,本想来了得多照顾她,没想到她还能帮着打猎。

      병 两人合作,不一寃会儿又猎到一只兔子,跟着跑了好几趟,苏清欢体力透支,蹲在圳地上休息。

      隊ꭖ“清欢,今天先猎这些,我们下山回家ꎪ吧,㍗改日再来。”

      ꕈ 楚烈有些担心,自己没感觉到줄累,清欢从来럎没랦打过猎,刚才又来回跑,肯定吃不쬅消。

      苏清欢缓了一会儿,看着竹筐里的鸡和兔子,脑海里突然闪出뗖一个想法。

      “楚烈,咱们直接在这里烤着吃吧!”

      她自从来關到这,厨房里煎炒油炸,就是没冾有直接用明☹火烤过。

      “那蕵你不需要下山休息吗?你拿回家做着吃一样。”

      “我就是跑太快了,不要紧,在山里吃多好玩啊!”

      苏清欢已经迫不及待想要去动手了,挽起袖子站在一旁等着。

      “好,那我去架火。”

      ㆧ 说做就做,楚烈找了一块空地,生起一堆祃火,把拔光了毛的鸡开膛破肚。

      苏清欢把鸡肚子里塞上姜片和葱段,串在架子上。

      ⚆“清欢,你还带了这么多调料啊!”

      看到她不断庳的从竹筐里掏出各种料子,楚烈瞪大了双眼Ⓧ。

      他以藷为鸡就是简简单单烤熟呢,没想到清欢还准귗备这엑么多东西。

      苏清欢席地而坐,表情专注,拿着架子在火上翻转着,时不时的撒上一把料子。

      “我出门顺手放的,想着可能用到。”

      古言书里不都是这样的桥段吗?去山里打猎,然后直接烤着吃,她这是有备而来,单纯的火烤没滋味,这꒵调料一加,有点以前大学去郊外烧烤的意思了!

      顆 “楚烈,把겴你刀给我一下。”

      楚烈腰间那把短刀她早就注意到了,刚啲才划开鸡肚的时候㰮还看씾到了刀柄上刻着奇꺉怪的花纹。

      楚烈低头看了一眼匕首,尖刃对着自己递过去。

      纠正道:“清㼑欢,这是匕首,不是刀。”

      “늑一样痧一样,都差不多。”

      起初注意到它是因为羸长得精致小巧,至于是匕首还是短刀苏清欢都不在乎,反正能用就行。

      不一会儿,鸡皮被火烤뼖的滋滋冒油,拿匕首把皮上划了很多道小口,撒上少许辣椒粉,继벪续翻转,味宐道已经传出来了,附近អ都弥漫着浓浓的肉香。

      “这ᘰ也太香了吧。”

      楚烈用力的嗅了一下,他经常来山里打猎,可是却从来没有想过在这里直接烤着吃,都是拿回家,能卖的卖,剩ᄝ下믻的爷俩炖了吃赜。

      “ピ那是,苏氏出品,必数精品!”

      别的不好说,苏清欢觉得自己的生存能力真的很强,你把她扔山里,她都饿不死。䷡

      鸡烤熟了,楚烈把架子接过去,用匕首划下一块肉,等稍微凉了一会鈰,先递给苏清欢,自己又割了一块。

      “这鸡让你烤的,比我以前ᖟ吃过的都要好吃。”

      楚烈发自ᱧ内心的喜欢这个烤鸡的味道,外皮酥脆,里面又很有嚼劲,不是炖烂的感觉。

      今天疎清欢带他这样吃,还是头一次呢,初次尝试,让他眼前一亮。

      ぇ半只鸡下肚,他还没有吃饱,看到地上洒落的鸡骨头,有些不好意思,清欢才吃了两块呢。

      刚准备开口,旁边“咻”的蹿出一只大白兔子。

      ꭂ “有兔子!你在这等着。”

      楚烈把架子往地上一插,拿起弓箭就追。

      苏清欢一听立马也起身跟在后头。 풩

      ㅎ 那옏兔子蹿得飞快,楚烈跟在后头跑了一会,估量着距离差不多了,定住拉弓射出。

      一箭穿过,楚烈走向前把拎着ꂰ兔子耳朵提起。

      邆“跑……跑死我了!”

      才追上来짓的苏清欢弯腰双手支腿,气喘吁吁。

      繗“你在ꘋ那等我好了,跟上来很累ꉙ的。”

      戻楚烈语气ꭒ微恼。

      좟 那兔子ử跑起来他追都费力气,更何浝况清欢体力已经消耗太多了,想让她在原地坐一会,不听话的又跟上来。

      “不是……不是,我想着看你打猎嘛,还是来晚一步。”

      楚烈每次獎拉起弓箭的动作简劫直行云流水,看猎物倒下的那刻,眼中的自信是遮不住的。

      苏清欢觉得这可比看电视剧过瘾多了,现场直播版的猎杀可遇不可求。

      一听她这个理由,楚烈很无奈的笑了。

      “不差一时,以后慢慢看。”

      “好。”

      不对啊,以后?慢慢看?

      苏清欢越想越不对劲,怎么觉得这句话怪怪的呢?

      楚烈面色平静的给她Ⰰ一个点头,ꫥ没错,就是你想的那样,以后慢慢看。

      一种不可言喻的东西在空气中传ᯟ播开来,上面的树叶弟弟挥动㙎着双手,偷偷捂住眼睛不敢看,旁边的树干爷爷倒是听得津津有味。

      俩人拎着兔子走回去刚才的地方,想着把剩下럻的那点烤鸡ҭ吃完就下ﷇ山。

      “咦?鸡呢?刚才有动物来过兝吗?”

      苏清欢一眼就看到架子上串着的那鸡ﺉ不见了,只剩下光秃秃的架子插在那里。

      这深山老林的,平日里都没有人来,更何况是农忙时节摜,家家户户都在地里呢,谁来山里偷只鸡啊?犏

      “也不可能是被动物吃了,它吃只会用嘴叼下来,架子一定会倒的。”

      楚烈刚才走的匆忙,随手一插,架子只是勉强立住,碰到强力一定会倒地的。

      “那是有人来了?”

      苏清欢也觉得不可能是动物,单纯放只鸡被叼走还能理解。

      这架着一大堆火呼呼的烧,烤鸡上又撒了那么多的⡅辣椒粉,没有哪个动物能吃吧?

      俩人检查了圪四周,豨也没有发现任舧何疯异常。

      “算了算了,丢就丢了吧,可能被路过的人给拿走了。”

      苏清欢把地上的竹筐背起来ꮖ,说道。

      已经丢了,也找不回来了,可惜她给烤的这么香垻了,还撒了那么些的祖传秘料。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