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H 重口 激H 慎宫交H

      皇宫内的叛乱已经平息,那些潜入到皇宫겾内的各方势力已经被全部清洗出来,各方뮃势力花了数十年的心血时间才渗透进皇宫内,却被皇帝和张明天一朝之间全部铲除。

      棝 뙧 都城最外围的某处小院子中,张轶正在院中打理菜地。没了张明天的看护打理,张轶还要在外做活뀌路,一天下来根本没有多少时间管理菜地,不由感到分身乏术,有些心累。

      想到张明天,张轶便有意无意的望向院中犨某处墙角,当初姬张明天就是蹲坐在那处墙角之中。

      “唉,这老人家到駦底是什么身份,也不知现在他吃饭了没有。”

      ◀正在张轶沉思时,一道身影飞入他的院中,落到了张明天曾经待过的墙角处。

      那一瞬间,张轶以为是张明天回来了,可当他定睛细看,发割现来人并不是张明天,而且来人还齐肩断掉了一条手臂。

      来人正是在皇宫内被张明ʈ天隔空发刀斩掉手臂的东岛老者,都城足有百万户人家,逃出皇宫的东岛老者却偏偏来到了张轶的住所,一切像是舨被刻意安排得一般。⶯

      张轶见老者失去了一只手臂,伤口处血腥可怖,警惕得开口问道:“老人家,你是谁啊?手臂断了去挙看郎中,跑我家院子里做什么?”

      一般情况如果遇到膃有人受伤,张轶都会热心的帮助,只不过这次有所不同。张轶心想,能如此轻松的凌空而行,必然不䔏是什么普通人,滋而且这人还身受重伤!

      老者见有人发现了他,双眼⺕中杀意涌现,他绝对不许有人发现他的踪迹,于是他对张轶出魒手了,一埅爪爪向张轶的脖子,想置张轶于死地。

      做过羼捕快多年,又上过战场杀人的张轶自然捕捉到了老者那道杀人的目光,在老者未出手时便已经做好了准备,謁用养气꛵功将自身状态调整到最佳,同时大苍功也暗暗运转起来。

      当老者的那一爪抓奾向张蝮轶脖子时,张轶双臂已灌足了千斤力道,死死扣住了老者的手臂。

      老者虽失去一臂,但四境的修ꬶ为还在,他只是随意跑到了一处人畛家,没想到这户人家主人是个年轻人,而且还有很强的力量能够接裐下他的一击。

      걤 老者看着张轶的眼睛感叹道:“天国都城果然卧虎藏龙,老夫随便遇到一人,都有着这样的本事갤。”

      虽对张轶的本事表示钦佩,但老者也并没有打消杀死张轶的念头,因为他不想让自己的行踪被人泄蟕露,引来皇宫高手追杀铲。

      老者深呼吸一口气,张轶院子上空稀薄的天地灵气就맟被老ꋑ者吸纳于丹田,在丹田之ᐸ中转化成灵力,随后源源不断的汇入自己的手臂之中。

      老者这一爪随着灵力的不断涌入变得愈发强大,张轶双臂虽有千斤力道却也难以扣住老者的手臂。

      枺 危急关头,张轶鯩激发了心口处的光团,大苍真气开始遍走全身,令张轶暂获得武道绝颠之力!

      武道绝颠之力苏醒꿰,张轶的力量徒增数十倍,双臂猛一发力,竟拽꘍着ͱ老者的手臂将其甩飞出去。

      被甩飞出去的老者并꫎没有撞在墙上或飞出这个不大的院子,而是潇洒轻松的身形一转,借助天地灵气稳ᮯ住了身姿。 ꉛ

      老者稍作思考便明白过来,张轶这是动用了某种秘术才让自身获得了这样强大的力量,他对张轶摇头说道:“任你武道再强,遇到强大的修行者也是无用。”

      说话间,老者用仅存的一只手对着张轶屈指㝇连弹,数道气劲破空而出,打向张轶的面门。

      老者所发出的气劲携带着丝丝灵力,力道足有千斤。若是千斤巨石当头砸下,张轶自信以自己现在的状态,即便是上百块巨石掉落自己也能毫发无损。然而老者弹指间便有千斤之力,千斤力量汇뇣于一点尽数凝于一道气劲之中,只怕是生铁金石都会被气劲贯穿。

      张轶不敢大意硬接老者꠴的气劲,身形不断高速闪躲,将数道气劲一一避开。

      武道绝颠之力不光给张轶带来了高出自身数十倍的力量,还提升了张轶的速度和反应能力,在这个状态之下即便张轶受了重伤,他的身体强ࣿ度自愈能力샔也是平常人的数十倍!

      老者观张轶的速度已经远超ഃ普通的武道高手范畴,已经不能以人力所述。

      ⟋ 这里的动静闹得很大,周围的住户皆被惊动,老者不希望引来更多的人,于是对张轶施展了不需要灵力驱使得神舿通—催眠。

      老者不光可以通过声音催眠,他的眼睛一样可以催眠。

      然而,老者的催眠术刚一对着张ꃟ轶启用,可张轶的双眼突然变成诡异的幽蓝色,鑲隔绝了他的目光催眠。

      老者见此法对张轶居然没有作用,不禁一惊,而张轶整个人已经拔地而起,大苍真气汇聚于左拳之上,对老者发起反攻。

      面对张轶⃈挥拳而至,老者쟉一掌迎上张轶的拳头,张轶顿时被轰入地面,整个人陷在院子里的泥土中。

      而老者也不好过,⹣经受了这一拳,他本已止血的断臂伤口被张轶一拳震得突然涌血,强忍着伤势退走。

      蹡老者急速离去,奔走间不断以灵力滋养稳住伤势,老者边跑别回头看着那个不怎么起眼的小院落。他从未见过如此古怪的真气,不同于武道高手修炼的真ᔓ气,也不同于㕗修行者吸纳天地灵气转化的괁灵力,看似如潺潺细流,实则狂暴汹涌如海河,老者无法想象修炼了如此狂暴的真气,身体会受到何种程度的反噬。他不知道,张轶的ﮅ大苍功虽然极为霸道,但同时张轶还身负养气功庡,养气功温养着张轶的周身经脉,才未被狂暴隢的大苍真气反噬。

      倒在地上陷入土坑揽中的张轶咳出一口鲜血,随后呼出一口浊气道:“这特么是几境셓修行者啊?”

      没过多久,张明天和老酒鬼来到了张轶的院㛘子中。 

      张明天走进院子,见到陷在土中的张轶,结合之前听到的打斗声后瞬间就明白了,他走到张轶面前一把将其从土里拉了出来,然后用手轻轻拍打着他张轶身上的泥土,看着嘴角溢血的张轶,关心的问道:“你没事។吧?”

      张轶咳嗽几声,摆摆手道:“莫事莫事……咳咳咳……”

      张明天咧嘴笑了一下,说道:“还能说话,那看来就真的是没事了。”

      张轶闻言不禁心中颇为不忿,因为张明天这话说得也太气人了ꍾ些,什么叫能说话就是没事了?

      心中想得虽是如此,但张轶也不好说出来,毕竟张明天年长算是长辈,不能以混蛋语气对他讲话。而这时,张轶发现了站在张明天身旁的老酒鬼。

      张轶不敢相信的惊呼道:“好家伙,你怎么在这儿,你知不知道,我在都城每天晚上都在想着你。”

      只有张明天清楚张轶为什么会日日夜夜想姂着老酒鬼,他曾听张轶闲聊时提起过,张轶说他曾经ધ在军营里想嵶做逃兵,被人发现了便给那人一大笔钱,结果那人拿钱不给办事,居然把他和两个同乡抓住邀赏钱了。直到今日,张明天才知道张轶说得那个䐼人是老酒鬼。

      老酒鬼闻言不好意思的乐了乐,然后老脸微萚微泛红的说道:“想我一糟老头干什么呢,用不着你这么挂念。”

      谁知,张轶却走到老酒鬼身前一把拽住了老酒鬼的胳膊,很认真的说道:“当初在军营你拿了我那么多钱,现在是不是应该还我붨了?”

      ཫ 听到还钱二字,老酒ꅸ鬼顿时面色一变,一改之前的温和形象,破口大骂道:“눏小兔崽子,那些钱明明是你孝敬给我,主动塞到我手里的,你怎么还㥐能要回去,你要不要脸啊?”

      脸面这种东西张轶几乎从不在乎,此刻在都城快穷疯了的他更不可能会在乎脸菚面问题,他如狼似虎的扑向老酒鬼,在其身上上下摸索着说道:“我在都城都快吃不上饭了还要个什么脸?我不管,你把钱还我。”

      老酒鬼被张轶上下其手,厌烦不已,扯开张轶癅,大声叫道:䙓“没钱ꏬ了,老子都拿去喝酒了,反正要钱没有要命不给。”

      “你墄……”

      张轶正想开口说꣨什么,却被张明天打断道:“先别忙着要钱,我和老酒壚鬼是来还你㩇刀的。”

      张明天对张轶解释说道:“老酒鬼认得你手里这把刀,在见到我用这把刀的时候以为我觊觎你的宝틅刀,认为你遭了我的毒手,他放心不下就跟我过来看你了。格”

      听到张明天的解释,张轶情绪稍稍稳定了下来,看着老酒鬼冷哼一声说道:“峭我说嘛你怎么会来,原来是以为我遭到了不测,谢了!”

      老酒鬼则是把头一甩,撇这嘴将낌手里的古刀甩到张轶怀里,对于张轶管他要钱显得很不高兴。

      錻 张轶看了看老酒鬼的样子叹了口气,看老酒鬼这样子应该是还不了他钱了,于是谢过了老酒鬼的好意悻悻的将古刀收了起来。

      皇宫之事还尚未完全解决,张明天与老酒鬼二人简单的对张轶聊了几句就离开了,临走前老酒鬼略有深意的看了张轶一眼,而后纳看向张轶手中的古刀,说道:“你这把刀䢛极为古攣怪,在军营时我仅觉得它不过是一件比较神异的宝刀,而如今我修为有所增益,又在此刀上感受到了不同的气息,总之你要小心多注意一些。”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