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场舞哦想

      机场外面,霍飞看着邓丽筠坐的飞机飞上蓝天,叹了一口气,开车回到了庄园。

      客厅里,霍飞百无聊赖地翻看着今天的报纸,心里暗想:“自己的两个女人,没有一个省心的。一个到处演出,一个在天上飞。邓丽筠一听到有人请她演出,眼睛发光,不管不顾赶紧答应。阿芝也是一样,自己劝说几次,让她辞去航空公司的工作,她都没有同意。唉,做个呆在家里相夫教子的女人不好吗?对了还有那个安妮,也不知道回来没有?自己这里还有个计划等待她来实施呢!”

      霍飞拿起电话拨打,电话接通,听到对面的人打了个哈欠,接着一个慵懒的声音从电话里传出,“请问您找谁?”

      这是安妮的声音,看样子她在睡觉。霍飞赶紧说:“对不起,我是霍飞,不知道你在睡觉,我只是想问你什么时候回香港?”

      “我最近的具体行程还不能确定。怎么了?是找我有事,还是想我了?”

      霍飞失望的摇了摇头,说道:“还是等你回香港再说吧!你睡觉吧,我挂了。”霍飞挂断了电话。

      其实安妮听到霍飞的声音,立刻变得精神起来,刚想和他多聊一会,多听听他的声音以解自己相思之情,没想到听到的却是霍飞挂断电话的嘟嘟声。安妮气得的怒上心头,牙关紧咬,嗔骂道:“这个小混蛋!没良心的!枉我每天都想着你。一点也不解风情,不知道这是一个美女在和你通话吗?”心中暗想各种报复他的办法——。

      王娜看到霍飞垂头丧气地坐在那里发呆,感到心痛,走过去摸了摸霍飞的头说道:“开心点,你还有很多的事要做,丽筠走了也不是不回来。”接着拿过来几个账本,“你看看咱们这几个月的花销。”霍飞摇了摇头,说道:“算了,这些东西我就不看了,家里的开销你自己做主吧。钱不够你就和我说,用不着太节俭。”

      王娜刚想劝说,这时电话响起,霍飞拿起电话,郑玉彤爽朗的声音从电话里传出,“霍飞在吗?”

      “郑大哥你有什么事吗?”

      “还好你在家,加工厂那面说黄金、翡翠坚持不了多久,我想问问你接下来我们应该怎么办,还接着做促销吗?”

      “当然接着做,我们还要加大宣传力度,做得越大越好!”

      “那好吧,不过黄金就得挪用你在工厂里的存货,翡翠还得再多联系几家货源,原先的供货商提供不了那么多的货。”

      “黄金你随便用,翡翠你可以派人到庄园来取,我这还有很多。”

      “真的,实在是太好了!我马上派人去你家!”

      霍飞撂下电话,和王娜说:“我去后山别墅给郑大哥准备翡翠原料。”

      王娜看着霍飞的背影无奈地摇了摇头,这孩子,花钱如流水,从来不知道节俭持家。原本盼望有个精明的女主人能够管住他,可是看到邓丽筠每天除了是研究音乐,就是出去演出,对执掌家事毫无兴趣,王娜知道自己的希望落空了。

      霍飞来到后山别墅,遁入地下,来到自己储存翡翠的1—10号仓库里,挑选品质较差的各类品种翡翠凑够200块收入太极图,遁回地上,走到庄园西面的临时仓库,把翡翠放入里面。

      霍飞回到后山别墅,拿起电话说道:“王姨,我霍飞,如果郑玉彤的人到了,你带他们到西面临时仓库里取翡翠。我要去修炼了,没有特别重要的事不要打扰我。”

      王娜撂下霍飞的电话,暗想:“又去修炼,一修炼就好几天看不到人影,也不知道练些什么?唉,这一家人没有一个顾家的!”

      霍飞遁入地下练功室,变化青龙,运功凝神,忘记烦恼,演练拳法,渐渐忘记自我,进入混沌状态。修炼室中,龙影闪烁,动作轻如飞腾,重如霹雷,周围的极品灵石散发出来的灵气被霍飞吸入体内,转换成精元,不断强化着他的身体。

      天澜界,霍飞变化一条迷你青龙闪进雷区禁地,整个岛屿上空传出一声惊天动地的怒吼:“原来是你干得好事!”

      强大的威压铺天盖地而来压向霍飞,一座闪耀着金色符文大阵的巨大岛屿从天而降,击穿雷霆,直接轰在霍飞变化的青龙身上。

      刹那间,霍飞身上太极图、不灭金身金光乱闪,体内精元一下消失干净,霍飞自动变回人身,太极图收起岛屿法宝闪入识海。法宝的残余力量和雷霆的力量疯狂地闯进他的身躯,金身破碎,元神破碎,肉体破碎,“啊!”霍飞痛苦地大喊一声,昏死过去。百兽鼎旋转起来,射出道道白光不断修复肉身,破界梭形大阵散发出大量信仰之力修复元神,破碎修复破碎,百兽鼎壁上的灵兽渐渐消失,百兽鼎越转越慢,白光渐渐消失。破界梭慢慢变成符箓状,白光一闪,霍飞不见了。

      这天,鼠傲天正在寻找偷杀灵兽的罪魁祸首,神识扫到一只陌生的养神期灵兽,怒吼一声,使用本命仙器灵云仙岛直接轰了过去。

      鼠傲天催动神识,召唤灵云仙岛中的元神分身,几番召唤却没有动静。它大吃一惊,这样的事怎么会发生!自己的仙器是灵兽界五大仙器之一,上古仙岛炼制而成,威力惊人。是谁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收服它!

      鼠傲天手持雷灵珠怒气冲冲地冲进雷区,神识乱扫,没有什么发现,那只灵兽和自己的仙器都消失不见了。

      鼠傲天怒火冲天,吼叫着:“你到底是谁?给我滚出来!”仙力横扫,轰轰巨响,百里之内雷霆消失,变成一片真空。

      鼠傲天狂轰滥炸一通发泄心中的怒火,心中懊悔,为什么用灵云仙岛攻击,继续召唤仙器,还是渺无踪迹。

      它停止召唤,暗自琢磨:“能在短时间内收服自己仙器的,在灵兽界也就那么十几个人,刚才那只灵兽是条青龙,灵皇的族人,不会是灵皇发现我的秘密,派人来调查我的吧!看样子这里已经不安全了,我应该收拾东西赶紧离开吧!可是我的本命仙器,难道就这样丢了,我怎么办——。”鼠傲天不停地在雷霆禁区寻觅——。“唉!真的找不到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