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拍天天爱天天拍2019

      邺城城门处,行商눤,路人亮来来往⢯往,并不见一丝战乱的景象。

      䇶 彷佛冀州内那数之不清的反贼ᚽ只不ó过是一梦华胥一般,对邺城的居民没有造㎤成任半分影响。

      袀毕竟不提邺城周围༸那数以万计的郡兵,此时的冀州牧皇甫嵩就身在邺城之中,下曲阳和广宗ᖛ的十数座‘京观’犹在,又有谁敢撩动癆冀州牧的虎须?

      城门处,一名队率带着两名军士豅仔细的检查着行商的文书,城门两侧立着数十名顶盔贯甲的军士,注訟视着来来往往的行人。

      “勘验无误,可以入城了。”

      稈 汉军的队率点了点头嵴,将竹片递给了商队的੝头领,让开了道路。

      “኿多谢通融。”

      那商队统领笑嘻ꕯ嘻的拱了갾拱手菭,宽大的袖䙋子不经意间拂过了那汉军队率的手臂,便招呼着身后的商队开入城内。

      汉军队率感受着手中的重量,脸上ꍯ露出了一丝笑容,若无其事的将手上的铜钱塞入了腰间⨇。

      “嘚嘚嘚嘚嘚……”

      一阵急促的马蹄声突然响起,在一众人声之中显得格外的刺耳。

      ⧀ 汉军队率的笑容一下子凝固在了脸上。

      莫非有人冲关?城外的巡逻军士难道不会提狃前示警?

      “驱散人群!”

      这汉军队率也是跟着皇甫嵩从尸山血海中杀将出来的,下曲阳之战,皇甫嵩征召冀䥫州各地郡兵共讨黄巾,他就是其中的一员,又怎么会是酒囊饭袋。

      “诺!”

      数十名詅军士应命唱诺,迅速的将城门处的人群驱散开来ၣ。

      那商队的头领额上都急出了汗珠,站在汉军队率的旁边有些紧张的出言说道;“这……我的货物还没进城……”

      汉军的队率皱了皱眉头,想了想还是说道:“赶快入城,不得引起꨹纷乱!”

      “好,好,好……”೏

      ヵ那商队统钛领连说几个好字,连忙拉扯着驮马,招呼着身팜后的人马加快了入城的速度。

      汉军队率带着数名军士逆着商队人流,往城门外走忥去,他好狞像只听到了一匹马的马蹄声,这就证明了不可能是外敌入侵。

      果不其然,等汉军的队率走到城门外时,只见一名穿着红衣的骑士正往城门处飞奔而来,背上还背着负羽。

      模 䬈 那骑士看到城门处涌出来四五名军士,将手中웎的公文挥了一挥,大声喊道:“军情急报!”

      汉军队率瞳孔一머缩,将那骑士身上血꼛红的小旗看的清楚。

      髌一卷黄尘滚滚,骏马已经从汉军队率的身侧飞驰而过。

      汉军的띃队率立即反应了过来,他大声的冲着城门处严阵以待的军镍士喊道:“让路!”铉

      睉城门处警备的军士闻令也是舒了口气,快速的让开了一条道路,那骑士从中一跃而出,战马迈쒜动四蹄踏上౾了邺城城门处的青砖。 

      战马风驰电掣一般的掠过了城门处的商队,一名行人躲闪不及,还被行进的战马带倒在地,但马上的骑士却没有一点点的停留。

      긒邺城歏监察院中,皇甫嵩正弞翻看着手中的竹䒭简,天下刚定,却又闹出了叛乱。

      皇甫嵩眉头紧뭜锁,他之前已经上书请免矽除冀州一将年田租,但那十常侍又肎罗列出各种的名目收取各式的税赋。

      冀⹡州如今的叛乱的原因皇甫嵩心知肚明,那些百姓根本是活不下去了才揭竿而起,大乱刚定,瘟疫又起,皇甫嵩⊗虽然派遣了医官援助,但是只是杯水车薪。ꊈ

      而税赋日重,终于将那些残存的百姓也尽数逼反。

      “唉——”

      皇甫嵩长叹了一口气,他为衤国征战一生竟然感觉到了一丝的疲倦,好像他所有的努力都不值一提罢了,大汉这个巍峨的巨人好似已经病入膏肓了一般。 ᾉ

      长史梁衍看着皇甫嵩脸上露出的倦容,心中也ປ是一阵苦闷,黄巾之乱,堦祸及大汉八州,声势浩大,本以为平定黄巾之乱后,当今天子应该励精图治䔆,重振朝纲。

      但是没想到的是黄巾之乱刚刚平息,䞸天子却又听信十常侍的谗言,大肆卖官敛财,有功之臣反而得不到褒奖,阿谀奉承之徒齔反而平步青云。

      “军情急报!!!”

      一声大喊从鿃屋外传来,也打断了两人的思绪。씂

      皇㲥甫嵩睁开眼睛和梁衍对视了一眼,木门已经被屋外的甲士推开到了一边,一名背插着负羽和血色小旗的红衣军ꚉ士已经迈步走入了屋内。

      干净整洁的地面瞬间便多出了数道沾满泥土的鞋印,但此时撸已经没有人会在意쯕这些了。

      那军士单膝跪ˉ地,双手奉上手中的文书。

      梁衍走至近前接过文书,只见上헜面用红字写着四个大字“马上飞递”,回头看向皇⦂甫嵩⭰。 ̲

      皇甫嵩支起身来,看到梁衍回头看他,于是点了点头。

      梁衍深吸一口气,拆开了文书,当看到ᳰ上面的文字时,只蛱觉得一阵ᕷ头晕目眩,眼前发黑,几乎站立不稳。

      榺“叔盈?”

      ⮬ 笭 餗 皇甫䚭嵩心知㛵不샆妙,梁衍䚾与他自雁门关时便结识至今,从未见他如此失态。

       梁衍好歹也是经历过鶇大风大浪,虽然一时失态,但马上缓过神来,他稳住了心神,对着屋内的军士缓声说道:“你且先行退下。”

      “诺。”

      那军士唱了一声诺,弓着身子快速的退撛出了屋内,甲士默不作声,拉諻上了木门,隔绝了屋内和外界的交流。

      梁衍看着皇甫嵩,苦涩的说道:“张郃败了……”

      “怎么会?”

      帼 皇甫嵩难以置信的看向梁衍。

      他选用张郃为主将,自然是烈知道张郃的性格,张郃性格谨慎,勇武过人又长于军阵,怎么可能䨖会惇被区区愋万余黄巾贼给击败?

      䖤“黄巾军趁暴雨探⿼马归伻营之际,从井陉关内奔袭而出。”

       梁衍定定的看着手中的文书,继续说道:“张郃陷于敌阵䅇,我军伤亡近两千人,井陉关破,黄巾军主力已入太行……”

      皇甫嵩阴沉着脸说道:“那褚飞燕若是真有如此本事,为何久攻瘿陶不下?”

      ࿪ 梁衍叹了一口气回道:“破张郃的确实不是褚飞燕,黄巾军的将旗上写的是‘许’字”

      皇甫ӛ嵩面色凝重,他想起了之前井陉关告破,逃入太行山的那支黄巾军的残兵,他们的统领,好像就是姓许。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