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天真简介

      “哼!”

      嘭!

      曲洋一拳打向地面,真是有苦说不出,委屈极了。

      就在这时,一名手下疾步而来。

      “报。”

      “上官长老命令你去封山,任何人不得前往恒山派。”

      曲洋猛的起身,既不服气,更不想搭理。

      “哼,他又想搞什么?”

      “我没空,我要去抓令狐冲。”

      这手下可是上官云的心腹,竟然连日月神教的密令旨都拿的出来,可谓是底气十足,丝毫不慌。

      “上官长老说了,你不听命令就报告教主关你的水牢。”

      曲洋这才反应过来,这次行动是以上官云为首的,再任性下去,说不准还得再尝尝水牢的滋味了。

      “去就去。”

      手下象征性的抱了个拳,以表尊重。

      “曲长老不送,嘿嘿…。”

      嘭!

      扑通!

      曲洋本就委屈的要命,再被这么一刺激,直接一脚把这名手下给踹飞了。

      “走开!”

      而此时,仪琳和上官云的战斗正处于“焦灼”状态。

      铿!

      锵!…

      又是一记对拼后,上官云一锤打向仪琳脚背。

      轰!

      仪琳一跃而起、剑尖点地,一招“飘雪穿云剑”扫向上官云。

      嘭。…

      上官云依靠身材矮小,数个后空翻险险躲过,但也被激怒了,不再留手。

      哗隆隆!…

      上官云双锤猛击,打的仪琳节节败退,瓦片崩碎。

      嘭!

      扑通!

      正当上官云准备一举将仪琳打下去之时,她竟回身一脚踢中上官云小腹。

      原来刚才仪琳的败退是装的,为的就是这一刻!

      隆隆隆!

      瓦片震动,亭子晃动,上官云大呼不妙。

      “遭了。”

      “不好!”

      关键时刻,上官云的八棱梅花亮银双锤竟然能够打开,射出钢爪抓住不远处的一棵桃树树干,把他自己拉过去。

      看来,这上官云的确有两把刷子,就连武器之内都另有乾坤。

      “遭了。”

      “我的娘子。”

      亲眼看着亭子崩塌,却不见仪琳逃出,一向心狠手辣的上官云竟有些心疼了起来。

      “娘子…。”

      突然,仪琳从上方杀下,势要一剑劈了上官云!

      “看剑!”

      铿!

      锵!…

      猝不及防之下,上官云一个站立不稳,摔落而下。

      数招过后,仪琳借力回身站立于桃树树干上。

      没想到的是,都这样了,上官云居然还未落地!

      上官云在落地前的刹那,八棱梅花亮银双锤再次射出钢爪抓住身旁的一棵桃树树干。

      “我还没输呢。”

      上官云脚点树干登上顶端,仪琳亦是纵身连跃达到桃树顶部。

      上官云收起八棱梅花亮银双锤,深吸一口气,杀招隐现。

      “蛤蟆功!”

      这蛤蟆功乃是上官云的家传武学,发功时躬身蹲下,双手弯与肩齐,嘴里发出咯咯叫声,宛似一只大青蛙作势相扑。

      蛤蟆功纯系以静制动,全身蓄劲涵势,韵力不吐,只要敌人一施攻击,立时便有猛烈无比的劲道反击出来。

      仪琳丝毫不惧,持剑舞动一圈后,高举向上,蓄势待发。

      “四象剑法!”

      不多时,漫天桃花被两人带动着,杀向对方。

      轰!

      二人竟不分上下,各自倒飞了出去。

      扑通!

      铿哗!

      几乎是同一时间,上官云狼狈的摔在地上,仪琳稍微好一点,不想丢了形象,强撑着剑尖点地,一个优雅空翻倒滑一段距离。

      啪。…

      上官云快速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尘土,饥渴难耐的搓了搓手,色心又起。

      “娘子,咱们同时落地,真是心有灵犀呀。”

      仪琳负剑而立,别过头去,气的不打一处来。

      “哼,今天算平局,明天再战!”

      上官云看着仪琳靓丽转身离去,一阵心猿意马。

      “好啊、好啊,一切听从娘子安排。”

      忽然,仪琳似乎想起了什么,停步回眸。

      “还有。”

      “你的人不得踏入恒山派半步!”

      真是回眸一瞥百媚生,世间美女无颜色,上官云被治的一点脾气没有。

      “行、行,我一定遵命。”

      仪琳再次哼了一声后,便快步离去。

      “哈哈…明天一定得手。”

      “哈哈…明天就要娶新娘子喽、明天就要娶新娘子喽。”

      入夜。

      嗖。…

      月明星稀,不甘无所作为的令狐冲正勤奋练剑。

      铿。

      曾经熟练无比的“金雁横空”使的艰难不堪,不支蹲地。

      哗哐。

      仪琳小心翼翼的进入密室,一眼就看到连站都站不起来的令狐冲。

      “令狐冲、令狐冲,你的伤势还没好,不能随便运功啊。”

      令狐冲右手握剑撑地,左手被仪琳搀扶着,既内疚又不安。

      “仪琳,是不是魔教已经发现了我,上门闹事来了?”

      仪琳默默承受一切,贴心的搀扶起令狐冲。

      “你不要太多疑虑了,安心养伤吧。”

      铿。

      仪琳翩翩舞剑,婀娜多姿,神采飞扬。

      “等你的伤一好,我们就练习北斗双星阵,除魔卫道,离开这里。”

      令狐冲的眉头舒展开来,不自觉的被仪琳打动了。

      “好,我听你的,一定快点把伤养好。”

      锵。

      仪琳优雅转身收剑,美艳不可方物。

      “这就对了。”

      “记住,千万别离开这间密室。”

      次日,朝阳初升。

      上官云双手负于身后,吊儿郎当的来到恒山莲花池。

      “嗯…娘子约我到这么漂亮幽静的地方来做什么呢?”

      “嘿嘿,不会是答应嫁给我了吧?”

      自语间,仪琳飘然而至。

      “娘子、我的娘子…娘子,今天约我出来是想考察我什么呀?”

      仪琳微微皱眉,上官云无论是长相还是性格都令她作呕,强忍着怒气,手指莲花池中央,简单明了道:“你看那边。”

      “那个亭子上有个绣球,今天我们的比赛就是谁先抢到绣球,就算谁赢。”

      上官云顺着仪琳手指的方向望去,一眼就看到了红绣球,嘿嘿了两声,胜券在握。

      “想考验我的轻功?”

      “没问题。”

      嚣张归嚣张,出手还是得先出手的,毕竟,抢占先机就多一分胜算不是,仪琳的厉害,上官云早就领教过了。

      仪琳早料到上官云这种卑鄙小人会这么做,轻哼了一声,疾步赶上,一脚点在他的脑袋上。

      “下去吧!”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