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你日线观看免费视

      话说到这D,在座的几个人都能猜到后面发生了什么。一时间,气氛又㼄沉了下去。

      “那你们现在什么打算?”星传满看着张诚,숾又看看刘静。

      刘静这丫头看起来温温柔柔的,干出来的事儿真的都叫人大跌眼镜。倒不能说谁不对,只不过立场不同。

      但是不管怎遙么样,事情到了这一步总要想法子解决。很显然,如果刘静爸妈不同意,别说结婚,他俩连安安静静过日子都不可能。

      这种情况下,刘静心里总有事儿牵着,张诚这边状态也不好。很容易的,两个人就会吵架闹矛盾了。

      听着星满这么问,张诚也是又急又火,说话很冲闡,“还能怎么办?大不了就这么过呗。”

      亏 “要是意气用事有用,那你还长脑子做什么?”星满翻了个白眼,懒得和张诚计较。

      ꚶ “活该。”看着张诚吃瘪,周梅也是白他一眼,“这么大人了,说话做事不带点脑子。”

      “这样,等过两天静静爸妈气笑了,我和你妈再去看看。”张林叹了口气,唒习惯性的去摸烟却抓了个空。 븱

      “总不至于一直这样,他俩也就是气头上,然后你俩也赶紧道歉Ꝑ表态。”周梅也赞成张林的说法,哪有父母子女的有隔夜仇的涞。

      “你们看着办吧,有需要我帮的直接开口,别不好意。”星满伸了伸懒腰,휛拉着付文立就准备隍走。

      这边的事儿,她已经爱莫能助了。樱回家处理一下梵远和李珠的事情,她这两天就要回C市了。

      “你什么时候쬡能像你姐似的,让我省点心?”周梅看着星满走出门턭,又数落了张诚䓖一句。

       “我怎么了,又?”张诚觉得自己更委屈了,一天天的,这都什么事儿啊。

      走到门口的星满听见这话偷偷笑了,从小到大星满就独立惯了。自然而然的,相差没几岁的ꠍ张诚就老被拿来比较。

      有父母惯ﷻ着的孩子自然和星满不同,觬娇惯一点也是正常的。所以这句话倒是被周梅老挂在嘴边。

      用张诚的话来说,要不是煍他和星满姐弟俩从小玩的好,换个人指不定就记恨星满了。

      不过뻺张诚这点也特别好,自ᨫ己家里人不管什么事儿他페都不记恨。有几分没心没肺的意思,但是相处起来特别舒服。

      付文立看着心情颇好的星满笑了㵰,“怎么着,听着被夸了一下这么开心呀?”

      엿“是࠹啊,生活太苦了,总得自己找点小乐子。”星满眨眨眼,钻进车里。

      到家的时候,梵远틮又在等着ꉇ了,这次虹雨倒是不在,李톎珠也没嵚有在看电视了,就坐在旁边。梵安安和瞿杨也老实地待着,不敢吱声。

      星满挑挑眉,瞅着这架势又是在等自p己?

      和付文立对视一眼,星满耸耸肩,“쵨走吧,付大教授。”絜

      进了屋,瞿杨就冲着星满挑挑眉,示意她看看李珠和梵远。

      星满仔细瞅了瞅,李珠眼眶子有点ǔ红红的。梵远还是那副样子,依旧戴着眼镜低着头,在看当天的ퟰ报蝪纸。

      好像梵远永远都是在看报纸,星满印象中梵远没事的ħ时候湍,永远都是一叠报纸,一副老花镜,一杯茶,坐在堂屋里。而李珠呢,永远在做家务,洗洗刷刷,下田干活。

      最经常发生ʲ的事情就是,今天梵远做了一点家务了,就扶䀗着腰喊腰疼。或者就开始骂骂咧咧的数落星满不懂事,不会伧帮着做家务。

      李珠呢,大概是做的多了,也喜欢说三道四的,大多是些抱怨的话。

      好像从来没有过体谅,从来没有过包容。总算熬到两个人要离婚这一步了。星满極突然觉得,挺好的。

      也许这两个人早几十年离婚,会更好。也许那样,星满的境遇也会不一样了。

      不过,谁知道呢?

      倥 星满和付빿文立捡了靠着瞿杨旁边的两个位置坐下了,梵远见着人到齐了,清了清嗓子,“今天我主要是说一下我和李珠离婚的事。”

      “这个财产的问题我问过了,也和李珠商量过蠳了,就틘按着这个来吧。通”

      星满挑挑眉,心下也有数,估计梵远今天问过鰧人了,知道这没法改了。

      “但是这个房子,上面写着折띏算成现金要我分一半给李珠这个驵我ᓟ不同意。”梵远说着,看了一眼星满,“这个我和她商量过了,房子是要留给我儿子的,就不分了。”

      星满扫了一眼李珠,后者沉默的点点头,星满看着李珠这样,心里也有数。这俩人吵了这么多年,唯一没有分歧的的事情大概就是偏心她儿子了。

      既然李珠都没有意见,那么星㏣满自然不好说什么。默默地飪把合同递给付文立示意곹他让赵乾修改一下。

      付文立点点头,拍了张照片发给了赵乾,简单的说明了一下情况。

      赵乾那边的回复很快,说是忙完了就改,预计明天早上把稿件发给付文立。

      “除了这件事情,还有其他的吗?”星满点点头䎣,然后转头问梵远。

      “没什么事了,另外你把李桶珠的东西收拾收拾也带走吧,剩下的不要的话,我就扔掉了,省的占地韁方。”梵远说完,收起报纸,拍拍坐皱了的裤子,起身去了楼上。檨

      剩下几个人互相看看彼此,都有了几分呆愣。梵远这话,说的不可谓不绝情。几乎明摆着的意思,赶紧从我们家滚出去。

      星满倒是习惯了,从小到大,这种话她听的多了。就是不知道李珠,这头一回被赶,心里是个什么滋味儿。

      第二天一大早,赵乾的文件就整理好发过来了。星满带着付文立上街随意找了一家打印店,一式两份打了出来。

      带回䧳去给梵远和李珠看了看,当然,主要是梵远䀈认真的看了一遍。李珠念书少,文化不高,这事儿几乎是星满包办了。

      梵远看完文件,像是没什么意见了,满意的签了字,又看着蟂李珠签了字。然后一个人一份,仔仔细细地收了起来婌。

      “这样吧,誛一会儿一起吃个饭毓,然后⚛下午就去膶市里把证领了㪙吧。”梵远心情颇好,扬扬手宣布了自己的决定。

      星满觉得都无所谓,征求了一下李珠的意见⃏,李珠퓐倒像是有几分呆ဥ愣的样子,星满拍拍她的肩膀才回过神。

      “爷爷喊我们一起吃午饭去,然后下午你们去民政局办离婚证,你看行不行?”星满看着李珠回神,又问了一遍。

      “啊……好,那就这样吧。”李냄珠顿了顿,最终还是答应了。她这一辈子,都依附着梵远活着,似乎从来没有拒绝过或者反对过梵远的意思。

      星满看着李珠,也没ⷦ说话,径自起身离开了。

      輥 她和梵远之间原本就不深厚的感情早就已经消磨干净了,现在与其说李珠在难过,倒不如说她在悔恨。

      悔恨自己为什么不早点离婚,这都一把年纪了还闹这出,忙活了一辈子最后还落个这样不体面的结局。

      也是为了这份所谓的体面,她忍了一辈子,冷漠了一辈子。

      星满没什么情绪,都过去了䷗。李珠跟着她,自然会比以前过得舒坦,但是这份心态要她自己调整好。

      梵远很快回来了,一起来的还有虹雨。星满扫了一眼手已经挽在一起的两个人没有吱声,心里十分鄙视虹雨。

      原配还没有离开就已经登堂入室,更在梵远和李珠两个人领离婚证这天打扮的花枝招展蔱的公然和梵远姿态亲昵。

      真真的,叫人讨厌。也算是一把年纪了,一点脸皮也不要。不知道她的子女看着自己的妈妈这样,会是什么心情。

      可是换句话说,这也能看出,爱和莡不爱的区别。

      就像李珠,和梵远在⼖一起这么多年,事事捧着梵远顺着梵远。可是,星满从来没见过梵远和李珠像这样亲密的⧙挽在一起过。

      纵使李珠还年轻貌美的时候,也未曾见过梵远꬀对她的怜惜。却不想梵远却是对着半老徐娘的虹雨,틯表现得厨一副柔情似水的样子霻。

      一行人分开坐了付文立和瞿칢杨的车,去了街上最大的饭店,点的都是大菜。

      梵远这幅精神十足的样子,倒不像是离婚,叫人觉得他似乎是要办喜事,现在᥀在庆祝一般。妿

      一顿饭,除了梵远和虹雨,其他人都吃的十分沉默。连平时活泼的梵安安,今天都十分安静。

      吃过饭,梵远连平时休息的习惯都丢了,直接叫大家一起去市里,免得回家浪费时间。

      车子随意找了停车位停着,虽然不是什么特殊的日子,但是办理的队伍却也是排着的。

      星满一行人进了橧办理大厅的时候,很快的吸引了大家的目光。

      ⃳ 所有人的眼神里都写满了好奇,这么一大家깃子一起来,想必是什么喜事……

      “呦,这么多人呐,不知道是哪两位结䐲婚呀?”

      工作人员脸上带着笑意迎了过来,边说话边就引着大家往넥结婚登记那边去了。

      “不是,我来离婚。”

      想必也是少见的这么大年纪ྶ的人过来离僗婚,梵远一开口,工作人员脸휥上的笑䚝瞬间挂不住了。

      “那么请跟我来这边吧。”说着,工作人Ӧ员就换了方向,引着大家进去了。

      到了里面,日常开导以后,见着梵远뛾还是要离婚,亁而李珠却是在沉默着。

      工作㝶人员索性懒得说了,推出一张表格,“喏,填了这个离婚申请表,过滤冷静期,三十天以后再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