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兔兔

      见众人斗志昂扬,朱允炆为自己的表演点赞,也为自己遇到这样的属下官员欣慰。

      接下来要开始保住皇位的行动了。朱棣堪比位面之子的超神表现,朱允炆感觉压力山大。怎么都不该输的战争,输的那么彻底,堪称中华文明史上顶级翻盘。

      朱允炆一直都理解不通,历史上建文帝是怎么败的。在他⹓看来,︔只有两个解释訅:建文帝太废,或者朱棣能力太强、天命太旺咆。

      希望是前者,但是朱元૖璋的眼光,几百位死节的文武。让朱允炆一直紧绷着。㘐

      等吰众人平复下来,朱允炆对礼部说:“礼部与宗人府,为高祖诸王之王太妃,上尊号,议谥号。诸太妃诞皇子,兴宗室血脉,有功于国。命넊礼部立即上尊号,叙功绩。于皇祖小祥之祭前,发天下⭹州府,许百姓祭祀菹,以侍高祖。

      赠功高者如燕王太后碽妃璃等为皇贵妃,其余为皇妃,只诞公主者为妃位。礼部与宗人府详加商议,不得有误!”

      륂“臣等领旨!”礼部尚书同后面一位绯袍官员答到。看来宗人府也来人了。

      “臣陈迪騗请奏,陛下纯孝,尊太祖诸妃。臣奏请为孝康皇后定陵,俟太后宾天后,如何安陵。”礼部尚书行礼奏到。

      “孝康皇后,朕嫡母!太后,太祖钦定,父皇继妃,亦嫡也。先帝与二后合葬,不逾礼!

      朕,皇考嫡次子!皇兄薨后无嗣而继位。吴王,皇考빬嫡三子也。朕与诸皇子若不测宾天,냓自当吴王嗣皇帝位。

      告谕天下,太祖高皇帝所定嫡庶不可变也!孝康皇后,朕嫡母也!太|后,吴王嫡母也!眉吴王,皇考嫡三子!嗣位之序,在朕诸甚子后,其他诸王前!天下不得妄议!”

      朱允炆立即接着说到。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孝康皇后还没有和焹自己老爹一同下葬。但自己继位的法统不能有丝毫瑕疵。自己母亲本就是朱元璋封的太子正妃,不能为了挣个嫡长子名位,把本来合理的继承法统搞得让人诟病。 鏔

      “臣等遵旨!”朝中大臣都跪下行礼。看来礼部尚书这是给自己垫话,大家都等着自己下个定论。

      ࢚ 嵣这事为ў什么还烜要郑重的拿出来商议?历v史中,建文帝想挣个嫡长子?횽还是有人阻扰,撺掇建文帝改嫡庶之别,从中Ꮴ渔利。

      现在不重要了,朱允炆感慨着。不能把孝康皇后诸子改成庶子,但是我能把我们兄弟提成嫡子。这是说的通的,以后就没人能在这里面浑水摸鱼了。

      燕王造反想做皇帝,得杀光自家和秦王、晋王三脉所有人。不知道马皇后还有没有其他儿子,也得杀光。要是他这样做了皇帝,澡那还不天天担惊受怕。

      朱允炆心情大好。等众人쯓重新坐好后,说到:

      “今天下太平,四海安康,应大兴文教,以育万民!

      命翰林院,自今日始,广邀百家名宿,率能书擅画者佐之。于皇城内择一大殿,修辞海文典!

      修《建文辞海》,收天下文字,以字带词,以词释典。内含天下字词典촟故,不分文白,不移中外,海纳百川,包罗万象。并附修常用字典,用以萌童启蒙。

      修《永乐大典》,集凡书契以来经史子集百家之书,至꩷于天文、地志、阴阳、医卜、外域、僧道、技艺之言,备辑为一书,毋厌뱙浩繁。”

      朱允炆说着,众人就像打了鸡稜血一样兴奋。待朱允炆话音刚落。礼部尚书立马行礼奏到:

      “请奏陛下,礼部亦有能力参멎与修书,共享盛世!”礼部尚书陈迪一脸激动。

      其他官员也紧随其后,纷纷奏请参与其中。

      朱允炆一脸无奈。道:

      “诸卿稍安,此虽二百年来,中华盛事,但诸位也要各司其职,毋乱朝政。命各部院,整理各衙门政令、官职、职司、得失。汇于大典,以成一类。附录姓名,以流芳后世。并督管部分修书事。

      봵 礼部除编纂本部四书五经教材等事外,负责帮助翰燵林院广邀各家名宿,购募天下遗籍。兵部负责收集天下兵书,并著大明兵事考略。

      户部负责供给俸养及编书用度,并收天下数术之书,详加研讨,著当下数术账目之学。

      三法司依厒《洗冤录》,著刑侦勘察之书。工部集天下技艺精华,赐书名《天工开物》!

      吏部负责调度各部参与,诸司官员不能过度参与,以致玩忽职守,怠误朝政!还是翰林院主持修书具体事宜,钱粮不限,不要过度支用他部官吏。”

      朱允炆也让他们掺和进去一点,以免都无心工作,想着跳槽。

      “此次修书,有两个要求。

      一是俱行白话,书句读。古文典籍也要详加句读,白话注释。四书五经,需用礼部校勘经书。不빳得加私人之说。若有如程朱理学自成一派者,可单列一书,不可将一家学说,注入四书五经中。圣人之学,前两千年已衍数十家儒家学派,各有千秋。朕与诸卿,亦等今쀎后新出儒家学派䬃,以繁我文教。

      二是分门别类,各有索引。字词者,以部首,以音韵。典籍者,以类别,以先后,以⻀字序。并著书立画,各有所出。神怪妄言,单飞立一类。言推导而未成实者,详加标注。

      此两书成,编纂辅佐之人,俱附录于后,以教世人感念。原稿抄录后,与鱼鳞、黄册一并储存。朕并于ᄚ京都꡽建皇史宬,贮存抄本。许뉣大明万民抄录!并筛选时要之书,刊行天下。᚛”

      朱允炆说完,又是一波更加激昂的马屁声。

      等众人平复下来,为失礼请罪后跪坐好。黄子澄出奏道ើ:

      “陛下,何不㢝以建文大典而名之。并臣等修书之时,要不要删减一些妄言邪说之书。删繁就简,去芜存菁。”

      朱允炆有썗些诧异胯,黄子澄也是翰林院的?看帯样还是翰林院老大!一下安顿好了两个心腹,这一石好多꽒鸟了!

      “建文辞海,以朕之年号名之,告之后世,此书成于建文朝,后世需根据世事进行增录删改。不是万世鯯不移之书,只是一时之䳼所汇,后世可考可改。

      永乐大⛪典,序百王之传,总历代之典。上自古初,迄于当世,旁搜博采,汇聚群分。包括宇宙之广大,统会古今之异同,巨黗细粲然明备,其余杂家之言,亦录副本。此书不止利在当代,亦功于后世。是以朕名之永乐,非建文一朝之盛,乃万世安乐之作。” 史

      朱允炆说着自己起书名的原因。真实鉦的原因当然不是这样。自己要的是䭨建文字典,人手一本,永乐年号,屁都别想!

      ㉯ “至于所谓妄言邪说,也不可删减,更要ᮝ仔细抄录,不减一字,详加标注,以警后人。

      此次编书,不同于前人。焚书之祸䄇,不能再现。

      收录天下书籍,善本者如经史子集,理应抄录传习,以教世人习之。中本者如无用之书,也应撰写收录,以存先人功名。ꖥ下本者为乱世之书,更应详加⸅备㻅注,以警后世之人。

      前人䨿书出之时,必有所用。时过境迁,成无用之书,成乱世之书,非本意也。孆

      杨朱之学,时功小国,罗织之经,时辅女皇。前人可作,后人亦可。今日我等擅自删减,后世必有人再兴其说,行其道,蹈其辙。我等留之,批之,后人警䥍之,畏之。方是上策。”

      “吾皇圣明!”

      看着匍匐在地的众人,朱允炆感觉成了。就算以后再被坑掉,也能恶心死他。

      “众卿可还有异议,若无事可奏。便回衙莅事,准备各衙改制事务。为自己治下改革诸事制作整㏽体폽规划囦,制定详细计划。쭇上至,高官权贵以权相阻,下至黔首百姓被惑作乱,中有官吏欺上瞒下,俱要做好防范。

      今朝改制就一个要求。稳!

      朝廷乱了,朕可以拨乱反正,杀了作⦶乱之人了事。地方乱了,受苦的是朕的子民,杀再多作乱之人也于事无补!

      所以改制计划做好,再逐步实施。不能乱了地方事务。诸司切记。”

      “臣等领命!”诸人俯首听命。 퍊

      “有急务者入宫请见,正퀼常政务,依昨日所则言,上题本送入乾清宫,交诸位学士一同预览,点检题奏,归纳툀总结,票拟答랍复簘。再送入宫中,由朕御览披红。通政司做好羞题奏管理,不依制行文者,鑆严加考核。”

      “臣等领命!”众人又是行礼道。

      虽然大心底不喜欢这样动不动就磕头跪拜。但픆看到他们这么整齐划一的行礼山呼,确实容易上瘾。看来得催紧点改礼仪制度了。

      劋“将今日澭议事,ꜽ整理记录,制成邸报,传于五品以上者与各司府县主政者。将需下旨⪫昭告天下者,于明日,昭告天下。ﹿ

      无事就散了吧!”

      朱允炆起身朝屏风后面走去。众臣行礼后拿着醫自己记事的小本本退出,比笏板好졥用多了。

      렡朱允炆回到乾清宫,刚坐下,就看到刘谨凑到身前,拿着一道起草好的圣旨请朱允炆御览用印。朱允炆看了看,全按自己要求写好了。

      튯 “用印吧!”说着递给了刘谨,自己躺在了软榻上。

      看刘谨捧着圣旨跑了出去,朱允炆舒了口气。看来不用自己拿着个大印盖上去。自己连大印上写的是什么都不知道! 䫁

      “传御膳房,于皇后处用午膳。一会传肩辇。”说着朱允炆躺在软榻上准备睡会。

      “皇爷,锦衣卫휞指挥使张聢大人到宫外候着了。”张慎接到小太监的禀报后,悄声说道。“一早就在乾清门警戒巡防,皇爷回来后才请面圣。”

      ꋇ“传吧!”朱允炆无奈的说。事真多!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