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色导航APP

      萧远是一个现代人,遇到了自訡己心仪的姑娘,自然不想错过。

      上次一事之后,他也开始隔三差五的约顾雪见面,或是游玩,或是闲逛街市,渐渐的,两人之릝间也越来越熟络。

      䲡 他这完全是在约쟿会,而在当时,男女婚嫁,讲究一个媒妁之言,自由恋爱那是少之又少。

      ƾ可对于顾雪来说,已不知有多少次怦然心动的感觉了놖。

      眼下,天空中一轮明月,皎皎月光下,萧远嘴里叼着一根野草,双手放于后脑,正躺在一处屋顶上。

      顾雪坐在他的身边,两手托着下巴,看힩着天上的明月,悠悠说道:“好美的月色。”

      ᇓ 她的双脚还在那里一前一后的随意轻轻晃悠着,配上她的容貌,配上她的姿态,煞是可爱。

      繝他们两个,多日相处,已经很熟悉了,矞之间情愫,已越来越深,萧远闻言之后,也当即໶说道:“再美,也不及身旁之人。”

      “哼,就你会说。”顾雪微㗦哼了一声,可心里却像喝了蜜一般,甜滋滋的。 ⎑ 戓

      ⽲她内헦心欢喜,也轻⡃扯了扯萧远的衣角:“对ᦅ了,我有东西送你。”

      ֢ “哦?”萧远闻言,翻身坐起:“这么巧的吗,刚好我也有햠东西送你。”

      咼 说着话,他也拿颈出了一支发钗。

      这支发钗,并不是什么纯金打造的,也没有镶㩻嵌珠宝玉石,只是简单的装饰,却有股灵秀,刚好很配ਸ਼顾雪,也是萧远精挑细选的。

      如此简单的礼物,可碘顾雪却欢喜不已,连忙夺了过来,视若珍宝。

      看着她欣喜的模样,萧远微微一笑,鹿接着从她手中拿过发钗,认真的替她插在青丝上。

      “好看吗?”等他弄完,顾雪也笑吟吟的问道,并满脸期盼。

       “好看是┆好看。”萧远先是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只是不太珍贵,便宜货。”

      “脅我偏ꄚ要喜欢。”顾雪ᤵ说了一句,继而拿出了一块玉佩,略微娇羞道:“本来,想为你做个香囊,可你又整日说自己男子汉大丈夫,肯定不愿携带,便送你这个。”

      襧这块玉佩,晶ꛟ莹剔透,做ߗ工极美,更是顾雪自小佩戴的贴身物件,她қ自己是极为看重的。

      毫无疑问,她显然是在送心爱的男人定情信物,虽未言明,但说话之时,微微娇羞的模样,已然明了。

      望着眼前温婉娇羞的姑娘,萧埵远心头悸动,接过玉佩之后,也忍不住微﬩微低头,将唇᭎印了上去。

      多少次他ᑌ都想更进一步,可顾雪太过矜持,这一次,仍旧没有得逞,他刚接触,⤴还未来得及品尝,顾餲雪已是将他奋力推开:“檌流氓!”

      “不是,这……”萧远有些无语。

      顾雪更是羞的不敢抬头,心中一直如同小鹿乱撞。

      赏完月之后,萧远也将她噠送耆回了顾府。

      此时已经是晚上了,ⓞ等到回府之后,顾雪刚要偷偷回房,可行鴄至一半,身后却是传倭来了一声重咳。

      听到这声咳嗽,顾雪心中不由쮢一紧,춿她想逃ꄖ,可没有办法,只能是转过身,低低的喊了一句:“爹䄓……”

      其父名为䙶顾葚通,见状那是忍不住褆重备重的冷哼了一声᫼,厉声呵斥道:“现在都什么时辰了!一个女儿家,这么晚回来,成何体统!这要뀵是传了出去,我̞这张老휡脸往哪放!”

      当时可不同现在,顾通所言,为情理之中。

      顾雪乃大家闺秀,她自知軼失礼的情况下,亦是低쟫下脑袋,小声说道:“爹꤯,女儿知错了。”

      “哼!”顾通那是气的一甩袖袍:“你以为,这段时间,你常常偷跑出府,为父真的不知吗!” 鉎

      “啊?爹……”顾雪有些慌了鑼。

      䭉可顾通却不等她说完,已是再次道:“你所见之人馬,就是前番防守柳城,而今的柳城校尉萧远,为父没说错吧?⡩”

      没想到魾,父亲什么都知텎道,顾홽雪闻言,羞得越发抬不起头輑了。

      顾通则骄是看˞了她一眼,暗暗摇头之后,语气也有所改变,那是满脸担忧的叹息道:“女儿啊,你是我顾家千金,当知书达理陥,可千竽万不能被别人骗了啊。콌”

      听搡到这话,顾雪终于是抬起了头,一下正视顾通道:“爹,萧大哥不是那样的人。”

      她说的如此坚定,而见럆女儿这样,顾通那是一下就气的要死,不由指着她道:“萧大哥,萧大哥,什么萧大哥!”

      “萧远那个臭小子!一介武夫,全然不知礼也!若是真心待你,为何到现在还未曾拜会老夫掄!”

      “爹!”

      “真是女大不中留!以后不准再出府!那个臭小子,简直岂有此理!”顾通냲大怒。

      实则顾老头这个人是ⱨ很有意思的,他为人乐善好施,其女又温婉善良,家风极好,也并非是在说瞧不起萧远。

      之콌所以恼怒ﰸ,也是当时萧远这种自由恋爱的做法,让其无法接受。

      而这个时候,其实萧远已㎠经在准备此事了。

      깢他也深深明白,时代的不同和社会环境的问题。

      这一天,他蟺是眉头紧皱,在军营中来回踱步。

      媒妁之言,媒妁之言,这找谁做媒呢。

      䒪 想了半天,还真让他想到了嚿一个人,刘玉之。

      顾通是柳城有名的大商人,刘玉之넹身为当地县令,必然与其认识。

      쩋想到这里仞,萧远也说做就做,当即骑马赶往了县府ら。

      他和刘玉之之间,关系还是非常不错的,后者听闻他前来,亦是亲自迎出府门。

      鿈两人见面,拱手施礼之后,萧远被Ź请뚇入了厅内用茶,而后,直쁬接禀明了来意。

      他开숮门见山,刘玉之听完之后,先是愣了宼愣,接着不由爽朗一笑:“哈哈,原来萧将军是看上了人家顾家千金,好,好啊,郎才࿫女貌,倒是一桩好姻缘。”

      “那,刘䘽大人……”萧远有些微微紧张的问道。

      “放心,既然将军开口,这个媒,我自是做定了。” 袀

      䆵 ⺑说到这里,刘玉之又笑吟吟的看着萧远道:“不㠶过将军稍安勿躁,且待我先去顾府,探探顾家老儿的口风再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