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app无限播放

      一时间,

      苏晓逵宁成为众矢之的。

      徐丽曼的顽疾连医学会会长以及武学会会长都束手无策,众所周知。

      来宾们不知道的是,徐会长甚至䳁不ㇿ远万里,去了大宇国国都奔雷城,花重金请来万灵大陆最负盛名“化疾圣手”喜来祥,一样于事无补。

      一个年纪轻轻的王子口出狂言,居然说出“十足把握”治好徐丽曼顽疾的话,岂不是狂妄自大至极?

      ꥒ徐会长看似在宣箶布“喜讯”,其实是把苏晓宁架在火上烤괬,这是要捧杀了他啊!

      “我没有对爸爸说过那样的䘃话!”

      屢看到苏晓宁蕪眉头紧锁,徐丽曼深感内疚,生怕苏晓宁以为是自己夸ग大其词,才让他面临如此窘迫之ᨔ境。

      “쫥不关你事,我知道。”

      苏晓宁对徐⡳丽曼微微一笑。

      他一直在揣测徐会长的用意为什么要把自己架在火上烤。

      难道是因为自己过来㩇送的礼品不ᨸ够档次?

      根据蒋姨的建议,送了一盒价值十万比特币的纯天然千年人参,应该不䁨会让主人嫌弃。

      那么还是因为自己打了他儿子?于是用这种淰方式来报复?

      謿或者,是故意将自己的军,把自己置于非治阿好徐丽曼顽疾的地步不可?

      不管是什么原因,苏晓宁都深深为“老狐狸ჿ”徐会长感到佩服,就那么轻轻的一句话,立即让宴会现场变成了“声讨别会”。

      大人物不都是这样的吗?

      即使这样,

       其奈我何!

      苏晓宁不再多想,站了起来对台上的徐会长微微抱拳,然后面向宾客大声说:

      “治病救人,是我们修炼者的D天㫽职。

      我们修炼不仅仅是为了自己获得更多的自由,还得造福天下苍生。

      因为,这䎮是天道的规则!”

      看到信心十윲足,落落大方的王子蘭侃侃而谈,爽朗的声音在大堂里回荡,在ꅒ座的每位嘉宾都听得清清楚楚,顿时安静下来。

      一开口就有王者风范,

      令人敬服。

      睆࿖ 不用麦克风,声音就能够䅑通达每个角落,

      令人佩服!

      况且苏晓宁说的道理有些“清奇”,不管宾客们是不是修炼者,都被深深的触动:廒

      天道的规则? ᫶

      你茷怎么知道的?

      苏晓宁一开獡口죘就压住了场面,让徐子왡豪很是不满,他盯了一眼武学会会长㤍。

      武学会会长立即大声说:

      “吹牛皮谁不会?苏晓宁王子,你说有十足的把握治好徐小姐的病,怎么证明?”

      “就是!最近有报道出现一些冒充王室成员的骗子,可不要混进徐会长家里来了!”

      瘼 医学㭖会会长尖细的声音火上浇油,让宴䰢会˂大堂再度喧哗起来。 玓

      “是啊!这位苏晓宁王子是怎么突然冒出来的,怎么以前都没有听说过!”

      臏 “而且还拿着现金去史丹达银行存钱,这完全不符合常理嘛!”

      ຉ“还有他开的那辆科尼格格豪车,也像突然冒出来一样。”

      ᮻ “是啊,虽䎂然我们凌孤城的那一辆科尼格格豪车还在车行里,䖓可᱾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

       宾客醋们对苏晓宁的质疑可以理解,种种“炫富”的事迹的确很难理解。

      再说了,即使你真詏是䥂沙拉酋王子,也用不着这么高调,让我们平时风光无限的人失去风采。

      핈这两天关于沙拉酋王子殿᭎下的新䌹闻霸屏了,总有人表示不满。

      苏晓宁当然明白。

      他必须“ꎪ自证清白”。

      “好,如果大家希望看到我能够治好뢮徐丽曼小姐的病,那么,本王耡子䉯现在就㕞证明!”

       苏晓宁说完,大步走上主持台,从错愕的徐子豪手里彿毫不客气态的抓过话筒。

      同时来个“背靠”,将徐子豪踉踉跄跄挤到后面去。

      苏晓宁回头一ʅ笑说:

      “徐少爷,你的下巴㭳刚刚复原,请注意休养,别出来招摇,免得再次脱臼。”

      “你!”

      ꁋ 徐子豪面色铁青,气得咬牙切齿可ឌ又不好发作。

      打人不打脸,

      苏晓宁这是当众掲ᐘ他的伤疤,能不气愤吗?

      ぞ徐会长倒是一脸平静繸说:

      “苏晓宁王子殿下,你真有治好我女儿的病的把握꿞?

      要知道,到了웗这一步,某些ቧ话是必须付出代价的。”

      看似平静況的㦴话语,

      威胁性极大!

      苏晓宁不理睬这个老头擑的威胁,举着话筒面向来宾。

      要说走到僃这一步,还不是你老狐狸一手造成的,这不正是你希望看到的吗?

      “诸位,今天是徐会长五十大寿的喜庆日子,或许愍是我不懂本地的规矩肦,礼物不太合主人的心意,才会出现现在的场面吧!”

      苏晓宁的“幽默”让来냉宾们安静下来,大家都感到新奇,像这样充满火药味的生日现场坟,还真是难得一见。

      “好!那么就算我的᠟错!

      渠不过,为了굞弥补,我决定现在就治好ꩢ徐小姐的头疼病샵,当做送给徐会长的一份大礼!

      徐小姐,캸你愿意上来吗?” 槶

      徐丽曼本来无比尴尬,自己就像脱了衣服一样站在众目睽睽之下!

      有病是一回事,

      当众承认自己有病是另外ꋘ一回事。

      父亲特意挑起的话题,完全不顾自己的感受啊!

      她敏锐的感觉到自己被当做利用的棋子,或许就是借此机会打压苏晓宁,重新竖立徐子豪的威信吧!

      那么,自己陆在父亲的眼里并不是那么的重要,说什么把家族的生意过渡到自己手里完全是表面一套。

      长子徐子豪才是父亲的接班人,星汉学院作为徐氏家族的另一张王牌,绝对不能让一个外国王子过来打脸!

      “我愿䅘意!”

      徐丽曼站了起来,大声回答,然后大步走上主持台,站在苏晓宁림的身边。蔮

      此刻,裷徐丽曼有一种豁出去的激情,哪怕自己成为大家的笑话,哪怕自己当场头疼病发作死去活来!

      苏晓宁对徐丽曼微笑说:

      “徐小姐,不用担心,你没有病,有病的是某些덩用心险恶用心的人,在你的身上动了手脚。”

      此话一出,满座皆惊!

      ⟣ 륷 徐会长浑身一颤,差点摔倒,被他夫人紧紧的扶住。

      䆛 徐子豪勃然变色,怒喝道:

      “苏퍅晓宁!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如果你在此大放厥词휷,绝对让你鐊走不出徐家大门!”䈢 䥿

      站在主持台下面的蔡老脸上的肌肉不停的抽搐起来。

      看到台上似乎有恃无恐的苏晓宁,他预感到今晚,将有大事发生!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