宅猪独步天下

      “没啦?”王琳琳刚听得意犹未尽,却发现音乐停下来了。

      “剩下的没想起来。”徐飞看到了有人用镁手机在拍他,压뿪了压自己的帽子,遮盖一下自己的面容。

      “这是什么歌?我怎么没听过。”王琳琳觉得歌词挺治愈的。

      “忘忧草。”徐飞答道컮,说完想蠊起自己好像才唱了半首,连歌名都没唱出来。

      ϓ “忘忧草,名字不错……”王琳琳拿᪷起手机查询了一下,然后抬起头ﳛ道,“没查到啊。”

      随即声音提高两度음,惊畁讶道,“这是你原创的?”

      “……”ᨰ徐飞愣了一下,这才鑧想到这个世界是不一样的,本着低调的原则,连忙否认,“㙶不是,这歌是我家以前隔壁的周大爷经常在哼哼,然后我也会了。”

      说完这句话又感觉不对劲。

      “我记得你说从小是孤儿,被村里道观的真人师傅蔯抚养长大的。”王博奇怪地问道,“没听你说过隔壁有个这么厉害的周大爷。“

      原来问题出在这里,这个原主还有这样的⣵经历,徐飞这时也反应了过来。

      “这周大爷就是道观隔壁的,据说当年是文化青年下乡留在村里的呢,知识老丰富了。“徐飞解释道,心里默默忏悔,对不起了,华健哥。䅰

      原主ቫ的记忆里真有这么ꄳ一个人,三十年前诸夏国文化下乡运곾动,很多城里的学生到农村劳动学习。只是这位姓周的青年不小心后脑受ꀽ伤,精神出现了问题,没事就在村里哼哼莫名的调调。

      倒是抚蓖养原主长大的老道士看他可怜,经常救济他。几十年过去后,周青年变成了周大爷,但还是喜欢哼哼嘿嘿。

       “那么죓说来,这位周⺥大爷还真是一位高人啊。”王琳琳鞸也不觉得徐飞这样的小年轻会写出如此歌词。

      “高人糨,绝g对是高人。”徐飞想到这位周大爷蓬头垢面,犀利无比的面容,差点把吃到嘴里的馄饨吐풾出来。

      这时脑홋海中又浮现一位慈眉善目的老道士模样来,内心带起了点泔点牵挂,原主好像上大学后就没回去过。

      ⱽ“不出人投地,我绝不回来。”四年前,那个毅然决然的少年化成了现在的徐飞。 皿

      긵 “我记得你们ꕻ都有证券从业资格吧?”王琳琳话锋一转道。

      “大学里就考过了,证券五门课程加上期货从业全过。”王博想到了对方的目的,“琳姐,你们营业部招人吗?”

      “嗯,现在在招客户经理,你们有兴趣吗?”王琳琳点点头道,事实上对应他俩现在情况也就这个岗位合适。

      “有,有,当然有。”王博赶紧回答道。

      팺“徐飞,你呢?”王琳琳的眼眸看了过来。

      “好啊,反正现在也没工作。”徐飞接着问道,“待遇怎么说?”

      ᚌ“试用三个月,底薪2000,完成KPI后,佣金提成和投顾分成都是有的。转正后,底薪5뙘000,再加五险一金,其他的提成和分成要看你本事了。”王琳琳主管就是营销,工资弹性很大。

      “从毕业住到这里开始,我就注意到你们了,从银行出来的时候,我就想招你们进我们营业部,你们倒好,竟然鬼使神差地去了风云投资这种跸非正规金融机构。”

      徐飞和王博两人毕业后通过校招进了一家国有银行,因为徐飞看不惯主管溜须拍马,跟对方吵了一架,王博又来助拳,然后两人过了试用期ꌎ没给签正式合同,直接被踢了出来。

      舤 徐飞对比上辈デ子金融民工的待遇来看,也就半斤八两。

      问王琳琳待遇也是想打听证券行业的一些基本情况,对于赚钱这回事,徐飞还是有自信的。

      쀺 金融行盏业属于国家经济命脉⃻,里面的人员薪酬呈现金字塔格局,掌握核心资源也就是塔尖人⡢物。

      有些下属细分行业整体人均百万,看起来很美,底下金融民工的工资也就混个温保。

      但凡混过这行业的人都知道,如果只是靠工资吃饭,那就是个庸才。

      还是先赚点꘾钱吧,虽然不想前一世的风光,却总夻要有뺍个惬意的生活吧。徐飞觉得做一回金融民工也挺不错⎈。

      “什么时候上班?”他问了一句,算是把王琳琳的招揽确定下来。

      “今天是ꇫ周五,下周一吧。”王琳琳想了想道,像客户经理这种岗位,只要是科班出身的,面试不面试都不太重要,谁有资源谁就胜任,没资源的年轻有精力都不是事。

      “行吧,我们趁这几天找个房子。”徐飞道。

      鞩 “◪找啥房子啊,我这空了两间呢,租沗给你们,价格还샣是按你们原来在朱大嗓租的那价。”八爷这时候插了一句。

      “我去,八爷仗义啊,这可真是雪中送炭啊。”王博那个激蒔动啊,“不过我们现在㟲身上只有吃饭的钱了,房租能不能缓一缓。”

      “没事,反正以后你们栤都在小琳那边上班,大不了让她从工资里扣。”八爷习惯性地打算抽根烟,看到自己女儿又不敢。

      “本身肺不好,就少抽点烟。”王琳琳哪里看不出自己老爸的动作,看了下手表道,然后站起身来,“时间不早了,我上班去了。”

      “下午那个事情别퀚忘了哦。”八爷看女儿要走,又郑重的提醒了一句。

      “知道了,不就是相亲嘛!又不是第一次。”王琳咰琳不耐烦地道。

      “小琳啊,你要㾼重视点啊,你年纪不小了啊。”八爷可不敢忘记自己家里誟领导的ퟓ嘱托,只看到了女儿的背影。

      “八爷,琳姐又不大,你们这ꅓ么急着让她找对象?”王博望着驾车而去的王琳琳,笑道。

      “还不大?过两年就奔三了。”八爷收拾起了桌上碗筷道,家家都有烦恼的事。

      ₗ“那估计是你们的要求高吧ᘙ。”王博的嘴挺碎的。

      “我们又没什么要求,只扞要她喜謦欢就行,徽不䓅要彩礼也关系。”烦恼一上来,八爷낵就想着䚍抽烟,“以前倒㋌是有个谈的好的,只是人家出国后㢰就断᭗了。”

      “不提㙤了,吃完东西,我带你们去看房间。”

      ……

      这是一个标准的带卫生浴间的农民房,珆不过十几平方。

      躺在床上,徐飞拿出了手机,翻看着쳆最近的新闻。

      东西方国家的合作ⴗ又对抗,因为对诸夏出现大幅的贸易逆差,星条国以此借口,两国产生了贸易摩擦。

      在徐飞看来,这种经济纷争不过是一个幌子。

      随着诸夏国的经济体量越来越接近星条国,星条路的全球霸权受到了挑战。

      想必两国会在金融领域内有一番较量吧,徐飞打퉚开了资本市场的APP软件磆。

      娊对于他꽛来说駎,这是一个很陌生的市场,他봓需要慢慢熟悉。

      国内股市指数一눓波下落之后,倒也开始走稳,始终维持在3000点左右,这也算是近五年来相对高位。

      而星条国的指数就一波多折了,在去年达到29306芇点的历史新高后,连续跳水18591点后企稳,连续九个月保持震荡上行的态势,裑目前保持在23500点左右。

      看来,这场金融对砀抗的战斗时㳭间会有些长,徐飞得了一个结论。

      随后,他又搜了一下,现有一些金融从业规范,发现跟那一世有些不同。 艨

      诸夏国的股票市场是允许从业人员投资的,规定了持股时间必须超Ⲉ过半年,而且是与自己执业金融机构非关联的个股。 藇

      至于股指期货和期权市场,就没那么严格了。ᴬ

      此外,让徐飞挺意外的是,这里的资本市场,投资顾问拥有极大的权限。 璩

      除了基金、险资、外资等机构资庣金之外,一般的证券公司旗下都有投资顾问工作室的形式存在。

      而这些投顾可以指导甚至代理客户炒股,除了能得到券商的佣金提成,还能获得超额收益的分成,这倒挺像那一世米国经济人制度的。

      证券公司的客户经理很大程度上是给这些投资顾问服务的。

      뻣 徐飞喃喃地道,“有意思,还真是一个以人为本的金融市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