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阴app官网免费直播app下载

      “你手底下那殔么多士兵是酒囊饭袋吗?对方就两个人还打不过,就这样的人还值得本郡主带兵来救?”鲁阳气的语无伦次大骂斥道。

      她看着瘫坐在地上的士兵怒气更甚,无所顾忌的怒骂道:“你是狼国太子,是未来的狼国大王。你的人如此不堪,你有什么资格继承王位,也难怪唐凝看不上你。”

      这些饭桶,把她弄得如此狼狈。她啈好不容易踏进金陵城,连话都没有同萧策说上几句。就这么狼狈不堪的出了金陵城。她颜面何存?

      “啪䑣!”耶律宗启抬起手对着鲁ឧ阳就是一巴掌。

      / ୮“你打我!ፀ”鲁犜阳捂住自己的脸不可置信的看着耶律宗启,眸底划过一丝愤恨。

      从未受过如此奇耻大辱的鲁阳如同泼妇骂街一般指着耶律宗启破口大骂:“是你自己技不如人,你凭什么打我?有种你去宰了那两个人啊?”

      “你们狼国不是멜自诩墢强者,妄图争战元气大陆拎最弱的宋国。怎么如今连区区血影卫都对付不了。”鲁阳说道,抬起手对着耶律宗糥启左脸就是一巴掌:“血影卫对付不了也就罢了!你居然连穆千寒一个女流之辈你都对付不了,你㎾算个什么男人。”

      众士兵吓得抽气,这个郡主太霸道了。指ᄢ着太子殿下骂也就罢了,居然敢动手打脸。

      这简直就是赤果果的挑衅和侮辱啊!

      耶律宗启乃是狼主絅大妃嫡长子,生来便是身份尊贵,地ⵡ位不凡。

      这些年从来没有人敢忤逆他半句。哪怕是他父王强加给他殍的正妃对他都是言听计从,当他接手了老丈人手中兵权的时候,他毫묙不犹豫的灭了老丈人讬一家。

      他能够坐到太子这个位子,靠的是自己谋略和胆识。

      若不是他已将狼国大半的兵权收入囊中,他如何能够得到太子之位。

      整个狼国,哪怕是狼主(他的亲生父亲)都不敢训斥他半句。

      如今㓛却被一个小丫头片子指着鼻子骂,还被打了一巴掌……

      “区区一个女人?”耶律宗启伸出粗壮的大手掐着脖子,他猩红着双眸,大声反问道㉨:“一个一脚踹死樱花社社长樱木道的女人밋,你跟孤说是区区一个女人。”

      樱木道,那可是东夷国开蠮国皇帝的同胞兄弟,活了上百年的大修行者。

      就在自己眼前被穆千寒踹死了!

      “你不懂就焱不要乱说话,乱说话是要付出代价的。”耶律宗启用力的掐着她的纤细的脖子,欲直接取了她的命。

      뱙 鐶 耶律宗启身后的军师看见耶律宗启一副下了杀心的模样,立刻上前拉住他的手,뮃劝쫱道:默“殿下,使不得啊!这里是大越,我们已经损失了不少人马。要是再得罪鲁阳王的人,我们就真的离不开越国。”

      쪤 㰎횿“殿下,现在时局不同,殿下要以大局为重啊!”军师言仲握着耶律的手阻止他下死手,竭力救下鲁阳郡主。

      “你放开我。”鲁阳喘着气,哑着嗓暨子哀求쀱道。

      她一边哀求边捶打着耶律宗启掐着ᇲ她脖子的手。

      她第一次被人如㺌此威탘胁,也是第一次意识到不是所有人都会像父母那样由着她的性子为所欲为。

      鳉 美人垂泪ϓ,ꪌ梨花带雨……

      肙耶律宗启一个血气方刚的男人看寖着鲁阳哀求自己、畏惧自己的可怜而又弱小的模样,䷖心里竟生出了异样的怜惜,不觉间綠松开了手……

      鲁阳跌坐在地上,大口的喘着粗气,一粒粒詣饱满圆润的泪⟢珠滚落下来……

      賮耶律宗启眸光闪过ዺ一丝阴暗,掐着딸她的下颚,一脸阴谲盯着她的哭红眼睛:“你这个䅈该死的贱女┧人,凭什厇么对孤颐指气使?”

      她低下高贵的头颅选择保命,选择认错:“我错了,我以后不会了。”

      她是为了让狼国士兵混入到自己的队伍里,所以只带了少数人马,现在自己身后不过只剩下十几个人炢。而狼国铁骑ⰹ还有上䱤百人。

      如欘今她处于劣势,刚又差点被掐﫹死,她那里还敢如同以前那般豪横。

      这是她生平第一次认错鵮,哪怕是面对自己的父母她䓦也不曾低ꑘ过头。可是如今她却对着一个她看不起흇的男人低头。

      那种屈辱感和䍩挫败感油然而生,她低着头,咬着⅂牙,眼底闪䂻烁着泪花,却拼命的忍着不愿意让眼泪滚落,拼命的维持着自己最后的尊严。

      而耶律宗启天生就喜ଘ欢征服高傲的女人,见她如此倔强不远低头的模样,让他格外的心动……

      朦胧的月光軶下,面前ᇬ的女子慢慢的变成了唐凝≇的模样。

      他的眼眸中慢慢升起一抹看的见情欲,掐着她的腰身,攸然起身对着部下命令道:“鳣看住鲁阳王府的人,不准离开这里半步。”

      ዐ丢下一句命令,耶律宗启带着鲁阳往更阴暗的树林走去。

      鲁阳王府的兵马听见耶律鯳宗启这么说,立刻意识到퓎他对鲁阳郡主起了不轨之心。当即拔出随身长刀夎:“放了郡主。”

      狼国兵马得到命令立刻围了上来,严词厉色道:“你慇们要是乖乖听话,还能留得住你们郡主和你们自己的命,若是不听话………”

      ㄼ军师言仲出言威胁道:“你们怕是已经在刚才的对阵中全军覆没了。”

      鲁⟴阳王府的人默贌默地放下腗了举起刀的手……

      刚才那两个人杀了那么多士兵。若是这些铁骑杀了他们便可以直接栽赃给那两个人,一点罪名都不用承担。

      鲁阳见自己的人被拦住,뙌当下便知道耶律宗启不会放过自己,떋她拼命的想要从他手中挣脱。

      她迫ጹ切的想要知道他要ؓ带自己去哪里,慌乱贵的问道:“你干什么!耶律宗启,你要干什么?”

      耶律宗启并没有理会她,将她抗在肩头,往树林深处走去……

      鲁阳见耶律宗⹆启要将她带到树林深处,拳打脚踢的挣扎着:“你放了我,我保킃证你可以安全的带着㏹人离开越国。”

      뙍 “耶律央金和耶律良齐都死了,你回去一定无法交代。只要你放了我,我餠会给你作证,帮㢚你摆脱嫌疑。”鲁阳郡主拼命的挣脱……

      她要嫁给萧策,绝不能让面챵前这个男⊩人玷污……

      鲁阳的话似乎打动了耶律宗启,他停下脚步,将她放了下来。

      此罗时的耶律宗启也稍稍恢复了意志,面前的女人不是唐凝。

      “你有什么办法让孤摆脱嫌疑?”耶律宗启看着鲁阳郡主冷声问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