岛国av潮喷大喷水系列无码

      “根据ѫ一些前辈的经验,组队双方的任务难度并不相同堉,只与组队对象过去经历有关,比如一个人过去的经历丰富,或者经历坎坷复杂,都会使得任务难度大大提升。

      难度提升可能体现在解谜难度上,也可能会出现超出正常水准的趋熵者。相反,如果一个人的过往稀松平常,那任务就稀松平常,过得快乐幸福,那任务就轻松简单,过得开心还是伤心,取决于对方对那段记忆的印象。”

      西野打断道:“你说根据你过往生成的任蹧务会非常难。”

      “是。”

      “你经历复杂?”

      “复杂,而且奇焟葩。”

      “看出鷚来了。”

      “不用急着吐槽我吧?”九风川喊道。

      “过往쵢坎坷?童年不幸?”西野继续问。

      “你有点八卦……据我糰所知,湉我童年幸福,高二之前都是顺风顺水。”

      “那就好。”难度降低ᧀ了,当然好。 뻷

      “呵,臱你高兴的太早了。”

      왟 “这有什么好得意的吗?”西野无语了。

      愽 “我只说据我所知,但记忆是可以伪造的绨,想要⚙编造一个谎言覆盖掉原本的记忆,对我来说棼并不困难。”

      !“蓜所以说这种事情有什么好得意的啊!这种⏦莫名其妙的技能用来自欺欺人吗!”

      西野实在忍不住吐槽,嗓门都有所提升。 ∏

      “当然了,覆盖掉所有不幸福的记忆,我就可以永远幸福,人类鈔……算了说正题,但是这种方法是有瑕疵的,我在回忆的时候能够发现其中的一些逻辑漏洞,我知道这些记忆是假的,只是我不会去揭开而已……也就是说,因为我这么做了,我的过往肯定十分坎坷、챳十分不幸福,至少在我的观念里,十分不幸福。以此猜测䋜,你的组队任务可能会很难做。”

      九风川解释了一通,西野反倒眼神不对了。

      “那你为什么不早说필?”

      “早煏说你不跟我组队了怎么办?”

      “我死在组队任务里就可以吗皩?”⃠

      “我鐘们现在坐在这里,谈的不就是这事吗?”

      “难度貚会降低吗?”

      鈾 互相回答了几个问句,最终以九风川一句“不会”结束。

      “但是,凡事都有但是……”

      跐“但是以前的话都没有必要听,但这句话对于你说的情况不适用。”西野再次打断。

      “小偶像都这么伶ꦴ牙俐嘴的吗?我看粉丝都说你很软很内若向啊……啊!不说了不说了。”

      话题৤于西܆野拧了九风川大腿肉之后回归正题。

      “别看我在你面前这样,实际上,在不揭开我为自己编织的虚假记忆的前提下,我依然总结了一些我可能的性格,还有以前的事,我会尽可能的告诉你,相对应的,你也得告诉我你的过去,不要用这种眼神看我,我对恋爱没兴趣,都是为了组队任务。”

      “……好吧。”

      “事情클先从我高二进了精神病院和我前女友说起吧……”

      礐 ………………

      那天见ශ面之后,又过了三天,今天是难得的好天气,也是荒川团的活动日。

      说是活动日,其实就是烧烤大会和宿营故事会㪤。 䄥

      ੓ 仌 这里的荒川团和漫画౒《荒川爆笑团》中的差不太多,甚至在周挦围有一座小会馆,可以供人留슋宿,主要活动地就是荒川桥下嚂,沿着荒川河溕一带的河堤,大家零零散散的聚集,不谈烦恼琐事,只谈脱离现实的、不切实际的。

      那本叫《荒川爆笑团淛》的漫画,实际上的原意为《荒川桥下》,仔细感觉,就会发现这是一个桥下乌托邦,没有什么“成功学”和“奋进鸡汤”,大家聚在这里,就是想单뭝纯的认识别人而不是别人所拥有的东西。

      这里的荒川团也差不多,话题随意起飞,绕地球一圈回来的时候可能从“明年会不会有大雪”变成了“要在哪个时间点撒孜然烤出来的肉串才会更好吃”。

      “哟,525号,䬠来的好早。”

      打招呼的是个中年大叔졺,他穿着条纹病号服,手上还嵣拿着一瓶伏特加,头发稀少,一看就知㫎道平时生活压力很大。

      “早,996。”九风川举起手打了个招呼,“这次我要展示一下蜵我的研究成暑果。” 솚

      “我也不会输的。”996呵呵一笑,“我先去那썺边了,等会儿聊。”

      脚上本就是뙇拖鞋,短裤带绒,跟某一段时间路飞穿的哪个带绒短裤差不多,衣服倒是穿了羽绒服,从上倒下,逐渐凉爽。

      走到河边,伸脚㫉上去,让拖鞋在上面被水浮动。拖鞋跟着水纹晃,脚丫子就跟着拖鞋晃。

      水面还算平稳,九风川收回脚,屈腿蹲下,眯缝着眼睛,感受着不⤞知何所起的清风䲔。

      〣 趖 멽荒川銁,风川,他总觉得和这条荒川很亲近。

      风无形,水亦无形,无论哪个,都不会被固定,也没有定式,只是随心所欲,无限自在,没有烦恼,也都无情。

      ႓如风如川,无情无定。这也是他为什么叫九风川ꕭ。

      为什么不叫风水?那不成了寻龙定穴的神棍了么?䍇

      然而他自己是这么想的,风水却未必无笈情,人也未必有情,世事无常,他也要纠结年底要不要回老家一趟。

      “525?”

      身后忽然传来略显清冷的声音,九风川转头看过去,发现是一头利落短发的16号。

      桥本奈奈未穿着米白色卫衣,黑色阔腿裤,口罩没摘,走到九风川旁边,跟着蹲了下来。

      “好久不见,16号。”

      九风川呵呵一笑,指着荒川水쑞面:“我刚黂刚看到一条鱼。”

      “淡水鱼?”桥本问。

      “緖也可能是顺河道进来的海水鱼,没看清。”

      “晚上有烤鱼吗?ࠌ”

      “我看007拎了一袋子鱼,都是那种荷叶塘里就有的小鱼,应该是用来烤的。”

      闑 “你刚刚看到的那条鱼快乐吗?”桥本问。

      “快乐吧。”

      “你怎么知道它快乐。”

      “你又不是我,你怎么知道我不知道它快不快乐?”

      ೚ “你也不是鱼,你凭什么说它快乐?”

      “你知道濠梁之辩吗?”后四个字,九风川用中文一板一眼的鲷说了出来。

      桥本疑惑了:“好量……嗯~边?”

      翘舌实在模仿不来,퇷桥本干脆跳过。

      ᎆ“파是华夏古代的一次辩论,辩论的双方是当时的大家,一个叫庄ꤰ子,一个叫驠惠子,双方饊以鱼是否快乐和双方怎么知道鱼快不快乐进行了一场有趣的辩论。”九风川道。

      “结果是知道还是不知道?娒”桥本又问。

      “不知道,就像我们面对面,我不知道你快不快乐,你也不知道我快不快乐,鱼的快乐或许还可Ɇ以通过它欢快摆尾知晓,人却总是盖着面具,处处伪装。”

      “伪装色是保护色,幸福的保护色,这个攴世界上的风太大了,不戴面具,很快就㝳会吹干脸,慢慢的也就活不下去了。紷”桥﹛本道。

      九风川说:“还好人类还有言语这一道具,抽丝剥茧,总能知道真话或假话下埋藏的真意。”

      “哪有那么容易?”桥本笑了。

      “有啊。”

      菾“怎么容易?”

      픔“比如说你,16号。”

      “我?”桥本问。

      “是,你很累邜吧?”

      ਍ “迠还鑚好。”

      “如果消掉黑眼圈,你这句还好还有点可信度。”九风川继续道,“享受心灵霤上的孤寂,却又渴望有个颇ꡫ具慧眼的人看穿什么,及时并不⾴抱这种希望,但还是陷入到一种略畸形的享楖受ᳯ中,这是正常的。”

      “我没说不正常,那你说了这么多,看出点什么呢?”

      ꆴ “◙看出你想要的一句话。”

      “什么话?”桥本问。

      “生日快乐倮。”

      就这么容易。油

      (桥哥哥生日快乐!)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