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林之子

      1,

      太白金星辞㱶过鞞兜率宫,驾起祥云,很快到了十六重天。

      太白金星落在牛翠云面前五米处,下巴微微扬起,右手轻轻拈须,眼神高高在上,摆了个很酷的Pose,等着徒弟牛翠云来见驾,也好在牛青山面前,找回几分面子。

      牛青山正与牛翠云抱头痛哭,二者都没注僱意到金星上人。

      金星上人摆了老半天的神仙姿态,竟然没人理会自銏己,只得收回斜望天空的眼神,向下瞥了瞥牛翠云和牛青山——这二人还ෆ抱在一起,闭着眼睛,嚎啕大哭呢!

      金星上人收回眼神,再次恢复那个高高在上的神仙姿态,轻哼几声,提示着自己✩的ꢑ存在。

      金星还是太含蓄了,他的几声轻哼,淹没在二牛的嚎啕声中,面朝他的牛翠云并未听见,所以也就没有睁开眼睛。

      牛屁股对着金星上人的牛青山,却听到了这两声轻哼,还以为是ഁ牛翠云搞出的动静。

      “兔崽子,你哼哼哼的,是䈔什么意思?吅”牛青山问道。

      金星上人气得啊똤!

      六万年养尊处优,人神敬仰,可自打遇到牛青山꫆,这都碰几鼻子灰了?

      太白탌金星脸色发白,心情发灰,开始思量是否发火?

      发火吧,牛青山背后有个道行和来历都深不见底的太上老君。

      不发火吧,自己这神界一品大员的面子,算是掉到底了。

      还好牛翠云挥袖擦了擦眼睛的泪水,睁开眼道,“我没哼——”

      太白金星的覾光辉伟岸形象,终于浮现在了牛翠云的眼里。

      牛翠云赶紧松开父亲,跪倒在地,颤声道,“师父——”

      牛青山猛然一个转身,都没抬头看太白金ऩ星,直接就跪在地上,不쵳停地给太白金星磕头,“大仙饶命!大仙您大人不计小人过,就更不用计我这畜生过了!”

      太白金星看到牛青山的怂样,心里有了底,冷哼一声道,“青牛大仙,何以前倨而后恭也?”

      “大仙请恕罪!实在是整日骂那老东西骂顺了嘴,他也不好好管教,故此没大没小,还请大仙恕罪!”牛青山磕头如捣蒜。

      “老东西”三个字,传入ჶ太白金星耳朵,唬了他一跳。

      作为老江湖,他很快就掂清了老君跟牛青山的关系,绝非主仆那么简单。

      “师傅哎,我父亲不识大体,不知礼数,对您老的诸多冒犯,都是无心之失啊!还请师傅您老人家海量,饶了我父亲吧!”牛翠云也为父亲求情。

      “青牛大仙,快快킆请起!”太白金星不再端架子,走到牛青山跟前,要亲自把牛青山搀扶起来。

      ℟ 牛青山哪里肯起?굎

      “李大仙羞煞我也!我既没有↑道行,又没入仙籍,就是个畜生,不是大仙,不是大仙!”牛青山不敢再装逼。

      “那咱縇就都别大仙相称了!你是翠云的父亲,我是핛翠云的师傅,论起来咱们是平辈,你我以兄弟相称,如何?”太白金星心中念诀,手臂微微用力,要将牛青山强扶起来。

      “老神仙折杀我也!您是北斗宫天尊,官居一品,位极王侯,我一个畜生,怎么敢与金星上人称兄道弟?不敢,实ῆ是不敢!”牛青山更不敢起身了,一扭身,挣脱金星双手,又惶惶然磕起头来。

      金星上人心下暗惊!

      这牛青山居然能破了自己法诀?!

      是深藏不露?

      还是表面惶恐谦虚,其实在跟我较劲?

      金星上人不动声色,再次弯下腰,心中念了法诀,手上蝸已用了五分力气,抬着牛青山胳膊笑道,“贤弟快快紟请起,莫让翠云看了我们长辈的笑话쳶!”

      牛青山浑然不觉有异,奋力甩掉金星双手,只是一个劲地磕头。

      金星上人没防备༃,再加上他只用了五分力道,那牛青山却是用了七八分力气,竟然被牛青山甩得一个趔趄,后退两步!

      牛翠云赶紧扶着金星上人,嗔怪道,“爹,你怎没뻧个轻重?!”◹

      金星上人脸上变色,尴尬笑道,“无妨,无妨,牛老弟好大的蛮力!”

      牛青山连滚带爬,跟上两步,依然跪在地上,惶惶道,“上人恕罪,上人恕罪!”

      金星上人仔细观察牛青山的神态ᱹ举止,不似作伪,心中火气这才消散。

      “我因斗力第一,三千年前,得以坐镇北斗天宫,主宰天地杀伐之大事。得了这官职方便,每日吸取天地间最精粹的杀气和斗气,最近툚这三千年,功力日日精进,放䇹眼四海、诸天,哪个是我敌手?!为何这青牛看起来并无퇽道行,却能受得了我五成功力?”金星上人心中思量越多,对太上老君心中的敬畏越深,也更加坚定了他佧拉拢牛青山的决心。

      ₮ “青山老弟,你我有缘,就不要拘束于什么官ヨ职不官职的了!暈你赶紧起身帒,否则就是看不起我李长庚了!”太白金星收起了牛大仙的称呼ӻ。

       称牛大仙,那还是把它当个牛,没当个人瓺,更别说什么大仙不大仙的了,都是虚的。

      这青山老弟四个字,就是把牛青山当人看了。

      更不澄用说,太白金星了用了“我李长庚”四个字,就更值得细细品味了!

      牛青山赶紧从地上爬֙起来,“李大仙在上,我怎么킏敢看不起你?只是我委实不敢与你老人家称兄道弟啊!”

      “什么李大仙不李大仙的,叫我长庚兄!”太白金星佯装生气。

      “李大仙,我要敢喊你一声长庚兄,那还不得被雷劈焦了?!不敢,不敢!!”牛Ǝ青山连连摆手盫,摇头不停。

      “雷㢌公何在?!”太牏白金星仰脸喝道。

      “小神蝭在!”雷公听得金星上人召唤,立刻从九重天腾云到了十六重天。

      牛青山唬得一个激灵,以为太白金星要让雷公劈自己,立刻再次跪到地上,一边磕头,一边泪流不止굀道,“李大仙啊,李老爷哎!您就饶了吧,看在我睂儿牛翠云的面上,您就别跟我这畜生计较了!实在不行,我把我儿子送给你,就当籩赔礼了,您看行吗?”

      帒 Ꭺ牛翠云也被太白金星和牛青山的操作给整蒙了,干藈脆闭口不言,装傻子。

      太白金星⋐想去搀扶牛青山,却想起什么,打消ﷻ了这个主意。

      “雷公,这是我徒弟牛翠云的父亲牛青山,我与他今日结拜为兄弟,你做个见证人如邞何?”太白金星口齿清晰,一字一顿,让雷公和牛青山都听得清清楚楚。

      雷公看了看跪在地上一边发抖一边哭鼻子的牛青山,心中迟疑,口里却不敢有半点表示,赶紧应道,“上人吩咐,这是小神的福气!”

      牛青山抹抹眼泪,半信半疑地看了看太白숓金星,又看了看眼观鼻、鼻观心低头不语的牛翠云,哆哆嗦嗦地问雷公,“这金星上人要与我结拜兄弟,我若不从,你会ꀐ不会拿天雷劈我?”

      雷神吓得连连摆手,“小胯神不敢!小神不敢!!”

      牛青山鼻子一酸,再度泪流起来,它畏畏턾缩缩地看向太白金星,“上人,这事还能再商量商量吗?”

      ⠙ 雷公垘听了牛青山ࣜ这番话,心中惊疑起来——这是何方神圣,太白金星求着他结拜兄弟,他还不情不愿,如此委屈?难不땱成,是哪位喜欢游戏仙界㿱的大神,被金星上人看出了真身??

      太白金星哈哈大笑,走到牛青山跟前,拉着他的大手,走到雷神面前,“雷神,我与牛青山结拜兄弟,你来搞个仪式,做个见证人!”

      雷神赶紧答应,心中却思量道,“结拜仪式,第一要问姓名,第二쩰要问生辰八字。凡궞人生辰八字从出生之日算起,神仙的生睂辰八字要从得道成仙之日算起,我一会问问这牛青山得道蔄的时日,日后就不难查出他的跟脚了。”

      㳀太白金星拉着哆哆嗦嗦的牛青냐山,跪倒在地。

      雷䴂神自然不敢站在二人前方,而是躲在一侧,高声问道,“李长庚,㭻你愿意与这个人结拜为兄弟吗?关心他、帮助他、譛忠诚于他,无论他贫困、患病或者残疾,直至死亡。你愿意吗?“

      李长庚高声答道,“我愿意!”

      雷神又转问牛青山,“牛壙青山,你愿意与这个人结拜为兄弟吗?关心他、帮助他、忠诚于他赐,无ẹ论他썫贫困、患病或者残疾,直至死ᛥ亡。你愿意吗?“

      츰牛青山也赶紧答道,“我愿意!”

      雷神又问,“李长庚,你是哪一年得道成仙啊?”

      홿“六万三千年前,庚子年庚子月庚子日庚子时得道成仙,故名李长庚!”太白金星傲㛸然答道。

      “牛青山,你是哪一年得道成仙啊?”雷神问道。

      “启禀雷神爷爷,我还ᮀ没成仙呢!”牛青山慌忙如实回答。

      他这一声雷神爷爷,把雷公的腿都吓软了,也把太白金星的炛脸给喊绿了。ᅅ

      “我的牛爷爷,你折杀小神了!”雷神双腿一软,跪倒在地,对着太白金星和牛青山磕起头来。

      “就从你跟随道祖,上兜率宫的那↏日算起吧!”金星看到雷神这个动作,脸色恢复了삪正常。

      “我在兜率宫中,꒸住了八万一千三百六十五年。”牛青山赶紧回了雷神的话。

      雷神眨巴眨巴眼睛,“上人住在三十三天的兜率宫?”

      太白金星听了牛青山的回答,心中叫苦起来——以晽后问他喊大哥?

       鉌 “对啊,就是太上老君炼丹的那个地方。”牛青山答道。

      雷神心中乐开了花,立﨔刻回过神来,正色道,“如此说来,二位尊神,是牛青山为兄,李长庚为弟,你二位可有异议?”

      李长庚咬了咬牙,转过身,对着牛青山高声道束,“弟弟李长庚,见过兄长!”

      ⨄ 牛青山吓得啊!赶紧跟李长庚对拜起来鰚,“哥哥牛青山,见过弟弟!”

      ⠂ ⱡ “兄弟二神对拜——”

      “礼毕!”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