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音大潮喷

      韙 这里似乎是海面之下。

      呈现ꓒ在他面前的就是大片大片海底的细沙,黑暗,还有来自四面八方的,仿佛要把自己碾碎,闁但又维持着微妙平衡的水压,很奇妙的,阿尔伯特能够在这暂时无法蒆区뼳分梦境还是现实的地方呼吸,或者说,不需要糍呼吸,且他仍然保持着对“物质世界”的完整感知,以及对原本身躯的控制———鼻尖索绕的淡淡清香、柔软和温度,还有脸颊上被绒毛挠着的触感,可以确定她就在“旁ྷ边”。

      黑发年轻人笑了笑,在物质世界握住她的手,又继쓽续专心走面前的路,他脚下的这片区剮域还遗留Ễ着他两年前留下的脚印,以及,那曾发生的,极难形容的焓怪事物遗留下来的活动迹象。

      “那是你么?” 韫

      “Aaaaaa~?”

      鮨“不,那对我来说可不能算是什么惊喜。ꆎ”他想了想,摇头,“ꡮ应该说是惊吓才ⷢ对。”

      确切地说是趋利避害,他其实⦆并不觉✈得当时见到的那些蠕动的黑暗有多恐怖,但他毕竟没见过那些东西———放任它们抓住自己可能会很不妙,然而后来来看,它们的行动可能仅仅出于其控制者的一时好奇,亦或者太过急于想靠近他....阿尔伯特脚边的细沙拱了拱,从中伸出一条不定形的“混沌”,它쉩扭曲着身形,如海洋软体动物的腕足般灵活的靠上来拱了拱男巫的手㝬,他感知到了祂的情绪-好像受了什么委⮻屈似的,并试探着要向他缠绕过来。

      ވ ““Aaaaaa~?””

      海水中四面八方的传开䡚近藭似于女性美声歌唱的ઘ,婉转的音符。

      “不,不行,我拒绝,我不能完全相䶂信你。”

      “Aaaaaaa~Aaaaaa?!———”

      声音况陡然大了些䲝,祂竟然哭诉似的,阿尔伯特听懂了叫声的涵义:呜啊啊啊!(?д?;?)【哔——】不听话?!———

      Ѿ“吵死了,格赫萝芭。”他探索着,来到一栋建筑前,一脚踹开大门,“你是哪里来的笨蛋母亲么?”

      跨进门的一瞬。

      暗红色的辉厴光丝线在他背后⛷延展出来,散发出稳定的淡金色光芒用以照明,同时准备攻防,“粘稠”的海水很大程度上降低了他的移动速度,他只づ得展开【洪流】构造用以补足。

      “aer.Aaaaaa~((?д?;)阿尔不听话)!”

      阿尔伯特操鼨纵着海水。

      让自己漂浮起来以便绕过倒在门口的不知名生物骸骨。

      接着控制背后的“晶体羽翼”发光,将目光所及照亮,这时뗶,他终于能够更清헑晰的窥见目光所及的全貌:这里是一个数百쟱平的大厅,他首先Ⲙ看到了啈有一定程度侵蚀,但更大程度上为海水所保护的石质平滑地板,上面有镀好的金属纹路,类似的纹路在整个大厅内随处␣可见,显示着高超的加工技术和足够用以挥霍的财力,然而这为生者所活动的大縛厅竟沦为了亡者的陵寝。영

      有大量的,大量近似人形的骸骨倒在卺地上,姿态各异,ɱ但生前都似乎受到相当程度೟的恐达惧,其中少部分骸嚣骨还发生了可怕的畸变,譬如头骨分裂、腿骨弯曲、或整个ꦹ身躯角度极其夸张的弯曲,以及大体正常,但周身布满齿骨。

      阿尔伯特继续往前,在大厅地面上方游动。

      Ь直至抵达尽头,才在可能是曾经的接待柜台኱上落脚,目光扫视周围,寻⿒找线索,一个댨个地打开“柜台”里的抽屉。

      狫里面大部分是被腐蚀干净的残片、渣滓和无法判৸明原身的泡沫状物。

      䊽 “......”

      他蓝找到一个晶体薄片。

      跟随着他的那떸根【腕足】扭动着将它拿起来,配合地将其呈现在男巫眼前。 龇

      这似乎是某种上Դ半身굇肖像。

      大体描绘了某种近似于人类-阿尔伯特决定称其为【类人】-但有着Ń更大的头部,脑后凸起,弓着背部,眼部细长,肩膀非常之宽的生物,其穿着的暗蓝服饰清晰地࡞呈现出智慧땘文明的特征。

      笹2700摄氏度的高温在男巫指尖升起,他拿住晶体䉄卡片,向大厅内更深入,进入过道。

      渐渐看到了一些镌刻在墙壁上的凌乱文字。

      还有安设在墙面上的管道无序排列,展示出后期改造迹象,莀严重挤压过道╊空间,但总算还좦能过人,所有管道都可以肯定采用了性质相当稳定的物质,因为它表面竟没有锈蚀ၱ迹象,银光闪烁,亮洁如新,他循着管道前进着,直至这过道尽头,又是一扇门,这里有一名轻度畸变的类人骸骨橍背靠大门,瘫坐在地上,他手执一柄刀插在胸口,似乎是为了维持人的形态和体面,在更严重的畸变发生前了结了自己的生命。

      阿尔伯特在海水中吸了口电解水,尝试着要把볝门推开,却未能撼动它,于是全长﫳1.᳝2米,3900c的热能大剑于手中构筑成型,暴力拆门,继续向内探索。

      门后又⽵是一虶条过道,黑发施法者很快到了过道尽头。

      他看到了一个“等身”雕塑。

      这时阿尔煠伯特才得以了解到这些【类人】最真实的面目:

      他的四肢偏纤细,表现磻出在较低的重力环境中生存繁衍的状态,目测身高两米,可能有一定勚程度不符合实际,不过阿尔伯特一路走来看到的骸骨都和这差不多,他的胸膛大而且宽,表明对呼吸功能的更大需求,其大气环境可能比较恶劣,除쬊此以外,则和阿ꋝ尔亣伯特刚才看到的晶体卡片上洵并无区别⊫,ᔻ只是面部器官位置和大小有细微差异,此外,雕塑的衣着上有不少装饰物,表明他代表的人生前并不欍普通的身份,只是,不管它究竟쓼什么身份,都㕤已经没有意义:

      人们用它来堵门。

      男巫随手推开了ඥ这重约几百公斤的雕塑,掰开门,这一步很轻松,因为在他向自己这边拉开门的同时,还有一梟大堆无法辩识原貌的物体℆从门内向솥外挤开,尘封大门打开的瞬௣间带起了不少尘沙,让他周围的海哊水混浊了许셁多,他稍稍用念力网过滤了下周围的水体,然后往门内㱋游去。

      阿尔伯特看到,门后是许多零零散散倒塌在一起的书柜,书柜上的书籍早已痞泡烂发胀,只能看出大概形状。

      这时他看到了刻在墙体上的歪斜文归字,一种他从未见过的字符。

      甥刹那间。

      一股温热感从鼻尖划过,接着是仿若읎钢쇥锥插入眼球的剧痛,但还未等他作出反应,痛感就消失了。䃄

      콛 ﹇ 他ꚙ认出了那文字,上面写着:

      一切都结束了。

      视界突然闪烁了一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