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猫开车

      柳航以前学习武功,都是假借《九阳神功》和《乾坤大挪移》的巧,看一眼便会。

      使力的技巧是会了鏀,可为什么要设计这졯个动作⪕,却一问三不知。

      这也导致了,柳航虽然武力值在增强,可招数却不会随着他增强,反而到最后,不如随便一拳一掌有用处。

      导致很多武功都被他废弃,也就是用不上。

      现在,画画却能提升理解,也让柳航一身虽然能用,却互相不通的武萟功,被整理쐷出来。

      广阳府,

      ⴡ 柳航坐在酒楼的二楼,

      点上一桌酒菜,

      又为自己倒了一顬杯酒,喝一口。

      味道确实比迸同福客栈兑水的酒好。

      柳航刚拿起筷子ꯛ,就읊见周围人的目光都看向自己。

      跋他珵看了一眼依靠在桌边的三把剑,再看自己一身白衣。 㠋

      “太招摇了?”

      正困惑的时候,柳航就见楼梯口,一个人正在上楼。

      他穿着一身白袍,年龄大概在三十岁左右,䆓长的还算周正,但是身上擦着胭脂。

      脸蛋抹的的粉白,油头粉面。

      最有意思的是,对方身上背着三把剑,一把宽厚,一把精致,一把木剑。

      柳航颇感兴趣的看着对方,这种李逵遇李鬼的事他只听说过,宺还没想过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柳大侠,能否接受我们的采访?”一个女人挶紧跟着男人上楼。㭪

      那穿的和柳⨗航一模一样的男人傲气问道:“你是什么报纸的?”

      “江湖月报!”女人左手拿着本,右手捏着毛笔,讨好的说道:퍎“我们准备把江擫湖月报最大的版面留给你,只要你上我们江湖月报,䭙一定会引爆新一轮话题的멫!”

      冒牌货点头:“上你们的报纸?可以啊,出场费多少?”

      椅“还要出场费?”女记者问。

      “废话,如果没有出场费我为什么要接受你的采访?”冒牌货说道:“你知不知道,就你耽ퟷ误我的这컺一会儿功夫,足够我打败崆峒五老,赚个五万两了?”

      “这瀩个,您说多少钱合适?我只是个普普通通的撰稿人,꽍肯定不能给您拿出更多的钱来。”女记者说道。

      “嗯,五两银子,有吗?” 뾖

      “五……五两?”

      ୈ떻……

      同福客ヂ栈。

      白䓛展堂见到了自己Ꙏ的师妹祝无双,高兴的向其他人介绍。

      䒯“正好,小郭走了,无双留下来打杂”老白高兴的介绍:“这个是我葵花派的师妹。”

      츗 老白ℂ又介绍同福客栈成员。

      “这位是佟掌柜,我们掌柜的,她家是开镖局的,龙门镖局!”

      “这是秀才,算账的,关中大侠!”

      “这是李大嘴。”

      李礧大嘴抢着自我介绍:“我是李大嘴,我师父是潇湘白衣,知道不?”

      “别糟践人家柳航了!፣”老白说道:“现在江湖ᜰ上那些闲话都是你传出去的!”

      老白说道:“你说!崆峒五老那件事,人家柳航都不拿出来说,你四处宣扬什么?”䎶

      “那也是输了啊,为啥不能说?……好吧,我是没管住鄒嘴,我保证,下次一定!”李大嘴꼮见众人看自己,说道:“就算我没拜师,可是我勴还是学过ᜭ乾坤大挪移啊,我师父是潇湘白衣,谁敢动我?!”

      佟湘玉大喊:“行了,你赶紧繼闭嘴吧!真想再把杀手都招来?”

      溡수“你师父是潇湘白衣?”祝无双问。

      뇅李大嘴点头:“对啊,低调,低调~”

      “我见过他,潇湘白衣嘛,身上的味道比女人身上还香。”祝无双抬手在鼻子前扇风,好像现在还能闻到呛鼻子的味儿。

      李大嘴问:“唉呀妈呀,你见过?在哪儿?”

      祝无双Ⓟ说道:“就在广阳府啊,对了,他那个人和传说中的不一样。上次我见到他,听说他是潇湘白衣之后,就想找他要签名。”

      “然后呢?”几人ꁗ问。

      “然后,他签完名之后,找我要钱,开口就是五两银子!”

      祝无双竖起自己五根手指头:“我身上没那么多钱,他就想和我动手。”惫

      곪“不可能啊,小柳再穷也不能去卖签名啊。”老白想不通。

      蓾李大嘴等人则是完全不相信。

      “是真的!”

      祝无双说道:“我说我没钱,他就要硬葯抢,然后我一着急就用葵花点穴手把他点住了。”

      繯 白展堂不信:“开什么玩笑騉,你能点住他叿?他的内功深不可测,꿛就是我都不敢说自己能点住강他,就你这两下子?”

      蚈  “你不信算了,反正那不是什么好人。”

      佟湘玉也说道:“祝姑渲娘,你会不会是认错人了?”

      “他背着始三把剑,一把重剑,一把很漂亮的细剑,一把木剑对不对?”

      쑠 “对啊……难道,柳航真沦落到这一步了?”

      왰 ……

      “䄧五两银子?”女记者犯难。

      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啊。

      对普通人来说不小,可对㮏潇湘白衣而言,是不是又太少了?

      “等等,这位朋友可是潇湘白衣?”

      女记者正为五两银子发愁的时候,耳畔忽然传来一温和的声音。

      “当然!”油头粉面的潇湘白衣转头。

      并且看到了柳航。

      “哼!”他冷哼一声:“看来我已经闯出了名号桎,在ﭫ这里竟然蔬还会见到你这种低劣的模仿者!”

      众人看一ꓴ眼丰神俊朗的柳航,再看一眼油头粉面䆄,厚粉都盖不住褶子的男人。

      高下立断。

      Ł“请㔆你喝一杯吧。”柳航倒了一杯酒,手腕一甩갾,酒盅飞向油头粉面的冒牌货。

      对方见飞来的酒盅,下意识想接住,却没接住,反而撑被砸着倒飞出去,骨碌着滚下楼梯。

      “这,潇湘白躓衣怎么会?”女记者惊住,她朝着楼쯠梯喊:“柳大侠,柳大侠,你没事吧?”

      等她再转头回来,却突然发现身旁多了个人。 ᳷

      俊朗侠客就站挧在她面前,一席뢩白작衣飘飘,剑眉星目。

      比起刚才呛得她鼻子螏发痒的那个,眼前的则让她觉得神清气䭌爽。

      “呵,原来是木头的~”

      柳航手指轻轻一点,重剑顿时뢅被扎出一个洞来。

      看表面涂料,赕还真以为这是把重剑娮。

      柳航捏着木剑下楼,就见那磕掉了牙的冒牌货,害怕的站起来。

      且看见柳航后,不停的后退。

      “等等,问你㜁个问题。”

      ᧕“是,是,大侠聯请说!”冒牌货此时怎么都知道了,眼前这位才是真的。

      蛥 “我和崆峒五老的事情,鎒从哪里听说的?”

      “这个……我从丐帮要饭叫花子滕那里听说的。”

      랥“叫花子?”

      쥖 ୑ “那些叫花子说,是从您的徒弟那里听来的,消息绝对真实可靠!”

      “又是李大嘴?”柳航眉头皱起,一个룘李大嘴,괢再加消息灵通的肥乞丐小米,打造出了完整的江湖传说。

      还保证了봳流传度。

      ꖉ“柳大侠,我能走了吗?”

      柳航摆摆手。

      ୔冒牌货如蒙大赦,捧着ꀿ流血的嘴离开。

      柳航回到楼上,却见女记者走过来,问道:“你是真正爉的潇湘白衣?”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