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ka潮喷在线观看

      他又仔细看了看,才发现这是一只拳头大小的老鼠,浑身皮毛油光水滑,幽黑发亮。

      对这东西,他来了兴趣,要知婻道,这监室之中地面夯土,墙壁青혊石铸就,怎么会有老鼠进来?而有老鼠,就意味着㫀这畜牲肯定打出了一条通往外界的通道。

      自己如果找嫷到了,那往外界挖地道的事不就有了㮵眉目了吗?总比自己在那傻兮兮地和尿挖土好吧。

      他等了一会,等这老鼠吃完,一堆鸡骨头都要来啃的,平时肯定吃的不多,等咝他吃完了去带路就行了。

      片刻之后,这只毿老鼠终于将地上那堆鸡骨头啃完了,然后转头准备回洞穴时,忽然发现周元一直在静静看着它。

      那老藑鼠首先吓了一跳,就往监室东北角落里奔去,不过跑了一会,似乎转过弯来了,一回头ᭅ,恶狠狠商地盯着周元。

      周元清晰的感应到了那老鼠从害㗠怕到愤怒,然后毁灭的䱡情绪。

      他修行了一段时间的幻莲吐纳法,虽然没有积蓄真气,但是精神力倒是涨了一截,能轻易感应到老鼠这种情绪变化。

      ﺮ 而周元心惊之下,本能地就要移走目光,不过,他突然想到了老鼠的习性,这种东西平时看着胆小,所以称为胆㓕小如鼠。

      实际上,这种动䴧物既胆小又嗜血,既懦弱又残忍,经常有行쾮动不便的人畜被老鼠啃食的事漞件。ᷔ

      更重要웴的是,眼前这只老鼠明显成了精,如果自己心虚懦弱,指不定它会直接攻击自己,再饱餐一顿。ᒤ

      想到这里,他强忍着不适,直盯着那双猩红的扸眼睛。

      깉两勇人对峙了片刻,周元ᥓ慢慢适应了这种氛围,浑身自然而눈然地开始散发出一种莫名的气韵,这是他身体经过荧惑星光照耀,灵魂异变发出的气息。 

      在老鼠的感䍡应中,这쀨种气息就是不祥的,带有兵戈毁灭之气的气息,如⬮同战场上那些煞气凛凛的将军,那些杀气冲天的兵器。

      片刻后,这老鼠终于忍受㼀不了这种对峙了,眼里不自觉的流出了泪水,身子一转,飞速往监牢东北角而去,钻入了一个小小洞口消失了。

      周元并没ᾓ有贸然追上去,他能凭着自身的气息吓退这小老鼠精,可不代表着那⾺老鼠精真的回身与他死斗,턲它饕能斗过。

       因此,他看了看那个方向,笑了笑,回去重新闭目静修去了。

      隔壁的于狂人早就听到这边的动静了,不过他什么也没做,就这样看着。看到周元씙没有追上去,才移开目光,翻了个身,继续睡去了。

      第二天,日上三竿,吃了上午那顿,等狱卒走之后,周元才来到东北角。

      鬉 这里并没有什么痕迹,他来到老鼠精消失的地方,看了看,还是毫无痕迹,难道那老鼠有土遁的本事,能直댎接贯穿进穿出?

      不过想想他又摇了摇头,如果真有这样的本事,它哪里去不得,怎么还会到这监翮牢捡一些鸡骨头吃。

      所以,要么就是它有幻术之类的本事,能遮掩进出的通道。要么,它即使有土遁之类的本事,也只能小范ニ围使带用。

      想到这里,他干脆坐下来,用手指仔细摸着,时不时还用手指细细敲着地面和墙面。

      只耭听笃笃的声音不时响起,好在这里面只有于狂人跟他,狱卒也懒得下来,所以没人打扰。

      片刻之后,当他敲到东北角最里面的一块石板时,传来的回声不再ᐄ是严实的“笃笃”声,而是有了回声的“咚咚”늦声。

      他心下一喜,知道找到地方了,这老鼠精或许有点神通能越过石板,但是厚实的地下总要有道路的,否则哪里可먣能进入这森严的牢狱。

      接下来就简单了,他废了一洼番劲,将这块石板揭了起来,果然,下方露出了鏻一个幽深的洞窟,还有一道黑影一繚闪而逝。

      大概是这老鼠精看到有人竟然找到了他的老巢,吓得逃跑了。

      有了这洞窟做记号,周元试了䦁下,发现这一块果然土质较为疏松,很容易挖掘。

      他再次将先前睡的地方瓞的那块石板揭了起来,ꮜ举起那块石板,狠狠磕在墙壁那大青石上,将那块石板磕成了好几块。

      动静不大,没引来狱卒,让他松了一口气。

      接着,他从中捡出一块最为尖利的,当做石刀,慢్慢挖掘起来。

      一天下来,他也不过挖了篮球大一坨土,尽管这里土质较为疏松,三合土也不是那么好挖的。

      将挖出来的土,他直接堆到了自己睡的地方,铺在稻草下。

      全程,于狂矗人就偶尔看⋢着,不出声也不提建议,仿佛与他无干。

      吃过晚饭后,他没有៷再挖,晚畓上动静更大ܶ,不适合,嗽他将那块石板盖了回去,然后重新打坐静修。

      酧 实际上,这种修行方式只能算聊胜于无,孕养精神而已。

      夜深人ڙ静,周元结束了静坐,睡去了。

      他目前还没有到静坐修行能代替睡眠的地步,实际上,这要到金丹期,神魂蜕变为阴神之后才行。

      在쌾周元沉沉睡去之后,一缕虚无缥缈的影子接近了周元,潜入了他的梦中。

      此时,周元的神魂也在沉睡,不过那缕影子一进入他的梦中,他就陡然清醒了过来,随时能从梦中脱离,将这影子赶出첒他识海。

      不过他没这么做䀦,他想看看,是谁对自己感兴趣,竟然用入梦的方法来见自己或者试探自己。

      于是,他就见到,那黑影化为廸一只大老鼠,搔首弄姿了一会,在周䮩元梦中鞄化为一个庞大无比的黑影,恐吓道:“凡人,你为什么打扰我们伟大的土行孙一族?”

      见果然是一只艍老븀鼠,不过有点土遁的本事就自称土行孙也是搞笑。

      他也没有了忌惮,轻轻一笑,梦境破碎,转变为他打造的那间记忆迷宫,而熧那老鼠就在迷宫的中央。㛌

      周ꐧ元没像老鼠那样装神弄鬼,而只是显出本相,看着那瑟瑟发抖的黑影,问道:“你是谁?潜入我识海意欲何为?”

      这老鼠差点被吓尿了,要知道平常潜入一般人的梦境中还好,最多两败俱伤,以它的修为,几天就补回来了,可是潜入修士的识海,苟还被抓住,那就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了。

      更何况,眼前这人能完全操控神魂,尤其是神魂中的묡气息,ࡑ让她颤簌,一看就是有道之士的神魂识海,甚至可能是名门仞弟子,她一个小小的无人管ํ束的精怪这不是自投罗网吗?

      而根据她从儿子那得到的信息,眼前这家伙不是只是一个有点异常,神ᩬ魂凌厉的凡人小孩吗? 骆

      葌 看着眼䞵前这迷宫,她恨不得出去一口咬死那不成᷽器的家伙,干啥啥不行,眼前这个都只是࿐个凡人小孩,那㆑他心中駮的高人不就是元神真君了?

      心里虽然这么想,不过口中却不敢怠慢,战战兢兢道:“小妖原是这嘉兴府一鼠精而已,昨日听说我那不成器的儿子被人赶走,他求我来吓唬一下高人,묁没想到……”

      “求高人饶我一命,我回去一❀定狠狠教训他,求上真放过我这小小的磿精怪。在下一向安分守己,谨守本分,就连子女也只是让他们捡一些ト剩饭剩菜吃吃,绝无伤人之事。ᓹ”

      “行了,你就不用在我这装可怜了,我也不关心,不过最近我这化身困砙在此地,你将你那儿子叫来,为我效力一段时间,自然免不了你的好处。”凞

      听到这话,这老鼠精一喜,接着就道:“上真,我那孩子愚笨无比,做事也不利索,不如换我来为上真效力”

      “你?目标太大,太显眼,一出来恐怕就会被别人一巴掌拍成老鼠干,你还是老老ч实实待着吧,把你那儿ҩ子送过来就可以了,我让他帮我一点獮小忙就可以了。”

      “遵命!”

      걙 说完,周元解了神魂中的禁制,放那老鼠精的一缕精魂离去了。 휇

      镀 其实,他根本不知道如何利用神魂控制、杀伤潜入自己识海的这缕精魂,把它困住也只是本能反应而已。

      至于就这么让她离去,他也没办法让她守信诺,只得装作满不在乎,赌她不敢轻易反毁。

      乔那女老鼠精离去之后,他翻了翻身,继续睡去了。

      驱 第二天,他仍然早早醒来,无所事事了一会,然后吃了一顿无丝毫油水的牢饭。ᆵ

      然后,又过了一会,一团黑影从东北角闪现了出来,,正是那只小老鼠精慩。

      那家伙一开始不돵敢靠近,只敢待在洞附近,好大一会,才慢慢挪了过❮来,停留皏在周元面前。

      见他到了面前,周元压低声音问道:“听得懂我说的话吗?”

      老鼠精点ᄊ点头。

      周元接着道:“帮我将你那个洞穴扩大到我能进出,能办到吗?”

      小老鼠精先摇摇头,又点点头,看得周元一头雾水,直接问道:“什㝳么意思?写出来。”

      “它说不敢挖,害怕髼触及到这里布置的阵法,将它打成一团肉酱。”隔壁的于先生忽然开口道。

      “先前它不是挖了一个洞吗?为什么不敢熥挖?”周元不以为意,隔壁于先生来历神秘,早就看到了他的小动作,但却一直视而不见,直到刚才才开口。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