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恶道琉璃

      啥,我什么时候成为了时代的领路人,什么时候뷛成了뱊大佬,什么时候成了天塌下来的高个子,赵然醒过来的时候已是下午,拿起手机就看到早晨发的朋友圈下乮面已经有了接近十万的评论,等细看之后,一脸懵逼。

      햳我只是发了一个赚钱的好办法,銞这些人太坏了,不感恩也就算了,还捧杀自己,営他立马又发了一个解释的朋友圈,内容很是简单:֩你畋们是不是误궗会什么了,我真的只是个才进入超凡世界没多久的小萌新。

      后面是分个兹瑟瑟发抖的表情。

      这灒次的回复在五秒钟之后,让赵然有了一种错觉,这些家伙不是在等着自己发朋꠆友圈吧。

      “大佬꒧,不是我们误会你了,而碈是你误会了小萌新这个词間语,像我这样,和你差不多时候加入到超管局,当时的肉身境界是Lv1,现在依然是Lv1,连申ᮢ请成为驻守英雄都没有资格,这样的我们,才能称为小萌新。” ๎ 锘 看着手机屏幕上的留言,赵然久久没有言语,他以为黄开心,江北,还有自己才是超凡世界的常态,但是留言中透露的心酸,让他有些动摇。

      他放下手机,去给自己做了一顿丰砥盛的美食,犒劳了自己的胃,这才重新拿起手机,打开超管局a◙pp,这次他没有去朋圚友圈的界面,而是趏进녯入了商店。

      쒶 境界由肉身␩境界突破到㋧窍穴境界,商店里解锁了不少窍穴境界使用的东西,比如构建源堡的基础材料以及建造剑气楼的伴生铁矿。

      但是,万事最怕获但是,赵然ᑡ扯了扯嘴角,伴生铁矿的兑换积分实嶁在是离谱,是灵气兑换积分的十倍,䪲要一千깎万的积分。勺

      这材料那里普通了?

      真不该信了修炼秘籍上的话,他啐了一口吐沫,普通材料伴生铁矿都这样贵了,哪剑种的价兑换积分不得上天了。뉮

      然殍而更离谱的是任由赵然把商店翻了一遍接一遍,竟然没有在里面发现剑种的踪影,赵然的眉现头紧勅皱,一是商店不提供剑种的兑换;二是剑种是稀缺货,只在有限的时间提供兑换。

      他退出超管局app,点开手机里的通讯录,目光放在其中的几个超管局的成员的ꯙ名字上,黄开心和江北的名字릾被他略过,停在了殷桃和程假的名字上。

      程假虽然是资深的超凡者,但是斸殷桃才是超管局的核心管理成员,他的手指跃过程假的뷥名字,点在殷駿桃的名字上。

      嘟嘟数声后,电话被接通,殷桃熟悉且调侃的声音从话݈筒里传出来ⴙ:⍦“赵然䣉,你现在可是超管局的䛔红人了,谁不知﵃道你,狩猎高矮组合的超强新人,独得七㟆百区币悬赏金的牛人,未来的时代领路人……”

      僩殷桃的话还没说完,立马被씐赵然给打断:“过誉了麒,过誉了。”

      “赵然,我有一个问题问你?”

      乯“你问。”

      “你和超冦管局的同僚ᒁ有多䤧大仇,要害他们ၠ?”殷桃在电话那边问。

      ⠔“为什么这么说?”赵然纳闷道。

      “那个人说的对,这那里是赚钱,是给通缉犯送人头,把自⢿己的命送给他们。”

      “我真的很强?”赵然又뮻问。

      횾“你自己心里没点数吗?你已经比大多数的超凡者强了,如果忽略窍穴境界,肉身境㢕界不说是无敌的存在,也是数一数二的存在,谁有你那么多的超凡能力,不说其他,就说我吧,以前㯤遇见你的时候,还能碾压你,现在也被你甩的看不到背影了。ོ”殷桃在电话那边骂道。

      赵然渗了뫩一下,他能听出殷桃语气里的委屈,这时才反㊓应过来,成为超凡者的日子还短,没有把自己的心态调整过来,他一ᒾ直把自己放在普通超凡者的位置上,而且一直的清洗逼着他成长进步的同时,也让他遇见超凡者的机会很少。

      没了比较,自然也不知道自己的实力处在什么层次。

      另一个原因是因为他见过超管局的痡高层폌与扑克会的小丑大战的场景,一投手一顿足굝间,全是高峰崩塌的架势,与他们相比,他现在还差的有点远,他的身体可没有那些世界第四第五的高峰坚实。

      电큪话那边,殷桃眼神复杂的看了一眼电话上赵然的名字,苦口婆心的劝ᓯ道:“不要去分享你的经验与技巧,会害死看到的超凡者,他们只是普通超凡者。”

      后面还有话没有说出口:“我也是,局⎎长爷爷可是说过,我们不뻼是一个层次的人。”

      每“我知道了冿。”赵然低沉道,等打完这通电话,他立马删╩了那条朋友圈。

      “说吧,无事ⴸ不登三宝殿,打电话找我,是遇到什么麻烦事了?还是什么问题不懂了?”殷桃在电话那头问。

      ﺎ“我是那样的人吗?”赵然为自己辩解了一句。

      畀 “你就是,你仔细想想是不是遇到事情才会给我打电话联系我。“殷桃质问道。

      좂껴电话솄那边的语气像是被丈夫冷落的怨妇,赵然尴尬的笑了笑,好像还真是这样,以前瘽在凤凰城,找她更多的是办超凡宠物的身份证,解决小松鼠赵阿福,大狗赵心安的债务问题,薮猫女王喵则天的安排,到了龙城,又给她发징了两份建议,一份樶是有关于秘境里的宗派超凡者的隔离学习;另一份是建立猫国的申请。

      ᣢ私底下,甚至﬿从来没牵有一起吃过饭,聊起家长里短,论关系,比不上与她经常见面的黄开心,也比不上和她在凤凰城超管分局生活过一段时间的江北。

      黄开心和江北和她的关系更像是上下级的关궅系,而他和她有些像是姐弟相处的模式。 柩

      但这能怪他吗?ⶳ

      䱏 凤凰城的超管局局长可是大忙人,有自己的事情要忙,比如超凡宠物计划和一个人一座城的计划,已经占据她大部分的时间。

      他同样如此,平常都在为툪清洗做准备,忙的连轴转,何来时间去经营感情,尤其是在知道了与脱落者接兤触的禁忌搙,狫他更是疏远了与殷桃之间的接触。

      㿡如果不是没有法子,剑种涉及到窍穴境界的修习,他恐ʫ怕不⾵会打这个电话。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