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免费的资源全的视频app

      老天不给颜面的时候那可多了,不独这ᣠ一回。

      总算请柬送到,煓常昆也䛢按时来了,这就是好的。

      至少说明常昆是把他当朋友看待的。就说郡鸹守,他要是给份请柬,常昆正眼不会多看一眼ᾏ。

      “上虞凤鸣山景致颇佳,前年冬天大雪去过一回。”杨高笑道:“此外,还有山阴城外兰渚山下的兰亭园亦堪称栀一绝。彼为王氏别院,前时诗茶盛会,王羲之便宿在兰亭园。我也有幸去过两回,其中景致之幽雅,可谓会稽第一。”

      常昆听了,一口喝干滚烫的热茶,道:“你跟我说这些是对牛弹琴。”

      杨高Ⰽ哑然,无奈笑道:“先生这么说倒是我的不对盚了。”

      “没说你不对。”常昆道:“只不霖过这种雅事天生与我无关。若真下了⛅大雪,倒不如堆个雪人,打打雪仗,什么赏雪吟诗,那不是我的菜。”

      杨高乐了,笑道:“先生性情令人羡慕啊。”

      又说起陶侃,常昆㻭问他:“陶使君贬谪只因王敦之故,我成亲时吃酒,你说王敦气焰被打下去不少,料来陶使君应该快回来了。”

      杨高听罢摇头:“没那么快。少则还有一年半载,多则两三年也是可能的。”

      “我뗂不懂你们搞政治的。”常昆ⲟ道:“弯弯绕绕屁最多。左右陶使君回来时,你给我通个信,我来谢他一回。说来还欠着人情,也不知什么时候还。”

      ƿ 杨︯高道:“先生何必纠结于此。做了志同道合的朋友,便不必再谈人情。”

      “一码归一鄇码。”常昆道蹎:“当初我把人交给獌你们的时候,可还不是朋鑆友。”

      뉥一般说到这些,杨윙高就非常头疼븼。常昆这个人太躁特别,让人无可奈皳何。只好揭过去,转移话题。

      埣于是他说起最近山阴发㗢生的一些事。

      就说到了祝家。 䱰

      “祝家这段时㌳间闹得是鸡犬不宁。”他道:“也不知祝家小姐怎么突然跟一个ᱪ叫粱知远的平民书生看对了眼了,嚷着要嫁出去。⺩把祝家主气了个半死。” 蝡

       他道:“祝氏与马太守家早挦定有婚约,只待祝秀十八便嫁过去,眼看快了,酽却闹出这事,整的祝氏、马氏两家灰头土脸,成了世家豪强之间的笑柄。”

      䁽 这马太守,就是被常昆吊打的那位。两个多月前常昆结婚,他还亲自道送礼喜来着。

      㨄说来常昆与马太守倒没有什么仇怨,当初常昆扛着大槊招摇,闹起风波,马太守膡颜面过不去,要跟他硬刚,才有了那么一出。

      是丢ߢ面子,但舺常昆是凭真本事让㝄人丢的面子,说出去也不能嘲笑马太守怎样,那实实在在是敌不过,没看连建康朝廷都装鰄聋作哑么。

      쑐 这回则不然。 䈖 됓

      先有婚߹约在身,却被穷酸书生截胡,让马太守颜面扫地。

      祝氏当然也不好过。

      这事一闹出来,马太守首⠗先要找的,肯定是祝氏。老资们说好了的事,现在这么搞,你不得给豴我个说法?我堂堂太守,也是⇓世甝家出身,你如此欺我,想干什么?

      걇 就为祝秀这点自鷇由,两缠家要反目成仇啊。

      燛想想当初鲍真人所言,那是一一应验。

      这样的事,在这个时代,˓如果是平民百姓家菒。既有了뭓婚约,再闹出这种事,得把人绑慵了浸猪ᛜ笼。

      杨高道:“倒是城里的百姓,流传的版本挺有意思。”

      他笑呵呵的:“一说祝秀游玩时落水,为⣪粱知远所救,就此倾心。二说祝家主携祝秀前年去上虞拜访龾一位名士,那粱知远正在名士门下求学,两个学问对쬥学问,才华对颜值,生了情意。祝秀于是找借口留在名士门下学琴,与之单独相处了大半年。”

      “说后来祝家主想念女儿,烰把她叫回来,知道粱知远的事,这才与马家订了亲,要断祝秀念头。”

      然而真实版本是,祝秀生下来就与马家订了亲。

      这年头,世家子在婚ೊ事上,一般都是这样,几乎生下来就决定以后会嫁给틱谁、要娶谁。

      雡祝秀都快十八了,绝不可能没쳹定对象。

      连常昆都知道这个。

      病“这ᅚ样的话,”常昆笑道:“那些流言传言暻,怕不是祝家自己放出去的吧?”

      杨高嬒大笑:“八成是。把有婚约的事放在后面,挽回一些颜面,不至于说祝秀水性ൣ杨花,有了婚约还在外面鬼混——这是祝家主溺爱幺女啊——却也把马家得罪的更狠了。”

      这是事实的真相。

      搞窜出流言,想把遑女儿摘出来,意图保住祝ཎ秀名声,却把马家又뺩害了一뿛把。这种事哪儿能瞒得过知情者?

      这么一搞,祝家基本上连里子都没了。名望扫地,在这样的时代,祝家的未来,已经是看得见的了。

      马家肯定要让祝家拿出个说法。

      而祝家肯定䲼要找粱知远的麻烦。

      粱知远必定会家破人亡。

      常昆会想起祝秀的样子,当时还不觉得讨厌μ。活泼,好动,向往自由。ᕣ

      她是生错了年代。

      不过无论是哪㐘个年代,因为这样的事,害了三家,ﰴ那都是没得说的。

      她毨自己以为爱情就是一切,没想过生养她的父亲、햟家庭会怎⎘么样,没想过与她看对眼的那个人以后会是᡼什么下场,所以说她是蠢,是真的蠢。

      侧面也说明了一个问题。祝家主对这个女儿,宠过头了。

      要不是太过宠爱,会有这样的事?

      杨高也헋略誨有些叹息,道:“虽然当看乐ⷂ子,但想起来若这等事发生在自己身上,那也是궾没法子了。”

      又道:“若是世家大族发生了这样的事,往往暗中直接处理掉。绝不会传扬出뾜去。”

      所谓处理掉,明面上的意思。

      “祝家主还是心软了,优柔寡断。”杨高道:“开始一经发现,就该彻底禁足,派人把粱知远处理了。就算到了中间,两个一并都处理了也行,暗中给马家道个歉也就算了。可事赡情闹大了,不但不好好处理,反而给马家再来一下鬹,看样子等到祝家破家的时候,他才会后悔。” 

      엢说的这么残酷,实际是最理智的做法。

      一个人的命运和几家的命运相比,该怎么选줋,对理智的人来说,都是不用考虑的。

      常昆又想起,如果当初祝秀听了鲍真人的ᡐ话,没有与鲍真人断绝缘分,那未尝不是一条好出路。

      熬 绝对瘢的力量可以打破世俗的规矩。까比如这事放在常昆身上,就当常昆是个混蛋,要把祝秀掳回家,马家知道是常昆,绝对不敢有意见。

      而祝家,定也乐见其成。

      所以事情就是这样。理智,要量力而行。能做到的嬏的做,做不到的强行탄要做那是找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