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人图片

      深夜,当华夏大地一片万籁俱静的时候,位于地球另一面的利美坚国此时刚到正午时分。

      利美坚国的约克市,是全球知名的大城市,大名鼎鼎的华尔街就在这里。每隔一段时间这里的金融大鳄就为利美坚国薅一次全球国家的橧羊毛。

      今天约Վ克市在下雨,绵密的雨幕如毯子ṩ一般将整座城市笼罩。

      大雨之下游客也少了很多,哈德逊河口的自由女神像在绵密的雨幕中静静地矗立着。风吹过,雨幕被风挑起,似女神在挑帘窥探帘外的风光。

      在曼哈顿区东侧的区域,那是联合国总部的所在,以往很受游客欢迎的公共花园、彩绘玻璃窗、华夏赠送的象牙雕刻以及前苏联赠送的铸剑镪为犁雕刻等景点处只有稀稀拉拉딮数个游客。

      游客虽然少了很多,但此地的雇员们依旧忙忙碌碌。

      总部大楼的最顶层,这里设有一个不为世人所知的部门-灵异事物署。

      此氲时华夏驻灵异事物署首席代表卫达耀正一脸郑重的将一个用火漆封➙住的厚텅厚的红色文件袋双手递给了站他对面的对面一位肤色黝黑的黑人男子。

      时촽任事务曙秘书长的纳尔逊·图图带着疑惑的表情接过了卫达耀呈递的文件。

      :“哦,卫达耀先生,我亲爱的朋友,什么事情让你如此郑重?难道你要辞职了?”纳尔逊接过了文件袋,微微一笑,露出了满口雪白的牙齿。

      :“请坐,请坐。”

      :“要不要喝杯咖啡我亲爱的朋友?我这有昨日刚买的蓝山咖啡。你看今天天气这么糟糕,喝杯咖啡有助于心情的愉悦,至少我觉得这样的。”纳尔逊先生从办公桌前站了起来,走向了一边的茶水间。

      :“亲爱的纳尔逊先生,感谢您的好意,但我觉的还想请您先看文件袋内的内容,事情很严重。”卫达耀转身坐在了纳尔逊办公室内的沙发上,看了眼窗外正哗哗下个不停的䕲大雨,转头看向纳尔逊郑重的点了下头똡。

      :“绝对比约克펵市连续下了半个月的雨这件事要严重的多。”

      有着一头微卷短发的纳尔逊先生收起了笑容,坐回了办公桌一脸郑重的打䫨开了文件袋封口,抽出里面的文件仔细的一张张看了起来。越看袧他的眉头皱的越紧,脸上的表情也由一⊕开始怀疑,变成了不可置信,接着又变成徖了恐惧。

      :“卫先生……。”纳尔逊挥了挥手里的文件,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脸上的肌肉绷的紧紧的。

      :“请告诉我今天是愚人节!”

      :“虽然我也很希望今天是愚人节,尊敬的图图先生,但很遗憾。这是事实!”卫达耀摊了摊手,炯炯有神的双眼紧盯着纳尔逊·图图不敢置信的脸庞

      :“…………!”

      纳尔逊脸上黝黑的皮肤刹那间白了几分,拿着纸的右手的指关节都攥的有点发白了。少顷,他双目露出坚定地光芒,站了起来。

      :“一起走吧卫先生,我们去找ꦹ其他四位常ꅆ驻代信表谈谈……!”

      说完,图图拿起一张特殊的磁卡,打开了一道隐蔽的大门。二人走入一栋电梯,接着向着大楼顶部被魔法遮蔽起来的灵异事物署办公区走去。

      龙魂的复᫩苏掀起了一场风波,但在高效的信息封锁下并没有对这个世界造成太多的困扰。

      时间就这么一天天的过去了,潜伏在王雪逸身边的三魔不敢有太大的动作,只敢如耗子一般偷偷摸摸的施展些小动作。

      ؍这些天内,退魔师们就这么看着三魔小心翼翼的对天命者暗中撩拨,大动作不犯,小动作不断。尤其是每晚魅魔给天命者上的补习课,退魔师看着她又是心理暗示,又是催眠,又是以丝微的魔功刺激天命者,催化壮大他的魔念。每个退魔퍖师见到这一幕都如鲠在喉,倍感煎熬。

      藇 而在学校里,媚姬利用地利优势,暗中施展手段对王雪逸施加影响。意图依靠햜润物无声的法式됬,催发王雪逸心中的魔念以期能从量变达到质变。

      一切似乎很是风平浪静。一切又犹如暴风雨前的平静。

      整座启海市在退魔师的严密注视下,悄然的过了十多天,眼看就到了6月下旬。

      这一日的中午,在滇南的国境交界处,一个老农摸样的人颤巍౮巍的挑着一担蔬菜进了一个小饭馆内,饭馆内一个精瘦精瘦的男子看到老农㔳进来,浑身一个激㙰灵,正要说什么,老却对他飘来一个诡异的眼神。쾙

      :“老板,你要ゅ的菜来了,呵呵呵,放哪里呀?”

      :“笊怎么这么晚?我都要断货了,赶紧给我挑后厨去,你这个菜都晒蔫了,有点不新鲜啊。” 衫

      :“老板放心,菜绝对新鲜,只是现歔在这太阳也Ḹ太毒了,别֏说是菜了,就是人多晒一会都能晒成干了!”

      :“行了行了,别废话,赶縭紧给我送进去。”

      쾇饭馆内嚫正在大快朵颐的数名食客满脸警惕的看着老农,见实在没什么异样便又自顾自的大吃了起来。

      ⫌来到后厨无人之处,店老板却对着老农翻身就拜。

      䚛:“拜见大帅。”

      :“起来吧。”

      :”谢大帅。”

      男子起身后,一翻手,从怀里摸出二杆寸许高的끆黝黑小幡,

      :“大帅,这是我收集的枉死之魂,有三万七千四百二十二个。”

      老农接过二杆小幡,仔细的看了一眼后满意的收了起来。 ꉝ

      :“鱼蛇混杂的边境,킖果然是收集枉死之魂的好地方啊。啧啧!”

      说着老农咧嘴笑了起来,面容怪异的扭曲着。阳光透过后厨脏兮兮,油乎乎的窗户在他脸上落下斑驳的光斑纹,显得说不出的狰狞恐怖。

      ࡇ片刻后老农收起了笑容,对着精瘦的男子说到

      :“肓ஞ烕听令”

      男子慌忙再次下跪。

      :“把此处据点的痕迹清理干净,另寻一处够混乱큃的所在收集枉死之魂。退魔师们开始加大清缴力殁度了,此地虽偏僻,但反而是他们排查的重点。

      桀桀桀,不过他们这么做只是垂死挣扎罢了,我们早就已经完成了布局,收集枉死之魂的哨点有很多很多,几个暗桩我们还损失的起。用不了几年,我们훕就能收集到足够的枉死之魂了。”

      肓烕躬身领命,接着又默默的掏出了一个小幡級。

      :“大帅,这是我孝敬您的,我抓了一些灵魂特别凝厚的人类,其中甚至还有一些修炼过一些不入门功法的散修,都是一些特别筋道有嚼头的灵魂,还请大帅笑纳。”

      老农瞥了一眼男子,抓过小幡轻轻的摩挲着。

      :“嗯?你可知罪?现如今吾等上下皆在为解救魔神奋斗,每一条灵魂都很重要,你如此做让本帅如何猄向吾皇交代?”

      精瘦男子䃗诚惶诚恐躬身拜倒。

      :“属下知道,属下绝不敢忘,吾时刻将解救魔神之事摆在第一位。所憈以属下自到来后一直兢兢业业全力收集人类枉死之魂。

      属下只是见大帅日夜操劳于心不忍,所以自作␦主张为大帅准备了这些补品。大帅如果能有灵魂进补,定能功力大进,定能为吾皇的霸业立下更多功劳。”

      老农放下了手中的小幡。톖

      :“罢了,念你是一片忠心,我ꢖ也不怪罪你了。你以后需尽心尽力,多多收集枉死之魂。想来吾皇不会忘记你的功绩的,待魔神归位,吾皇成就大业,尔等必可论功行赏。”

      :“谢大帅,能为魔皇和大帅分忧,乃是属下的荣幸,大帅⁨……大帅如此说,属下惶恐,属下惶恐。”

      老农挥手打断肓烕的话,伸手接过了他手里的小幡后瞥了眼店里的大堂。

      :“去吧,把痕迹抹掉铭,不要留下任何尾巴。”

      :“遵命。”

      肓烕扭头看向餐厅处,眼中红芒一闪,面露狞笑。嘴巴微张,一条布满倒刺的猩红舌头伸了出来在他的唇上舔过。

      随后他起身一步步走向餐厅,他的嘴角钫渐渐裂开,一直裂到耳根处,双目泛出二道刺目血光。而他的面容魔光一闪,在一阵模糊后口鼻慢慢拉长,犹如豺狗펣一般。

      老农没有理会餐厅里传来惊恐的叫喊,仔细的翻看起了属下孝敬他的那杆小幡。

      :“嗯……有天生灵魂凝实的童男女,不错不错,咦,这个灵魂修炼过降头术吧,哈哈,这灵魂凝实,浑厚筋道啊,想来味道应该很美味啊。还有这个,怎么散发着一股贪淫的香味,让我看看他的记忆,⋎哦,原来是룋跨国犯罪团伙的成员啊,啧啧,贩白面、贩人票样样涉猎,难怪积蓄了如此多的负面ꐍ情绪,这样的灵魂可是扽极品的美味啊…䚚………桀桀桀桀,看来小的们也是用心了呀。”

      老农看꜁着小幡上됭的灵魂,嘴角高高汗翘起,露出了一个满意的冷笑。随后只见暉他一张嘴,嘴前忽的出现一个黑洞。老农猛的一吸,如同巨鲸吸水一般将䮟摄魂幡中的魂魄吸入黑洞内。

      魂魄从幡内飞出,在空中徒劳的挣扎着,哀嚎着。那一双双半透明的双手在空中徒劳的乱抓,似乎想抓住个救命稻草一般。

      更有部分亡魂猛的抓୔住身边的其他人的灵魂狠狠的推向身后,然后踩着他们拼命往外冲去,似乎这样就能逃出升天。

      只是一切都是徒劳的,仅仅片刻后,所有灵魂被一吸而空。只剩下一杆灰扑扑没有光彩的小幡悬浮在空中。

      老农舔了舔嘴唇,双目微眯一脸迷醉的表情。

      随后他打了个饱嗝,抓起小幡满意的走向厨房外。

      厨房外的餐厅内已经是桌翻椅倒一片狼藉,再也没有了一个人影。餐厅内到뵐处都是血迹,地板上,天花板ꅮ上,墙上,大片血迹如泼墨般殷红刺眼。

      更有一条粗大的血迹从餐厅中向着屋外延伸,在地面上留下一道显眼的血痕。

      老农循迹而出,来到开满罂粟花的院鴜子里。

      肓烕这会正蹲在地上大口吞吃着一具尸体,滴滴鲜血从他嘴角滴落。

      看见老农出来了,肓烕昂起脖子将口中的一条人腿囫囵吞下,接着连忙撇下身旁血肉模糊的尸体向老农跑来。

      :“大帅,今日此处所有见过你的人类全部被我吃了。”

      :“很好,很好!认识你的人类多吗?”

      :“有这么一些,大帅是担心这些人泄露敚消息吗?”

      :“无妨,本帅就是随口一问,他们就算泄露你的消息退魔师又能如何,你换具寄附的肉身就是了。”

      :“大帅放心,他们是没有机会泄露任何消息的,我早就暗中在他们饭食里做了手脚,只要我愿意,一个念头所有人都玩完。

      不瞒大帅,能出现在我这里的都不会是什么好人,此处密径是人类用来贩毒走私偷渡的一条秘密道路,走此密径的没有一ⶠ个是良善之人。嘿嘿,有些人类我感觉比我们魔族更像魔族,啧啧……我也㩇是大开眼界,学到了好多啊!”

      :“很好,肓烕你做事谨慎,本帅很放心。那些认识你的人类如无必要就让他们活着吧,毕竟他们是我们魔族的力量源泉。他们这类人越多才越好,桀桀桀!”

      说完ꗾ老农递给对方一块骨片。

      :“好了,下一步你依计行事即可。切不可露出马脚。待时机成熟我自会来寻你!本帅去也,你好自为之!”

      老农说完,也不见他有什么动作。就听原地发出“啪”的一声后他便已踪迹不见。

      鐯 肓烕目送老农离开后,浑身黑色的魔气翻涌,将身后的饭馆和四周的一切都淹没了。待魔气散尽,肓烕身影全无,而四周的房屋建筑则全都化为一堆废墟,残碎的砖瓦,腐坏发黑的木橼,看着真如一处淹알没在时间长河里的废됊墟。

      汤温伯收起遁光,降落在京都郊外第七特战队秘密分部中。

      今天他Ⓗ同上面的0号人物相约再此碰面,汇报情况和商讨应对魔劫的计划和天命者后续安置计划。

      刚在分部入口处站稳脚跟,一位俏生生的年轻女子立刻迎了上来。

      :“队长,0号的人都已经到了,就在地下六层第一会议室!这是您要的资料,里面有这段时间来人口普查揪出来的魔族钻风的情况。”

      :“我知道了驽,谢谢你芳华!“

      芳华甜甜的一笑,接着敬了礼后转身走了。

      汤温伯整理了一下衣领,拿着一叠厚厚的资料大步向第一会㽚议室走去。

      三个小时后,汤温伯忧心忡忡从会议室内走了出来,站在会议室门口,他调整了一下思绪,将问题又捋了捋,接着微颦双眉大步向分部的作战指挥室走去。

      来到作战指挥室,汤温伯召唤通讯木偶,接通了了同石青的通话,把刚才紧急会议的ڦ情况同石青做了一番介绍。

      :“温伯,情况我了解了,以我看你们人界各个国家搞出来的灵异事务曙已是本末倒置了。他们不愿解禁超凡力量的面纱,有意思啊!有意思。各中千秋,除了利益得失外,想来更深层次的原因你我心里也有计较。”

      :“是,我怀疑……!”

      :“你不必说鬨,我等心知肚明即可,十万年前的魔劫也是如此这般,防不胜防,所以,我们更要向全世界公布这个世界的真实面目,我们的时间不多了,拖不起啊!温伯,若真走到那一步,或许在一段时间内我们第七特战队乃至整个华夏修真界都需要承担极大的压力,你更是有可能成为众矢之的,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我早就有了觉悟,这世上每一场战争都是绞肉机,从无例外。”

      :“人界现在好似一个大棋盘,每到魔劫便是万界诸方执棋者博弈的时候。好一锅浑水啊!人界的局势注定了我们对抗魔族将面临各种压力和错综复杂的阻力。这一点是无法避免的。不管别的超凡势力如何看,我们都需要提前做好周全的准备,避免危局爆发时手忙脚乱。此界是人界的地盘,完不能改!“

      :“石前辈说得是,0号已经有了强行退出灵异事物署的计划了,不过在此之前我们打算最后尝试一下,向灵异事物署申请一次投票,表决解禁超凡力量存在之事,希望能顺利通过吧。如果投票未通过……哼哼,0号也说了,当断则断,不断自乱!仅凭目前有限的情报就能隐隐看出魔族ᖩ对这个世界的渗透远远超出我们的想象。在束手束脚,对敌可就太不利了。

      好在我们已经开始借着人口普查的名义开展全国范围的摸排,深挖潜藏ᯉ的魔族暗探。就在刚才我已命令加快调查速度,尽快完成全国失踪人数及魔族渗透程度的调렶查。“ ꎤ

      趗 小木偶很人性化的点了点头。

      :“很好,魔族如果想要提前打破封魔山的封印,就必定需要大量的枉死之魂来炼制魔宝。调查失踪人口的数量能让我们大致了解对方的进度。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不핐过我们也需小心魔族的暗度陈仓之计。枉死之魂炼制的魔宝不是破除封魔印唯一的手段,只是最轻松最省事的手段。我等也许提防魔族暗地里其他破封的手段。虽然封魔印失效无可避免,但我们一定要尽量拖延时间,为天४命者们的成长⋀留出时间。”

      :“嗯。另外我们加大了灵械武器的生产力度和研发力度。石前辈,负责灵械武器厂的林部长说目瘓前厂内囤积的部分灵材出现不足的现象。希望灵界能运一批灵材来补充库存。“

      :“等天命者的事情尘埃落定后,我会回一趟灵界。让小林列一张材料清单来,我顺带去灵界调拨!”

      汤温伯应了一声,接着满腹狐疑的说道。

      :“石前辈,不知道天命者何时可接回来?“

      小木偶露出了一丝笑意,接着抬起头来睁着一双木眼珠表情异常灵动的看着头顶的天花板。

      :“不会很久的,相信不久你们就能见面了。在此之前我要助天命者抓住一份机缘!”

      讳 汤温伯不知道这所谓的机缘到底是什么东西。但石青既然这么说了,那一定自有深意。除了石青那元婴八层的高深修为外,他的铜板神算也令汤温伯佩服不已。既然石青说天솱命者将有一份机缘,而且还如此慎重的模样,那就肯定不会错了! ⛓

      小木偶顿了顿,伸出了细细的木头胳膊挥了挥手后说道。

      :“好了,你们按照商量好的方案实施就好了,忙퉹你的去吧!老夫只管对付魔族,你们人界的琐事老夫就不参与了。需要老夫动手的话你联系我即可!”

      :“是,晚辈絕告退。”

      汤温伯对着小木偶施了一个礼,见小木偶眼中精光敛去,他知道石青已经断开了通讯连接。

      汤温伯嘴角一杆咧,自嘲般苦笑了一声又摇着头说道。

      哾 :“灵异事物署啊,也不知道你ಱ们是真瞎还是琢装瞎,袸眼看大劫在即,我们却还要被《超自然现象管理和保密条例》自缚手脚,真是……。”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