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暮カレン

      片刻之后륮,鼠群已追扑而至,很快便到了放置绊死牛的地方,ྎ随后雾中䄢便传来了一声声凄厉的叫声,沈驭还隐约听见了利器切割血肉以及破空的声音,紧跟着又是一阵阵连续的哀鸣!

      倾刻之间,那一群杀气腾腾的鼠群,反而被侯小侯等人所谓的绊死牛和无鵒差别超级霹雳无敌地爆珠重创,甚至连一只巨鼠都没有冲到众人眼前来!

      “这…这就完事了?”沈驭有点愕然,等了好ꓫ久,除了听到那些巨鼠在雾气中惨叫的声音,始终没有再见到一只巨鼠的影子!

      “之前是狭路찱相逢来不及눦,这回可不同了!”胡图图脸上神色有点得意,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拽道,“你要相信科技的↮力量!”

      侯小侯扭头道:“图哥,你和小蝶去清理和回收战场,完事给鬠讯号回来!”

      胡图图与蓝小蝶点点头,折返回去,身 躯渐渐隐入了雾气之中!

      瑱沈驭问道:“侯哥,要不我也去帮他们?”他也有小心思,想去看看汹涌如潮的巨鼠群到底是怎样⬪被那两种机关摆平的。

      侯小侯摇了摇头道:“等砇一下吧,那些地爆珠的回收比殖较危险,我们等图哥和小蝶清理完毕再回去!”

      沈驭只好点了点头。 䄡

      过了差不多十来分钟,雾鬟气中传来了蓝小蝶的ਪ哨声,侯小侯对众人道:“走吧,我ꚜ带你们回去䞞瞧瞧!”

      一行人回到绊死牛处,入目便是遍瑒地尸骸,那些先頉前还凶悍无比的巨鼠仆倒了一地,一地血淋淋的断足,没死的都被胡图图和蓝小蝶补了刀!

      沈驭捂着鼻子避着腥臭,心中是震惊不已,这Q组的手段⚖真是厉害,继钟璃之后,今天算是再次见识到了!

      “侯哥,里面没有发现鼠王,大概是逃了!”蓝小蝶小心翼翼地捧ꆊ着一小捧地爆珠回⎧来道ퟸ,“已经处理干净了,还有十来颗没有触发荍,下次可以再用!” ꕓ

      侯小侯点点头,从背囊里掏出小盒小心翼翼把地爆珠收了进去,扭头对众㔷人道:“此地不宜久留,大家继续赶路吧!”

      众人连忙点头,整理各自的行装准备出发。

      “沈驭!”出发的时候,侯小侯问道,“看一下方向!”

      胍 沈驭应了一声,掏绸出手机一看,苦着脸道:“没电了!等我一下,我包里有充电宝!”

      “算了,别找了!”侯小侯从裤兜里掏出一个小东西抛给他道,“给你这个东西!”

      ጇ 沈驭疑惑地接住,摆弄了一番,有点埋怨道:“指핝南针?侯哥你逗我呢,有这东西干嘛不早诰拿出来,还动不动让我掏手机,没这么整人的哈!”

      鏉胡图图推了推眼쵦镜,在一獐旁笑着打趣道:“小驭,你㕲侯哥这是在教你呢ꩍ,ﳱ哪天要是再遇到这样的景况,没有指南针起码还有手机囑可以用廴一用!”

      沈驭想了想也是,自从见到侯小侯后,对方的确是在各方面一直细心提点自己,要不是他,自己怕是没有那么快就融入到Q组这个特殊的团队里ᲀ面,想到这里不由得心生歉意,对侯小侯诚恳地道:“对不住了侯哥,我不是那个意思,你别往心里⊕去!”

      “别婆婆妈妈的,到底要不要?”侯小巸侯哪会跟他计较,只是微笑着问道。

      “要,就当我頜暂时替你保管好了췂!”沈驭连忙点了点头,研究着怎么打开找找北。

      “你可收好了,这可不왾是一般的指南针,据说当初只专门定做了三个,现在整个Q组只剩下了两긂个,这是其中之一,我求了好久侯哥都没给我,侯哥䡑你有点偏心哈,这样子可不利于Q组춅团结!”胡图图在一旁羡慕地盯着沈驭手里柭的宝贝,语气有点酸溜溜的说道。

      “我都没有,你没有也是应该的!”蓝小蝶在一旁咬着棒棒糖挖苦道䫤。搴

      “好了,别闹了,出口还没找到呢!”侯小侯笑了笑道,“走吧,抓紧时间!”

      ᙣ ꃚ辨了方向,众人重新出发,身影渐渐没入雾气之中!

      “这雾怎么好像越来越大了?”胡图图的声音远远地ꔫ传了回来。

      他们走远以后,几只半人多高的影子重新出现,领头的正是方才逃过了一劫的独眼鼠王,身后还跟着䡨两只负伤的巨鼠!只뮼见돞白毛鼠王盯着众人消失的方向怨毒地低吼了一声,依稀可见那瞎掉的左眼当中似乎还插着小半截黑色的东西,被凝固的血痂包裹着看不分明!

       随着三只巨벲鼠的消失,雾气是变得越来越大了,几춦乎到了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步!

      众人小心翼翼地摸᭨索着往前赶路,在这样浓的雾气之中,沈驭重新把手电拿出来也于事无补,昹因为手电的光芒在两三米外便被浓雾吞没!

      盧“哎呀!”身旁的武警小七突然发出一声惊叫,原本栵就模糊的身躯直接在沈驭的面前消失不见,沈붣驭还没有反应过由来,脚下踩空,人也不由自主朝下面滚了下去!

      “小心!”侯小侯察觉到搊危险想去拉他,只触摸到他的一ꘋ片衣袖,人还是没抓住!

      ⲣ 那似乎是一个很陡峭的坡地,沈驭不知道往下翻滚了多久才停住,人已经被摔得七晕八眩半天爬不起来,他躺在地上喘着粗气叫唤了几声,周围好像一个人都没有!

      一声低沉的兽吼,沈驭只觉࣒得自己右脚的皮靴被什么东西咬住,人已经被༚拖了出劫去,身体被咬着甩了好几下,又被Ꝣ拖滚了十几米,一口䷖气差点喘不过来䐁!他定晴看去,咬他的正癳是那只逃过绊死牛和地爆珠一劫的白毛鼠王!这还ထ不算,鼠王身后的雾气燳里,仿佛还략有着另外两只巨鼠的身影!

      我去,鎛真是冤家路窄啊!沈驭心里暗暗叫苦。

      白銔毛஻鼠王松口后,往前逼近了两步,泛着红光的右眼冷冷地盯着他ۉ,长在上腭的一对锋利獠牙露了出来,口中不停地往下淌着唾液,它缓缓地从沈驭的脚跟一直往上嗅到脑袋,嗅到他背囊时仿佛被什么东西惊扰了一下,慌忙往后退了两步!

      ᩠ 沈驭≧心里紧张无比,却还是留意到了这个细节,心里不由得一动,暗道这畜牲不会寋是害怕背囊里的桃夭吧?

      那白鏡毛鼠王像是已经把沈῁驭当成了到口的美餐,带着防备的神色用半瘸的前爪把他的背囊扒拉下来拖甩到几米㤟远的地方,然后转身趴在了沈驭身筌上,一口向着他的脖子咬妍了下去!

      这畜牲怎么比人还精啊쬧?

      沈驭脸色立马就变了,所有的家伙什都在那背包里,身上空空如也啥也没有,自己喉咙就要被咬⡉穿了,他慌忙用手抵在白毛鼠王的前肩上拼命往后推,然而双ᵄ方力量不是一般的悬殊,沈驭手上的力气几乎流失殆尽,眼看就要丧身鼠口,危急之下突然看到了白毛鼠王左眼眶洞里露出来的一小截黑色的东西,急忙腾出右手来一把抓住,咬着牙用尽最后ꏂ的力气往里一捅빶,然后呼地一下拔了出来,一股腥臭的黑水顿时喷了沈驭一脸,臭得他差点晕死过去! 䵤

      白毛鼠王发出一声凄厉的低吼,身躯㺝连忙往后退了开去,摇晃了켺几下,噼啪一下仆倒在地上,片刻之后变得一动不动,好像连气息都没有了!早䐃知道去而复返不但没捞着什么好处,还这么憋屈死泋在了一个名不见经传乳臭未干的小子手里,它肠子都怕是要悔青ࣧ了!

      一直在后面压阵的剩余䌿两头受伤巨鼠看见这个光景,低声呜叫着落⿬荒而逃,身影慢慢隐入了雾气之中!ꬸ

      危急关头死里逃生唱,沈驭一手擦去脸上的脏液和冷汗,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缓缓扭头一看,手上握着的有些许眼熟,是一根又长又窄粘着乌血的玄黑色金属片!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