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汁直播盒子

      “所以,现在告诉我。你今后,准备彻底站在人类的对立面了吗,齐开?”

      齐文远默然的看着齐开问道,眼神中似乎没有任何情感,只是单纯的在询问一件事情,在向另一个个体征求看法。

      齐开怔怔的看着自己的父亲,泪水㑎从脸颊滑落,随后干涸☑。

      “你们这么做是为了什么?”齐开木然的问道:“死了那么多人撶,死了那么多舰娘,保留了提督这一职业,你们到ﴠ底为了什么?”

      “为了收复大海。”齐文远想都没想的就回答道,似乎这个答案已经在他心底埋藏了许久。

      “杀了那么多无辜的人你们就能收复大海?”齐开的声音有些颤抖。

      齐文远垂了垂眸子,眼神中蕴含着一丝怒意:“人类是愚蠢的,或者说大多数人都是愚蠢的。贖这点我想ۄ你很清楚。”

      猘 齐开没有回答。从小到大一直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天才的齐开,对于周围的人是不是愚蠢的这点,一直是避而不谈的。

      “在人类这个庞大的群体中,自然是不乏聪明绝顶的人物,但是很可悲,往往站在人类顶峰,能够决定人类未뉉来走向的却从来都不是那些聪明的人。”齐文远说着,目光重新对准齐开:“因为这些聪明䙜人眼里从来没有自己,所以닭他们斗不过那些眼里只有自己的蠢货,所以爬到最后,站在最高点上的永远都是蠢货。不然,100年前也不至于会爆发那场愚蠢到极点的核战争。”

      齐开沉默,关于这点他并不否认。

      “现在的提督格局已经奠定了30年了,30年前鶴,你知道为了建立起这样一个生态圈子,我,你爷爷,你许许多多叔叔婶婶辈,爷爷奶奶辈的提督付出了多少你知道吗?”齐文远语ʵ气越发凌厉。

      齐开沉默的摇头。

      “所以你无法接受。”齐文远叹了口气:“是我的过错,让你从小就生活在那种我们为你们编制的梦想世界里,其实你们应该更早的接触那些被我们拦下的黑暗的。︨”

      齐开皱了皱眉:“你什么意思?”

      “你认为人类对黑海的优势,大概是在什么时候建立起来的?”齐文远并没有回答自己儿子的问题,而是岔开话题反问道。

      “大概....뢚..15到20年前。”齐开想了想,不确定的说道。

      “是在嫿17年前。”齐文远指正自己儿子的错误:“17年前,人类发动了对马六甲海的收复作战,期间一切顺利无比,面对人类盠13年来的积累,黑海几乎毫无还手之力。”

      “然后呢,你想说什么?”齐开有些不解的问道。

      “在17年前,我们精心准备了整整一年,几乎动用了全部的家底,才获得了一场轰轰烈烈,酣畅淋漓的胜利,但是你知道陆地上的人类从什么时候就已经开始计划着瓜分大海了吗?”齐文远说着,语气异常生硬:“不,不是瓜分大海......是瓜分我们。”

      齐开呆立在原地。

      “20年前。”齐文远的话宛如来自深渊:“准确的说是21年前,那个时候人类第一次在正面战场上蔡,赢下了对黑海大范围进攻的东岛保卫战的胜利,第二天人类联邦就已经开始起草未来海洋势力的划分了。”

      齐开犹豫着说道:“如果提督战胜了黑海,那么将海洋归还人类全体,解散提督难道不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吗?”

      听到齐文远的话,在场七个人影中包括彼得在内都下意识发出一声冷笑。

      쎋齐文远并没有对儿子的问题抱有任何歧视,而是继续耐心的解释道:“100年前那场席卷全人类的战争为什么爆发?是什么让当时的两大势力冰释前嫌,组成了现在的人类联邦?”ꑙ

      齐开几乎一瞬间就明白了齐文远话中的意思:“可是那都过去了100年了!人们已经在统一的政府下生活了一百年了!难道他们还能重新分裂成两个国家吗?”

      “你现在说的这些你能保证吗?”齐文远紧跟着齐开的话反问:“原本两大势力的城市你都生活过吗?他们人民的生活和对彼⋑此的态度你都了解吗?联邦会议上的辩论你都旁观过吗?你什么都不知道凭什么敢说这种话?”

      齐开咬牙沉默着。他从小就跟着齐文远生活在北海,长大后又直接去了学校,可以说是一个真正意义上,没有接过地气长大的少年。

      齐文远见齐开沉默,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然后又说出了一件事:“知道问什么十年前夏威夷海战会输吗,知道为什么三年前百慕大海㾧战也会输吗?”

      听到齐文远提起这两件事,齐开下意识的心收里一寒。

      狤 十멼年前的时候他还小,没有多少切身的印象,但是三年前的百慕大大海战当时他已经在提督学校就学,可以说是印象极为深刻:“那不是因为人ᅪ类准备不足才输的吗?”

      听到齐开的话,人影们再此发出嗤笑。

      “关于这件事,你可以询问今天你交过手的西海提督,他最清楚。”齐文Ứ远叹了口气,把球踢到了彼得身上。

      齐开看向彼得,在齐开的认识里,这个人完全就是走了狗屎运才当上的七海提督,无论才能还是实力,他都远远不及总督一线的水平。其本人说好听点叫与世无争,其实就是毫无上进心,一个人闭关锁国的呆在地中海,从威科岛一事其余六位总督都有参与,就他一个一无所知就能看出来。

      而一提到百慕大,原本宛如一只小白兔与大灰狼开会的彼得脸色一变,仿佛被唤起了最为恐惧塎的记忆。

      “当时......当时我还不是总督䱠,我领导才是ჹ总督。”彼得磕磕巴巴的解释着:“那个时候,我们是根本没有任何关于进攻百慕大的作战计划的。因为根据我们已知的情报显示,百慕大的黑海实力根本就不是两三个总督就能解决得了的。”

      “可是你们最后还是发动了那场战役不是吗?”齐开追问道。

      “那是。”这时,一旁一直沉默看戏的亚历山大一脸怨毒的盯着虚空,双拳捏的咯咯作响:“可是你不想想当年舆论什么情况?半年前媒体就开始鼓吹那场ﰰ我们自己都不知道的战争,还说的煞有其事,仿佛收复海洋就在此一举,谁破坏了这次作战谁就是全人类的公敌。”

      ષ齐开一愣,当时的情况滶确实如此,就连齐开也是,现在想起来似乎确实全民都陷入到了一场巨大的,被操纵的狂欢之中。所有人都盲目的,期待着一场可以和当年马六甲海一样的大胜㕙仗,关键是没有一个人以姦为那是一场会输的战争。当时齐开和同学讨论最多的,也都是人类将以什么姿态取得胜利,似乎所有人都忘了战争会有失败这么一回事。

      “于是,在开战在一个月之前,我们收到了联邦政府发来的命令,命令上只有一个时间。”彼得说着,眉间的血管狂跳:“因为当时的总统需要这场胜利来保证自己的连任,所以命令只有一个时间,那是我们必须彻底收复百慕大的时间。”

      齐开深吸了一口凉气。

      作为一个从小就被当成提督培养的人,齐开太知道要想筹备一场大型战役需要多长时间的准备了。别说一个ᝌ月,就算是给三个月的时间去筹备后勤物资,接到筹集命令的后勤官都能当场上吊自杀。

      那不是现䅽阶段人类所能做到的事情。

      而这场战斗的结果自然而然也就很明显了,原本的总督有九个,现在却只能叫七海提督了。原本大西洋北部和地中海分属两个总督,原本大西洋南部和阿拉伯海也是分属两个总督,现在都只属于一个总督了,而且现在的西海舰队还基本名存实亡,完全丧失了对大西洋北部的掌控力。

      人类特种海军䮑在大西洋的力量几乎遭到了毁灭性的堦打击。

      齐开呆滞的坐回床上,神色木然,脑海中全是这些总督言语中透露出来的,当年那场大战凄惨的剪影。

      看到齐开似乎已经有一些明悟了,齐文邞远才再次重重的叹了一口气说道:“如果换做是你,희你会将和你相伴一生,ꏅ朝夕相处的朋友,爱人,交给这样一群蠢货统领吗?一群眼里只有自己和利益的蠢货?” 崙

      ꍋ 齐开用指关节死死的匠抵着自己的眉心,他感觉自己似乎第一次来到这个世界上一样,原本自己对世界的认知在这一晚被彻底撕碎,还是两次。

      “所以,你们才策划了威科岛的行动?”齐开沉默了一会开口说道:“然后想通过对猎户座的讨伐,名正言顺的将‘提督’这一职业合法的化作你们自己的力量?”

      㓾齐文远沉默的点了点头。

      “为此,你甚至不惜对自己的儿子下手,原因只是因为我很不巧的在不正确的时间⹮,出现在了不正确的地諩点?”齐开的面容重新扭曲。

      “我很抱歉。”齐文远目光低了低:“联邦那边已经开始准备下一轮动作,我们必须要立刻开始行动,没有时间让我们思考更加合适的办法,即使这个办法会牺牲掉一个被称作未来之星的,现任总督的儿子。”

      齐开低声的嗤笑着麷:“然后呢?然后你们打算怎么做?即使你们费劲心思,可当黑海被彻底消灭的那一天到来时,你们难道还有别的方法可以拒绝交出权利吗?”

      “有。”齐文远十孭分肯定的回答道。

      齐开一愣。

      “首先,黑海不会被彻底消灭。”齐文远耐心的解释道:“我们会在可控的范围内,让黑海收到约束的存在下去。这样一来,所有ẁ黑낯海能造成的损失都将变得可控。当然,为了真实性,必然还᭏是会有黑海袭击人类的情况出现。但那是为了和平不得不做出的小小牺牲。我们会精准的保证着自身与黑海明面上的实力平衡。某些年份让黑海强大一些,某些年份让黑海过的惨一些,只有这样,和平才能长久。”

      齐开怔怔的看着滔滔不绝的父亲,嘴里的话哽咽了半天,最后还是说了出来:

      “然后,如果联邦씻强行回收提督的权利,因为所有的提督都实际上归你们统领,黑海也在你们的掌握之中,只要你们愿意,下一刻起海洋将不再属于黑海也不再属于人类,而是属于‘提督’。而在那样的世界里,你们就是新的,黑海?”

      齐文远沉默着,并没有做出否认嫙。

      齐开僵硬的转过目光,除了彼得,一个一个注视着那些同样沉默的总督,心却一点一点凉了下去:“你们这样,和你们嘴里那些眼里只有自己的蠢货有什么区别?”

      “你把我们比作那些蠢货하?”高桥奈奈子猛地敲了一下眼前的桌子怒吼道:“我们是为了避免将来可能重新爆发的战争!是为了维护现在来之不易的和平!”

      “可是那些蠢货也有一千一万种正义的理由解꫞释自己的行为。”齐开脸上的笑容开始逐渐失控。

      “但是他们的那些都是借口,我们是在认真的为人类考虑将来!”亚历山Ґ大同样怒吼道。

      “你们认为他们说的都是借口,可我又怎么确定你们说的不也是借口?”齐开肆意的笑着:“在我看来你们只是在拼命维护自己的权利,而为了维护这权利,你们甚至可以毫不犹豫的牺牲一切可以牺牲的东西。”씜

      齐文远的表情微微变了变,让人更加看不透:“可你是我的儿子。”

      “为了权利瀁,牺牲一个儿子又算得了什么呢父亲大人?”齐开说到最后已经彻底抑制不住自己的笑声:“毕竟您可是一个可以毫不犹豫的窆牺牲掉,那个陪伴了自己半辈子的舰娘的伟大提督啊!”

      对话的另一边,齐文远猛地捏碎了他一直视若珍宝的茶杯,锋利的随便┎在他的手掌切割出无数伤口。

      “也就是说,你到最后还是无法相信我们吗?”齐文远脸上复杂的神情缓荙缓褪去,重新回到了那个仿佛泥胎木啄的佛像模样。

      “你把这枔话去给威科岛上阵亡的ﺌ那些学生们说去吧!你把这些话去给威科岛上死难的舰娘们说去吧!”齐开瞬间收起了脸上的笑容,他愤怒的撕扯着自己的制服,撕扯着上面早已干涸氧化的血迹对着自己的父亲大吼:“那些一辈子都在为了碠人ᐖ类,为了提督兢兢业业,拼死搏斗却死在人类手里的舰娘;那些从小就梦想着成为提督,为了人类掉头颅撒热血却死在人类手里的年轻人;还有那些在你们口中属于可控范围内,被你们谋杀的治安官和他们的舰娘们,你去问问他们衴信不信你的鬼话吧!”

      “还和他说什么,这不过就是个沉浸在自己的悲伤里的小屁孩,什么都不懂。”亚历山大愤怒的坐回座椅:“你以为这世界只有你伤痕累累吗?”

      齐开摇着头,嗤笑地看向亻亚历山大:“从前我总说,站在上帝的角度俯视历史,有些牺牲是必不可免的......但是现在我不会这么说了航,因为我并不是上帝,我就站在历史里,是那些被牺牲的亡灵中的一员。”

      “屁话。”亚历山大冷哼一声:“如果有一天为了人类的和平需要牺牲我自己,我绝无半点怨言。” ં 媡 “......这是你说的?”齐开低䋺着头冷笑着。

      “你什么意思?”亚历山大皱眉。

      “现在,我宣布ک,为ណ了人类的和平,请你们在座的诸位去死吧。因为ّ这是必要的牺牲。”齐开微笑着,目光中全是疯狂。

      齐文远微微皱眉廭:“你打算做什么?”

      “很简答啊。比你们的做法简单多了,需要牺牲的人也少多了,只有在座的诸位而銟已。”齐开一边说着一边摘下自己提督学校的军帽,对着帽徽鉐不断用手指用力的扣着。

      “你疯了?”高桥奈奈子皱眉。

      “我没有疯,相反我现在十分冷静。”齐开说着,手上的动作也越来越快:“됪我会统一黑海,然后将在座的诸位,一个一个的牺牲掉,这样一来,真正的和平就彻底的降临唌了。我们不会再攻击人类,而人类只需要每个月给我们支付一些必要的物资就好。你看,和平是不뒼是来的很容易?랽只需要一些小小的物资,和几条无不足道的性命。”

      “你说这话的时候把自己放在什么位置?”公翐海总督乔治问道。

      “什么位置?”齐开嘎嘎的怪笑,手指的鲜血染黑了帽徽上的蓝纹白底标致,一个巨大的叉将那个标致彻底覆盖,然后齐开心满意足的带上帽子:“那壎当然是,黑海的提督了。”

      “你以为就凭你一个人就可以和我们所有人抗衡吗?”远海总督察哈尔说道:“就算你的计划成功,我们也相信你真心为了人类的和平,可是你死了之后你能保证黑海不会攻击人类吗?”

      “死?⥈”齐开像是听到了十分好笑的事情,ᨾ他站起身,用蝠鲼的尾刺,埃割开自己的手腕,然后将那只手高高的举起,举到自己的头顶,让伤口流出的鲜血染红自己:“你在问一个亡灵会不会死吗?”

      投影中的众人看着从齐开那里传来的影像,漆黑的血液顺着篟齐开的手臂留下,一点一点滴在他的头顶。在他身后,猎户座悄无声息的出现ꂂ,用自己的指甲同囮样划开了自己的手腕,让黑海舰娘蔚⻇蓝퀬深邃的血液嶙洒落在齐开身上。

      然后是阿尔及利亚,雪风,提尔比茨......

      除了被齐开鳫严令不得靠近的蒙大拿和翔鹤以及萨拉托加,所有的黑海舰娘都将自己的鲜血洒在了齐开的身上,原本就已经被黑色占据大半的制服在那鲜血之下,깆彻底被染成黑色。

      齐开微微仰起头,自己漆黑的血水顺着帽檐滴在自己的脸上,与苍白的皮肤形成了鲜明的,看起来触目惊心。

      “原来,如此。”亚历䄶山大看着齐开,嘿嘿冷笑,然后切断了通讯。

      “搞了半天结果是和一个黑海谈判,浪费时೹间。”高桥奈奈子摇了摇头,同样切断了通讯。

      彼得左看右看➗,不声不响的也切断了通讯。

      到了最后,就只剩下了齐文远一个。

      “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齐开看着齐文远,语气波澜不惊。

      齐文远微微叹了口气,站起身俯视着齐开:“这是条我们都未曾设想过的道路,前路艰难ﴆ,你做好准备了吗?”

      “自然。”齐开回答道。

      齐文远点了点头,伸手似乎要去关闭通讯,但是手在半空却停了下来,似乎想说什么,但是话到了嘴边却始终没有说出口,最后犹豫了一下说道:“开战吧。諟”

      尸蝠鲼身上的投影熄灭,房间之中重新陷入无尽的黑暗。

      黑暗之中,齐开捂住自己的帽子,一点一点下移,死死盖住自己的脸,低沉压抑的声音伴随着液体从帽子下面流出。

      而在齐开身边,少女们宛ࡁ如天使一般,拥抱住了统领她们的恶쀣魔。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