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尊洛尘

      “说起来,温迪啊,你知道哪里늧有事可做吗?”

      랸 黄明满足地闷了一口最贵的特供苹果酒,眼神有些迷坡离地看着对面的温迪。

      “欸?真是稀奇啊,๲你居然会想要找事做?”

      风是自由,聚散无形,飘渺不定。风神也是一样,不会在任何地方久住,始终在旅途之中。

      頑自然也不会有稳定的塌工作,就比如听上去就很不靠谱的吟游诗人。

      所以风神爱摸鱼是天性呀!

      “没办法啊,我也不想工作,但㵧一直这样在城椁里闲逛,ᢅ实在ᔏ太无聊了,晚上还会被嘲讽。”

      黄明靠在借뚠着酒劲嘟囔着,还用力拍了拍桌子。

      뇊 “不会吧?居然还有人敢嘲讽烈风魔鶬神。”

      温夝迪拿起酒杯,刚想继续回答,忽然眉头皱紧,他之前不是快喝完了吗?怎么还有这么多?

      算了,美酒当前,只떏管畅饮,턫喝就是了。

      馃 发出一阵吨吨吨的动静后,温迪爽快地吐出了一口气,然后瞔看向黄明。

      “那要不要和我一起当吟游诗人?是很适合风的嶠工作哦。”

      “免了吧,居无定所,还赚不到钱,而且你现在不是和我一样天天在蒙德闲晃吗?”

      ⬗“不要胡说啊!吟游诗人在蒙德城可㽻是很受欢迎的,而稁且我每天晚上也有工作的吧?컊”

      괿“你说的工作指的䭸是在这酒馆里唱半首歌,然后直接醉到天亮?”

      黄明喝完酒쭕后,古怪地看着温迪。

      “有时候我쑏真的怀疑你是不是和这家酒馆的老板有一腿,这么摸都能让ᗂ你做常驻吟游诗人。”

      拣“当然是因为我技术高超啊,橧蒙德城谁不知道蝉联了三届吟游诗人大赛的温迪。”

      “也就是说你不否认和老板有一腿?”

      “感恩﫡风神巴巴托斯!”끞

      “咦~,白嫖自己信徒的屑风神。”

      黄明鄙视地看了一眼温迪,站起身来,离开了酒馆。

      一开始,温迪还没反应过来,依旧自顾自的喝酒,等到喝完后,看到对面的空杯子,才发觉不对劲。 젗 

      那家伙是不是没结账?

      转头望去,查Ǿ尔斯酒保正和善地看着他。

      “……”遀

      之后的一个礼拜,温쇭迪的演出时长增加了整整一倍。

      蒙德城的街道上。

      敜包裹着风,隐匿身形的黄明思考着该去干嘛。

      吟游诗人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当吟游诗人。

      要是表演的时候被安柏撞见,就只能祈祷她会相信有死者苏生这张魔法ꔞ卡了。

      反正只要是抛头露面的工作,黄明都干不得。

      要不干脆ᔥ去搬砖算了,风神搬砖,多气派啊!

      思维逻辑乱飞时,黄明突然注意到街边的一处亭台ࠚ的异样。

      ग़ 扭头看去,一个他无法理解的存在正站在亭子里。

      潊 贃无论怎么看,里面的短发女子都是【人类】。

      但他就是感觉自己看不完整,如同是⮉海面上的冰山。

      怀着好奇,黄明看了眼四周后,解开隐匿㣲的风场,缓缓地走了ꗰ过去。

      “你好!向着星辰与深渊,欢迎来到冒险家协会。”

      욌“请问你是?”

      “我吗?我是冒险家协会的接待员凯瑟琳。专门负责为蒙德的冒险家们提供任务发布和情뾁报支援工作。”

      “顺带一提,冒险家协蚐会的服务全年ſ无休喔。无论何时我都会待在这里。”

      黄明看向面带微笑的凯瑟琳,沉默了一会后,突瘓然问道:

      “凯瑟琳小姐,你有姐妹吗?”

      “并没有,先生有什么疑问吗?”

      “不,没什么。”黄明暂时放弃了探究凯瑟琳身上的异样,巴巴托斯这个正牌风神都放䦍着不管,ீ那应该没什么问题…

      大概…

      “对퐤了,我想要加入冒险者协会,需要什么流程?”

      “只需要填写一下身份信息就可以了。”

      接过凯瑟̡琳递过来的햵单子⒤,填写完简单的资料后,黄明把它交了回去。

      凯瑟琳接过单子看了几眼,就把它放进了柜台下面。

      这个时候,黄明才注意굦到不只是凯瑟琳,她身前的柜子也有问题。

      他根本无法和柜子沟通,并非是没有灵性,而是Ԟ缺失,就像是半只触须,无法获知全貌。

      心有戚戚地从柜台上移开视线后,黄明看向凯瑟琳。

      “……”

      ᕯ “……?”

      许久没有得到反馈的黄明,看着凯瑟琳的笑脸问道㍄:

      “那个,凯瑟沈琳小姐,成为冒险者之后,没有什么特殊标记吗?或者名牌?”

      “菜啊,有的,冒险者有专门的制服哦,不过栤想要获得的话,需要去在找塞琉斯分会长。”

      “…你说的垡制服是那种浑身绿色的吗?”

      “没错。”

      ๿ 黄明低头捏了捏眉心,鷧抬头再次鉞看向凯瑟琳。 ࠞ

      깰 “凯瑟琳小姐,我的意思是如果没穿䟭制服的话,你是如何分辨黱冒险者的?”

      “冒险者就是冒险者,不需要分辨。”

      “……”

      黄明沉默了好一会,才继续说虳道:

      ꧅姞“给我来几份委托吧。”

      “好的。”

      …………

      【有可疑的人在教堂周围徘徊,维多利亚修女正在寻找愿意处理此事的人…】

      搦 【报酬:3000摩拉】

      黄明拿着手里的委托单,来到了教堂门前,抬头看了一眼气派的哥特式大教堂后,很快就在教堂旁发现了磻一脸烦躁的年轻修女。

      “请问是维多利亚修女吗?我在冒险家协蝘会看到了你的委托,可疑틗的人在哪里?我现在就去把他干碎!”

      “…不至于,不至于。”

      看到故意杀气腾怿腾的某人后,维多利亚修女瞬间变了脸色,诚惶诚恐地解释道䃺只是有个艾伯特的男人拎白天一直鬼鬼祟祟在教堂周围打转,希望黄明能去赶跑他。뺨

      “就这?你确定不要一劳永逸吗?”

      黄明突然凑到修女耳边,低声呢喃。

      “我保证豯可以让他人间蒸发,就算是鲧骑士团也查不㹭出什么东西。”

      “请务必不要这么做!”

      “可这是最快最高效的办法,不然就算这次赶跑了,下次他可能还会来。”

      큄 黄明两啳手环抱,意味深长地看着有些慌张的修女。

      “而我这个人做事向来有始有终,所以往詸后他要是又回来,维ꩩ多利亚小姐请务必要再次雇佣我。”

      “没问题!只要能不伤人,以后我一定誑雇佣你。”修女忙不迭地回答,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掉入了陷阱。

      “好!以后蒙德教堂的委托我黄某人全包了,感谢维多利亚修女的厚爱!”

      黄明蹞精神一振,拉起修女小姐的小手上下摇了摇。

      “ꅹ……欸?等一下,我不是那个意思。”

      “维多利亚修女,我问你,你是个虔诚的修女吗?”쨷

      “没错,愿风神亂护佑蒙德銗。”

      “那么我是不是可᚝以认为你的一言一行都代表着风神的意志?”

      “呃ﰨ…”

      “所以刚才和我约솟定的不是修女你!而是风神哒!”

      “可是…”

      “你的神明可是在看着你啊。”黄明指向广场上的风神像。“难不成你要ꗼ当着他的面背弃承诺吗?”

      “我…我…”

      修女一时间有些手足无措,完全不知道如何反驳。

      而在一旁,看着虔诚的修女吃瘪,黄明就感觉心·情一阵舒畅,刚想解释自己是ᠷ在开玩笑,身涉后忽然就沊传来了一个低沉的女声。

      勝 “你们在做什么?”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