喷白浆动漫

      大殿空旷,透光有亮,众⦪人心思不定。

       “踏踏!”

      R脚步声响,清晰入耳,几名身穿汉服的彪形大汉뿼走了进来,这些人体型高大面带笑容。

      为首一人,更是生的人高马大,体魄剽悍,一进门便操着字正音圆的洛阳汉腔道:“夏使,见过征北将军!”

      “긎不请自来,还望见谅!”

      他言语清晰,礼数与汉人无异,甚至衣着打扮也无甚差矣,匈奴内迁几百年,两族融合人口流动,习俗윢语言与中原无异。

      除了底层牧民保持着老旧的传统,中上层匈奴贵族,无论言行还是服饰打扮,都朝着氏家大族方向靠拢。

      而且奴的称号到底是他们自己取得,还是大汉朝的蔑称,还真不好说,匈奴人历史久远,春秋战国以前便以成族,有人说他们自认为貄是上古有熊氏后裔和大禹的后人,往往自称夏或诸夏族,而不是奴臗。

      这个╼传说是不是真的不知道,但奴㵚这个字眼,无论是西方还是东方,又或者是北方꬙南方,怎么翻译,뱓也不像是一个族群的称谓,谁他娘的会用这个词做族称。

      也许有,还很多,也许没有,还很少,谁知道呢。

      嫸对于匈奴人的到来,李唐不知其意,便开口试探道:“无事不登宝殿,不知使者此来?”

      ⾂ “哈哈,吾畋主单于听闻并州易主,作塑为一河之隔近邻,自当拜访一番!”

      使者中,一名头目模样的大汉出列,他昂首扫⸖视大殿众将,最后把目光定格在李唐身上,知道这是正╃主,所以上前一礼道:“河套苦寒之地,单于子民食不果腹,过的有些困难!” ⷫ

      “听闻李将军于洛都搜刮数千车金银财货,又得汉帝赏赐美人无数,吾等眼热的紧呢!”

      “近邻穷苦,恳求将军看在诸夏五百万军民的面子上,施舍一二........”

      匈奴人虽然一副和气有礼的໥模样,但说出的话,却让太史慈等人愤怒不已:“放肆!”

      “狂妄!”

      “噌锒....”

      未等使者把话说完,周仓已经❼按捺不住胸中火气,直接抽刀:“大统领,这些匈奴人太嚣张了....”

      “周仓退下!” 

      “可是!”

      “退下...”

      刀子般的目光划过,周仓只得咽下胸中恶气,长刀归鞘,施施然退到一边,但心中仍然有气。

      不怪众将气愤,殿内众将皆暗自恼怒,一直以来都됎是他们劫掠别人,如今一群蛮夷胡掳跑来敲诈勒索,他怎能不气。

      上一个胆大且肥的丁原,此刻已经变成丧家之犬南下跑路了,教训很鶚远吗?

      此刻匈奴人却欺负到鼻子上来敲诈勒索,这群桀骜不驯的悍将,怎能受气。

      而且从称㑚呼上便能体现出匈奴人的狂妄与自大,以往面对朝廷时,他们只敢称王,而不是所谓的大单于。

      因为这个称号,컄曾经给汉庭刘氏带来过莫大屈辱,汉庭自然忌讳。

      平时也就是部众私下称呼一声大单于,如今却在唐军这里쌵摆谱。

      拟就好像是强盗头子,在别的土匪头子面前,称一声朕,其中寓⁧意可想而知。

      襵 而且匈奴人为了威慑自己,更是言族众五百万,可见用心不良。

      “五百万?”李唐微不可查的瞥了使者一眼,觉得这个数字可能有些水分,但匈奴这些年对外扩张掳掠,又吞了河西四郡,三四百万人口大概还是有的吧。

      以匈奴人的传统,武装二三十万骑兵应该没有问题,甚至可能更多。 諡

      想到这里,李唐眸光闪烁,心中一阵火热。

      狗日的匈奴人真是富有,区区河套之地,竟然有那么多人杣口,比老子这贫瘠并州之地可强多了。

      匈奴人眼红李唐财富的同时,李屠夫同样在心热匈奴部族的人口,热的要冒汗了都。

      心中火热的同时,李屠夫寻思着,这么大一块肥肉就在身边,自己是不是转变一下策略。

      ൖ幽州地大物博,但匈奴人也不差啊,同样人口昌盛,地盘肥沃,若是能打下来做栖身之所,其实也是不错滴。

      种种念头如ﺯ电流般在脑海划过,心热的同时,终究还保持一点清醒,转念想到人家的实力,这个念头便不自然的被熄灭了。

      亦如李唐所忌惮的一样,如今的北ꅍ方之地并不比中原简单多少,因为这里地靠大汉边境,民风剽悍局势复杂,并州西有匈奴豺狼,北有霸主鲜卑,东有幽州和乌桓林胡。

      从单纯的表面来看,李唐的实力与这些根深蒂固的坐地虎相比,根本排不上号,甚至连前十名都排不上,更遑论与匈奴相比了。 ➎

      南匈奴虽然是从大匈奴上分裂溱下来的一小撮,但不代表他们实力弱小,相反经过数百年的发展,他们已经成长为北地数一数二的势利,就总体实力而言,錚除了大汉和鲜卑能稳压一头之外,便找不出第三个能盖过他们的了。

      所以李唐暂时不敢招惹輂他们,再加上要整军攻略幽州,匈奴这蘐个邻ꣲ里扛霸子的态度不可忽略,他在心中寨权衡利弊,感觉此时与其交恶实属不智,忍气吞声也无不可。

      “邻里困难,自当帮衬一二!ᑪ”

      李唐面上不动声色,为了能有一个稳固的后方,施舍些钱物又有何妨:“来人,去府库内取百箱金珠!”

      “与夏部朋友换些战马,友好往来!”

      “谢伞李将军!!”

      几名匈奴썅人见此相互对视一眼,尽皆目露喜色,此行果然如单于所料,쬸顺利异쾱常。

      亦如族中大人所言,汉人也不过是一群欺软怕硬之辈罢了,自己只是威胁一番,对方便乖乖就范,所谓屠夫此人也不过如此。

      至于汉人口中所谓战马,不过是想为军中将士保留一些体面罢了,交换多少匹还不是看单于心ᙆ情。

      其实若是有机会,他们也想像李屠夫那样걕南下中原,到喝司隶富庶之地掳掠一些女奴财货,但他们没有机会,或者说暂时还没有那个胆子。

      匈奴人在廄北方侵占土地,寇略州郡没什么,因为边疆苦寒,还大都是所谓的不毛之地,只要不是太过份,朝廷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安抚一下就过去了。

      如果他们敢于抄掠司隶,敢围猎洛阳,那可就不是小事了,到时候所谓的服软讨饶便糊苆弄不过去了。

      輡 所幸大汉腹地不能去,那就只能欺负一下李屠夫,敲诈勒索一番,濲弄些甜头的同时,也试探一下这个新邻居。

      看看对方到底是狼还是羊,如果是狼那就少生事端,如果是羊,那就有的껙玩了。

      匈奴人想法其他人不甚了깚了,对方肆意讹诈,李唐也知道军中将领有气,心中不服,但是为了大局战略,此刻也只得忍气吞声。

      相较于越王勾践卧薪尝胆,匈奴人这点敲诈算什么,一些浮财就当施舍给他们了,早晚有一ɇ天会让他们加倍偿还。

      施舍,这个词퐴用得好,至少保存了自己还能保存最后的颜面,虽有脸上贴金Ö之嫌,但那也有点光亮不是。

      老子现在不想与匈奴人有所冲突,也不想去招惹他们,有道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戸,这虽然不是他的性格,但有些事确实身不由己。

      匈奴人不管怎么说,也是祖上阔绰过的,实力不容小觑,甚至巅峰时期敢说威压大汉数代君主踹不过气来,只能屈辱称臣纳贡送女和鋗亲,可见一般。

      提到匈奴,这个李唐卧榻之侧的紧邻,就不得不详细介绍一下他为什么那么忌惮。

      很多人ⷼ说匈奴没有大汉久远,这要看从哪个方面去看了,如果把夏商西周算上롅,匈奴人肯定没有大汉传承来的古老,若是从另一个䠓方面Ѽ就不一定了。

      单从国祚追溯起来,匈奴人肯定比大汉还要久远,还要古老,鬼方昆夷嗢猃狁考中,把匈奴名称的演变作了系统的概括,认为商朝时的鬼方、插混夷、獯鬻,周团朝时的猃狁,春秋时的戎、쵢狄,战国时的胡,也就是所谓的匈奴。

      还有人把鬼戎、义渠、燕䙚京、余无、楼烦、大荔等史籍中所见之异民族,统称为匈奴。

      匈奴故:以灭夷月氏,尽斩杀降下定之,楼兰、乌孙、呼揭及其旁二十六国皆已为匈奴。诸引弓之⻁民并为一家,北州以定。

      乃至汉,匈奴稍强,蚕食诸侯,故破走月氏,因兵威,徙小国,引弓之民,并为一家,即匈奴统一塞北部族。

      从以罝上种种,可以看出匈奴人强横与残暴,人家不但㹺历史久远,文化流畅,甚至连风俗习性也剽悍无比,非中原的温文之德可比

      史记·匈奴列传记载:其攻战,斩虏首赐一卮酒,而所得卤获因以予之,得人以为奴婢。

      由此可见匈奴人콧的剽悍,在战争中砍下敌人的头颅是荣誉的象征,比秦国的战争习俗还要牛皮,秦国把首级当军功,人家都把首级当军功和荣誉。

      斩下敌人头颅可以得到部落的赏赐,甚至时长在战利品中展示他们砍下的敌人的头颅,以及挂在马缰绳上的头皮,以示夸耀。

      更剽悍的是,匈奴人还会将₭敌人的头颅,制作成饮酒的器具,这想想就让人心生敬意,用人的头颅喝酒,这种狠人谁敢惹。

       这可不是夸张,而是确有记载,比如匈奴人崛起,在打败夙敌月氏人后,用月氏王的头盖骨作成了饮器。

      就是将敌人的头骨沿眉弓切开,取头盖部分,裹上兽皮,并㬄镶上金属边缘作成饮酒器具,与车骑都尉韩昌、光禄大夫张猛,以老上单于所破月氏王头为饮器者共饮血盟。

      被猎杀者的嗭身份越高,所制成的酒杯档次就越高,如果是有身份的人往往要镶上金边,甚至缀以宝石,于枕边观赏,由此可见匈奴人强悍。

      这个部族的风俗与ட习性,便决定動了他们不是好欺负的,若无必要,李唐是不愿意与这种狠茬子兵戎相见的,因为人家根本不⠆好欺负。

      与其去欺负剽悍的匈奴人,还不如去大汉的幽州打打秋风,毕竟幽州民风虽然也剽悍,礖但他们是汉民不是,对于李唐现在的身份来说,自然是朝廷阉割下的汉民好搞一些,趁着大汉自顾不暇,多弄些地盘扩充实力才是上策。

      ........

      㲆 异 正所谓好事不出门,丑事传千里,唐军孝봛敬匈奴人数百箱财能货之事,很快传遍整문个并州乃至北地草原!

      雁门,郭藴等将士听闻犯此事,更是心中不齿:“那李唐不是挺牛的吗,当初围洛阳战丁原的勇气哪里去了。”

      “如今匈奴人随便呼喝一声便跪地乞‶怜,实乃吾并州将士之耻!”

      张辽等ᠣ人眼中更是愤怒异常,对方这种行为不但自己人不耻,就连并州边军的名声也跟着受损:“吾看那李唐只輤会窝里横,一见胡虏气势他膝盖就软了,不知自己姓啥了!”

      “数霕百箱金饼,他李刺史倒是舍得,有此巨额财物用来招兵买马武装士兵,吾等也能把把匈奴人打的满地找牙........”

      “够了,不要뼷在说了,那李唐是朝廷新册的并州史,如今我等寄人篱下便要谨慎言行,这种话以后不必再说!”

      郭藴直接将将士们的激烈言论打断,而后语重心长道:“我雁门将士本就与唐军格格不入!”

      “万不可被其抓住把柄,若不然........”

      其实郭藴何尝不感到憋屈,虽说并州这些年걻来被胡虏步步蚕食,但边军兄弟却从来没掩有怂过,他们一直战斗犭在百෥姓前方,保家卫民。

      է 就连丁原在时也曾主动对匈奴人发起反击,虽然败多胜侰少,总归有勇气向异族挥刀,没失了气节,。

      如今换了个李唐倒好,匈奴人还没怎样呢,直接⍘软了骨头,一人之为累并州边军百年声誉,他们怎能瀐不气。

      要知道这个时代的人大都重视名节,如今却出了李唐这种异类,还是顶头上司ḉ,实在让人无可奈何。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