扒开校花粉嫩小缝

      七月二十四日,晴,早晨五点半。

      闹钟几乎是在响起的一瞬间就被ќ齐开关闭,并扣出了电池。

      在这一刻,齐开有一种感觉,有一种实力倒退一年的感觉。

      倒退回那个,刚刚从学校毕业,全方位全角度都是人类最出色的少年的那一年。

      作为一名提督学校的学生,齐开的体能训练以及各种军퐈人的训练并不少。虽然达不到特种兵水准,但是想要进行潜伏,并隐匿掉自己的行踪还是很简单的。毕竟自己的对手,是现在这座岛屿上,一群不使用能力,基本뙲等同于普通人类女性的女孩儿。 ↡

      粙今天没有现工作!今天뾺只有任务!

      而任务也很简单,调查出这些天自己舰娘们异动的原因!

      首先需要解决的,就是从早上开始,一直礬在阴影中跟随自己的阿尔及利亚。

      槧说真的,每次阿尔䏦及利亚藏在什么地方,齐开自己也不뼓知道。有些时候她钻出来的地方和时间,都令齐开感到毛骨悚然,许多次怀疑这丫头是‬不옠是忍者出身,一直举着俩树枝子在哪个地方躲着。

       不过即使齐开无法识别阿尔及利亚的伪装,但只要不被她盯上就可以了。而阿尔及利亚每天挂上自己的时埁间,就在早上六点零五分,自己出门的时候!

      悄然换上一身现在这个时间,这个地点,会巨他妈热的紧身衣,齐开悄悄地走到卧室긡的窗台边,偷偷向下⩗扫了一眼,看见阿尔及利亚还在楼底的长椅弓上休息,大腿上还匍着一只大猫。

      很好,꯶阿尔及利亚并没有意识到我的异动,趁现在离开卧室!

      齐开微微一笑,转身从卧室后方的落地窗离开,然Ž后又用从柯南中学的绳子戏法,从外面反锁了落地窗,创造出一个密室。

      想来即使是阿尔及利亚,面对这样一个密室消―失案츋件,她也会犹犹豫豫好一阵子吧。

      쎆 做完这一切,齐开收拾好作案工具,转身就扔进了落地窗面前的大海里,随后躲藏在建筑物的阴影中开始移动。

      首先需要뼒盯梢的目标,就是那个最近突然转性了的萨拉托加。

      平时这个时间点,她应该会在齐开的办公室,也就是卧室的楼上,整理齐开今天一天所需要处理的文件,并安排好低级黑海挖矿。想要搞清楚这些天舰娘异动的原因,盯住萨閅拉托加肯定能有所收获。䚋

      这样想着,齐开三两下翻身来䩆到港区的灯塔上。

      这里,是原本檀香山市就有的遗留建筑,原本齐开是用不到的,但是后来为了方便北美的货船抵达,于是也就稍微修缮了一下。

      从这里,可以鸟瞰正片港区,是侦查偷슉窥的不二之选。

      岝在这个事先踩好点的地方蹲好,齐开掏出自己背包里的望远镜,安静地从窗户之中观察着萨拉托加的一举一动。

      镜头中,萨拉托加就好像平时一样,站在齐开办公桌前,一份一份整理着报告,脸上挂着成熟稳重的笑容,显得那么恬静可人。

      只是那个笑容,齐开已经不知道多久没有见过了。

      过了十几分钟,快要到六点钟了。齐开注意到楼下的阿尔ꅩ及利亚站起身,缓缓走进了小楼,看样子是去等待齐开起床,敲门去了。

      看着手表,齐开估算着阿尔及利亚的一举一动。

      大约六点十分,阿尔及利亚出现在了二楼,推开了齐开办公室的门把手,再然后她就和萨拉托加一同赶往了禓齐开的卧室。

      很好,到目前为止,一切都和自己计划中一模一样。接下来就看她们作何反应了!

      齐开嘴角微微上扬,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远处的阿尔及利亚和萨拉托加。

      只是让齐开有些意外的是,阿尔及利亚和萨拉托加似乎并没有因为齐开的消失,而显得有所紧张或者慌乱,相反两人十分镇定的在楼下讨论着什么。

      看表情,齐开猜不出她们在说些什么。只是过了没多久,阿尔及利亚就起身离开了,而萨拉托加却依然站在那里。在原地走了两步之魰后ꠍ,꺆萨拉托加就在平时阿尔及利亚休息的那条长椅上坐了뺍下来,似乎在等什么。

      猤她是在等我突然自己回来?

      誤 뚕 齐开皱了皱眉,忽然觉得这个女人怎么有些蠢?一个大活人突然消失,而且房间还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密室,这能是自己做出来的事?

      谁踏马这么脑子有病,吃饱了撑的没事干,这么玩?这不纯沙比么?

      Ƚ 唉,果然舰娘还是舰娘,虽然比低级黑海好一些,但是脑子多多少少还是少根꡻筋,和自己这种天才根本不臑能比。

      ﬨ想到这里,齐开就将视线转移到了阿尔及利亚身上픨。

      既鳩然萨拉托加已经选择停止韷移动,那么自己只要继续观察阿尔及利亚就可以了。

      想到这里,齐开挠了挠头,感觉到一丝不适。

      自己身上这身紧身衣虽然方便行动,而且噪音小,但是在夏天的夏威夷穿,着实有些热过头了。现在他的身体正在不断地✊分泌汗液,但是这些汗水全部被紧身衣吸收了进去,还不能蒸发出来,变得即潮ᆥ湿又憋闷。

      最关键的是,随谪着太阳逐渐升高,气温开始上೛升,自己衣服里的这些汗水也开始逐渐加热,这几乎成了一个死循环。

      ໭而커在自己这件精心挑选的“保温袋”中侦查的齐开,充分发挥自己军人的毅ᦣ力,丝毫不为所动,继续留心观察着港区的一举一动。

      只是他回过头,看着空无一人的灯塔塔顶,总觉鹗的似乎有什么东西在看着自己,怪怪的。

      שׁ 摇了摇头,齐开重新集中注意力,开始继续观察自己的舰娘。

      䴵离开萨拉托加之后,阿尔及利亚在港区中快步行进큮着,先是找到了同样一身黑,但是完全不怕热的亚特兰大。

      亚特兰大似乎心情很好,热络的和阿尔及利亚攀谈了起来,期间脸上没有任何奇怪的表情,似乎阿尔及利亚并没有把自己消菗失的情况说给亚特兰大听。

      嶚 螆 看来阿尔及利亚为了安定港区的军心,选择将自己消失这一消息进行封锁。如果不是她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他确实要为这个出色的管家点一个赞。

      和亚特兰大分开,阿尔及利亚又前往了原夏威夷水族馆,现在檀香山港区的维修渠。

      一般来说如果自己没有伤损,是不会去维修渠的。但在这个港区中,有两个人是例外,䭕其中之一,就是提督在水族馆沉睡的让巴尔;其二,戙就是猎户座。

      由于水族馆是封闭建筑,齐开并不能知晓水族馆之中的情况,所以也就稍稍留了个心眼,转而去观察萨拉ع托加。

      在送走阿尔及利亚之后,萨拉托加就一直坐在那个长椅上,安安静静,像是一尊美丽的雕像一般,优雅、高贵。

      ⿺ 期间,港区的一些混世魔王经过,䄣也就是那些小朋友,萨拉托加还喜会笑着叮嘱两句。但是无论谁在她面前经过,她都老老实实的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太阳缓缓升到正当空,气温也终于来到一天之中最热的时候。

      现在的檀香山,一天之中气温最高可以达到34度。这种温度在柔和的海风加持下,并不算特别热,但是架不住齐开的穿着十分作死。

      并且峏由于齐开身体的原因,他本来就比普通人体温要低蚶,所以更加怕热。因此,为了保证自己的体温,尤其是大猪脑的温度,齐开将紧身衣背后的拉链拉开,将自己整个后背露了出来。

      海风吹过,柔软舒讞适的海风带走齐开身上的温度和水汽,也为齐开带来了久违的凉爽。

      俜只뙛是在这凉爽之中,齐开忽然感觉有一股寒气,从ᐢ他的尾巴骨,直追天灵感,恶寒不止! 塴

      他下意识猛地转⎌头,仔细的打量着整个灯塔,确定没有任何东西之后才稍稍安下心来。

      看勧来是自己多心了。这些天舰娘们的行为,确实让他的精神有些紧张。不过这样的日子就﫵快测结束了,马上自己就可以知道这些女孩到底৆在谋划些請什么东西了。

      时间来到下午1点钟,阿尔及利亚终于结束了和猎户座的长谈,走出了水族馆,前往齐开居住的小楼。

      在这期间,萨拉托加一直没有离开那里,直到看到阿尔及利亚回归。

      两人见面说了些什么,但是同样无法从她们的表情中获知更多。

      在简短的交流结束后,萨拉托加终于离开了座椅,和阿尔及利亚一同朝某一个方向前进。

      看到这一幕,被炎热折磨了缱半天的齐开精神一震!终于,终于要发现她们隐藏的秘密了吗?

      可是,阿尔及利亚和萨拉托加并没有如齐开所愿一般,前往什么特殊的地点,也没有去见什么特꺬殊的人。她们就这么一路有一茬没一茬的聊着,漫步走向......齐开昨天刚刚开垦的种植园? 砺 

      在她们来到种植园的这一刻,齐开才发现,原来港区没怎ꧡ么看见的姑娘现在大多都聚集在了这里!

      除了疯玩的小孩子们,大人当中,没什么工作的,比如威尔士姐妹和提尔比茨她们都在这里。

      这些姑娘一个个都将自己平时穿着的衣服脱在一旁,卷着袖子和裤腿,笨拙地浅一脚深一脚,在齐开昨天弄好的水稻田中摩挲着,似乎是在...拔草?

      籩“沃日,哪有刚种完第二天就拔杂草的?你们当这是什么啊?”齐开一边从望远镜中看着,一边心中五味杂陈:“等下,那不是杂草,是我种的水稻!是种苗!!!”

      而在那一边,和种植水果蔬菜的田地对面的水田中,马萨诸塞拍了一巴掌吐着舌头的圣胡安,将她手中的水稻苗重新小心翼翼的插回水中,重新拍了拍泥土。

      而在另一边,一脸被拉了壮丁的表情的圣地亚哥扛着一个大箱子走了过阿里,稀里哗啦往水田中倒进来几条海鱼。

      “这些鱼真的能活么?”看着鱼在水里飞速逃窜佗,提尔比茨有些犹豫的说道。

      “能的。”阿尔及利亚ំ点点头:“这是上午我和猎户座在网上查到的资料。提督ꡊ老家的农民都这么种,好像叫什么稻田养鱼,是很厉害的技术。”

      “可是,我怎么看这些鱼不大对劲。”面对阿尔及利亚的表述,提尔比茨还是显得很犹豫。

      “确킻实。”看着水稻田中的那些飞速逃窜,看起␗来十分痛苦的海鱼,阿尔及利亚也不自觉地陷入了沉思:“等晚些时候问问提督吧。”

      秊“对了,提督现在干嘛呢?”说道提督,在场众人都来了兴致,圣胡安就带头问道:“不会还在执行他那个伟大的‘监视’计划吧?”

      萨ﱈ拉托加非떅常优雅的在田里站起身子,抹了一把额头的汗水,有意无意的扫了远处的灯塔一样,眸子中搴满是如水的笑意:“谁知道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