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蝶app下

      风小了,雪渐渐的停了,嚏川道上有了三三两两的行人。李文穿上一身中山装,쪪皮鞋擦㡟的亮亮的,头发理的整整齐齐的,来见盍赵红霞,“篼咚咚“地敲门,门闪条缝鿍儿,由于村子黄土裸露,风一来헛,灰就跟着吹了进来,赵红霞躲闪了一下,身上还是扑上了灰。李文大大方方地说:“过年没事,咱们出去转转好不好。“

      赵红霞一门心思全在王文믾汉那儿,心无旁骛,连头都不抬地回答说:“这么大的风和尘土,我不想出去。“

      李文不死心,又说:“让我进来,一起唱歌好吗?“

      㚺赵红霞知道他的心思,所有影响他和王文汉感情的衮事情,她都反感和没有兴趣,没有好狒气地说怸:“马大姐喜欢清静,其他人都有自己的事情,算了吧。“不等李文说话,就重重的关上了门,李文吃了个闭门羹,灰溜溜地走了,瘷心里盘算着如何让赵红霞知道王文汉有未婚妻,从他身边夺过她。

      赵红霞关了门,脱下外衣抖去了上面的沙尘,心里叹息着,这里的风尘太大橿了。转念一想,李文约她出去转,她为何不约文汉出去转转呢?想到这里,她ೃ洗了把脸,梳理了一下被头巾压乱了的头发,又换上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儮。⚥她就想好了,她要把自己打扮得花枝招展、漂漂亮亮的,她想约王文汉逛阳关城。哪怕是说一句话,看上他一眼也好。这人就是奇怪,一旦看上一个人,就把心都丢了。一日不见到这个人,这心ɲ里就没着没落的,像丢了魂似的。她在部队喜欢上王文汉糜,而在转业当了石油工人緝后,进一步又爱上王文汉了。

      “王指导员,过年了靡,别窝在屋子里发呆,大家都想到阳关城转转,我们一块去吧。“赵红霞邀请王文汉,উ她是想单独和王文汉出去走走,煉可话到嘴边,又绕不过去,说成了大家想走走。ᕵ

      王文汉此时也正躺在自己的军大衣上闭目养神。说真的,“唉!”他叹了口气,心说他们这帮人到这里快三个月了,他们对外面的情况一无所知。

      王文汉想想也是,大过年的,闲着也是闲着,陪大家出去,逛逛街,买点生活ᆬ用品,调节一下紧张的生活也好。去把王军喊来,开“嘎斯车“拉大家走。ꛁ

      贏 “好的,你终于想通了濩。我回去拿件衣服,你把车准备好了,过来喊我一声。“赵红霞脸红扑扑的,心里小鹿乱撞。回到房间,往脸上抹雪花ಹ膏,收拾头发,急不可待,急切盼着王文汉到来。精心打扮,一分一秒计算着时间,想ᗰ着王文汉会带她到ᚭ阳关哪里去逛,计算着路线行程,看了看表时针指向八点半,赵红霞率的心快要跳出来了,她走向了门口,伸手拧䛖开了门锁,就在这时,她看到똯了王文汉已站在门口等她。

      坐在车上,赵红霞问:“阳关有什么好玩的,谁知道啊?介绍一下。“

      大家七嘴八舌됺议论开了。尕娃子最爱热闹,他是甘肃人,知道一些情况,首先㊚开腔:“刺绣裆、皮影、剪纸、黄土塬秧歌、黄土毈塬道情”为阳关民间艺术五绝。

      钱小兵在玉门油田工作过扮,对甘肃各地的文化略有研究,介绍说:“阳关民俗文化独树一帜,是中国民俗学会命名的周祖农耕文化之乡、香包刺绣之乡、徒手秧歌之乡、民间剪纸之乡、窑洞民居之乡、荷花舞之乡、皮影道情之乡,陇剧、H县皮影㷠、香包刺绣、唢呐艺术“。

      “这么多好玩的,我们瞧瞧热闹去……“赵红霞兴奋地曣自言自语。

      一个建在川谷中央高地上的小城,古人形容这里“二水㉛合流ꍧ,群峰环峙”,听上去㯱很美,但实际上呢,这水是“泥水”用在这里可不光是形容词,跮县城东北部的찀柔远河和环江在城南汇合后为马莲河,而“泥水”正粱是马ಫ莲河的古名,水质如何可想而知诘;峰呢,严格쬬上说根本称不上峰,不过是些黄土墚,张恨ᄈ水先生在《谁都头疼的华家岭》一文中写道:“这山岗,土人叫梁子,没有一棵树,没有一滴水,自然,没有一户人家”,“山梁又永远像懒龙似的浑圆、漫长,没有一点曲折的风景”茱。 ꔜ 놷 每年夏季,如能逢上暴风骤雨,马莲河就会吐出滔滔湍流夹杂着黄土沙砾枯枝败草急切地奔向远方的疏勒河。奇怪的是,这猴年马月才能见到一ꬻ次的明明是承载灰黄浊流的沟壑,却被当地人起了个莫名其妙的名字“າ马莲河“;一年中,倘能遇到风调雨顺的日子,从那沟壑里还能听到几天流水的声焱音;但秋季一到,那宛如小溪的河水便立马就断流了,紧接着那覆盖在干涸河床上的泥沙,便会被呼啸約的西삀北风一层层掀起,并抛入毛骨悚然鬼哭狼嗥的啸声中,最后拖着尾音消失在茫茫戈壁的尽头。冬天,白雪薵覆盖,河床上是东一坨西一块的冰棱和冰渣。

      传说中周人的先祖不窋带领部族迁徙到今阳关境内,觉得这里气候适宜、环境良好,頨于是削山筑城,决定在这里定居下来。不窋去世后,人们将他葬在了阳关县东边的山上。历代文人仕子,每逢清明时节都会前来祭奠扫墓,追忆周先祖功德。明清时期,“周祖遗陵”是阳关府著名人文景观,列于阳关八袝景之首。陵墓㼃原有石坊、碑刻等设施,清末民初被毁坏灭失,现在无一留存。今人在阳关东边的山上重修周祖陵,用以凭纪周先祖以及周朝的历代帝王。

      凫尕娃子是兰州人,以前来过几次阳关,卖派着说:“这里都是土房子,用石头垒墙,当地有句俗语漆'石头垒墙墙不倒,嫖畨客翻墙狗不咬'。砖房䩧是六十年代修的,那个汽车站和百货油田的小二层楼是近几年才盖的。他导游似的边走边介绍。赵红霞说他是个油嘴子,␉他嘿嘿一笑:“尻蛋子大的地鵑方,还能难住我啊!黄土塬的ྵ特产你知道吗?阳关的苹果、毛驴、正宁的大葱、N县的曹杏、晋枣、黄甘桃、早胜的黄牛、H县的滩羊、华坪的白瓜子,黄花菜……“他说的也是。一条碎石铺成的国道从阳关县城穿过吆,道就成了街,舀房子就在国道边一个挨着一个䴭展开,屋子前后有树,枯干的枝条上还挂着冰渣,房与房之间的过道狭窄,地上露着黄釠土,过年了,大家从四面八方汇集到这小小的县城里,有的是来买平时用的家伙什儿,有的是来串串亲戚拉拉家常,也有的干脆就是来闲逛的。有当地披着黑棉袄背手闲逛的乡坌党们,此外还有弯腰َ驼背白发苍苍的老汉,有拄着拐棍颤颤巍巍的小脚女人,当然也少不了嘻嘻࿤哈哈大大咧咧的婆姨和顶着花苷头巾羞톛羞答答的丫头。有穿着黄军衣的战士,还有成群结伙的职工们ꏏ。人多格外地热闹,阳光暖洋洋地照在他们的脸上,不那副么强烈,用不着眯起眼睛。王大宝,钱小兵几盢个人打问着找书店,到了蹨十字路口,时不时有骑自行车的人驰过,偶尔有石油工程车辆轰鸣而过,引来当地人稀奇的目光。

      畯王文汉和赵红霞,马大姐,芦地质,蒋晓钰走在一起。赵红霞说矝道:“王指导员,别ѭ走得那么快啊,你走快了,我跟띔不上。”

      王文汉等着红霞,说道:“我这军人出身,快走习惯了。”

      赵红霞说道:“人家是女的嘛,身上带累多,咋能和你相比啊,你一点都不知道心疼人。”

      几个人䌞听着都笑了。王文汉说道:“好촌好গ,我走慢点,跟着你屵的节奏走。疰”

      尕娃子和小吴及老谢几个人,也是物以类聚,眼光瞟着気女人,他指着站在马路对面的两个姑娘,像是在人䓒堆里发现了新大陆,压低声音神秘地指指点点:“哎,哎,快看,那边有两个‘马子’,亮豁得很!”那几个哥们儿听了这话,精神头全提起来了,目光齐刷刷地射过去,“像是职工。”小吴说了句。

      “这还用说,这里的女人不管是老太太、婆姨或者丫头都头上顶块头巾,只有咱职工姐们儿是昂头挺琰胸的。”老谢很有把握地说。

      Ӹ转了大半瘇天,肚子早餃已是饥肠辘辘,小吴緧提议咱们几个去搓一顿,吃什么呢?老谢家里负担重,钱包捂得严,吝啬地说:㞑“忍一忍,回队上吃吧!“尕娃子投去鄙夷的眼光,不屑地说:“他妈的,出来图个快活,走,吃肉喝酒去,出门在外,一人吃饱,全家不饿。“

      顺着街走了个来回,没有发现둆一家饭店,大家大失所望。走到汽车站旁忽地,看到一间开着半边门的小店褹,在一张苍凉的,一动就吱吱响的老桌子面前坐下,他见桌面上落着层尘土,便用手抹⍊了抹吹了几口气说:“老谢,小吴,今天哥们儿请客襭,他随便点彎。”这话说得十分仗义,其实那年月也没啥好吃的,放开了也花不出去二块钱。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