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浪视频

      孙延寿感觉自己的脑袋被人用刀子搅和了几下,痛得想呼喊出来,却发现自푴己全身软绵绵的不受控娰制,五脏六腑更是如同火勬烧一般。

      混混沌沌中突然想起,前几天有人因为加班过度导致猝死的新闻,难道我也要步其后졺尘了么?

      他不禁有些后悔,为了这么一点工资,搞ᆷ什么996啊,早知道┪就应该听爸妈的话回家找个轻松一点的工作了。

      好在随着时间的推移,孙延寿身上的剧痛有所缓解,四肢的僵硬也渐渐舒缓过来,可以挪动身子了。

      睁开큦眼睛,孙延寿打量了周围,却愣⑤住了,自己好像不在租住的城中村맄自建房里面啊。

      呻 쮉他发现自己躺谯在一张얗造型古朴的深棕色木床上。

      转过头来往另一边看去,发现这个房间比自己的出租屋要大了好几倍。

      整个房间里的家具无论是茶几,桌椅,还是衣柜,储쬮物橱,都是清一色的仿古装饰。

      孙延寿急忙挣穜扎쉢着从床上起身,却不想小腹传来一阵撕裂般的疼痛㑾,龇牙咧嘴地掀开被子一看。 貮

      自己的肚子上严严实实地缠了几层白布,正中间还有若隐鲏若㩪现的红色血迹!

      豒勉强坐起来,孙延寿此时也没心ř思关注身上衣服的怪异,突然,一块布满莫名花纹的金属薄片随着他的动作,从被子里面滑落下来。

      孙延寿捡起金属薄片,打量了一下,发现是几天前街边买的现代工艺品,疑惑道:“怎么掉这里了,明明放在公司的抽屉里呀!”

      “咦橐,你是?”

      此时他坐在床上,视野比刚刚躺着要开阔许多,这才看到房间另一边的屏风后面,纹丝不动地ᰢ伫立着一个身材高大的人,身披墨绿斗篷,头戴竹笠,全身严严实实,看不清面目。

      这是在玩ῳcosplay吗?

      慥 孙延寿刚刚冒起这个念头,却越来越觉得这个绿袍大汉十分眼熟,一个ꉆ陌生而又熟悉的画面出现在脑海中。

      眼前这名绿袍大汉,和记忆녖画面中拥有着恐飅怖身手的身影逐渐重合,一股莫名的恐惧从孙延寿心底升腾而起。

      这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

      诉被这绿袍大汉一吓,孙뎩延寿,他鸠占鹊巢的这具肉身原主的记忆,顿时源源不断륾地在脑큄海中闪回。

      我竟然穿越了?

      作为一偐个碌碌无为的社畜,遭受这般大的变故,一时之间无法接受事实,孙延寿竟然就一直不动地愣在床上了。

      就在孙延寿愣神之箴际,房门吱呀一声被打킻开了,髞一个身着青衣,皮肤黝黑的青年走了进来。

      孙延寿看了这人一眼,身体不禁打了个冷颤,不受控制地胂爬下床来,躬身喊道:“䡚公⸁子爷,您来了!”

      对于自已这般异常的举动,孙延寿不禁在心里暗暗嘀咕,究竟自己哪一段经历才是真实的?

      簥难道“孙延寿”这段人互生只是庄周梦蝶里面的蝴蝶,这个世界里面的“孙二狗”,才是我真实的人生?要不然自己顶着“孙二狗”的皮囊,说话做䚑事怎么如此得心应횣手?

      这位฿相貌普通的“公子爷”施施然在屋内的太师椅坐下后,这才뫭道:“孙二狗,不是帮你解꼓决了四平帮几个高层吗?蔁怎么火并几个小角色,差点把自己小命弄丢?”

      “小人武功低微,让㜫公子爷见笑了,全赖公子爷洪福,小人总算坐上这四平癣帮帮主之位。”孙延寿从原主孙二狗的记忆中ᐠ,知道此人一根手指就能捏⥺死自己,不敢怠慢,模仿着原主哄的语气说话。

      但是心中却在롉暗暗琢磨着,有什么办法可以消去原主“孙二狗”记忆性◊格对自己的影响。

      퇖“嗯,你知道就好,四平帮的大小事务,我不会插手,但是你必须利用ሗ好ఌ四平帮的力量,办妥我交代给你的事情,否则的话,我不介意再换一位帮主的!”青衣青年淡淡道。

      “是是,公子爷,属下为公子爷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我吩咐你的事情,找到那名偷听仙人对话帮众,办妥了吗!”

      “回公子爷,已经派人软ట禁起来了,没有您的命令,谁都不能接近!小人这⫔就去把他轫带来!”

      孙延寿推门而出,大喊道:“즦来人,把席铁牛带过来!”

      不多时,这位被孙延寿称作“席铁ᮻ牛”的人便被人带来了。

      席铁牛三쵑十来⩯岁,满脸横肉,有웝说不ꎠ出的凶恶。

      ӹ 看着孙二狗从四平帮的一个小头目,一跃成为一帮之主,席铁牛心中便充满了嫉妒。

      不过想起数日前帮中,孙二狗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一位大高手,火并了帮中所有⛏反对他的声音,席铁牛立刻换上了一张谄棔媚的笑脸。䄒

      “小人见过帮主!”

      “席铁牛,虚礼就免了,韩公子有话要问你,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不要有所隐瞒!”孙延寿叮嘱道。

      “是,小人知㊽道了!”

      韩公子此时已经坐在屋内的太师椅上,打ロ量了席铁牛一会,这才开口道:“雰席铁牛,你就是那个偷听到‘神仙’说话的人?”

      “驂是,小人那天在城外,一头双头怪鹰从天偋而降。。。。。。”

      。。。。。

      半晌过后,房间只剩下孙延寿一人,还有一直待在屏风后面一言不发的绿袍大汉“曲魂”。

      孙延寿缓缓走到“曲魂”跟槴前,凝神许久,脑海中想起刚刚韩姓青年的话语。

      “我以后就把曲魂长久寄放在你这■里,但是绝不准你用它来招惹是非。”

      “要知道这曲魂虽然很厉害,但这世上的奇人异士更多,所不定反而会为你招惹杀身之祸。你可记住了!”

      寄放?孙延寿皱眉,难쐑道这曲魂不是活物?又长长吸了一口气,衼抬手将他的斗핎笠摘了下来。

      一张浮肿得看不清五官的大脸,双目无神,显得十分恐怖。

      ቃ“果然,似乎和活尸一样的东西!”孙延寿倒吸了蓰一口凉气。

      这曲魂活着的时候,不知道是怎么得罪这位韩公子,居然给炼成活尸,这人真狠啊!

      孙延寿瞬间脑补起这两个人之间的恩怨,杀父之仇?夺妻之恨?

      摇了摇头,他又从兜里摸出一个黄色的馒小钟,“有了忸这个引魂钟,就能控制这具活尸,还真是神奇!”羊

      这种违反孙延寿前世常识的景象,让他不得不相信,这个世界是真的有神仙。

      飞天遁地,吐雾喷火,按照那位目睹了神仙的帮㭧众所说,还真是令⯊人向往啊。

      难怪这位韩公子,费尽心机想要求仙问道。

      “也好,这퍂位韩公子去寻끼仙,一时半会估计也回不来,慢慢想办法摆脱此人的控制吧!”

       如今暂时不用应付这位杀人不眨瀖眼的瘟神,可是令孙延寿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弫

      “可是,这个东西是ອ怎么回事?”

      孙延寿摩挲着手上金属薄片,走到一面铜镜之前,细䤋细打量了一番。 ℇ

      “这不是我本来的样子,明明是魂穿过来的,怎么这个在地球上买的工艺品,也跟过来了?”

      正疑惑间,金属薄片上闪过丝丝电弧,发出滋滋声响,吓得孙延攡寿差点把东西扔在地上。

      “万㳟界通识球响应,编号激活!”一个淡漠蟟的声音在孙延寿耳边响起,却是他ᬌ从来没有听过的语言。

      “天地规则检测中。。。。。。检测成功!本地语言匹配成功!”

      “本地终端连接失败,启动视网膜投影模式。。。。。。”

      㷡这最后一句话,孙延寿终于听明白了䘁。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