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无亚洲人成网站9999

      孙四海跟着大叔爷班爪径直㔪往后院走去,就见师爷与几个客人正在共坐饮酒。

      ኁ 客人都不陌生——

      有饶山白云观的妙法大师。

      䯘 有䠹双龙山抱一观的宏远大师。

      有眉山‘八大王’中的‘铁掌娑王’班牙、‘金雕王’金胜古。

      前二人是师爷至交好友。

      葉后二人则是师爷部下门生。 ⊘

      翹都不是外人。

      “师爷。”

      “二位道长。”

      ꎴ“二叔爷,金兄。”

      孙四海在ꂶ场上算是小辈,一个个㜡见过礼,就被ᰙ二叔爷班牙拉着坐下,后者喝了不少,大着舌头道:“你回来晚了,先喝三杯!”

      ﴱ  “二叔爷——”

      孙四海知道班牙性子,这些年待在金风山,平常苦修师爷传授的‘六门砂掌’,时不时出山行侠仗义、教训宵小。

      也蚺打出名号,襬被绿林⟀高手、山野精怪归入‘八大王’之列,尊鍡称‘铁掌王’。

      班爪猛虎成精,体质强大。

      倒是不用太顾及师爷定캫下묄的‘三要’、幬‘五忌’、‘七伤’这些练功要旨,可以痛快饮酒俼。

      见推不过。

      孙四海只得连饮三杯。

      班爪辈分高,又是班牙兄长,后者不敢劝酒。班爪只冲着陈季川敬了一杯,又跟㢓妙法、宏远二人敬了一縲杯。

      二人落座。

      院中一时更加热闹。

      妌众人喝的兴起凗。

      但天色已经愈发黯淡下来,昏昏暗,不爽利。

      䐨 孙四海见状,起身道:“我去让人掌灯。”

      就见那白云䧀观的妙法道人哈哈一笑,摆手道:“老道献丑,博诸位一笑。”

      妙法道人白头发垂到衣领上,神䩗情低相貌清爽高超。

      似仙家中人。 骢

      孙四海在府城,也听过饶山白云观这位高人,诇据说最擅长炼制灵丹忆妙药,就连师爷都多次去饶山求丹问药⤏。

      不知此时要作甚。

      姑且观望。

      只见妙法道人向人要来一张白纸,两指并成剪刀,将其剪成镜子形㸀状。

      ጥ“着!”

      随厡手一挥将纸抛到院中上空,念了个口诀,这纸就变成一轮明月照亮院中,光芒四射。

      哪里还要再去掌灯点火!

      “好手段!”

      쁙 “好神通!”

      翡 孙四海、班爪等人都是习武之人,不懂道法,见着纸变⳽明月,一个个都괪拍掌叫好。

      兴致愈发浓了。

      又过了一会儿。

      旳酒水饮尽。

      톙 “我去上酒。”

      孙四海起身,又要去搬鵠酒来益。

      这时厙。

      喝的满面红光的릿抱一观宏远道人大笑一声,拦住孙四海,䙗口中朗道:“何须劳烦,我有美酒一壶,值此良宵美景,其乐无穷,正要与诸位分享。” 讝

      说着。

      就从怀中取出一只玉壶,示意孙四海给诸位倒酒。

      “一픳壶酒怎么够喝?”

      孙四海心中想着,知道这位宏远道人也是道家高人,有呼风唤雨的本领。

      三十六年前。

      光宗郑璞驾崩,眉山府宿便县连着大旱三年。

      最终还是宏远道人出山,摆下祭坛,向天祈雨。祭삤天表文念完之时,当场起风聚云,当日便降下大雨,解了宿便县旱情樬,活命十数万,堪称功德无量。

      这等人物,法术神通自是厉害。

      孙四海也不去多嘴问㚽,就拿起酒壶,给众人倒酒。

      벙 说来奇怪。

      小小的一壶酒,喝了三五巡,竟不见空。摇摇晃晃,依旧是满满当当。

      圁 众人以为神异,称赞不憋绝。

      一旁。 ؜

      见妙法、宏远都展现手段,陈季川也知其中深意,看着院中高悬的明月,心中一动,朗声吟道:“明月几时有ꁓ?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

      ᧩他从桌上拿起五支筷子,口中道:“今日把酒赏月,端的尽⍺兴,不如请天上仙子쌩下凡一叙。”

      话音落。

      陈季川就把筷䞑子向月亮中扔去,心中默念咒语,唤来暗中蓄养몓的‘迷魂拉魄五鬼’。

      퍿 披上一层霞衣,遮挡一身鬼气。

      众人只见——

      ᆩ五个美女从月光中飘出,起初不到一尺,等落到地上,便和平常人一样了。五봟位仙子扭动纤细的腰身、秀美的颈项,翩翩地跳起‘霓駃裳舞’。

      ્ 口中接着唱道:“……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那歌声清脆悠扬,美妙如同吹奏箫管。

      唱完歌后,盘旋着飘然而起,跳到了桌子上,大家惊奇地观望之间,已还原为筷子O。

      孙四海见⮳着五位仙子携着手消失,似是回到錏天宫,心中升起自豪——

      뒖 论及道法手段,自家师爷可不逊色两位道长。

      妙法有灵丹。

      宏远能祈雨。

      自駶家祖䕆师也有役鬼、降魔、唤仙的手段。

      而且Ӿ妙法、宏远二道,一生只专精于道法修行。

       论及武道。

      则远远不及师爷。

      这样一比,又差得远了。

      “妙!”

      “妙!”

      挐妙法道人不知孙四海心中得意,他见仙子起舞,不住拍掌打着节拍。

      等仙子远去之后,又大笑道:“仙子不可久离月宫,但老道我还未尽兴,二位道友㌑,我等不如去那月朮宫啃再饮几杯,一尽拈全兴如何?”

      “好。”

      “ꊕ正有此意。”

      o 陈季川与宏远道၄人都笑洜着附和。

      于是三人移动席ӵ位,渐渐升入月宫中。

      㝡孙四海、班爪、班牙、金胜古四人仰望着他们筙坐在月躓宫中饮㺤酒,胡须眉毛全都看得清清楚楚,就像人照在镜子里的影子一样。怕

      삁只是听不清其中话语,也读不出唇语来。

      原先消失的五位仙鋣子又走了出来,翩翩起舞,更添绝美意境。

      ……

      月ꖁ中。

      妙法道人神色一清,醉意尽数散去,看向陈季川、宏远珿二人,脸色肃道:“喺隔墙有耳。老道施展‘三台咒法’,将此间内外隔绝,一时半会,栖真子那个妖道绝探查不到。”

      鴱世人只知妙法道人精通炼丹炼药,却不知他修习的《白云仙人灵ꃫ草歌》中,亦有一门降魔卫道的‘三台咒法’,妙用无穷。

      陈季川、宏远与其相交多年,并不奇怪。

      宏远闻言,赞同道:“栖真子枑人在潜山,落在外头的手段却不少,不可不防。”

      “哼。”

      “尽是些上不得台面的手段쇀!” 삵

      妙法道人冷哼一声,对栖真子颇看不上。

      膼“上不得台面的手段?”

      宏远道人苦笑一声,将衣袖掀起露出手臂,但见手臂上一道箭痕见骨,只有几痘分皮肉粘连着,险些将这手臂射断。

      极为可怖。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