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场女厕定点偷拍各式美女

      陆长生躺到床濶上,竭쇻力忍受身上传来的酥麻和瘙痒,一层层白皙的角质层从皮表脱落,到了下半夜,整个宛若蜕皮的大蛇一般。

      “不过这种蜕皮法快是快,却有个缺点,会出现一ឨ段时间的虚弱现象!”

      他感受了一下体内力量,变ᒈ得虚弱了几分。

      巼若是敌人在侧,使用这种方法却是有些不好了。 샖

      ؑ第一次蜕皮结束눜,陆长生算是真正踏入了炼皮初期。

      而且,他能感受到,新生的皮肤还在迅速地老化,变成死皮!

      ⇅ 这是第二次蜕皮的征듛兆。

      品级为蓝级的《青铜铁布衫》效果十分的好。

      若是继续深入发掘,修炼到极其ꝭ高深的뵌地步,达到肉身第四境也是有可能的。

      像三河帮的桩功,修炼到极致,也不过能让人的实力提升到炼皮后期。

      想要更进一步,达㖐到炼肉期,就不是区区桩功能够做到的了。

      陆长生忽然想到之前郑二牛说的,想成为正式弟子,修炼到桩功第一层就好。

      说法与孙立有些区别。

      总뗴不能那大众桩功修炼到第一层就能成就炼皮初期吧?

      烄他觉得自己忽略ឈ了什么东西,但可惜没有名师指点簝,只能一番瞎猜。

      一股睡意涌来,他正要好好睡一觉,忽地听到门外有敲门声。

      “谁?”᜘

      现在是下半夜,除了巡逻当值,没人会擅自窜Å门。

      于是,鶑心中满是警惕。

      脑子里想起那荆山诡异的事来。

      静等了一会。

      僩 褍门外敲门声一如既᧼往。

      甚至连声音的大小都是一样!

      陆长生感到了不对劲,拿起旁边的柴刀。

      “进化!”

      柴刀刀身上有微弱的光芒闪动。

      “物品:柴刀”

      “왋品级:白”

      “特性:锋利!”

      但陆长生还是觉得不保险。

      又一次进化。

      “物品:柴刀!”

      “品级:白(精品)”

      “特性:锋利!”

      两次,消耗了20点进化值。

      陆长生抖了抖刀身,在他感知中,柴刀重量有了明显劖的变化,不仅重了许多,还带㓯着一抹森冷的锋芒。

      屋外敲门声陡然变重了鲞一下。

      㘢陆长生痣从床上弹起,轻轻地落在地上,随后一个转身,躲쌗到了边上的一个木桌后。咮

      “砰!”

      木质大门根本禁受不住大力的撞击,被撞开来。

      四周静谧。

      奇怪的是,这种撞击力度竟然没有引来任何人隯的注意。

      包括日夜巡逻的当值人。

      没有脚步声。

      只看到门后,微弱的光,也不知是月光还是灯鲽光射入쭁屋内,以及ⰺ一个影子,不断地拉长。

      不!

      应该是从门外走了进来。

      这诡异的画ᒅ面让陆长生心中压力提升到枋了极致。

      屋子就这么大,除非对方真是傻子,否则绝对不可能躲得过去。

      地面上的影子越来越近。

      骤然,影子一顿,然后在陆长生的视野짊中无限地拉长。

      “这是——”

      “不对!”

      堞他脸色一变,猛地一个锇翻滚,离开原地。

      饸叮!

      尖䣅锐的物体戳入地面,在地上留下一个洞口。

      若不是I他反应及时,肯定要被戳出一个血洞出来。

      陆长生眼疾手快,趁着这间隙,反᧿手就是一刀,斩在了对方身上。

      只是传来的声音和触感却让他心中感到有些不妙,像是他用柴刀斩在荆草上的感觉。詣

      不过,此时的柴刀获得进化后,锋利程度远不是以往相比。

      一刀落下,便是感到有什么东西掉落在地上。

      他一连滚了两次,然后猛地转头,下一刻,心中犹如擂鼓轰鸣,翻涌不已。

      木桌另一啖头,站䬦着一道身影,穿着衣物,看郙不真切,然而那张裸露出来的脸,却是没ﮃ有五官,如同一张随手用泥巴捏成的低像素的脸!

      一只手空荡荡的。

      再看地上,赫然਻有半截手安静地躺着,掌心捏着一把锋利的骨刺,像猛兽的牙齿。

      诡?

      陆长生脑海中瞬间明了。

      他猛地转身,砰的一声撞塌걗了木质墙壁。

      绞 “救命!”

      高声叫喊。

      ᥺然而,四周灰蒙蒙的,满是雾气,天上只有连月亮都见不着。

      他认出孙立的◎屋子,快速狂奔,到了近前,推开门,然而,里头空无一物。

      孙立、学艅徒ᰪ、药童、巡逻人员,所有人都似픝消失了一般。

      軭靠!

      不给活路!

      陆长生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但眼下明白,自己绝对逃不过去。

      看着‘诡’一步步走来,他索性也不跑了,等诡近了,持刀扑了上去㥅。

      就对方比他想象的要笨拙一些。

      锋利鯽的柴刀将其半边身子都卸下。 䂳

      然而,剩余的身子没有丝毫影响,撞在陆长生胸口。

      咚!

      랸心꽤脏猛地跳了一下。

      ⶿

      这一撞平平无奇,却让他脑海、内脏都似乎被扎了一针,无力感瞬间涌上心头,差点就跪坐在地。

      好在,这时体内一股热流涌出。

      状态得到缓解。

      陆长生脸上疯狂之色一䇞闪,手上柴刀练练砍出,不綀过片刻,就将对方斩成了数截。

      下一刻,一个漩涡浮现,将他整个人彻底卷入—㟷—

      稑整个画面犹如渲染的动画一般,瞬间消失·····

      “呼!”

      陆长生猛地坐起,看向四周,发现自己回ᕕ到了屋内,屁股下面是冷硬的床板。

      梦?

      个屁!

      柴刀上的冷光和触感、以及胸蟲口的疼痛,无不在告诉他,之前发生的一䵻切并不是梦境。

      很显然,那是诡的手段!

      “检测到可䦸吸收物品,是否吸收?”

      陆长生愣了一下。

      不远处的地面上,跌落了一块三指宽的瓷片,若不是系统提示,恐怕一时半会也不会注意。

      下床拿在手上。

      一股冰烉凉感传来。鈐

      “吸收!”

      巅系统界面上,进鳨化值从15点ᕂ跳到了50点!

      ꏽ 这块瓷片,居然给他增加了三十五点进化值!

      仅仅是碎片就能够提升这么多,要是整个瓷器辊呢?

      甿 陆长生忽然对那个荆山上的诡有了莫名的儛期待駌!

      推开门。

      屋外一片宁静。⢜

      ᴳ不远处,有巡逻队成员在巡逻。

      一切,都显得那么正常。

      陆长生没有声张的打算,免得到时候很多事情说不清楚。

      经过这件事后,脑袋里头没了睡意,就这么坐着到了天明。論

      侮 “不好了!死人了!死人了!”叫喊声传来。

      ஈ 他走出屋子,看到药童和学徒在疯狂大叫。

      陆长生走到边上的一座木屋,里头,一个学徒安静地躺在床上,额头被利物穿透,却诡异的没有一丝鲜血涌出!

      要是昨寁晚自己没能挡住那个诡,应该也ậ是这副景象吧? 㦺

      心中恶寒了一下,见孙立和几个正式帮众走来,便退了回去。

      “他还没走?”耨

      ̶

      챔陆长生看到了昨天跟着车队来的张天,心中惊讶了一下,随即不再理会。

      等等!

      那些人遭遇了诡,是否也▏会留⬍下可吸收的物品?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