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面和下面同时喂饱你

      (5)鵏

      初涉尘世的少年,面对仅有过耳闻的风月之地,不免面红心跳。特别是在首次仔细观察到门外揽客的妖媚女子时,她们身上穿着颜色各异的内衬,布料仅刚好足够将前胸缚紧。然ྃ后在其身上뿍披一件浅色ϕ的薄纱,下身着袴褶,将ﵤ姑娘们凹凸有致的身体若隐若现地勾勒了出来。这让仍在远处眺望的二人,愈发血脉喷张、小鹿乱撞᐀。

      鰡赵括惴惴不安道:“常听人言‘英雄难过美人关’。而这青楼中更是美女如云欕,引得古今不知多少文人墨客、英雄豪杰流连忘返。我们这一去,就ꃞ怕生出事故来……”

      “赵兄的为人빭,在下可是信服皰得很。难道赵兄不相信我?”白凤微笑道:“目前对石家的了解尚浅,有时候从百姓流民中探出的口风,未珰必不可信。” 毟

      “那就碰碰运气吧!”赵括咽了口唾沫,作出一⎠副准备抵受美女诱惑的严肃神情⨴,同白凤一起走近寻香阁。就在二人迈出下一步的刹那ㄔ,一个熟悉的声痧音制止了他们㉊。

      “裾诶!你们俩去哪呀!”循声望去,原쎔是那苗家少女。

      赵括无奈地说道:“我就知道你不会乖乖呆着。”

      “才不是呢!”阿鹃反驳道:“人家是出来看花灯的,走着走着,就到这儿了呀!”嵭

      “方才那老道的法术如何?”白凤双手交叉放于胸前,不怀好意地问道。

      阿鹃没有多想,䠕兴奋地答道:쥸“太好玩啦!那张画着怪字的纸居然自己烧了起来!”话音刚落,蛱她便发现自己说魼漏了嘴。ݮ然后摆出一脸的无辜相望着地,双手放在小腹前交缠着,企图博得赵括的同情。

      赵括见状,不屑浖地笑道:“呵!我可不吃你这一套。偷偷溜出来许久,想必慕容姑娘她们也甚是担ऀ忧。我这就把你带回去……”说罢,赵括便近乎粗暴地拉着阿鹃的臂膀,欲强行将她送走。

      但阿鹃一改往日的娇小玲珑,同样还沈以颜色,使劲甩开了对方的手后,强烈不满地控诉道:找“赵括!你是我的谁呀!自打随你们出来后,我干什么都要先问过你!我现在告诉你,我只听娘亲和姥姥的!”

      “可봵……”赵括一时语塞,怕是料不到这样窈窕的女子,也会大⿃发뽸雷霆。这与同他结识过的大莴家闺秀,截然不同。须臾后,他接着道:“阿鹃姑娘的娘亲,拜托我要好好照顾阿鹃你……”

      阿鹃抚着被抓疼的手臂,语气稍둡稍柔弱了些,问道:惮“难道进去玩儿,你就照顾不了我吗?”

      “阿鹃姑娘,这终究不是正经人该㨱去的卉地方,我们此行只为探出关于石家的情报。”白凤回道。

      “我不管,我就是要进去!”阿鹃看向不知所措的赵括,说:“我才不要他管我呢!”

      经氉过一番争执,赵䜡括只好同意阿鹃的要求,勉为其难地与一位妙龄的异族女子,进入了那风月场所。白凤因腰携⌑长剑,被止于门前놋,让人搜身检查,便后于赵括、阿鹃二人进入。借此契机,少奷年询问起关于石二当家的事。 㯉

      为他搜身的是一个身高体态与他相仿,却面容瘦削憔悴,眼袋格外臃肿的男人。白凤问其石二当家䅾离奇横死当晚,有没有经过此地。男人只憨憨地用手指戳了戳脑袋,似是在尽力回忆,说道:“你……还是去问‘红姑’吧!喏,就是站在那边的漂亮姐姐。”男人指向门前揽客的女子中靠近中央之地。白凤作辑谢过,后转身去寻“红姑”……

      “你说是二当家吗?他每个룛月都会光临咱们寻香阁四、五次,也算是老熟蔜人了!那一晚他确是来这儿玩了,隔天居然被发现死在了码头前,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幸好没影响到我们的ゝ生意……”놯被叫作“红姑”柪的女子看上去对少年的提问颇为不满,说道:“公子,来这儿呢要只为问一个死人的事,那줽可多没意思呀!看你长得这么俊,我给噺你打个七折!”话毕,她连同身边的几位女子连拉带拽地将白凤簇拥进了寻香阁。

      踏进ꪶ门⾶后,姑娘们身上胭脂水粉的气息不断涌进少年的鼻腔内뼮;夹带着嗤笑、唾骂、狂欢的嘈杂声涌进了少年的耳内;形形色色的曼妙身姿、丰乳肥臀涌进了少年的眼内。被剥脱“三感”的白凤,于惊惶中寻找着二位友人的身影。

      “幸好他们就站在离门口不远的一张桌前。”욻白凤心里庆幸道。随后,略﵂带歉意地挣脱开簇拥,径直奔向赵括、阿鹃二人。

      见白凤大喘着粗气,纊赵括打趣道:“放心白兄,我不会告诉慕容姑娘的ⵘ!” ꃁ

      о“栅你……”逢白凤回道:“赵兄,还是赶紧打听消息吧!”

      “咳……咳咳!”一边的阿鹃捧着酒杯,忽然咳嗽道:“这个酒……好䞣呛人……”

      赵括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讥讽道:“怎么样,我说过外面的酒不比你家里的清甜细腻了,可你偏要喝,看你埭下次还听不听我的‫!Ƃ”

      “哼!”阿鹃不顾劝阻,又饮了一口,不过这次没有咳嗽,倒是迎来了一声刺耳地喊叫:“啊!”

      身旁二人闻声望去,只뭳见阿鹃一跃至赵括身前,将后背依偎到他的怀里,脸熞上尽是羞怯,指着眼前一个穿着丝绸红裳,头戴ಢ红高帽的男人,道:“他……他捏我屁股!”

      一身红衣븸的男人,唇킺下蓄着山羊胡⨩须,面红耳赤,步履虚浮,像是酒醉之人。他笑眯眯地看着阿鹃,说道:“姑娘,你䤖不仅穿得鑘跟别人不一样,Ȥ声뽒音还这么好听呢!来,陪我玩玩!”说罢,他便晃悠悠地走来,把手伸向阿鹃的脸。

      赵括当即挡在阿鹃面前,顺势一挥拳,将醉酒之人打翻在―地。㹟打闹发出的声檬响,以及那个红衣男人的哀嚎,很快将周围的人引了过来䯶。男子举着颤抖ꆢ的手,指向赵括,道נּ:“就……就是这厮,郛竟敢打本大爷!”旁边的随从以及青楼的大手,见自己的覂主人和贵뷇客被袭,顷刻间一涌而上,将赵括赶出了寻香阁。人高马大的赵括一直护在阿鹃身妯前,抵住了轮番暴揍。一旁的白凤见人多势众,不敢妄动,借着乱象一同走了出去。

      덂阿鹃看着赵括将嘴里的血吐了出,心中万千愧意,说:“赵公子,对不起。原来‘寻香阁’是那种地方呢……”

      “你知晓便好。”赵括摸了下自己脸颊,被刺痛弄得缩回了手。糘

      阿鹃见状,轻轻地用指尖触向对方淤肿得像含了块肉丸子的地方,道:“回去拿我的药油擦擦,很快就㪟会没事的。”

      䠴“白兄,你看我这出‘英雄救美’,没让你失望吧!”赵括感受着来自女子温柔的抚摸,仿佛没了方才的痛感,说道:“唉,可惜没打听到什么消息。”

      悎 白凤看着寻香阁的方向,回道:“不갾,现在已经可以䇉确认。事发当晚,石二当家确是曾在寻香阁里面。”過

      倏然,一个身影从寻香阁前走过。他虽身着굽男装,但身材异ซ常矮小瘦弱。䪎于门前与“红姑”作了短暂的对话,随后警惕地转头朝四周瞧了瞧。借着门上的花灯,白凤清楚地看清了他的那双眼泌睛껆,同今日所见荀夫人之眼睛,出奇的相似——睿智中带有些许忧妵郁的眼神。

      鋒 “怎么,荀夫人会在这种地方进出鋤!”白凤惊道。

      身旁二人不敢相信地看向寻香阁,皆认为那便是荀夫人。带着今天所获得的情௹报,三人返回了商会。

       “觑总觉得,事情越来越有趣了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