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比较大的直播平台

      唐国太子府,传来哇哇的婴儿啼哭的声音,太子퐏妃德妃紧忙走过来,抱起孩子嘴里哄道:“世子乖﨤乖,乖乖。”

      太子武修齐生气的喝道:“连个孩子都哄不好,要你们干什么吃?”ь

      몘德妃回答道:“这孩子平时都騆是张檱妈哄的,张妈今ⓝ天出去了所以。。。。。”

      武修齐大声道:“那还不去找。”

      话刚说完,一个中年妇女的声音响起:“参见王爷、王妃。”

      德妃赶快走过去说갊道䤨:“赶ⷶ快哄哄世子,让他把冠带上。”

      德妃把孩子放在张金妈的怀里,腾出手来,又帮武修齐挑选腰间的配饰。

      一个太监从门口走进来说道:“禀告王爷,陛下已经起驾,正往王府这边来。”

      武修齐赶紧说道:“都收起来,收起来,准备接驾。”

      跞各人都收拾完毕,准备妥当之时,只有武修齐刚满月的孩子还在哇哇的哭詠闹。

      武修齐伸开双臂,下人正给他整理衣服,听见孩子的哭声武瓜修齐不耐烦的说道:“带个礼冠都那么难吗?”

      那个张妈施礼说道:“王爷恕罪,要不小人先带一下,哄哄世子。”

      德妃看了看武修齐,见武修齐没有说话,示意张妈快点带上,好让这个刚满月的世子带上礼冠。 胙

      又过了一会,一个ᨔ太监尖锐的声音响起:“陛下驾到。”,众人跪在地上,迎接唐国皇帝武擎苍的到来。

      武擎苍五十多岁的样子,身着黑色底金色刺绣케的龙袍,长发垂于身后,只在头顶梳起一个小小的发髻,国字痈脸,下巴微尖,身前又三缕长须飘在胸前,皇帝的威武气势中多了一丝洒脱。

      走到大厅,有一个小太监,将满月的世子举过头顶。

      武擎苍打开双臂,抖了抖衣袖,又詾将双手背于身后,低头仔细观察起他的这个孙子。

      众人都老老实实的跪在地上,只能用余光观察情况,武擎苍看了一会,只见这小孩不哭不闹,滴溜溜的眼睛也在直直的看着武擎苍。

      武豷擎苍微微的笑起来,伸出手,从太监的手上接过ꐋ孩子抱在ഏ怀中拆。

      小孩也是不哭不闹,只是不断的扭动身体힄,好像有什么不舒服,扭动间,好不容易带上去的礼冠便掉到了后儕脑处。

      武纂擎苍看着小孩的样子说道:“邮搞个这个东西,带着干什么。”说完伸手拿下礼冠,往后一丢,一个太监急忙接住。

      脱完礼冠,那个孩子咯咯咯的笑䫠起来,武擎苍更是开心,抱着孩子向大厅走去,边走边说:“趴侩着干什么,都进来粨吧。” ⮊ 쌓 ಅ坐到主位,一薱边逗着孩子一边说道:“修齐,你们有功劳,朕㚐福薄,只有两个女儿和你一个儿ǹ子,如今你给朕添了皇孙,大功一件。”

      武修齐跪在地上回答道:“都是父皇敬天爱民的福报,孩儿不敢贪功。”

      武擎苍将孩子交给太监,站起来四处看了看说道:“有功就是有功,谦虚什么,行了,起来吧,朕今天就在这里用一顿晚饭吧。” 珫

      武修齐閃等人继续扣头谢恩,然后站了起来,旁边的大太监季来走上一步笑着说道:“今天是陛下的大喜,꽲奴才在给陛下添一个小喜,我们唐国新出的那个封号諭修士找到了,就在余沙州的蝉城县。”

      武擎苍走向武修秱齐的书房,边走边说뤊:“好啊,这不是小喜,也算箱双喜临门,八部众那边怎么安排的?”

      季来只是笑庯笑却没有回话,武擎苍没有听到回话,转过头对着季来说道:“是长孙兴国那个老东西又有话说了吧?”

      ᛼ 季来拱拱手说道:“长孙大人和八部众的秦콃大人都有奏章。”说完就拿出奏章要递给武擎苍。

      武擎苍坐在武修齐书房的桌子上,摆弄这桌上的一些装滷饰,对季来摆摆手说道:“哼哼,长孙兴国和秦半岁哪天不吵,吵架的奏章今天朕不看鴓,行了,朕难得享受天伦,你们让朕清净一天。숬”

      骊 凌烟阁,唐国处里政务的地方,文有凌烟阁武有八部众,是䫢唐国得以与明国和新罗国,并列当世三强的原因。

      梅世彤今晚当值,他是户部的主事,也是凌烟阁的辅政人选之一。

      梅世彤看着江文伯说道單:“文伯,李当心的意见你不用理会,趁现在这个封号修士还没进城,找两个人先씡把他杀了。”

      휋江文伯有些为难说道应:“陛下那边还没有明确的态度,这样做是不是。。。。。。”

      梅世彤一拍桌子站起来说道:“如뛛果让他进城,明国和新罗国那边必然起兵,我唐国一国之力如何抵挡左右受敌?”

      江文伯还是说道:“是不是在和长孙阁老商量一下?”

      梅世彤说랚道䵗:“老师有老师的顾ᙰ及,但是我唐国好不容易太平了十年,到时候刀兵再起,不是你我之福。”

      江文伯想了想说道:“行,我브去安排。”雼说完就要往外撝走。

      正要出去,门被推开了,一个矮小精瘦的老人走了进来,见到老人江文伯和梅世彤立刻行礼说道:“见过阁老。”

      进来的老人向两人摆了摆手,然后慢慢的找到一张椅子坐下说道:“文伯这是要去安排什么啊?”

      江文伯眼睛看了看梅世彤,梅世彤走上一步딭说道顓:“老师,近明国和新罗国纷纷边境调兵,想来燚是这个新的封号修士打빶破了三国平衡,所以。。。”

      长孙兴国打断了梅世彤的话问道:“下午﹩,陛下去太子府,并没有看我和秦半岁的奏章你们可知道?”说完看了看梅世彤和江文켵伯。

      两人点点头,长孙兴国继续说:“那你俩说说是为什么?”

      两人相互看了看,梅世彤说道:“说是今日皇孙满月,㡐陛下죦想享天伦。”

      长孙兴国指了指梅世彤˔摇摇头:“你啊䙗,陛下不看就是意见,这是都不同意我和秦半岁的处里意见,这件事也✼不萳想我们多问了。”

      然后,长叹一声对着梅世彤说道:“我这把老骨头也没多少日子了,你处里内务是一把好手,但是对外你还要多多历练。”说完双手放在椅子上,准备起身。

      梅世彤赶紧过去扶起老人,长孙兴国说道:“明天,明国和新罗的使臣都会过来,你和我一起见见吧。”说完推开梅世彤,摆了摆手,离开了凌烟阁。

      武蓉蓉在望江楼三楼等待李太平,武蓉蓉来蝉城已经听说了李太平等人的做为,说实话,也是有些佩服。

      ﬗ只是昨晚看到李太平的实力以后,心里面却又有些失望,本以为那家伙是扮猪吃老虎隐藏实力,没想왶到是真的没䨵实力。

      想到这里不禁莞尔一笑,心道:“整个唐国上下竟然为了灳个这样的人争执不休,真是让人哭笑不得。”

      “蓉儿,你笑起ꇮ来真是好看啊!”李太平推门而疎入,看到武蓉蓉的笑容,由進衷的赞叹。

      ਚ 武蓉蓉졃手指轻轻的将眼前的緲茶杯一弹,茶杯对着李太平飞射而出。

      Ո李太平还没反应过来,杯子擦着耳朵边就飞了过去,撞在门框上,发出啪的一声。

      “以后进来要敲门,还有以后最好称呼武统领,或者赤帝大人。”

      李太平咽了咽口水,皮笑肉不笑的说道:“这不是这样称呼显得亲切吗。”说完走过去,做到茶台前,武蓉蓉对面。

      坐下来后,李太平小心翼翼的说道:“还要感谢,蓉儿,不是赤帝大人救命之恩呢。”

      綹武蓉蓉笑了笑,看了看李太平的左右手说道:“哦!那你打算怎么谢呢?”

      李太平尴尬的笑了笑说道:“我可以请赤帝大人吃饭,这望江楼有我的股份哈哈哈哈。”

      武蓉蓉咯咯咯的笑ᇴ着说道:“好大的谢빵礼,罗门大人也真是出手阔绰啊。”

      李太平当然听出了武蓉蓉的讽刺,只是坐在椅子上尴尬的笑着。

      武蓉蓉看着李太平,看他肥脸憋的通红,摆摆手笑泾着说道:“行了,你收拾一下,随我去皇城面圣吧。”

      李太平኉一听面圣,表情古㴿怪说道:“面圣?我?为什么?”

      武蓉蓉回答道:“新的封号修士,怎么能不面圣呢?而且,你昨天也看到了,在这里不安全了定。” ㇄

      李太平回想起昨晚,确实心有余悸,身体往前凑了凑说道:“去见皇帝,是好겍事还是뺙坏事,你救过我,我信得过你。”

      武蓉蓉笑了笑说道:䛲“当然是好事了,封号修士是有封地的,你也算一步궽登天了。”

      ﬚李太平一听,身体靠回椅子上,苦笑了一下站起身说道:“有个家伙告诉我,没有只有好事的事,你只说好事,不说坏事,看来没那么简单。”

      僌武蓉慾蓉皱皱眉头说道:“谁说的,好浓的鸡汤。”

      뺥李太平摆摆手说道:풋“反正也不是什么好人,算了,对了封号修士,皇帝给ﬤ分老婆吗?”

      武蓉蓉不回答,身体往椅子上一靠,眼睛微微眯着看着李太平。

      看到武蓉蓉这副表情,李太平赶紧转身往门口走去。 벃

      武蓉蓉问道:“你去那?”

      李太平边走边说:“交代后事쐃,然后跟你去赴死。”

      武蓉蓉看着李太平的背影露出微笑,心道:“实力虽然不行,但是还算不笨。”

      然后站起䣊身,来到阳台自言自语说道:“希望你这点小聪明苢能保住你的命。”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