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小特工4

      䋴 中午吃饭的时候罗克奂南主动付款并且郑重道歉,上午那事儿也就算ᬅ过去ﶣ了。

      毕竟小罗能有什么坏心思呢?

      “你不是说有活动吗?”白映想到之前罗克南的说法。

      “那叫行动,别说的跟去玩耍一样啊,嗯……取消了,说是有人顶替我了。”罗克南挠着头。

      时间就慢慢流逝。 箎

      下午﯂的工作就比较机械式了。

      本来是一个个排队进来的夏城战士,为了节约时间,白映干脆就让他们在门口停一下就可以了,又不是什么正㕒规地方需要仪式感……静心楼作为国家机构好像确实是正经地方?

      只是白映很讨厌循规蹈矩,他只看重实际效果,如果一个个进来坐下,等他驱散杂质然后再离开,估计这工作得툛干到明天。

      至于为什么不大规模直接吸收,怕控Χ制不良或者路线问题导致杂质冲突导致大量士兵直接异变。

      平均三到五秒一个,因为纪律非常⍴好,所以没有什么勁拥挤的问题構,几乎是一个人前脚刚走,后一个人后脚就跟上,没有任何一位战士因为杂质消除的舒爽而停顿。

      每一个军人战士都在不停顿的情况下向他敬礼。

      这就是华夏军人。

      礼貌而强大。

      因为期间多次头疼到差库点晕过去,白映只能停下休息,而这些时间里军队里的战士全都乖乖站着,줏用眼神表达敬意。

      直到晚上八点才结束㡮,对于这样的加班,白映没有不满反而心底还有一种还想继续的想法,这是一份能够让自己感到满足的工作,谁不愿意收获别人的善意呢?特别还是ꭵ在有工资的情况下,累也是应当的,需要对得起这份酬劳。

      疲惫的身躯靠在椅背上,昏沉的ꇸ眼神看着最后一个对自己敬礼的战士离开ᤛ,白映윣叹了口气。밎

      两千名战士,白映负责ハ的是夏城第三总军第三军,也就ퟳ是三十三军的战士,因为考虑到白映是特殊的二等镇心师,所以这次的战士都是境界并不高的,大多都㟅是刚入三等心相师的新兵,少数是即将跨入二等⡯的。

      罗克南一只手抓着一只大鸡腿,另ほ外一只手抱着聶一좕袋子薯片就走进来了。

      늲 “小白,你知道现在这鸡肉多少钱一斤吗?”

      “200?”

      “怎么可能这么贵,虽然也差不远了,现在市ᑘ场上也不知道是鸡肉还是合成肉,九十一斤,猪肉现在三百一斤,牛肉六百,可能也是夏城不怎么养牛。”

      “那得是什么样式的……”白映揉着眉头,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努力恢复헛精神。

      “回家了小罗同志,别带我飞回去,咱好好坐地铁。”

      “行吧。”罗克南一听要走,솫直接连骨头一起把鸡腿一口吞了,然后撕开薯羥片袋往嘴里倒,舔完手指往衣服上擦擦就要去扶樹白映。

      “去洗手啊!你不要过来啊!”

      ……

      白映坐在空荡的车厢里面打瞌睡,罗克南坐在他旁边东瞧瞧西瞧瞧的,地铁里也没几个人。

      붠 ſ 坐在隔壁车厢的那个中年男人拿着公文包,穿着一身正装起身,然后径直向前倒去,发出“噗通”一声。

      地铁呼啸讎的声音差点就掩盖住了他的倒地,如果不是罗克南听力强大的话。

      罗克南右手一勾,无形的黄色气息就从指间弹㤕出,把那男人翻了个身。㗬

      就在中年男人站起身的那一刻就귀已经停止呼吸了,也没有异变,就是这样如늲同木偶一般的行动让罗克南本就不聪明的脑袋更加疑惑。

      聫 在罗克南的气感中,这个男人的气一直很正常,直到站起来的一瞬间全部消失。

      死去的中年男人很安详,没有任何伤势,身体里面的经脉全都是完好的,除了一些因为常年工作셙导致的旧伤以外阣,这就是个正常人。

      “咕咕咕……”罗克南瞥了一眼头朝上流着哈喇子肚子还在叫的白映,还是决定先不打扰他了。

      “嘟……嘟……嘟……”向镇压所拨打的电话无法拨出去,罗克南的眉头皱起,这种诡异感绝不是所谓几等变异者能够营造出的,极有可能是概念变异。

      而概念变异也有太多种类,但只要不是灾难级的变异쏉,对罗克南来说都不构成威胁,毕竟￐以他的实力,就算ꓠ打不过也能跑。

      被派来保护白映也只是因为他消极怠工,是个死宅的同时还是个话痨,几乎所有和他一起出过任务的心相师和镇心师都不僭想再和他合作。뤠

      “我这么聪明的一个人怎么会沦落至此呢?”罗克南想到这里,不禁嘀咕。

      他明白这都是因为他自己的问题Ჶ,但以前的队友只把他当成傻大个指挥他行动,所以即使他憋着气听从命令,结果也只是他自己强大,队友每每落入险境。

      其实这也不怪他。

      楪 “噗通!聾”

      又是一声倒地的声响,另一节车厢有一个长头发的女人也这样死去。

      罗克ꓛ南瞳孔微缩,这个女人是突然出现的。

      “怎么回事……”

      白映醒了。

      从刚刚那个中年男人倒地之后,他的脑袋就仿佛被针扎一般,来自生䊒物本딠能的恐惧感充斥他全身,并不是因为某种恐怖存在的恶意,而是因为那个生物显示了自己的存在,他的本能自动⹼示警。⮣

      强行催动预兆力量,除了他们两个这节车枤厢以外,在他感知范围内的五节车厢全都被黑暗笼罩,而黄色的气感在抵抗着黑暗的侵入,这是罗克南的力量。

      “你有没有发现,他们死的位置和样ቫ子都ꀗ一模一……那个男的怎么是翻过ꍱ来的?”

      “汯哦,我翻的。”

      “…⮃…”

      白映有一种不祥的预感,ⲍ这是一种仪式般的东西,按这个规则,他们这节车厢也应该死人,但却被罗克南挡住。

      而且罗克南还把那男的翻过来了,如果这异变的东西有意志的⭵话……

      “咔嗒……”除了正面朝上的那个男人,其他尸体全都起身把自己叠了起来,然后……所有的目光齐齐转向罗克南!

      浓烈到几乎形成实质的血气弥漫在车厢中,只是白映没有感受到恶意。

      “再看我就不好意思了,虽然我爷괶爷小时候就说我帅的很,将来ܣ可能面临最大的难题就是太帅,可你们这样不加掩饰……哎!”

      ࡧ 罗克南扭扭捏捏,看得白映想魘吐。

      “轰!”一道黄光穿透了那个女性尸体,一路照乎亮了所有ﯱ的黑暗。

      这时白敚映才发现窗户外面全是黑的,其他车厢内都是ᄋ或枯萎或叠成一堆的,唯一相同的是他们的头全都齐齐转向罗克南。

      䟝 “你要﹜不试试把窗户打碎?”

      “你是不是傻,打碎窗户之后我估计没啥事,你可能就顶不住了。”罗克南翻了白眼,히仿佛在鄙视白映的智商。

      縓 因为太过疲惫,此时白映的脑袋还㔁是昏昏沉沉的。 㵐

      他是真没想到回个家会碰到睰这事儿。

      希望于珊冽和妈妈别担心吧。

      ……

      “阿姨别担心白映了,有罗克南那大剑块头保护他,他能有啥事啊矡。”于珊磕着瓜子,和陈红一起坐在白映新买的沙发上看电视。

      “我不担心的。”춠陈红笑着,她对着▢电视的双目几乎被眼黑淹没。

      “如果以后小白欺ꤓ负你걨,你就拿这个出来打他。ᜀ”她从桌子下面取出一꿅个小小的平底锅。

      ꯭“不用不֩用,他要敢欺负我,我就跟您说!”于珊目不转睛的譑看电▴视。

      “好的。”陈红把平底锅塞回去,拿着锅子的手微微颤抖。

      于珊▞用左手撑着头,偷偷把眼眶里的眼泪擦去。

      她想起了她︲的妈妈。

      ……

      蠁 “你……”那个被翻身的中年男人帿站起来,漆黑的双眼盯着罗克南,嘶哑的声音传出。

      随着他起身,肉眼可见的黑烟漫入他的身体,在这一瞬间,罗克南如临大敌ﺗ。

      他感觉眼᲌前的这具尸体身上,好像有什么东西降临了,而那股气息,如同神灵……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