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片软件富二代

      第四天,公生前往警视厅。

      这是最为关键的一步,只有通过警视厅才可以将当年的案件摆到桌面上。

      也只有在这里,才能获得当年案件的口供与线索。

      “公生君?”

      似乎髁是被人看见,㩽公生转过身厘,看向向自己招收的两位女孩以及以为便装女෵子。

      便装的人是佐藤美和子,而剩下的两位则是越水七槻与水口香奈。

      同时在水口香奈的手中,还有一大叠文件袋。

      看起来,是已经将交接办理完成。

      “水口女士,越水女士,几天不见,你们的气色已经好很多,东京游玩的墹怎样?”

      公生先向面前的흃两位前任委托人进行询问。

      “才没有呢,一直都在忙着交接的事情,不过多亏公生推荐的事务所,我们已经解决全部的款项交接。”

      水口香奈满脸欢喜,紧紧抱住手中的东西,一跃称为小富婆。

      旁边的越水面露无奈,以及偷偷观察着面前的男孩。

      对方出现在这里,肯定不是为了两个女孩来的......

      还是说对方已经处理新的案件?

      越水욤七槻做出推论。

      “是我多谢你们照顾我家的生意,能够帮助到你们令我很开心。”

      面带微笑示意两位女孩㡫。

      不过已经是公生能做到最好的结果。

      看向越水七槻,茔这个原本会犯下杀人的女孩,对方似乎在盯着自己。

      与之视线交汇......

      只是碰撞的瞬间,越水七槻赶忙将头瞥向其他地方,㟝一个红润从腮帮位置蔓延半边的脸蛋。

      不明白狿,为何与男孩对ゃ视的时候,会从对方的眼睛里读出一句话。

      ྨ太好了㘁。

      没错,很清晰的,越水七槻感觉到自己的内心就是如此回复,对方的眼ᙿ神就是‘太好了’的意思。

      什么东西太好了?什么事情太好了?亦或者什么人太好了?

      这些都是谜题,但越水뀯七羇槻却无法得知。

      除了这份内心的焦急与脸上的红润,其他再无所知。

      太好了,泋你们无事,我也改变悲剧。

      这ಳ是公뉷生第一次改变悲剧,不算上妃英理᜖的枪伤,这个是真正意义港上的悲剧被扭转。

      所以,虹缓缓闭上眼睛,同时内心里的一口气送下来。

      抬起左手,看向时间......

      뻓某年三月某日,早上九点三十分,我已经改变一个悲剧。

      即使这是很小㻇的悲剧......

      “呐,我要先去忙了,不能陪伴两位学姐,日后要是有相逢,我们再把酒言欢。”

      放下手臂,公生露出温煦的笑容。

      而瞳孔里则倒映립着面前两位女䳞孩的丽影,直到此刻才算是彻底直视。

      之前是工作关系,此刻没有那份羁绊,学姐学弟,或者是友人,都无所谓。

      向后撤一步,算是一种心理暗示......

      原㛧本䀱还想多聊几句的水口香奈与越水七槻,发现男孩比上一秒间隔拉开一丝距离。

      虽然是一丝,但是却似乎呼吸的不再是同一个次元的空气。

      之后无论发壪生什么事情,两人都只能称为观众,注视着男孩身上发生的故事。

      到嘴的话没有开口......剩下的是一种公式的告别...嬶...

      “呐,再见了,毛利公生律师。”

      对,该再见。 䅢

      ⏎留下背影,挺直身姿,迎面向着警视厅走去,一步步登上台阶,最后与其他人流一起,被‘大门誊’所吞噬。

      ......

      一步步的向内,公生正在搜寻自己所需要找的人。

      虽然内部重ꩠ新装修五六次,但是这里依然是小时候经常来的警视厅,内部结构并没有大幅度改变。

      所以很轻松的找到,搜查一课。

      以及那个肥胖잜的身影。

      “目暮警部。”

      说话的并不是公生,而是来自后面。

      ࡟ 佐藤美和子加快几步,腗小跑着来到目暮十三的面前,同时跟在目暮十三身边的还有高木与千叶。

      有些急忙、急促.ᇓ.....

      看起来又是发现了什么案件,此刻准备紧急赶往过去。

      格缓缓的后撤,站在走廊一旁的位置......

      “什么,工藤新一已暀经到现场了......那好吧,我们现在出发......”

      从面前跑过去。

      앍 没有注意到公生,公生也没有去喊对方。

      就这样看着四人飒爽的背影,全员小跑冲出,路上还将很多同行也撞到。

      只是ᴽ这样的话,没有办法将Ἁ当年的案件证词与证据找出来。

      要想别的办法......

      身后,一个厚重皮鞋的脚步声靠鼦近,是直奔而来公生而来。

      回过头,看见一个身材魁梧、气势蛮横的中年男子,脸上有一根明显并且冲忙狰狞ڦ的伤疤。

      “公生,好久没有见到你,现在痃已经长的这么高了。”

      松本清长,也是松本小百合老师的父亲,搜查一课的管理官앁。

      至于关系则有些ﺚ特殊,叛逆女儿的学生,曾经下属的㒔孩子。

      “是的,松本伯伯还是和当年一样坚朗。”

      按照辈分的话,目暮与松本可以称呼为伯伯。

      公生向面前的人微微鞠躬덷,算是表示礼节与尊重。

      十六岁的孩子本身就显得青涩,如此这般的状态让一旁经过的警视厅警员都侧目,观望。

      猜测是不是松本捇管理官的私生子跑来要钱这种奇怪脑补。

      但是看着又不像⪑......

      男孩太过阳光与俊俏,但是男䬖士完全是一副黑社会的样子,脸上还有一道疤,面色总是很阴沉的感觉,不说话。

      “前几天的␃那个案件,我看过法庭录像,还有提交上来的证据......”

      쭐高于男孩的身材,眼睛如同鹰眸,訬俯视的同时携带一份威压。

      唯独那敦厚的嘴露出笑容,与整张脸很不符的笑容。

      “很不错,有没有兴趣加入霓虹公安?”

      趥 霓虹公安,也就是霓虹位列级겄别最高的一层警示调查机构,通过东京警校培賤养,可能几年才渦有一位特招入公安。

      뿶曾经毛利小五浟郎就获得过,在校毕业成绩甚컮至超过某位ZERO。

      ꛘ但是因为家庭因素,毛利小五郎必须放弃앫机会,稳定下来。

      或者说,嫁给霓虹,毛利小五郎做不到。 泻

      这些东西公生是了解的,也知晓这是警视厅抛出的橄榄枝。

      但是......

      “我想成为像我母亲那样的律师,很感谢您的好意。”

      这个职位很香,无论是此时抛出橄榄枝的时候,还是未来入职霓虹公安部的时候,都会给公生带来很多便利。

      直接分配房产,直接特招入学,具备专业学习机会,车子配置等鐏等......

      甚至公嵲生要求东京任何一所大学无需任何条件特招毛利兰,政治上会直接同意,并且额外赠送免学费与奖学金。

      䳮 除了,不能结婚。(嫁给霓虹)

      似乎是预料到公生会这么说,松本清长并没有任何恼怒与情绪,伸出手拍拍面前男孩的肩膀。

      第蝡一桊下稍轻,但是拍击之后的沉稳感,没有丝毫晃动的肩膀,让松本清长意外。

      再一次拍击✗第二下,加重力气,练习过格斗的伯手掌,携带老茧一起,拍击到公生的肩膀位置。

      并且在撞击后,加持力量,向下压去......

      ᶻ “咦?”

      纹丝不动,甚至说是无法撼动。

      就算是一块岩石,被撞击后也会被产生反震,感受到肌肉疼痛与岩石内部的余波。

      而面前这个男孩......

      松本清长只感觉到,自己的力量打击出去,٤却如同石沉大海一般,无法掀起一丝涟漪,并且余震都未曾从手掌上感觉到。

      被,卸力了。

      准确的说,是肩膀的厚实晥程度抵消掉所有的冲穭击,而筋骨的柔韧将力的传导抹除㞳。

      不招入霓虹公安,可惜了!

      松本清长无法放任如此优秀的霓虹警员苗子流落成一名侦探,就和小五郎那样浑浑噩噩,或者是那边电视上的高中生⠑侦探那样,成为娱乐圈达人。

      㺔 算了,下次还有机会。

      自我安慰一番。

      原本訽就搭在公生肩膀上的手也没有松뛚开,反正内心已经想着怎么把这男孩坑来,所以也就直接勾搭着,向搜查一课管理官办公室走去。

      蹧 “鞇你ᘬ法庭上的表现不错,没有让警视厅承受任何名誉损失,作为案件负责人,我对你的行为表示띍感谢。”

      䵷 按着鞤男孩坐在椅子끃上,松本清长似乎想起什么,走到办公桌的抽屉面前,翻找一下,最后抓起一把漩糖果。

      似乎是喜糖。

      ꮴ 再用饮水机倒上一杯热开,一起放在公生面前。

      “谢谢。”

      只表示感ᛰ谢水薊与糖果,至于松本清长的感谢,公生全额接受。

      赚不到钱굍,赚不到名,燣赚点口头感谢是最好的选择。

      둏背后的意思,就찭是你有事可以直接说,警视厅可以帮忙就帮忙。

      而且,公生今天来的目的,的确就是寻找‘帮助’的。䃼

      又要翻案,等于打人脸,寻求帮助,打之前和别人说一声......

      类似这种情况。

      “看起来你是来警视䄽厅有些事情需要得到帮助偅,可以说出来,没有关系。”

      找一个椅子坐下,松本清长紧紧盯着面前的男孩。

      以及,主动打开话题。

      公生见到对方直言,也知道这件事可以拿出来说了。

      目的,让这场庭审,分别完成经济案件与刑事案件的双重性!

      放下书包,将现在所有已知道的证据,还有所调查到的所有资料,全部拿出。몔

      “我想翻一个三年前误判的案件。”

      无论是非法入学还是杀害学生......

      一并判刑!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