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酱TV视频大全

      风吹南向,浪打礁石。

      泛着潮气的木质地板一直在有规律的晃动,忽左忽右,幅度跟白天比起来不算大,但足以令长期脚踏实地的北方人感到吃不消,那种眩晕的感觉能让人一直处于半昏迷状态里垂死。

      头顶一尺高的木墙上有一道狭长的细缝,月뉓光从中洒下来,껬在这囚笼一样的舱室中投入朦胧的亮礳光。

      光线里有훈横七竖八的人或坐或躺,死尸一样动也不动的倚靠在舱壁上풫,隐约里有沉重的呼吸声幽幽响起,关着二十来个活人的底舱房里,却没有一丝的生气,仿佛他们已经被扼断了喉咙,等着蚁虫啃噬然后化为乌有。

      好硓长时间以后,角落里一个硕长挧的影子,才稍稍的动弹了一下,但还没等他闪电般伸出的右手抓出去,那只围着他转䊢悠了很久的老鼠,就ڐ像未卜先知一样“咻”的一棵声逃了开去,遁入屋角黑暗中不知所踪。

      “艹!帐”

      影子骂了一句,悻悻的缩回手,重新躺在木头地板上。

      聂尘头上的伤口已经结痂,一道半干的血迹顺着额头蜿蜒而下,流到下巴处才戛然而止,血迹呈紫黑色,在읱船舱昏暗的光线里散发着血腥的气味。

      血气与舱室中浓郁的汗臭、浊气混杂在一起,调配成为无法言状的奇特味道,几乎能令人窒息。

      聂尘཯奋起全身力量捕鼠不成之后,感到浑身肌肉都痛饕,不得不张大了嘴巴连连呼吸了好几口,才勉强让肺叶恢ꐤ复正常,空气虽然污浊,但要想活下去,却仍然离不开它。

      被关在这艘船的底层多久了?

      十天还是二十天?

      从船板缝隙㒭里㐙日月交替来看,大概是二十天了吧,这二十天里,那伙海盗只给底舱的囚徒们丢了几次发잨霉的饭食,从不问生死,似乎这些肉票能不能坚持下去,与他们无关一样。

      吞了一口口水,聂尘感到喉咙里禠都在冒火,他朝那只只有半截身子的瓦罐看了蝢一眼,里面一滴淡水也没ﲰ有了。

      “喂,聂老弟,老鼠逮着了吗?”

      摇曳的黑暗里,飘出一声粗声粗气的问话。뢶

      “没有,跑掉了。”聂尘随口答了一句,闭狏目养神。

      莫名穿越到一个肉票身上,足以令人懊恼绝望,他不大想理人。

      问话的人却不这么想,一个硕大的脑袋从对面探过来,想确认一下聂尘说的是不是真的。

      大脑袋蓬头垢面,方面宽额,不到二十岁的面容ᚨ,却身材魁梧如同成年男子般雄壮,嘴角有个大黑痣,一抖一抖的颇有喜感。

      看清聂尘没有说谎之后,大脑袋失⍮望的回去了,他身侧另一个较为沉稳的声音传来:“莽Ỡ二,聂老弟是读书人,不会骗鸇人,你失礼了。”

      㻊大脑袋在黑暗里回答:“大哥,那只老鼠那么肥,抓了起码可以垫垫肚子,我不是不相信聂老弟吔,只是想去瞧瞧老鼠跑哪儿去了。”

      沉稳的声音鹠没有再说话,大脑袋也没有再凑过来,舱里复又安静下来,板缝里月光ᙥ如水流畅,把死寂✎染上了一层奇异的安宁。

      摃 聂尘眼睛闭着,心中却知油道,对面挤在一起的两个影子,包括豲大脑袋和说话沉稳的人,是两兄弟。

      一个叫郑一官,一个叫郑莽,小名莽二。

      他俩跟自己一样,是在섍海上行船的时候,被这艘海盗船袭击抓来的。

      大家都是肉票,他俩比自己早进来几天。

      整个舱室的肉票共有二十来个,全都死气沉沉的,就他俩还像两个活人,聂尘能够说话的对象,也就郑家兄弟,这么多天下来,三人倒成了朋友。

      钍回想被抓的整个过程鮐,就跟一部电影一样,好端端的吃着火锅唱着歌,怎么就突然被麻匪劫了?

      本来,死后穿越是正常流程,附身到一个县ⱒ主簿独子身上,也不算运气太差,虽寵然没有系统助力,今后玩玩耍耍在大明朝混个小康应该不算很难。

      ᙭坏就坏在交通工具的选择上。

      老爹是个跟范进一样老年得道的南直隶小举人,去往广东上任一个县主簿的职位,官微财疏,雇헅不起易镖局,为了躲避陆地上横行的山贼才选择了海路,原以为跟着跑惯了海路的海商一道走,选的航线又是靠近佄海岸线的路径,安全得有保障,却万中无一的撞上了海盗,这找谁哭去?

      海盗比陆地上的山贼还要毒辣,满船人被杀个精光,老爹也跳海逃生不知生死,独独留下了聂尘一个人,聂尘在뎔惊恐之余,被这帮纹着妈祖像的海盗留了活口,看他青衫儒휊袍的像个公子哥,想当做肉票再赚一笔。

      ᅻ对面郑家兄弟也一样,他们是坐船去澳门投靠亲戚时被劫船的。杀人劫财再割点零件叫人带回家去赚肉票钱,是大明天启年间海盗的一贯做派。

      聂߉尘仰头睁眼,后脑轻轻撞在舱板上,口中长叹。

      人在船켫上,船在海中,甲板上几十号狰㤳狞壮汉持刀拿枪,逃无可逃,怎么看,这都是死局。

      聂尘知道,落到海盗手里的᧦肉票,根本不可氝能逃生,海盗没得到钱䥷会撕票,得了钱依然会撕票。

      难道,二世一生,就这么短短的几天就要完䧖结了吗?

      时间已经过去二十天,而最近两天,这艘海盗船一直没有航行,停泊在固定的地方抛锚不动,看样子或许要上岸也不一定,时间巧不多了。

      回想起当初海盗劫船杀人时的凶残,聂尘就浑身圐汗毛倒竖。

      ❇不能!

      뻀决不能就这么死掉了!

      后世白手起家到家资万千,聂尘也是Ჯ横趟黑郻白两道的角色,就这么死了,ﳁ岂不太冤枉璿了。

      一定要想想办法。

      珄 一定会有办法的。

      波涛起伏,船身轻摇,聂尘靠着舱壁,很想用肉掌把木头船板挖个洞出来逃走,纵然外面是万里海긕涛,也比在这里坐以待毙强。

      但船板ᆩ是铁力木所制,这种木材又轻还坚,用榔头都不㛣一躺定敲得出洞来,凭肉掌,襥更是不用想的。

      船舱是封闭的,唯一的出入口,是那道通往上一层甲板的木梯,不过木梯顶部被一道铁栅栏牢牢封住,小儿手臂粗细的锁头不是人餾力所能扭断的。

      身上被丢下来时又被细细搜过,连颗铁钉都没有兘,根本没有堪用的工具。

      쓻而这间底舱,他早已搜罗过,什么都没有,干净得犹如自己的衣兜,除了臭虫和老쿯鼠,别无长物。

      僘 再找找。賂

      不死心的聂尘东摸西摸……摸到了穿着的衣裳。

      衣裳是上好的松江棉布,韧性好,够结实。

      如果用水湿透,再拧成一股绳,缠在铁栅栏上,像铰链一样扭动,或许能拧断铁栏。

      办法的火ቄ花一旦炸起,聂尘就坐不住了,他站了起来,两眼都是希冀的精光。

      然后他开始脱衣服。

      舱室稍微起了一阵骚动,等死的肉票们看到聂尘大半夜的㰔走到舱室中间杜脱下长衫、露出上身时都用惊讶的目光看着他,有人叹息。

      “又疯了一个棛。”

      有人咕哝了一句,但是没人上去制止他。

      “聂老弟,不要这样。”跟聂尘年龄差不多的郑一官在对面说道:“还有活下去的希望,他们不就想要钱吗?只要家里给钱,我们说不定还活下去。”䰅

      他起身过来,脱下自己的衣服,披到神聂尘身上。

      “我这衣服太薄,恐怕强度不慣够,拧起来容易断。”聂尘却自言自语一般,劈手把郑뵆一官好心给的衣服夺下来:“你这是麻布的?棉加麻更好鼀,加上你的,勉强够。”

      郑一官错愕的看着他,看着他把两件衣燳服拧成一股,搓成长条状。

      “你……这是干啥?”郑一官愣了,同情的摇摇头,他觉瓄得聂尘ꇫ大概㊶真的承受不了压力,疯了。

      “你想逃吗?”

      聂尘却一把抓住他的胳膊,低吼着问他:“海匪没有信义,我们要么加入֓他们当兔宝宝,要么被他们所杀,绝不可能活着安稳的离开,就算家里送钱过来我们一样会死,你想逃出去吗?!”

      觹郑莽喉咙里发出一声吼,要冲上来,郑一官却拦住了他。

      聂尘的眼神清澈闪亮,发疯的人不会有这种眼神。

      硚 看着聂尘,郑郂一官冷静的答道:“自然ᖏ想逃,你有办法?”

      귬 聂尘没有耽搁时间,简单的把办法说了一遍。꫐

      ⛭ “这样也行?布衣服可以扭断铁栏?”郑一官不可思议的看着长퓲绳状的衣服㫊,这一刻ݺ他觉得自己判断聂尘没疯是不是错了。

      “当然可以,不过需要水把它浸透弄湿。”

      哪里有水呢?

      聂尘四下里张望,船舱里自然是没水的,外面倒是用不完的海水,可惜没法用到。

      碠 “来,撒尿!”聂尘眼珠子转了转,开始脱裤子▋。 㘞

      一边撒,他还叫郑家兄弟一起撒。

      “大哥……”郑莽鼓着眼珠子看郑一官。

      “撒啊,快点。”聂尘貥催促。

      郑一官犹豫了一下,最终,开始撩开了裤子。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