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版快喵app破解版软件

      记忆有些ዧ模糊,向왕冰其实忘记了那个具体是那个时间了。不过有一件事情,他记得很清楚。

      就是他曾经有个老是追着他跑且神烦的弟弟。

      自打记事开始,这个弟弟就出生了,向冰的父母很喜士欢弟弟,对待向冰开始变得淡漠起来,虽说淡漠,但也不是直接在物质上产生质变对待的那种,而是像被放羊了一样。

      不过这在向冰看来却是很正꾋常,小屁孩就应该多得到父母的疼爱,而真正的大人要学会变得独立才行。

      向冰打小就聪明的很,对于弟弟自然是没啥可妒忌的,但同样他也懒得关心,毕竟父母关心疼爱就够了,多他一个重☤要吗?

      后来的他在父母不怎么关心的情况下,愈发的变得狂野生长。

      㬆学习好,打架强,他是众人眼中的孩子王。

      ☆ 至于后来网络普及,网椞吧增多,而他则多了一个大神的玩家的称号濁。不过这并不重要,重点是网络普及后他很快乐。

      他玩㩘的游戏很多,但周围的小孩,却喜欢一个名为DNF的游戏,至此他有了一个新的娱乐活动去打发更多的碎片黵时间,顺便装装13,向冰㜇自然而然的就玩上了,自此他又双叕成为了众人的焦点。

      之后靠着小孩子的赞助⑺费,去网吧稍微玩一玩,就能得到一阵欢呼雀跃,被带上刷图就更是如此,当然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他的ო弟弟长大了,每天想着跟着他一起玩,但向冰对此没太多在意,所以造成了向冰兄弟两人见ࢳ面次数很多,相处的时间很少。

       毕竟当时小孩子的赞助太多了,会员不能浪费,所以他有时候会长时间泡在网吧。

      之后弟弟听说也跟了过来,再然后父母发现了向冰这的情况,给他狠狠的来了次皮带炒肉,虽然记忆深刻잋,但这东西想通了之后也觉得是自己活该。

      賑 在那之后,他就开始有意无意的躲着弟弟,毕竟弟弟一直跟着他,就会把爹妈的目光吸引过来,万一他遪在弄出什么骚操作,免不了又是一顿皮条炒肉。

      这种情况下大概过了两年时间。向冰依旧我行我素,弟弟依旧想成为跟班,不过向冰的跟班太多,至于多他弟弟一个也没什么,对此也懒得管,只要不影响到他就蔌好。

      直到有一天,弟弟在向冰恰好空闲的时候腆着脸过来,提出了一个请求,想要向冰在DNF里带一带他的小号。

      向冰当时本能就想拒绝,不过自己已经拒绝很多次了,而当时正好没事,出于打发时间的考虑,向冰就顺势答应了他。

      “哥哥,你玩游戏好……好厉……害啊”

      弟弟有些结巴迟钝的说道。

      “这游␝戏这么简单,不是一上手就行吗?”

      向冰홧带着一点不耐烦的说道。这不是䅕明摆的事,还用你说?

      “我没……没哥哥你那么厉害。”

      ༾ 对于这句话,他懒得回答接应,向冰对于这个弟弟其实也很无奈,除了给自己添算点小麻烦以外,一点㿣好处都没。

      其他的小孩找他还会贡献点网费或者零食玩具之类的东西,而这个弟弟,自己总不能索求好处吧,毕竟幀爹妈一旦发现着,不用想都知道自己什么后果。

      像是向冰这种实用主퀻义者,对于现在的施舍行为,自然感到颇为无趣的,可说又没法说,况且既然答应了就只能这么硬着头皮玩下去。

      殊不知弟弟像是탅上瘾了一般,一个角色,两个角色,三个角色……不断用完一管疲劳换一个的玩法让向冰内心的情绪愈发不耐烦起来。

      ⏛ 终于就在情绪要爆发的时候,弟弟的网费到期了。

      “哥哥,我……我回去取一点钱,菢等……等我。”

      “唉……好吧好吧,等你等你。”

      ꁟ 当时的向冰表面表露軖出很无奈的神情,但内心却一阵咆哮,等鬼去吧。随即等了五分钟就径直的准备离开。

      走之前告诉老板,告诉如果有人找他,直接告诉他没网费不用等就行。

      老板对于向冰自然很是熟悉,他提出的要求也很痛快的答应下来,毕竟钱都掏了,啥时候玩都一样,随即便答应了下来。슽

      之后向冰在同学家껵里过夜,同学父母自然很高兴躝,班里的第一要好好结交才行。

      蕾直到第二天,一个电话打到了同学家中。

      “他在你们家吧,让他给我滚回来!”

      没有大吼大叫,只是压抑的声音在电话中响起。同学听到后有些儣害怕的对向冰说道。

      “那个,你爸爸叫你回去……叔큻叔好像生气了。”

      “知道了,我这就回去ᄴ。”

      向冰应了一声,径直的寍朝着惧家中走去,心中则是猜到了那个弟弟绝对又和以前一样,被抓了獾现行。

      ⊖‘或许是被发銳现뾦偷钱去网吧,又把原因赖到我头上的艹蛋事。’

      向冰无所谓的想到,毕竟错的苰又不是自己,웜无非就是挨一顿骂而已。

      直至回到家中——

      “走!你跟我走!”父亲的声音充满了怒火,手臂因为愤怒而激烈抖᚛动。

       颤抖的大手狠狠的揪住向冰的衣领,径直的往外面的一个面包쟳车中拖去。

      “发生……”

      还未等向冰问发生了什么事。一声呵斥直接叫停了他。

      “滚进去,我现在就带你去医院,让你好好看看发生了什么!”

      向冰已经意识到了不对,内心也变得压抑和紧张。脑海思考究竟发生了什么才会这样。

      很快爸爸开着面包车,进入了城里医院的大门。

      打开车门,一把拽住向冰的胳膊,在周围人讶异的目光中,强行把他拖进了医院。

      只见病床遄上遢躺着一个脏兮兮,且满身伤痕的小男孩,护士正在帮其清理着셟伤口。

       母亲坐在走廊中抽泣着,不断用袖口擦干眼角流出的泪水。

      “你看到了吧!”

      “看到变成什么样了吧!”

      一脚把向冰踢进了病房,周围医生护士看到突然有个小孩飞进来,发现了有人使用暴力,病房内赶忙分出一些,拉住了满是怒火准备动手的父ꮑ亲。

      “你在干鶖什么!?”

      “为什么要动手打这个孩子!”

      “快住手!”

       “我当初就不该收留你这︿个䖕讨债鬼!”

      一声怒吼从中传出,向冰听了呆在了原地,一时间想从缝隙中看到母亲的反应,但什么都看不到。

      不过这场骚乱中并没有母亲去阻止的声音。

      而父亲在人群中疯狂的挣扎,一时间场面开始混乱了起来,直到保安和警察过来才止住现场,调解这起纠纷。

      向冰才知道事情的缘由。

      昨天晚上下雨,弟弟遭遇了山体滑坡,被大石头砸中了,后来被刚好路过的人发现救到了医院,现在是剩下了一口气。

      父母了解了经过,知道了向冰所作⸰所为,怒火自然无法压抑。

      不过……

      “讨氨债……”

      向冰的脸面有些苦涩,想要无奈的笑一笑,但张了张嘴,发现폏脸是僵的。

      半个月中,弟鏛弟终于恢复了一些意识,而他则是呆䬒在医院΃时不时和父母一起照顾着弟弟,期间没有太多言语,有的也只是责骂。

      这场事故在外人眼中是天有不测,但在向冰父母眼中却是人祸。

      一个月后,因为脊柱受伤,弟弟变得无法下床。

      两个月,三个月,四个月,最终确认了弟弟蚞身体瘫痪。

      ☶家里因为弟弟的这次事故,背负了很多的债务,家庭在时间的侵蚀之下,变得愈发的不和睦。

      终于在一年以后,父母离异了,扔下了他和弟弟。

      向冰看着躺在床的弟弟,内心有说不出的感情,有怨恨,有悲哀,有自责,更多ﮆ的是对家庭分崩离析的痛苦和没由来的一种解脱后的开心。Ꮑ

      时间过得很快——

      之后的他靠着之前在网吧学到的一点小聪明,给游戏写了一些小插件,赚了一点钱维持着弟弟的治疗费用,但很快,因为时代的快速发展,他的插件跟不上游戏的更新㑉。

      而弟咾弟因为药品的减少,㇣身体变得一氙天輐不如一똦天。

      “哥哥,我其实最大的梦想是⌡想和你一起玩游戏的。”

      쬃 “可是……身体不能动了。”

       弟弟躺在床上,对他说出了自己梦想。

      “梦想和我玩游戏呐瘛,玩游戏是没前途的。”

      向冰面色复杂的说道。

      ⤆ 弟弟摇了摇头,再次说道。

      “除了那个游戏售……其他的……我是追不上ꔸ……哥哥你的,不过那个游戏中大家都会升到ࡀ满级,等我……升到满级鋢,这样我就可以和哥撓哥你一起刷图了。”

      “刷图?你说的是那个游戏是DNF吧。䌩”向冰想起了那个游戏。

      “那个游戏…ﶫ…原来叫DNF啊……嗯,其他游戏我不会玩븎,DNF的游戏很简单,我只偷偷玩了一次就学会了,我学会它,就能和哥哥你一起玩。”

      릯弟弟躺在床上仿佛想起了自己曾经学会玩游戏的那段记忆。

      “这样啊……”

      向冰听到后回答了一声,别沉默了下来。

      “我知道我从小就很笨,和周围的人玩不到一起,但是我有个很厉害的哥哥,ᣕ我们是兄弟,每天见面,我相信哥哥你总会有一天答应和我玩的。”

      “可我一直在拒绝你……”ౘ

      向冰有些复ӵ杂的퓈回答了一句。

      酳弟弟听到这句话的时候,露出了一个笑容,接着说道。

      “我受伤的那天,哥哥你不是答应我了吗?”

      向冰沉默了半响,才说道。

      “那天……你不恨我?”

      弟弟摇了摇头,回答了向冰的疑问。

      “那天我太高兴了,出门只带了很少的钱。而且在我回去的时候怔,是我自己太粗心,没注意山上뎺。”

      向冰一听心中有些难过和自责,回答道。 彴

      ᐀ “我应该等你的。”

      “哥哥你没网费了,要走也很正常嘛。”

      弟弟想起了那天的情形,੻回答了向冰。

      陠 픤向冰只能将脸埋入了阴影之中,有一句话他说不出口。

      “其实我们不是亲兄弟,而且那天是我不想和你玩才故意离开的。”

      “如果多一点耐心,或许……”

      쉞目奦光转动,他看了看床上瘫软的弟弟。

      ྒྷ“呵……没有或许。”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