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mspapp65.?yz

      ⾷西岐军徐徐撤退,邓九公쾦不甘心,煮熟的鸭子飞走了,想下令追击,不过被韩荣给拦下了。

      双方厮杀已久,将士们都疲惫不甘폪,西岐军有八万珋生力军加入,这个时候追上去,不仅繩不能重创姜子牙,反而将数万商军置于危险之中。

      眮兵行险招,那是无路之下,才孤注一掷。大商大胜一场,实在没必要去冒这个险。

      ϣ惧留孙终究是出手了,自己好不容易给十万敌军找了一处绝佳的埋葬蔍之地,被硬生生打귁开一条活路,战机已逝,非人力所能左右。눳

      “启禀ᯪ二位元帅,捉到几个俘虏。혬”

      赵升一脸恭敬之意,今日大战,畅快人心,自己喷火将木吒的屁股烧着了,只可惜木吒䧥身怀道家神通,轻易之间便将火给扑灭了,否则自ꢬ己便能趁机┾除了밌他⬁。

      邓九臘公打量了❎几名俘虏几眼,见这几人身着甲胄,系红色披风,面色白皙,岆透着一股贵气,于是问道:“尔等报上大名来꫆?”

      其中一人哼了一声,回道:“邓九公,你少在那装腔作˖势,落在你手上,我们㞰就没打算活命。你听好了,我乃셞是ၷ文王的儿子뽘姬叔正,旁边这两位是我弟弟姬叔平和姬叔广。”

      “原来是姬昌ȋ的儿子,难䗾怪与姬昌有几分相像。” 謱 ᜚ 邓九公抚了抚须,问韩荣:“韩兄,这几人该如何处置。” 杞 맇 一场大胜,邓九飈公쾣整个人也是神采飞碎扬,相信捷报一旦送去朝歌,举朝欢庆。

      햽 ؘ 韩荣不假思索道:“杀了他们三个,告慰今日战死的将士。”

      姬昌有一百个儿子,自邓九公西征以来,前后死在战场上,只怕有八九个,再算上这三个,这损失不小了。若是姬昌的儿子在死上十几个,看姬发还뽏会不会一ꎢ如既往的相信姜子牙。

      人与人之间的感情是脆弱的,姬发作为西岐的国主,又岂会毫无保留的相信姜子牙,嘿嘿,姜子牙一次次的战败,只怕在姬发心中埋下了不少阴影,总有一天,两人之间的信任会破灭뙝。

      对韩荣来说,乀这也是一种打击西岐势力的战术策略,只不过这种策略发酵的比较慢。

      ⩻ 姬叔正几人倒是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临死前,就连眉头都没皱下,韩荣令人ர将他们三人好生安葬。纵然是츴对手,这种不怕死的精神,还是值得自己尊重的。

      留下赵升打扫战场,邓九公率大军归营,将士们虽然疲惫不堪,⣗可一个个面带微笑,神采飞扬。出征之前,ń还是清晨,如今已经是下午猰了,战争足足持续了大半天。

      韩荣统计完㖫伤亡,嘴角不由扬起一丝笑意。

      此战,姜子牙的援军不算,双方共碳投入兵力二十万,成汤这边损失拼比较小,只死伤两万人,而姜子牙那边足足损失了六万多人。

      从任何方面来看,三比ꯟ一的战损率,这点足够让人自豪了,可令韩荣惋惜的是,明明可以全歼,因为惧留孙一ꡛ人,结果功掶亏一篑。

      没办法,神㨙仙的能力实在太强大了,自己纵然有着先知先觉,却也无力干囋涉他的行为,除非有一天,自己实䎿力达到与他们同等的境界。

      ……

      一见到韩荣,韩升和韩张变跪在他面前,苦着脸道:“父亲,万刃军让人给破了。”对于콞万刃军,两人有着盲目的信任,那也是他们的倚仗,如今被人破去,他们感到脸上无光,回营后,一直闷闷不乐。

      自来到西岐战场,他们初露敔锋芒,阵法所向披靡뇝,这还是第一次遭受沉重打击。

      韩荣安慰道:“飾破就破了,你们二人好生专研,争取弄出一个比万刃军更加厉害的阵法来,扬我大商兵威。”虽然破阵在韩荣意料之中,可西岐的效率这么高,还是让他有些吃惊的。

      牘韩升和韩变一听,郑重的点头,他们还打算找杨戬算账了。

      土行孙拱手道:“韩副帅,末将在战场上找到一ᓣ张用过的仙符,这是阐教的符印,依末将猜测,必有阐教高人施法,破了那大河。”

      土行孙立功心切,砅他冲在最前面,所以发క现了别人没发现的一幕。

      “你说的不错。”

      韩荣点点头,并没有告诉出手之人是惧留孙,土行孙胆子是不ྛ小,那是建立在惧留慠孙不在的前提下,若是핿知道惧留孙来了西岐,即便土行孙不会改换门庭枌,心里也会有所想法,届辍时,势必会影响他发挥。

      既然阐教那边不捅破这层窗户纸,自己何必多此一举。 ꎠ

      坦白来䗷讲,土行孙若是死心䠡踏地跟着自己,自己不会因为他是阐教出身,形象不好,就对他心存偏见,日后做出过河拆桥的事情。当然,若是土行孙立奛场不坚定,因为惧留孙的原因,与自己为敌,那就怪不得自己了。

       韩荣的行事准则;对自己人,真心对待。对敌人,痛下杀手,绝不留情。正所䲾谓,人不狠,站不稳。

      土行孙一怔,紧接着道:“韩副将,姜子牙有阐教高人前来相助,我们必须쾿早作打算,以免战事一起,我方措手不及,处处陷入被动。”

      韩荣笑궢道:“你不唡必担心,本帅自有﬉打算。你今日也첫立了功,我会上书天子,论功行赏,他日等战事平息,自有你一场人间富贵!”

      土行孙大喜道:“副帅说言极是!”

      “好了,你先退下吧,我还有事情处理。”

      韩荣摆了摆手,屏退了土行孙,又向韩升、韩变道:“此战过后,必会平静一段时日,你二人须跟余化好好学习法术,在下次战事到来前,争取学会五行中的土遁之术。” 㰽

      挕 对修行之人来说,没有一定境界,自然学不了腾云驾雾,那么五行遁术就极为重要了。试想一下,若是今日韩升和韩变会菊土遁,余化也用不着将坐骑借给他.们。

      韩升和韩变对视了一眼,韩升道:“父亲放心,我兄弟㗌二人一定努力学好道术。”

      “那就好,你们䦳也累죝了,下去休息吧。”⶚

      等两人一唎走,韩荣陷入了沉思,大营的法术人才뀳还是太少了,比起西岐,差距ꎣ不是一点,看来自己要提前去一趟좚青龙关,从丘引手中挖来陈奇这个人才。

      ᳪ 当然,在此之前,未免夜长梦多,要处置殷洪,他ꐈ手中的法宝,韩荣眼热得紧,特别是那件八卦紫授仙衣,刀剑火淹,难伤分毫,这可是一件好宝贝。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