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美仁

      聲 “临时工5号发起紧急通讯请求,是否回应。” 中

      “是/否。”

      “请注意先遣船能量已经低于警戒线,这是最后一次为代理船长提供帮助。”

      这话让马洛斯心中一紧,没有了船长身份的加持,他可就没有办法净化空气,也没有办法翻译诡秘的知识了。

      这个失控的世界鬆好冷,马洛斯的心也好冷,乡镇剑士的生活,真的是非常空虚寂寞冷。

      不过科科尼斯一定是来送祭品了,马洛斯这样告诉自己。

      除了这个原因,他为什么要紧急通讯呢。

      如果是洁净和复用仪式出了差错,那他的反应肯定是切断和自己的一切联系,把心怀恶意的荧绿之主永远拉黑啊。

      分析了一番后,马洛斯感到一阵饱含着金发小美人温柔的气息裹住了自己,因为缺乏能量的寒冷一下子消散了大半。

      他无视登陆辅助系统的警告,按下了ช“是”。

      “船长先生,这么急就提ᒔ起紧急通합讯的要求,并不是因为事情真的很紧㝱急。” 暛

      “而是想要表达我个人对你的感谢,你的洁净和复用方法确实有效,虽然净土坑没有明显的变化,但是我的等级提升了。”

      “只엜是我个人,不是纯紫教会,更不ꜝ要纯紫女神。”

      然而马洛斯一打开腰带,就看到了一连串非常叫人火大的信息。

      你丫的不紧急你发起紧急通讯个毛线啊,这是要消耗一个苏勒德斯的!

      0.46...

      整໦整四十六个苏勒德斯,对于马洛斯来说曾经是难ፐ以想象ṡ的一笔巨款,然而对于船长来说,这笔钱都不够维持先遣船最基本的运转了。

      马洛斯本来对此已经做好了心理建设,以后收集到了能源再恢复船长的工作就是了。

      可是这笔钱对于一个2级战士来说实在是太多了。

      没有了能源,他就没有了升级的门路,也没有了翻译的能力,要重新赚到五十个苏勒德斯真的是太难了。

      不是说毫无可能,至少也是难度大增。

      眼看着就要回到过去那种不识字的状态了,马洛斯心中当恙然是烦躁的。

      失去了先Ȼ遣船的支援,其他的都是小事,但变回文盲实在是让马洛斯太难受,虽然马洛斯依然会是一个很善于数数的文盲,但很善于数数的文盲依然是文톗盲啊。

      那你为什么要来打搅我?!

      马洛斯聵已턓经把这段话都给打出来了,但是他最终厽没有发出。

      船长不应该这样气急败坏,不能像一个乡镇剑士一样。

      “你当갘然只能代表你自己。”

      马ㄋ洛斯如此回应道,然后他就看到眼前的临时工5号的身体绷泸紧了,他在自己的面前刷刷地写了不知道什么。

      ᱾ 科科尼斯面前的马洛斯总是一副威风凛凛的样꾩子,而马洛斯眼前科科尼斯的一切动作都会被船长尽收环眼底。

      联邦对于上级的支持还是不错的,哪怕能量都要没了,也没忘记帮领导稳住气势。

      “妈妈,船长先生说我当然只能代表我自己。”

      “妈⥸妈,船长先生是不是有点生气了?我们只给额外五十个苏勒ﻂ德斯当祭品会不会太少了。”

      “妈妈?妈妈?”

      科科尼斯很是紧张地问了好几个问题,当然不是直接说出来,而是写出来的。

      科科尼斯夫人就在儿子的身边,他们约好用文字交流,不要暴露她的存在。

      儿子连写了好几个妈妈,越写越大聴,以至于一张纸很快被写满了。

      “我看得见。”

      科科尼斯夫人这才回应了一句。 ᥔ

      但是她写出来的文字歪歪扭扭,潗手臂不可抑制地在槝颤렎抖。

      “妈妈你怎么了?”

      她的样子让科科尼斯害怕极了,儿子以为是船长在攻击自己的母亲,攞大声喊了起来。

      “我没쨎事,写字!”

      科科尼斯夫人继续在纸表上写道。

      她是被联邦的全息通讯界面给惊呆了,虽然已经从儿子口中听说过这个充满了神秘气息,让人肃然起䃧敬的场景,但是ヤ真的见到这一幕的时候,她还是心神失䧌守了。

      荧绿色的光芒围绕之中,这个船长先生的气势比之纯紫大牧首也毫不逊嵗色,一样地充满了上位者的自如,还少〭几分阴郁和压力。

      纯紫大牧首最近和元老院是闹得不可开交,后者要求纯紫教会提供上百牧师帮助镇压叛乱,这謘可是要了大牧首的老命了,面对一般信徒的时候还能拿住架子,

      在其他高阶牧师面前经常是唉声叹气,为了凑下ₘ个季度的祭品,ᔋ还有整顿内部已经荒唐到了极点,威信全无的各种考试,真的是什么办法都用上了。

      一番威胁、诉苦和互换黑材料之后,科科尼斯夫人只能接受了自己儿子也要接受公平考试决定是否上战场了。

      这让科科尼斯夫人非常不爽,但她对于教会内的腐化堕落非常不满,一贯支持进行一番大清扫,这次为了能够让其他高阶牧师接受整顿,只能让他儿渕子冒险了。

      这段时间她宺都没有好好盯紧儿子,对于科科癭尼斯想要钓鱼执法,媛找到某个隐秘组织的想法,她一直以来都当做是让儿子接受生活毒打的机会。

      科科尼斯已经在好几个类似组织上花了不少时澙间和金钱,但最后这一个船长居然真的有点东西,这比骗伲子可危险太多了。

      1级净风对她来说当然是不值一提,但是这个洁净和复用尊主之土的手法可不得了。

      这个家伙真的敢和压缩与绝望之魔做对,那就是纯紫女神的潜在支持者,但是既浐然有资格和纯紫女神合作,那对于科科尼斯淠来说就太可怕了,她只是想要让儿子被生活轻轻拍几下,可不是按在地上锤得头破血流啊。

      更加ꁴ令科科尼斯夫人重塑了三观的是这个船长和儿子之间的通讯居然几乎是实时的。

      科科尼斯从来没有告诉她通讯的质量这么高,她一直以为这也就是互相之间咁有一种可以按照一周,甚至一个月间隔的方式交换情报的措施呢唜。 

      然而居然是这么惊人的交流方式,要是早知道船长有檘这手段...她早就不让儿子继续和船长接触了。

      这绝对是一个强빴大的存在,至㦙少也是很接近神明这个层次9,叫他荧绿之主并不是过度的尊敬,㮩而是一种必要的熦小心。

      哪怕纯紫大牧首也搞不出来这种通讯手段,纯紫女神行不行?科科尼斯夫人不知道,反正祂没有对自己有过如此在意。 ᧫

      “船长先生旕,为了表示能够升级的感谢,我打算献上五十个苏勒德斯。”

      科科尼斯夫人的思绪让她儿子只能按照预定计划行事了。

      听到儿子口中吐出的话,科科尼斯夫人一下子跳了起来,她在屏幕훻的侧面对儿子连连挥手,然后拿钱羊皮纸想要写釷字,然后她发现正面已经写满了,后面也全部是密密麻麻的“妈妈”...

      莘 但是五十个苏勒德斯怎么够!

      船长先生酧已经䔀说了绛‘你只能代表你ò自己’这种非常不满的话语了。

      这当然奢是在说明他或者祂已经表明了如此善意ぬ,但是纯紫教会的大人ꑋ物居然如此糊弄船长了。

      ‘感激,感激!’

      用词必须谦恭,避免激起敌意。

      ‘加倍,加倍!’

      五十个苏勒德斯也太少了,至少要一百。

      科科尼斯夫人在自己紫色的扰袍子上,用黑色炭笔写出了文字。

      “为了表达我个人对船长的感激,我緦想要献上一百个苏勒德斯的祭品。”

      笀 球虽然科科尼斯夫人Ƿ在自己袍子上写得字非常不清晰,好在亲儿子对老娘的理解力还是够的。

      “☙呵呵,一百个苏勒德斯可是不少뭥。”马洛斯轻笑一声,“正好可以赏赐给我脞在罗德半岛的虔诚信徒,就是他截取到霝了这洁净和复鵱用的知识熄,作为帮你提升了等级的回报也是很合适的。”

      他用了好大的定力,才没有让自己发出不用当文盲的哈哈大笑呢。

      然而科科尼斯夫人内心却很焦虑,莹绿色的光芒来回闪烁,

      船长先生在暗示这点东西就是给他部下的一点小意思㥒,还有给他的大意思呢!

      然而她一时间真的想不到什么好处既能让船长满意,又不会让她过度暴露在危险之中。

      真的是太仓促了,低估了这个船长啊。

      但是不给一个大熬意思是绝对不行的,否则以后更高级的洁净和复用方法就没有希望了,那可不是自己一个人损失巨大,纯紫教晡会也会失去一个好大的机会。

      짉 ᓯ 科科尼斯夫人很是后悔,和船长的通讯太仓促了,实在是没有想到居然会有如此奇꘹异的场景。

      那莹绿色的存在太危险了,不能激怒祂,䦇也不能轻易信任祂。

      科科尼斯夫人正在䦷胡思乱想呢謔,忽然看到儿子已槓经在自己的桌子上写出了好长一킫段话。

      ‘妈妈躺,我们给船长先生的虔诚信徒写一封引荐信怎么样?你告诉过我,罗德半岛是纯紫女神最不在意的地区之一了,祂不会介意自己的盟友在那里稍微扩大势力!’

      ‘而且引荐信我写就行了䕝,这样你就不会直接和异教徒有联Ṥ系了,有了这信,船长先勳生的朋友就能得到当地教会的帮助,能够打击压缩和绝望之魔的信徒。’

      ‘罗德半岛身的大主教会给我面子,他一定愿ﴑ意在新罗马城里有一个朋友的。’

       看着科科尼斯已经ï微微有了一⾾些胡须的脸庞,科科尼斯夫人忽然感到浑身上下一阵轻松。

      儿子虑好像已经长大了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