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了古力娜扎的小说

      一周过去了,如今荴着百名骑兵,都已经分散打入乐清城中了,只剩下陈阳,姬梦缘,赵云,以及小道士没有出发뽂了。如今自己的基本盘就剩下一众文官,和几十位士兵,张,李两位将军,则先行出发去主持大局了。

      而今天陈阳一行四人也要出发了,村庄的门口一众文官以굇徐阶为首前来送行。

      陈阳看着身后送行的文官们说到:“我知陌道我平时不注重你쬛们,你们心里肯定有怨气,但是如今的基本盘䛲就全权交付给你们了,我这一去不知⿮要多长时间,但肯定会派人来回传递消息,有什么决策徐阶你可以直接做主。我相信你的能力,可以做好这些,我希望等我拿下城池,将你们全部迁入城池之时,你会给我带来惊喜,而且我们的势力会越来越大,你们的能力也会得到肯定的,所以不要着急等我们拿下城池之后,你们的才能魛有的是地方发挥,甚至到时候你们不发挥才能我还会惩罚你们,希望你们会给我一个惊喜。”

      ቹ 徐阶则说到:“臣必不负殿下所托,相信殿下回来之后会看到一个完全不一样的村庄。”

      陈阳点了ꈪ点头,便带领着几人一起出发了刻,而且身后还带着大量的铁矿,毕竟是准备好长期潜伏的准备,在当Ꮹ地必然要有一定的营生,而如今正是战争之际,铁矿无异于稀缺资源,作为启动资金足以。而且铁匠可以更好的和军队打招呼,从而知道一些敘,别人所不知道消息。

      陈阳与赵㉈云二人骑着马在前方领路,஻后方姬梦缘坐在马车上,由小道士驾驶着马车前往那座乐清城。

      一天的时间都在赶路,饿了就吃从村庄内提前带好的烤红薯,临近黄昏的时候,总算来到了乐清城下,陈阳看着眼前的城池对比那座乐安城小了许多,但设施也很完善,什么东西都很齐全,几人来到了城门口,守门的士兵照例盘问一下,而陈阳的回答则是,来做生意的。毕竟身后的车上有成堆的铁矿。

      而守门的士兵看陈阳是来做铁矿生意的也很重视,毕竟如今哼是战乱的时候,各大势力虽说底蕴充足,但是铁矿终归是战略物资,越顥多越好。守城门的士兵示意陈阳稍等一会,自己交代一下任务亲自带陈阳进城ꅎ。

      这名士兵也是明白人,如果自己促成了这一波生意,那剈么自己到时也会升官,这种好处自然要独占了,至于城门口的那些兄弟,到时提点一下也䂚是不错的。

      那名士兵将⛋事情交代好之后,便带着陈阳几人进入了城池。

      虽说驋小道士说,这座城池之内势力错综复杂,但是进入城门的第一时间,陈阳便感觉到了,勃勃的生机。虽说不如乐安城那般繁盛,但也是其乐融融。城内并没有乱象丛生。陈阳看到这个局面便知道,如今这位城主,还是很有能力的。就算不通兵法之㡶道,但民生方面也是极强的。

      之间那守门的人带着陈阳几人,往城市的中心走去。陈阳这一路一直观察周边䞴的情况,发现了一些踱端倪,这里的主路之上看䘽不见任何府邸,按ल理说越接近城市中心,官员的府邸会越多。但是这一路走来됝没有发现任何府邸。

      㐇这是一桩怪事于是就问道门卫:“小哥,请问一下,为什么这周边都没有官员的府邸啊,我在别的城市行商之时,看到越往鏕城池的中心位置,府邸越多啊。”说罢又从怀里掏出了一点银子交到这名士兵的手㣤中。

      而士兵颠了颠手中的银子,收到了怀中,说到:“你也就是问了我,要是问了别人还不一定知道呢,你要知道如今这座乐清城的城主也就二十出头的年纪,前几年老城主死后,差点没能即位。”话刚说到这里便삌断了声音,士兵三只手指头搓了搓,看向陈阳。

      陈阳立马明白了什么意思,又从怀中拿出了一块银子说到:“大⨩哥请继续讲下去。”

      那士兵看陈阳很上螎道便也继续说了下去:“当年老城主在的时候,文韬武略可以说是一代枭雄,白手起家,拿下了这座乐₭清城,有这么깡一位雄主,低下之人自然也不是一般人,其实如今这些高官都是当年,老城主拿下的山贼,土匪。只不过被老城主打服了收入了笔下,老城主在哪里一天,他们自然也不敢造次,而老城主也一直没有收苳拾他们的意思。虽说这帮人拉帮结伙,但是相互之间有个制衡的作用,而䂨且老城主贉一人就可压群雄,对他们也没有在意。可是几年前老城主突然暴毙,簎这些人得到了消息,立马就心声反意,毕竟当年老城主是将他们一个个打服的。如今一个二十多岁的毛头小子突然就要骑在他们的脑袋上拉屎,自然心里不服气。但是楮老城主对这些山贼,土匪太过于熟悉了。知道自己死㬾后迎可८能会危找害到子孙的安全,便秘䬭密的训练出了一支军队,这支军队有多少人只有如今的城主知道,据说每个人的战力都极强。并且将这只军队混入了城防军之内。虽说这些土匪,山贼都有家兵,但是哪里敌得过正规军队,而且军队之中还有⻧老城主一手提拔上来的将军们,这些山贼,土匪的旧部被打乱混进了各个军队之中,可以说这些人,手里除了家兵以外没有任何威胁,但是哪有那么简单啊,当年的地形可不是圐如此,当年正如其他城池一样,各个府邸,围绕着城主府而建,几方势力相互勾结,商量出了个办法,在半夜的时候,各家一起出动将城主府团团围꿒住,攻打城主府,准备将城主杀了之后,在决出谁是新的城主,就在这时那支神秘的军队出现了,将这些官员的家兵们彻底绞杀,但是这些官员一个ꫠ都没杀。但也许是因为害怕,命令他们将府邸搬至城池的外围,这样即便以后他们再有谋反的心,也不会出现那晚的情况了。这便是如今这城池的中心位置没有府邸的原因。”

      陈阳点了点头说到:“谢谢大哥,为我答疑解惑了。原来是这样啊,可是新任城主为什么不把这些谋反之人都诛杀了呢?那样不是能保自己平安么?”

      那士兵笑了笑说到:“小伙子,你还是太年轻了啊,虽说这些人手里没有兵权了,但是他们以前的手下都在军队内部啊。如果将他们Ⱶ一举屦诛杀⚊,怕不是军队里立马就造反了。到时候就不是那只神秘军队可以抵挡的住的了。我想新城主也有权宜把,不过谁知道呢?这些事情就不是我们下面这些人去想的了。”

      说罢几人便来到了一处府邸,府邸的门牌上写着“ꔺ兵部”陈阳内心感叹了一具,整的真是有模有样,连六部之一的兵部都有。

      那名士兵说到:“小伙子,你现在这里等我,我进去通报一声,让쌋人出来和你们详谈。”说完便转身叩门,一会大门打开,出来了一人,与那士兵交谈,펳士兵说了些什么,那人便将士兵放了进去。

      一会便有人出来接陈阳等人说到:“你们谁是主事的,我们部长说了,只接见一人便可。”

      陈阳便站了出来说到:“我釚就是Ლ主事之人,请稍等我马上就来。”

      陈阳走到了马车前对着姬梦缘说溉到:“我进去一趟,应该没有大问题,你们在外面小心安全。”

      姬梦缘点了点头并说到:“小心行事。”陈阳也点了点头,便转身跟着那名出来接自己的走进了府邸。

      府邸的内部,根本就不像办公的地方,蟋假山,池塘,凉亭一应俱全。陈阳有些疑惑便问道:“这里可不像谈事情的地方啊,更像是居家之处。”从怀中掏出银子,递给了那领路之人。

      领路之人看了一眼,也냽收下了银子便说到:“这里以前是别人的府邸,只不过如今他们搬家了,我们就拿来办公而已。”说完便再也不说话了。

      陈阳也没有自讨没趣,便没有多问。

      领路之人,带着陈阳在府中七拐八拐来到了,一座房子面前说到:“大人就在里面等你,你可以进去了。”说完便退走了。

      而陈阳也是不惧,来到房门面前敲了敲门说到:“大人,我是来卖铁矿的。”

      ڰ听到门内传来了声音:“进来吧。”

      陈阳便推门而进,那位守门的并不在这里,对方说不定已经迉先走了,眼前坐着一位穿着锦服的中年人,面色铁青,有种不怒自威的感觉,但是那将军肚甊出㤚卖了他。毕竟这个位置可是个肥差,而且各种应酬之多。陈阳内心是不太相信那张铁青的脸㫰,是一个清官的。

      陈阳行了一礼说到:“见过大人。”

      那男子也说到:“没事,既然来了这里,就不用拘泥于那些礼数了。我听下面的人说你此番来此是来卖铁矿的?”픾

      陈㤁阳则回答道:“是的大人,小子쳜我本就是个商人之家,前几年父母意外身亡,当年埝年轻还不能主持大局,家产뎆遭人瓜分,只留下一处宅子,今年收拾宅子之时,意外发现了地下仓库。仓库之中藏ᩲ有这些铁矿,如今正好是战乱之时,想着拿出来卖上一些好价钱。”

      那男子说到:“你到时赶了个好时候啊,正值今年战乱,铁矿的价格一路飙升。不知你这次带来多少铁矿,还有多少铁矿啊。”

      陈阳则回答到:“因为手里也没有㦡太多的钱,只能买几匹⇖马,将货物拉了过来。如今拉过来足足二百斤铁矿ꅲ,铁矿的质量十分不错,根据小子自己的测试,这二百斤能出一百௤八十多斤铁,而小子架子已祆经没有铁矿了,这就是全部Ֆ了。如今只想将这些铁矿卖掉,换一些钱财,ꮜ好干一些营生,好在这乱世存活下去。”

      男子说到:“二百斤铁矿么?确实不少了,按照如今的价值槵,这些铁矿我以一万两银子的价格收购,不过嘛需要上边的审批,你也知道审批这么多银子,还是有点困难的。”

      陈阳听到这番话᷷语,自然知道面前这位男子说的是什么意思,立马就说到:“大人请放心,我自然不会让你难做,这些铁矿我给您只要八千两就好。”

      男子听到这番话语,立马开怀大笑的说到:“你小子是个人才,不愧是商人之家出身,嗯那我就以八千쐡两肔的价格收下了。明日,你将货物带到这里,到时我们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陈阳立马就说到:“谢谢大人给的优惠了,我以后如果还有货穅物,自然会来找大人交易的。那小子我今天就先走了?”

      那男子点了点头说到:“行了,你就退下把,明天上午来府邸门口,和下面的人说一声就好了,到时我自会知道。”

      陈阳缓步退出了房间,门外站着那位,领着陈阳进来的下人。带着陈阳离开,走到门口聀之时说到酗:“大人最뿳不喜欢,不守时之人,明日请上午来到这里,我们进行交接。”说完便将왟大门打开将陈阳送了出去。

      陈阳则回复到:“明白了,明掔日我定上午来此,谢谢你了。”也退出了府门口

      门口之处,姬梦缘三人还在等待。

      斳看着陈阳出来,姬梦缘立马问道:“怎么样了,谈的如何。”

      ῲ 陈阳嘴角轻轻的翘起说到:“成功卖出去了,如今只等明天交货了,不过这部长也够贪的了韖,我压了两成的价格,竟然也㱧吃的下去,果然如小道士所说啊,如今我的信心又增加了几分。走吧咱们先行离开,找个住的地方。明日来这里交货拿钱,第一୆步已经成功迈出了。希望之后的计划会顺利把!”

      ࠹ 㟦陈阳几人离开之后,刚才接待陈阳的那位下人,从府邸的后门走出。七拐八拐来到了城主府的后门敲了敲门,三长两短,之间后门悄然打开,那位下人,观察了一下周誵围,便闪身进入了城主府之内,城主府的后门悄然地关上了。כּ仿佛没有人来过这里一样。

      那名下人来到了一个房间门口,敲了敲门。

      门内传来了年轻的声音说到:“进来吧”

      那名下人进入门内,立马跪在地上说到:᥁“城主,在下负责兵部主事的监控,今日又一位商人来到䀭这里,贩卖铁矿,在兵部主事的暗示下,将价格下调至八千万两。兵部主事贪污两千万两。”

      座上的꿍男子点了点头说到:“知道了,暂且先不动他,贪污就贪污把,在这座城中,贪污的这些钱早晚都会回到这里的。暂时可以不用动他,这一笔笔帐都要记者,等过一阵时机成熟之时,一举清剿便是,我那些叔叔们如今可不安分啊。对了今日来的那位商人可有什么漏洞。”

      큆下人回答到:“臣在外面听完了全程的对话,并没有什么漏洞ᡑ。完ᮂ全是一副商人嘴脸,应该是商业家庭出身,兵部主事仅仅是小小的暗示一下,便明白了意思。”

      青年男子回答道:“嗯,那就好你的ࢪ能力我还뿤是相信的,继续监视就好,叫下面的那些兄弟们都看好自己监视的人,最近如果不出意外就要动手了。我这些叔叔们也该随爹一起去天上享享清福了。”

      那下人听得这话,浑身打了个冷颤,似乎害怕眼前这位城主大人。

      而这两人哪里知道,陈阳在自己的世界,就是一位商龪人,而且做的很大,虽然背后有所支持㖈,但是背后的那人何不是借着,陈阳钓鱼呢?对于这种事情自然烂熟于心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