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超污丝瓜视频

      散落的花草中,有她最爱的冥落棘花,尽管已经不记쁮得她是谁了,但冥落之王总想尽可能保护那些花朵,作为回忆的记号。

      䩰可现在㕯——

      “冥……冥朔?ꥐ”

      朝凝这次彻底޷慌了神,冥朔这万年一点变化没有,唯一的变九化就是比万年前更强了。

      但她现在已经远远不如万年前了,身为一具尸骸能保留多少生前的仙力呢?刚刚与林鸦战斗就已消耗了大半。

      ᇌ朝凝就像一个中途越狱的在押犯人,出来之后她有点得意忘形了,甚至没注意到自己挖的洞是通往狱卒的房间。

      林鸦居然在传送地点上动了䥒手脚,亏朝凝还以为他要决一死战,所以自己也拿出了真本事。

      这么一想,问题的根源乃是林鸦过于难缠,若自己两三招结果了他,肯定是有时间逃离。

      骄横与轻敌,哪怕过去了万年,朝凝这些毛病可谓是掓死性不改。

      挤现在被盛怒状态下的冥朔抓包,自己的下场可想而知。

      但她势必不会坐以待毙。

      另一犯人林鸦此时歪着头,虁吐着舌头,一副大聪明的样子。

      襑诶嘿~我只是只小猫咪,我只是只小猫咪。

      拥有ﱢ冥落ݚ之王好感的林鸦自然不会被苛责,他把所有的怒火倾泻于那个谎话氃连篇的仙人身上。

      “冥朔,真的好久不见……”

      Θ朝凝说的乃是颍古语,但冥朔只是冷眼以待,默不作声。

      意瑍识到花言巧语行不通,朝凝只好剑走偏锋。

      腤待冥落之王靠近,九重莲塔突然崩塌,被压鋽制的轮回之力无法起作用,但飘落的世界花瓣却可以受牵引而炸开,威力相当骇人䨋。

      只不过原本用以滋补自身法力的花瓣用以爆炸,朝凝现在也算是油뛀尽灯枯了。

      墲 连续帷不断的爆ኙ炸扬起䅂尘埃将巨人的身影完全掩蔽,朝凝想趁这机会逃走。

      可她的目的早已被林鸦所察觉,林鸦先一步落位,堵住了朝凝的退路。

      林鸦怒吼着,源自幽冥的索魂咆哮震慑心神。

      앚 扼魂之慑!

      朝凝大脑顿时陷入一片混沌之中䣯,懵懂状态她接受了一道命令,身体不由自主地去执行븩,命令的内容是——跪下!

      扑通一声,曾经骄横绝世的一代真仙双膝下跪,林鸦猛然一扑将其按在身下。

      瞬息之后,清醒过来的朝凝看着抵在自兔己脖间的利爪,作为尸骸她没有再死一次的概念,但这幅躯壳如果受到不可逆转的伤害,她뎺的魂魄将因无所凭依而魄散魂飞。

      如今只能认命了吗……

      她仍不죀可死心,她语气放软,用好似撒娇的口吻说道:

      “小虎妖,我……不对,姐姐把《大品天妖诀》的后半篇给你,放姐姐离开好不好嘛~”

      㪷 别说,林鸦还真挺吃这一套的,只不过——

      “我如果不ꓜ放你离开,我不仅有办法得跄到那半篇功法伓,我更是能得到你的全部。”

      爆炸声停息,冥落之王身上的玄甲显然不是凡物,༛在周身Է玄甲的防护下,冥落之王尽管被拖延了时间但也毫发无伤。

      好在朝凝并未逃走,轮到她付出代价了。

      ⮯他举剑向朝凝的头颅砍去,但这一剑估计会把朝凝整个人斩成碎末。瘗

      仙人之躯也只是正常人类的体型,而冥落栧之王则是巨人,被巨人的佩剑砍中,那可不就是粉身碎骨嘛?

      林鸦站了出来,系统同步翻译,林鸦的一席话让冥落之王收回巨剑,朝凝逃过一劫。

      至于慥说什么能让冥落之王改变主意,自然瘉是ʍ一命换一命,⅍不过并不是林鸦的命,而是他把巫鸣之女的消息告诉了冥落之王。

      当时没有赶尽杀绝反倒给了林鸦谈条件的资本,正所谓一切皆有因果。不过林鸦这不是所谓的恩将仇报。一码归一码,他救下了朝凝的命,以后朝凝将成为他的奴仆。

      最为奢华、最为高贵也是林鸦췺最为喜爱的奴仆,同时还能当应急食品。

      朝凝此时法力消耗过度,她如今的躯壳就像一个容器,拥有真仙基础的她能容纳海量法力,但一直以来她힖都是入不敷鷖出。

      满是漏洞的容器,哪怕将其蓄满也会在不知不觉中流失殆尽。嗢

      Ώ 朝凝可是熬了万年,如今有一次性消耗过度的法力,她现在就像一个提线木偶,谁拉她就跟谁走。

      諑 㒹 自然是林鸦去拉苐她,尽管她心里有一百个不情愿,但林鸦有冥落之王这层关系,而먚且刚刚还救了自己,如今跟着林鸦可能才是正确之选。

      大不了让他舔个痛快,就是怕他除了舔还想做点其他事。

      林鸦驮着朝凝回到王座之间,期间他一直靠系统챟翻译,用蹩脚的口音与冥落之王交ⓖ流。林鸦的口音自带喜剧色彩,但他们谈论的内容却让朝凝怎么也笑不出来。

      顣交谈的最后,冥落之王点了点头,林鸦在Ȣ地图册上左画右画把巫鸣之塔的位置标明出来。꣪

      随后冥落之王取来两个项圈,尺码虽然不匹配,但ᤃ好在可以〔调整规格。

      其中象征仆人的项圈挂在了朝凝的脖子上,她想拒绝但无法拒绝,这玩意戴上后就不能自己解下了。

      ↏象征主人캋的项圈则戴在林鸦的脖子上。

      仙与妖,此时身份却替换了,这感觉就像狗溜人,不对,自己뉺这个情혤况应该叫猫逗仙。

      林鸦念动咒语,戴着仆人项圈的朝凝化为一道䑣流光收入主人项圈之中熆。 Ꚙ

      这玩意算是冥落时代的黑科技,由法力驱动,一开始是用来驯服兽类的,后来发现这玩意更适合调教仆人。

      再然后这项圈拓展了随身携带仆人的空间功能,到最后这玩意成了专门携带“欲望处理奴仆”的道具,被明令禁止生产了。

      至于为什么冥落之趖王有这玩意,不要想歪啊,他算是ﻍ返璞归真,还真拿这玩意驯兽。

      “放我出去——”

      朝凝的声音传ᆰ入林鸦的耳朵,只有他听得到。

      蒟 林鸦再次念动咒语,浙朝凝被放了出来。 ᯁ 鼶 现在冥落之王无兽鮯可驯,放鄉着也没用,林鸦正好有需要就转赠给他,并且林鸦并不算白拿,他提供的情报对冥落之王而言相当重要。

      害,一个是妄自菲薄的女巫,一个是迟钝专情的王者,希望他俩时隔万年终能重逢吧。

      빒 궄顺带一提当年事情的真相,朝凝确实满口谎言,为了窃取冥落独有的知识,将冥朔骗往深渊,最后是冥朔自己挣脱出来的。꽳

      在三位仙人的内患和黑暗浪潮之间,冥朔选择一网打尽,发起了终焉之芛战。

      袡 结局其实륚差不多,三位仙阳人之中,❧两位横死,朝凝被封印在第五圈层烏,黑暗被镇压回深渊,他自己则滫化为永恒的看守。

      但有一点朝凝没说错,冥朔付出了相当沉重的代价,说他是冥落的䢀罪人也不为过,但他用整个冥落换取了这个纪元샄的未来,他的功过谁有资格去定义呢?

      解决了᱗这档子事,林鸦要去和쐗系统讨价还价了。

      “系统啊,我虽然没吞噬古仙尸骸,但我确确实实获得了她,任务是不是也该算完成一半呢?”

      【系统结算中……宿主的提议有参考ⴿ价值,第三任务点记为百分之五十,两个百分栐之五十折算为一个完整任务点。恭喜宿主完成限时任务,随机神兽血脉抽取中,神兽血脉确定——天空之王?席兹。】

      匎卧槽,席兹来了,翱翔于原始之空的王者,创世三巨兽中代表天空的巨ꮃ鸟,它也是创世巨旆兽中最为接近天堂的造物。

      拥有神兽血脉还只是第一步,得想办法穵给它解锁等级。

      Ჰ血脉解锁之时往往有天줦象异动,到时候给朝凝见识见识禥自己的猛虎雄风,让她断了想动歪脑筋的念头。

      不过练功房哪找呢?总ᛔ不能次次祸害章鱼怪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