饭岛爱mv

      在一众议꼉员的同意下,祭祀长准备好去启动树神镜。

      很快,会议就结束了,树神镜的启用不ከ需要众恄议员都在场,只需要祭祀长在场即可馲。

      夜晚,在神树㐙上某个隐秘的树屋中,房间并不大,四处西悬挂着古怪的画,每幅ꅃ画上都是各膡种扭曲的色岱块,并不能看出画的是什么。

      在棥房间中央,有一面巨大的镜子,足有一人高的椭圆镜子,镜框是锈迹斑斑的뗗镂空花纹,镜面正对着门口,背面被一个木质的架子撑着。

      在镜子两旁,有两个和镜子等高的高脚灯架,上面的灯盏中还有残余的灯油。

      随着门的吱呀声响起,祭祀㯷长缓缓走进了屋子,步伐很轻,像是怕큨惊动了谁。

      祭祀㶝长手中拿着一把小匕首,和一只银碗,他站在镜子前,任由身后的两名祭祀替自己整理衣袍。

      ⾣ 他瞄了一眼灯盏,轻声说道檺:“这油不多了,去杀几㨉个死囚ࡧ,熬点油。”

      祭祀长语气很刺平淡,他身后的兝祭祀也没什么波动,领命后就出了房间,在他们眼里,似乎和杀一头猪没有分别。

      等人关好门后,顢祭祀长将银碗放置到镜ﺇ子ﯔ前,然后单膝跪地,用匕首割开了手腕몞,任由鲜ἲ血流向银碗。

      直到碗中的血液有了半碗后,他才ꛏ收回了手,止住了手腕的流血,然后端㽜起⽖碗,站起身来,将碗中的血液倒在镜面上。

      奇异的是,血液并没有顺쿖着镜面流下,砸而是直接倒入了镜子里的世界,同时,镜子里也发生了变化。

      无边的黑暗笼籇罩住了镜子里的世界,让镜面变得一片漆黑㯥。

      镜子两旁的灯盏突然亮了起来,发出了蘢幽幽的蓝光,蓝光照射在房间中,让整个房间都变的一片蓝,퓜像是在深海中。

      祭祀长虔诚的低声祈祷,直至十分钟后,镜面上有了变化,镜子中的黑暗像一浕个漩涡크,开始旋转起来。

      这次,祭祀长停止了祈祷,用正常的大陆语偃道:

      “伟大的树神,请您向您的子民们给出指引殍,那个来自外岛的无信仰恶魔,他刺杀了您的子民,带给子民甘们痛苦和绝望,릒请您在黑暗和阴影中寻出他的身影,我们将代您菔执行惩罚……”

      在祭祀长话语中,镜面的漩涡停了下来,一副画面慢慢呈现……ɲ而画面中,正是迪尤尔的木屋。

      与此同时,在迪尤尔的木屋中,无数泛着红光的眼睛在暗处显现! 鲚

      正在打坐的迪尤尔立马察觉到不对,睁챐开眼就发现了房间角落里全是眼睛。

      㭍 这画面顿时让他惊悚无比,果然,这个岛上的人不是什么好人!第一天晚上就按耐不住,准备使阴招!

      沭 在思绪ᜆ急转中,他连忙跑进卧室,也顾不得两人穿的很少,直接叫醒爱丽丝和小安娜两人。

      爱丽丝揉了揉眼睛,不满的看向迪尤尔,随即余光看见了角落里的眼睛,顿时睡意全无!

      小安娜倒是不惧怕,好奇的观察着眼睛。

      “快走!”迪尤尔大喊中,一指轰向了木屋墙壁,随着一声巨响,木屋卧室的一面墙被炸开,露出了外面的树枝和树叶!

      諀 爱丽丝一声不吭⤴,抓起衣服,抱起小安娜,就跳出去,然后在树枝间跳跃,不过几秒时间,就消失在黑夜中䐀!

      而就这几秒时聄间,眼睛都消失了,木屋里也已ꦘ经有大片守卫闯进来,守卫们纷纷举着木长枪木长刀,对着迪盬尤尔,每个人眼中都露出了凶狠。侟 榞

      ❘迪尤尔丝毫不惧,摆好攻击架势,就这样静静的注视着守卫们,守卫们也不敢轻举妄动。

      他侧过身,留意着爱丽丝她们消失的方年向,一定要让爱丽丝她们跑远一点!

      树神岛上卫兵们的反应很快,三分钟不到,劳斯傯顿船长已经赶来了。

      看着木屋巨Ҩ大的窟窿,劳斯顿很疑惑,因为对郰方也没逃走,难道是那个刺客在这?和这个年轻人是一伙的?

      劳斯顿轻咳一声后道:“阁下这是做什么?为什么破坏木屋?”

      ﱕ 迪尤尔冷笑道꠽:“你自己心里清楚!暗地里用那些邪术,不如光明正大的和我们꒪战斗!”

      周围的卫兵都握紧了武器,他们并不知道对댌面的这个人实力如何,不돞过,既然有劳斯顿议员在,他们也不惧怕。

      “哦?那你为什么让那刺客暗地里杀我们的人?”劳斯顿的笑意越来越冷。

      这是在树য神岛!有神灵庇护的岛屿!可不是在海上遭遇的时候ꍡ,他心中对对方肆无忌惮的杀人早已经忍耐不住!

      岛上榬的人只有我们自己可以处死!哪由得你们这些外来的ᐩ畜牲随意动手? 괒

      “多说无益,要打就打!”

      ᬴ 劳斯顿船长抱着双臂,也不说话,就这样站着。

      迪尤尔心头不安,对面明显在拖延时间!不能再等下퇿去!

      打定主意后,他一个纵身弨就跃出木屋,到了外面粗大的树枝上。

      劳斯顿船长正准备跟出去,他看见木屋的巨大窟窿,便犹豫不敢追出去,在脸色变换中,他和卫兵们就看着迪尤粝尔消휣失在林子中。

      “大人……让这人跑了可怎么办?”一旁卫兵不安的问到。

      “没事,去把食腐猫抓来闻他的气味,跟踪䠩他!”劳斯顿挥手下令。

      “是!”几名卫兵迅速出了木屋。

       等了几分钟࿿,卫兵们还没回来,倒是祭祀长来了。

      “怎么?他跑了?”祭祀长语气平淡。

      흡 “嗯!”

      挢“我在树灨神镜中看见过那个刺客的样子。”

      “嗯?什么样的?”

      婌“是个极其美丽的女孩,姆她ꏟ身旁还睡着一个小女孩,那个小女孩……状态很奇怪,像是黑暗的一部分,我差点就꾎以为她是地狱中的邪神。”

      “那现在怎么办?”

      礰毫无疑问,祭祀长始终都是众议员的主心骨,特别是在碰到诡异未知的事情后。

      “没䪸事,追踪那三人,抓到他们,然后将他们献욗祭给树神,我感ᥓ觉到树神对他们的渴望,渴望他们的肉体,渴望他们的血液,渴望他们的一切!”

      祭祀长眼中露出狂热。

      长夜寂静,星空也被树叶们挡了个干净,前方一片黑暗。

      劳斯꽴顿目光蠊深邃,没有理会ኗ祭祀长,而是一直注视着眼前的黑暗,不知道在想什么。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