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佛爷初次约会美容院完

      李彪、王昊、王衡山望着玄龙他们的背影,直到那些背影在地平线上消失,才带领众百姓返回太平县城。

      㯢 玄龙带领队伍行进中,早看到槰路左一大片连绵的大山。诸葛天雄指着这片大山对玄龙说道:“恩人,这山就是浮山,进山五里就是金光寺。这路就是绕浮山而过,实际上,整座天堂县城都可以说是在浮山的山脚下。恩人,我쫴们进山吧。” 긕

      玄龙说:“诸葛兄,别老是恩人、恩人的叫了,我们兄弟相称岂不更好?你总是这样叫显得多生分呐。”

      “那怎么行,您们本来就是我的恩人吗。您们可是救了我的命啊,还有比救命之恩卻更大的恩情吗?”

      玄龙发现这个诸葛天雄有点一根筋,无可奈何的摇摇头,随他去吧,他爱叫什么就叫什么吧。

      进山后,不大工夫就来到金光寺山门前。只㢣见一僧人,有五十多岁,海下三绺长髯,随风摆动。眉清目秀,像个读书人,正站橜在山门外的台阶上打量玄龙他们。诸葛天雄一见,立刻跑上台阶向僧人双手合十问道:“师父,您老人家怎么出来了?我师弟呢,怎么不叫他出来迎接?”

      老僧脸色一卢暗,没回答诸葛天雄。反而问诸葛天雄:“哪位是你说的玄龙道友ୋ?”

      倫玄龙见老和尚问到自己,忙上前一步打个稽首:“小道士名叫玄龙,不知大和尚有何ꋫ见教?”老和尚抢前一步,上上下下駭打量着玄龙,嘴里念叨着:“象,太像了。”一把拉住玄龙:“走,进去说话。”

      一走进山门,一股破败之气扑面而来冠。看得出老溌和尚和诸葛天雄都不善翊经营,一座大雄宝殿损毁的相当严重,确实该修缮了。

      ⣷ 众人走进佛堂,先在佛前焚香礼拜,然后鎞找了几个破蒲团坐下。其间,老和尚ἆ的目光一直没离开玄叔龙。待众人坐定后,老和尚开口问玄龙:“道友俗家姓玄,不知令尊的名讳如何称呼?”

      꿯  “家父的名讳是一个‘霸’字,不知大和尚有何见教?”

      老僧明显激动起来,声音有些颤抖썾:“那道友身上是否有一块玉麒麟吊坠?”

      玄龙有些莫名其妙ᣠ地看着大和尚,点了点头“不错,我身上确实有一个麒麟吊坠,是从出生就挂在脖子上的,不知大和尚如何知晓?”

      老僧没有回答玄龙,而是看向诸葛天雄“天雄,你把你的半片玉麒麟吊坠取下来给道友看看。”

      뢪诸葛天雄疑惑地看着自己的师父,不茡明白师父为何突然说起这事。虽然疑惑,뒞但仍是听话的解开衣领,把脖子上挂着的麒麟吊坠取了下来,递给师父,喻

      老僧接过挂件,向玄龙说鵰道:“烦请道友把你身上的吊Კ坠也刎取下来。”

      此时玄龙已隐隐约约的觉넺得这事后面一定有故事。便听禕话的把自己脖子上的昉吊坠取了下来。老僧将手里䎾的吊坠递给玄龙说道:“请道友看看这两片吊坠是否一样?”

      玄龙接过吊坠,仔细查看。爸两片吊坠果然一模一样,如同孪生兄弟。吊坠的背面有一藗些沟槽❰,不知有什么玄机。老僧伸手接过两片吊坠,背面相对,用手一拧,只听‘喀’的一声,两片吊坠合在一起,严丝合缝,如同一个一样。

      此时,只见老僧双掌合十,跪在佛前,声音哽咽:“大哥呀,二十二年了,小弟我终于找ᬗ到天雄的亲人了。大哥,您可以瞑目了。待我给您报了仇,我会下去陪您的廝。”

      诸葛天雄看到鎶这一鬂幕,虽然反应迟钝,也懵懵懂懂觉得有什么大事发生在自己身上。便也跪在师傅身旁哭道:“师傅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雄儿愚钝,您老倒是给我讲明白呀。直”

      老僧回过身来,一把抱住诸葛天雄:“雄儿啊,这些年몳委屈你了。你不要⇺埋怨为叔啊。”师徒两抱头痛哭。哭罢多时,老僧抹了把眼泪,站起身来,向玄龙等人抱휃拳拱手,有些不好意思的说:㤶“失态匳了,让各位见笑了。雄揚儿,快别哭了,去给各位沏茶招待各位。퇭”

      诸葛天雄听话的走了,老僧招呼大家进入大雄宝殿后面的一间房子。众人落座,工夫不大,诸葛天雄端上茶来,给大伙奉茶毕。便问师傅:“师傅,到底是怎么回事?您倒是说呀。”

      老僧此时已平静下来,见塱诸葛天雄急吼吼的催问。摇了﫫摇头“到底不如玄龙镇静啊,雄儿呀,你什么时候腾才能长大샞呢? ﲆ

      阿弥陀佛,且听老僧慢慢道来。雄儿,你不是孤儿。ꉛ你是和我逃难来此的。为何逃难,咱们待悫会再说,我先说明你和玄龙道友的关系。你和玄龙道友是亲叔伯兄弟呀鎩,从刚Ծ才一见他的面,我就认定犺他就是你的弟弟。因为他和ᑲ他父亲年轻ᓎ时长的杇太像了。除了比他父亲多了一只眼,他简直就是他父亲十几岁时的翻版ꑺ。所以我认定你和他是亲叔읮伯兄弟。他父亲쬁玄霸是你亲大伯。你父亲名叫玄鹏,是玄龙的亲စ二叔。”

      玄龙问到:“我父和天雄的父亲既然是亲兄弟,为什么这么些年来这哥两没有往来呢,我也从没听父亲说过此事。”

      “咳,都是年轻惹得祸。你们ኺ的爷爷去世的时候,玄霸二十八岁,玄鹏二十三岁,都是血气方刚的年纪。而且对家中产业的经营理念大뇊不相同。

      玄霸认为应该按你们的爷爷的方法经营,就是努力把家中产业做大做强㴜。而莺玄鹏认为应该修仙,使别人不敢欺负。玄霸认为自己的产业做大了,有钱了,可以结交官府,利用官府提供保护,玄鹏则认为依靠别人不是法淥子,终㥹归还떘得靠自己。两人争吵不休,谁也ጊ说服不了谁。最后只好分家。

      䒣玄霸在本地得罪了有权有势的人,最后只好变卖了家产搬骄到别处去生活。玄鹏则更直接,分家后就变卖了家产带着我进了深山。可惜我们二人都不是修仙的材料,走깆了几处修⃥仙的去处,都没被录取,白耽误了十多年的功夫,仅仅修炼到‘淬体境’二层而以。自己也心灰意冷了。

      于是找了一处自己还算满意的地方住了下来。我由于受了你爷爷的嘱托。这些年一直跟着他,算是半友半仆踆吧,随他各处碰壁。这些年下来,反倒比玄鹏进步快点,说进步快点,也很有限,也就귴是和玄쬁鹏比。在他定居下来的那一年,我也就是刚刚突破了‘淬体境’九层。达到‘筑基境’一层。后来敟,家中出了变故,我带着襁褓中的天雄找到这个破寺,寺中只有一个老和尚,已八十多岁了。他把Ŏ我们收픺留下涣来,在此一훛住就是二十二年。仗着老和尚还有点庙产,他圆寂之䃔前뢺把文书都留给了我。靠着收些租子冎,农忙时我和天雄再给农民打打零工,勉强还能度日。但是此寺破败到如此程䋋度,我虽有心修缮,却是力不随心㞼了。这二十二年,我的修为没有寸进,以至现在连天雄的修为✝都超过了我,充分说明我是不适合修仙的。”

      繇听到此处,不୭由得让玄龙心生敬意。为了当年的一个承诺,就在此地安贫乐道这么些年。也理解了诸葛天雄当初在县衙为什么对五万两银子밂表现得﨓那么饥渴。

      诸葛天雄问到:“师傅,您刚才说家中出了变故。到底是什么变故。”

      老和尚长叹了一口气说道:“됒那ᄉ是一场家破人亡的塌天大祸。二十二年来覇,当时的᚝情景无时无刻不在我的心底盘旋。可是퀟师傅我不敢说,怕给你惹祸。今日既然你兄弟来到金光寺,你兄弟的修为比我师徒还高那么多,又带来这么多修攈为高深的同伴。ч师傅也胆壮了,我把你出生后发生的一切都说给你听。”

      Ɜ 老和尚把天雄的父亲在择地定居后所发生的一切娓娓道来,听愲得玄龙等人是咬牙切齿,﹧气愤填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