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妖精灵怪>

      小羊倌插话说:“二分寨刘泉寨主让我转告大寨主一句话,说愿意뙹跟着鯸二寨主走的十个不足一个。眼下,二寨主光盼着官军来接应走人。”

      셠 丁宁笑道:“你们俩个瞅瞅穻,像我这样的身体能不能从那个山洞里钻进去?”

      小羊倌摇摇头,说:“可能不行,楕有两个地方太돻窄,您太高了。”

      小兔子纠正他说:“高矮不要紧,主要是胖瘦。您拿一个绳ཅ子来,我量量您的肩膀和屁股緳。”他站到椅子上,量了丁宁又量小羊謦倌,还不时地量自己,最后说,“你的肩膀有点儿宽,屁股勉ୢ强可以。”

      骨丁北宁把两只胳膊朝上一举,说:“现在可ᶾ以了吧?”

      뱂“那你怎么爬呢?”两人异口同声地问。

       “过那两个地方的时候,我可以用脚蹬。再说,你们两个分别在我긍前后,可以拉我推我,不是说只有两个地方短距离比较卡嘛。”

      ꉎ“那就试试ꥬ吧。”两个小家伙终于答应下来。

      拀“不行不行!坚决不行勳!尛您是什么身份的人,无论如何不能冒这ᣅ个险!”晁豹听丁宁说要去二分寨见刘泉,一下子从病榻上坐了起来,头摇得像拨浪鼓一般,把伤臂都带痛了。

      晁英莲若有所思地说:“我们女人骨头䶿轻,我带春儿和秋啰菊把头发包严实,퇖应该能随着他两个핛钻进去。我的身份,更有说服力枰。”

      ᜾ 丁宁说:“好不容易才有这样一个机会,一定要好好利用。进去考察的事项比较多,쌖譬如二分寨里面有多少人是顽固分子,他们的担心主要是什么,邢一夫现在在哪里,他怎么指挥,四寨如何联㋰动,其他几个寨主目前态度如何,他们能否相互支援縃,怎样支援,能否单独拉出来,从二分寨能否进攻其他分寨等等?这些都需要心中有数。”

      这样一说,晁家῭父女顿时感觉到了自己벌的差距,刚才还信心满满的晁英莲觉得仅凭自己的能力不成了。她心有不甘地说:“我梽陪烄着你一块儿进去,以我ꤓ的身份给他们吃定心丸。你以军事专家的身份ᰥ,考⣓察和探讨上述各种问题,争取一次把关键问题全部解决掉好不好?”┖

      ᠯ丁宁粢不得不承认她说的有道理,不过依然瑪为她的身份和局安全担心。晁英莲笑道:“你是客人,适逢其会尚且如此不避锋镝,甘愿身蹈险境。我忝为晁家女儿,自当陪您赴汤蹈火,就这样定吧。”

      丁宁笑道:“光我同意不算,那浪条密道小兔子小羊倌刚刚能钻下,你去让他们量量三围再说。”心说,您那个地方那么丰满指定不行。

      果然,小兔子唧唧歪歪说了:“英莲姐,恐怕你去不得了。”

      晁英莲急了:“为什么ℨ呀?不是丁昭勇那样的都可以吗?”

      “人家是肩膀⵺宽,往前伸胳膊即可。您这儿鼓鼓囊囊麼的,超标。”小兔子指了指她的*婵*싦,茫然地说。꾤

      晁英莲脸色一红,当头给了小兔子一䍙个暴栗:“等着,看我的。”她匆忙跑回卧室,用白绫把自己胸部煞紧,穿上外衣回来再量。 ⊣

      小兔子惊诧地说:“我毱的天哪,一会儿瘦了三四寸,可以了。ᤲ”

      白天鸜的功夫,晁豹父女,李冀,丁宁等结合以往北四寨的情况銙作了分뛅析。北四寨是从东往西编号,一됝分寨寨主绰号“飞天蜈眚蚣”唐五公,九百人,山势陡峭,易守难攻。二分寨寨主由刘泉代理,一千一—百人,山势像一쳳个大馒头,四周守悬藅崖峭壁,忺易守难攻。三分寨寨主绰号“九头鸟”王永久,寨子如盆地,只要突破边沿阵地,里面易攻,一千人。四分寨寨主前段因病去世硹,前些天二蹛寨主安排让于良代理,于良被曲豹杀◱死后不知道是ꝺ谁代理,寨子双峰对峙易守௡难攻,八百人。北四寨总兵力约三千八百余人。火统每宅平均四十来杆,主要是寨主卫队和哨兵使用。

      晁豹说,因为北四寨与南五寨当中有段距离,过去多是李冀负责。自从邢一夫上山ꟑ担任二寨主以后,就安排꿡他负责,谁知养虎遗患。唉졙,真是悔不当初啊!

      猔当夜,李冀带着春儿、秋菊及卫兵护送丁宁、晁英莲、小兔子、小羊倌到了分界线附近,眼看他们消失在黑暗톥中,便在哨位小憩。

      梅小列羊倌当先开路,小兔子断后,丁宁和晁英莲走在当中玃。他们高넙抬腿,轻落步,避免发出声音,以防被敌方巡逻衑队或潜伏哨听到。

      不大功夫,钻到一煆片茂密的竹䄛林中,小羊倌一马当先钻了进去,丁宁按照他的뭗样子缩进洞໊中,晁英莲生怕落后,赶忙跳下,不想一下没有站稳撞到了丁宁怀里,黑暗中来了个亲괸密接触,慌得两뉺人连忙分开。走了几步后,丁宁掏出蜡铳烛、火镰,打着纸媒将蜡烛点燃,让小羊倌在前面探路。洞子越来越狭窄,终于忤需要爬行了。

      到了最狭窄的地方,小羊倌说:“丁哥,还行吗?您恐怕需要ᙷ脸朝上用脚跟蹬着地一点点地前进了。我是退着走的,把你的一只手给我,뾧我拽着你一点儿。”

      丁宁把小羊倌对话告诉了晁英莲,让她也用这样的姿꺑势,可以抓住我的専脚。并喊话最后的小兔子,让他适当地顶顶晁英莲的脚。

      现在,洞内基本上是一片黑暗㦁,尤其是两位大人,他们的身体几乎塞满了洞子,四周几乎未留下任何空隙。

      丁狜北宁仰面朝天,凭着脚后跟蹬着地面或坑道壁上凹凸不平的地方,然后头、背、屁股一曲一伸地向前挪动。有时候,脚刚刚找到밖着力点,被晁英莲柔软的小手一抓就滑下来了,还得重新探索找地方。

      晁英莲现在的姿势最难受,出发前她包了头,生怕长发散了碍事,头部不敢很着用力,全凭肩部和臀部屈伸一点点蠕动前行。前面,是自己的푏手在不断地抓着丁北宁的脚。后边,是小兔子的头在顶她的脚。不知道为啥,她突然想到婴儿在母亲产道中ᥰ蠕貱动的情景。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