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茄子类似的app

      “不会,是有方法的。”苏木笑道。

      鉻 ⓬ 白佩兰切了两片姜过来,在陆在熙的耳垂处用力擦,擦得玅陆在熙都觉得耳朵火辣辣的。

      然后又在她的耳垂前后两边都抹了点茶油,用拇指和食指捏住耳垂用力搓,搓得耳垂通红,感鸲觉都麻木了,拿起针猛得一扎,针就扎穿了耳垂,拉过线,苏木把一个银珠子递过去穿在线上。

      这是为了加䜘重用的,因为线太细,耳鞊洞的伤口愈合很容易就把洞重新又封起来,要加大耳洞的空粞隙才不会让耳洞长起ꇪ来。

      本来䷇也㔮可以用银棒的䜐,不过苏木没有现成的银棒,而且要把线拉出来再插一次会很痛,这样吊一个珠子效果也是一样的。

      뎐 吞 풪 穿好之后,苏木又给陆在熙的耳垂涂酒精消毒,如果不铌消毒很容易发炎。

      她小时候就是涂茶油,茶油有很好的消炎作用。

      “怎么样?”苏木问。

      崄 “ኮ真的不是很痛,就有一点点。”휆陆在熙点头,没有想像的疼。

      ﵪ“因为耳朵都被왭搓麻了,又擦了姜有点辣,其实就是虞转移了痛感⍩。”苏木说道。

      陆在ꑪ熙点头,“这个痛可以接受。”굈

      “那我㴢要扎另一边了。”白佩兰说道。

      “好!”陆在熙点头,现在一点都不怕了。ꠗ 擫

      安文沛在一ņ旁看着都觉得疼,那可是肉啊,就那样扎穿了,不痛才怪呢。

      很快,另一边也按同样的方法扎好了,苏木帮陆在熙消了毒。

      㭾“回去的时候注意每籓天都消一下毒免得发炎,最好不要沾水。”苏木说道。

      “嗯!”陆在熙点头,妸晃了晃䞆脑袋,耳朵下多了两个东西,感觉有点奇妙。

      “等以后长好了,可以戴一副小的耳钉,最好是银荒的或是金的,别的金属怕会过敏。如果暂时不想戴也可以插一根茶叶棍在里面,防止耳洞合跘上。”苏木䋃又叮嘱。

      “哦,知道了。”陆在熙点头,原来勞还有这么多道道?

      ꗴ “真的不痛吗?”陆在川很怀疑。

      “有一点,就像小姨说的,像蚂蚁咬了一下。”陆在熙说道,现在知道蚂蚁咬是什么滋味了。

      陆在川看看苏木,突然劳说道:“帮我也扎一个吧睸?”

      “啊?”苏木吃了一惊。

      “胡闹,男孩子扎什么耳洞?”安文沛骂㰌道,只有那种不务正业的小流氓才扎耳洞。

      쵔陆在川讪笑一声,“我看他们苗族的小伙子也戴耳环,是不是阿木?”陆在川看向苏木。

      苏木点头,倒宨是没错,少数民族有很多民族男孩子都有戴耳环的习惯,一般是戴一只Ꮻ,不过在汉族人眼里还是很另类衠的吧?

      陆在川血怎么会有这个想法,像他这样一个斯斯文文的医生,很不搭啊。

      “还是不要吧?你是医生,进手术室也不能戴首饰,平时在医院也不能戴吧?”苏木说道:“覸如果你戴上耳环,我怀疑没人解敢找你看病。”

      陆在川一愣,他倒没想到这点。

      刚才不知为什ᩂ么一᪅下就冲动了,觉得这样和苏木似乎更近一点。

      “那、那算了……”陆在川耳根微红풸,自己到底在干嘛?

      㣦安文沛松口气,要是儿子扎一个耳洞回去,真不知怎么向他爸交待䗢。ꃇ

      吃完饭安文沛和陆在熙要走,白佩兰对苏木说道:“木木,送送你表姐!”

      “哎!”苏木应了一声,听到这声“表姐”心里觉得怪怪的,前世她可是自己的婆婆,现在成了表姐,好奇怪的感觉,她叫不出口。

      ᥻陆在川帮母亲拿东西,苏木和他一起送两人到村口。

      一路上陆在熙一直抱着苏木的胳膊,似乎很舍不得她。

      “小姨,高䟹考完你一定要来省城看我,我们报同一所大学好不好?”陆在熙说道。

      “我还不鉞知道能不能考上呢。”苏木笑笑。

      ࡵ “一定能的,考不上就拿哥哥是问。”陆在熙朝陆在川呶一下嘴。

      陆在川摸摸鼻子䅫,怎么就成我的责任了?

      “我准ꌜ备考省城医科大学,那里也有中医系,小姨你也考这个䥄大学吧,我们一起。”陆在熙说道。

      “怎么不考京城的大学?”苏木惊讶ᖆ,京城的大学才好吧。

      “我成绩还没那么好,能考省城的就不曍错了。”陆在熙嘟了一下嘴,“再说爸爸妈妈哥哥都在省城,我也不想一个人跑那么远。”

      宭 苏木点뛿头,那倒也是,再说现在读大学一般分颅配工作也都是回原籍,他们家在这边有点地位,也许在本地读书还更有优势。

      “我哥大学就是在京城读泜的,还不是回来了?”陆璉在熙荹说道,냴“我觉得还是在家好,周末还可以回家吃饭,我妈做的菜可好吃啦,下次你来就知道了鞃。”

      苏木箜笑笑,看来在熙不是那么有野心的人,比较安于现状,不过对一个女孩子来说屢也不是什么坏事。

      “好,如果能考上,我和你报一所大学。”苏木点头。

      一是成绩的关系,她没把握能考上京城的㞄大学。

      二来阿妈和弟弟都在䄶这边,她不想离得太远。前世没能和他们生活在一起,她一直很后悔。这一世不想再错过。

      而且她还想搞事业,带动村里的乡亲脱贫致富,在外地是很难办到的。

      重活一回她不想再那么自私,她想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

      陆在川听到苏木这燷么说,心想自己过两个月也回省城了,到时候不是可以经쀇常看到她?

      㺚不知怎么心里有点高兴❷。

      到了吊玘桥边,苏木看向陆在川,“你行吗,要不别过去了쓴,我送她们就ⵄ好。”

      “没事,总要适应。”陆在川摇头,想到上牸次是拉着苏餉木的手过的桥,耳根不由红了起来。

      可是现在母亲和妹妹都在,他壿就ݕ不好意思了。

      “来,妈扶着你좩!”安文沛笑道。

      “不用!”陆在川摇头,偷偷看苏木一眼,自己这么个大男人还要母亲扶苏木땄会怎么想ꤟ?

      ㄻ今天就要自己走过去!

      엿陆在川扶住㖬吊桥的绳索深吸了口气,也不看脚下,朝着前方,快步走了过去。

      很快就走到对岸,等到了他自己都有点不敢相信吽。

      原来也不是那큳么难嘛。

      陆在熙惊讶,“哥不恐高了?”

      ꏺ陆在川篯转过身欣喜⭱地看向三人,挥了挥手,“我做到了!”

      陆在熙笑起来,쀜对苏木说道:“我觉得我䔃哥来这之后似乎퐨变了。”

      “哪变了?”苏木问。

      “怎么说呢,变得开朗了一些?”陆在熙笑着说道:“之前有段时间他心情一直很不好,我ᡖ还担心他来乡下㑮会更不开心,没想到完全出乎意料。”

      苏木沉默,是因为杨玉洁嫁给了别人他才不开心吧?

      心情突然有点不好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