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en i was 10 years old

      有热情的侏儒小姐姐为郑活做着介绍,郑活很快对身处的环境有所了解。

      这里确实是海盗的大本营,所有库尔提拉斯的海盗们都会到这里来销赃。这里又是犯罪者的庇护㵝所,所有在外浮面犯讷下事被追捕的恶棍们都可以到ᇊ这里来寻求庇护。这里是混乱的海盗王国中唯一一片和平之地,这里是——黑鸦酒馆!

      侏ᾰ儒小姐姐说,这里之前的主人是一个光头酒保,凭借强大的亲和力和高超的䧴厨艺将所有海盗们全都聚集到这里。而当那个光头酒保在一次大事件中消失时,这里的主人变成了如今㜴的馀黑鸦。

      黑鸦拥有强悍的力量,而且绝不允许任何势力在这酒馆里闹事——当然醉酒打架这种小打춖小闹算不上。而经过了几次震撼大陆的激战之后,这里真正成为了海盗们的无上圣地。

      侏儒小姐姐给郑活悄悄指了指黑鸦的身影,那是在酒馆二楼的角落里垞孤单自酌自饮的高大身影,脸上戴着半边漆黑的乌鸦面具,将面部上半部艰分挡得严严实实,看起来无比神秘,却又散发着强大的气场。

      郑活不由吞了吞口水,看来这个黑鸦就是这个黑鸦酒馆里沜最强大的存在了。

      果然不管哪个酒馆里,酒馆老板都是最厉害̌的啊……

      郑活将关于黑鸦的情报记在心里,又向侏儒小姐姐问道:“我想再问一下,最近这附近有关于一个紫皮触手怪的情ꋡ报吗?那是一个看起来很傻很天真的触手怪物,ᘒ他是我的……船员,和我不小心走散了,我正煔在寻找它。”

      异界的情况了解得差不多了,当务之急还是先要找到泽鲁斯。

      侏儒小姐姐想了想答道:“没听过什么关于触手怪的传言……你说的触手怪似乎是很罕见的样子,如果在这附近出现过,消息应该很快就会传播开,但我没听过他的消息,看来他应该是不在㼰这附近了……”粂

      “这样啊……輼”

      郑活点✲了点头,心里难免涌起失望的感觉。

      不过想想也对,要是这么容易就能找到泽鲁斯,也不会让游戏空间㘧的鲍鶎勃老大都那么束手无策了。

      侏儒小姐姐却又突然笑道:“不过待会大陆闻名的暗月马戏团会来这里表演寱,他们的成员都是在大陆四处游历见多识广的人,也许你可以找他们打听打听。”

      “暗月马戏团?”

      郑活眨了眨眼睛,心里又生起一丝希望。

      ……

      在异界的酒馆里,你ܞ甚至还能看到栓马戏表演。

      郑活在黑鸦酒馆里等待了一会儿,就看到一群打扮得花里胡俏又怪模怪样的家伙从酒馆大门进来,他们歀和侏儒小姐姐打了声招呼,就在酒馆中央开始忙﬍碌起来。

      攋黑鸦酒馆本身占地面积就像现实中的广场一样大,其中室内四周布满了平台和连廊,中间的地面上则本来摆满了一张张大圆桌,空中挂满了各种各样的骷髅装厬饰,犖看起来乱糟糟却又热闹非凡。⨽ ᦢ

      而这时马戏团里却出来两个穿着滑稽服装的马戏团小丑,他们往地上插下几根戏法图腾,一阵乱糟糟的光影乱射后,中间这一大片区域的桌椅和客人们全被轰飞了出去。

      几个高跷艺人趁机丢下布景,气球商人放出燠彩带和Ǘ气球,火圈鬼母丢出火圈,刀෽锋舞娘摆下刀阵,两个狂欢小丑再绕场一周抛起彩球,一个大力士推出ᗬ巨大的暗月坦克,不一会儿一鑪个简ꬬ单却华丽的舞台就搭建好了。

      一个狂欢报ࣱ幕员来到场地的㿌中央,大声呼㉲喊道:“大家久等了,欢迎来到世界上最惊险刺激的表煛演现场,我们是贯彻了爱与正义,为大家带来欢声笑语的——暗月马戏团!”

      酒馆的客人们一起发出欢呼,酒馆里的气氛骓一下子变得沸腾起来。

      郑活在这边惊叹不已。这暗月马戏团的出场足够华丽有趣,而他们的人气싖,也真的是高啊。

      大家似乎都早就在期待着暗鮃月马戏团的到来了!

      而这时,狂欢报幕员又大喊道:“那么欢迎我们暗月马戏团뗪的团长,希拉斯暗月,为我们点亮暗月之眼!”

      一搈个戴着圆顶礼帽穿着黑色礼服的侏儒走出来,露出浮夸的笑容,᥇打了个响指。

      酒馆屋顶下的虚空中,突然张开一只巨大的眼睛,带着仿佛能吞噬一切的神秘光芒끑,注视着整个酒馆。

      人们的欢呼声更猛烈了。那就是暗月马戏团最有名的暗月之⿦眼,而那戴着圆顶礼ᆒ帽的侏儒,就是创建暗月马戏团的传奇英雄—↚—希拉斯暗月!

       希拉斯暗月摘下圆顶礼帽,带着浮夸的笑脸,将礼帽放在胸前鞠了个躬跘,用低沉又充满磁性的声音道:“那么,诸位丆……享受狂欢吧!”

      暗月马戏团的表演开始了機。

      在热烈的气氛中,吐火艺人、吞剑艺人、高跷艺人首先轮番出场,带来精彩的特技表演。 벶

      然后是马戏团小丑和狂欢小丑合力献上的滑稽把戏。

      火圈鬼母和刀锋舞娘又上演了刀山火海的盛宴。

      而在狂欢报幕员声嘶力竭的吼声当中,最后隆重登场的却是暗࢟月马戏团最新加入的成员——飞刀杂耍者。

      멽 郑活在下面第一次看到异界的쏅马戏表演,那是华丽中又充满惊喜的魔幻演出,让他看得大呼过䮛瘾,连带的他对于这个被狂欢报幕员宣传得几乎要上天的飞刀杂耍者也倍感⎝期待起来。

      欢快又激昂的音乐声中,一个戴着滑稽的黄色尖顶帽、画着夸张蓝色眼影、顶着红色大鼻子、雪白的嘴唇划到两颊、穿着鼓鼓囊囊的华丽戏服的六只手臂的小丑,骑着⽷独轮车,一边丢着十几把飞刀,一边闪耀ዣ登场。

      ꥾这飞刀杂耍者的六只手臂将空中的飞刀丢⼳成线,不断玩出各种各样惊险刺激的花뒵样,一登场就迎来了满堂喝彩。

      郑活也是大开眼界。 曕

      然后希拉斯暗月又在这时出现,挥舞着粗短的手杖,向那飞刀杂耍者一指。

      佰 飞刀杂耍者突陗然似乎被一股外力驱使,骑着独轮车冲向一个斜坡,顺着斜坡峸冲天而起,整个人夹带着飞仇刀钻过了数个空中的火圈,砸在一个巨大싃的靶子上。

      刷刷刷——

      飞刀跟在他的身体落下,在他身周沿着他的六条手臂和圆滚滚的蟪身躯,扎出一个密密麻麻的轮廓。

      这惊险刺激的一幕让观众们大声叫好。 ꎛ

      希拉斯暗月手杖又一찬挥,飞刀杂耍者从靶子上脱落倪,却掉入一个黑洞洞的炮口里。

      轰隆!

      暗㟵月坦克,发射!

      巨大的暗月坦克冒出火光,将飞刀杂耍者又弹射了出去。飞刀杂耍者化作一道碰撞的虚影,在空中的气球和绳索间弹来弹去。 蘔

      砰砰砰——

      ﵸ 不断有小型的烟ř花被飞刀杂耍者的身影触动,在飞刀杂耍者的身周不断炸响,整个酒馆뚸的广阔空间中充满了绚丽的光影。

      下面的观众们看得目不转睛,喝彩声芺不断。

      郑活也觉得叹为观止。

      突然希拉斯暗月手杖再一指,飞刀杂耍者从空中落下,落入一个小型的类似于竞技༇场的区域里。

      这片区域很奇閺怪,空荡荡的只放着一顶翻倒过来的黑色礼帽。

      狂欢报幕员就在这时又大喊起来:“欢迎我们暗月马戏团的最强怪兽——暗月兔子登场!”

      在众人期待的目光当中,黑色礼帽湂里突然钻出一只红色眼珠的兔子。

      那暗月兔子血一般的目棺光转了转,突然投到刚刚落下来的飞刀杂耍者身上,表情一下子变得冷酷起来。 

      䩙狂欢报幕员大叫道:“这是我们暗月马戏团难得一见的死亡竞技场,飞刀杂耍者和暗月兔子,将会在这里进行一场不死不休的较量!让我们一起期待,谁会——活到最后吧!!!”

      观众的海盗们最喜欢这种血腥戏码鍮,这时候更加疯狂地欢呼起来。

      郑活也暗暗咋舌。

      不愧是混乱的海盗王国啊,死亡和杀戮在넡这里就像玩笑⢎一样。

      他都有些同情那个飞刀杂耍者了。

      嬃对上那个看起来就很恐怖的暗月兔子,那飞刀杂耍者肯定是必死无疑吧!

      所有人都觉得暗月兔子会胜,他䧜们狂呼着让檡暗月兔子去撕碎那个飞刀杂耍者。

      暗月兔子露出狰狞的表情,不负ऴ众望地向那飞刀杂耍者逼近。

      飞刀杂耍者却像呆住了,坐在原地一动不动。

      暗月兔子终于眼中血光一闪,猛地腾空而起向那飞刀杂耍者扑去ྕ。

      飞刀杂耍者却突然大叫了起来:“我不干了!我不演了!救命啊⫓,不要杀我!”

      飞刀杂耍者没出息的声音在整个酒馆中响起。

      郑活就在这时心里一震,惊得几乎殫要大叫起ᙙ来。 诎

      那却是他熟得不能再熟的声音!

      那是……厼泽鲁斯的声音!

      这个神秘又可怜的飞刀杂耍?者……竟ℋ然就是泽鲁斯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