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若琪吧

      这单他能赚上ၪ个一两三钱左右。

      平常顶多也ﲚ就3赚个几文几钱的跑路钱。

      쐙 看着他小心借钱ꖀ的样子,再看看他佝莧偻的背和补丁的衣服,王越叹了一口气。

      古代都说,车船店脚牙,无罪也컚该杀。

      这话对也不对,特别是牙这种,是各种商业贸易的中间人,且不局限于人贩子等,放在古代着实该杀。

      ᚻ不过眼前ᘕ这个牙냧人却不是干那种买卖人口活计的⚱,这世界上能买卖人口的都是帮派和大势力,他们这䋕些混饭吃的根本碰不到。

      㽌 “家中几个孩伪子啊斯。”

      “啊……”牙人一愣,迟疑了一下,如实道。

      Ⴔ “回小爷,小人家中有三个孩子,不过前段时间有一闺女被人拐走,现在生死不明,她娘夜夜哭也寻不到。”

      菅说完这话,他倒也没有多少悲伤,可能是隐㓯藏的好,也可能是习惯麻木了。

      毕竟这城中少人太过于正常了,랊能活着就不错了。쉚

      王越叹了一橘口气,从怀뵨中又掏出三十两银子塞进他的手中。

      “拿着吧,这段时间也麻烦你了,跟着我跑东跑西的看房子。”

      “㷛这……多谢小爷。”牙人激动万分,知道遇伔到好人白了,当下对着王越一拱到地。

      看着他卑微小心模样,王越썆眉眼弯下,忍不住有稝些椽哀伤,떽这个世间人活着难,쁁有尊ʞ严的活着更难。

      与此他心中更坚定了孔雀门必须死的决心。

      荀嚹绲在找上王茸他们的时候,还杀了李姐丈夫一家。

      虽然李姐拐卖王瑛有错在先,但她已经被王越杀了,可她的孩子没有错。

      但这竭好不容易救活的孩子现在还是荀绲给连带杀了。

      对于普通人来说,这些帮派和什么粮食商势力的,几乎没有一个是好东西,全是草菅人命,吸着欺男霸女,破䶗门灭家的血⣨。

      在他纉们眼里,贫困百姓和㣘他们根本就是两个物种。

      通俗来说,这些势力就是他前世取社会中那些拼命榨干劳动者的,逼着他们跳楼自杀的九九六、零零七的资本公司超级加꟏强版。

      혴所以王越杀起他们来根本不手软,他们死有余辜{。

      挥手让牙人离开,王越自己又看了一圈房子,里里外엫外走了一遍。

      “确实还不错。”

      ퟙ 他站在四季秋花的大树下,举头看着远处的府邸,轻轻笑起。

      꼞 向接下来,就是通知王茸、王素她们一起过来住。

      ᨉ 另外还要请几个人帮忙打扫卫生。

      还要请两个仆人厨娘什么的,解放王茸和王素日常劳作。

       现在他彰不同垲以往,已릣经不在为鶊了几两银子而发愁杀人了。

      通过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也明白必须要让王茸、王素抓紧时间练武了,这样在⩡乱世也有几分自保能力。

      ………………

      “搬家?”香取教后院里二姐王茸正在缝制一件裂开的衣物,在这里住着不好意思,她就时德不时去帮赵海櫥、马峰等人缝补一下䠨衣物,做一下力所能浨及的事情。

      “对,我刚在山北町那边买了一㑴套房子,那边靠近城守府,相当来说治安很安全。”把一串钥匙放到她面前的桌子上。

      听到王越提起买房堄的事,她动作一顿,帽抬头看过᳷来,有些愕然。

      勷 “原先的那房子太小了,现在小素又大了,而且也被坏人知晓,你们也不安全。”王越认真道。

      他们一家住的屋子,算起来里屋只有十几平米大小,除开蝲四张床,就是一个桌椅,和一个小挴火堆,其余什么也没有。

      连窗户也是坏的,用稻草糊着。

      真的只是一个勉强睡觉,遮风挡雨的地方。

      “可是....房子那么贵...到处都要花钱的地方,你又要练武还要讨老婆……”王茸有些不舍得㲆道。

      “放心好了,我们又不是之前了,钱有很多,而且房荟子大点总归是好的。”王越沉默了下,回答。

      攸 “㔶......是么...Ⱈ”王茸低下头,手里的针线一时间没怎么再动。

      不过她还是很快恢复过来,脸上露出开心之色。

      “那这样一来,我们是不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房间啦?而砙且柳树巷好乱,天天都有౜人ኅ失踪。趛

      之前你不让我和小素出门,说危险...揗.到时候去了那㫕边我们是不是就可以出ꗕ去逛街啦?我还没有╬去过庙会那……对了,之前还不知道你有多厉害,只是知道你៓天天在外边,没想到在这里,显君他们都说你最厉害,真争气!

       要是大姐知道这个消息.....”说到大믑姐王瑛,王茸声音也断了片,不过她顿了顿,没再ꑞ继续这点。

      隸“那我们什么时候搬?”她问。

      ꍲ“现在吧。正好中午休息时间,那边应该也已经打扫完了。”王越眉眼低᥋成一片湖,柔声道。

      “嗯好,对了之前李冯大人说是你回来了,去他哪里一趟,他有话蘣要交代。”王茸忽然道。

      “找䠪我?”王越一愣。

      这时候李蚋冯不是忙着和城府对线吗?怎么突然来找自己了헺。

      不过仔细想想应该也不是什么大事,他和陈显君这批人只是香取教的后备军,还噃没有真正到底参与䆐谋事和战斗的时候。 ꏩ

      “知道了,等送你们过去新家陴再说。”王越点头。

      “好佪。”王茸点点头,懂事的也没有继续多问。凜

      从搬进香取教之前她这个弟弟就一直嘱咐她不要和香取教过多联系,不问,不知,不懂就好了。

      对此她一直都在照做,也因为王越在据点的威名,香取教一众邪教徒也没人敢造次打䱟扰。

      “对了,那我们现在不得回家一趟,把东西收拾一下。”

      “嗯,先回家一趟,我去喊个牛车过来,你现在去ѻ找小素,等下我来接你们。”

      “好。”

      很快,王越就从街上花了一钱租了一辆马车,其实50文就够了。

      三人都是穷苦人家出身,动作麻利,加上老屋里的东西本身就没有多少凥,⡺且大都是一些没什么用的破烂。

      重要的是一些晾晒的干货野菜,几人衣物,一口铁锅,王越的草药肉食,还有他䴊杀人得到的一些东西。

      剩余的什么摎棉被、碗瓢盆等都被王越丢了,因为这些东西都太烂了,直接新买,反正他现在有钱。

      ………………  뎚 …………鵭…퓝…

      求推荐票!求月票!求建议评论鳉!!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