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肉动漫在线观看视频无修

      苻 “不对劲啊....”榕城市第一医院急诊科的办公室内,常普看着手上的几份纸质篷病历,有些奇怪。

      閒“欸,你们来看看,最近两天已经有七例上呼吸道感染的患者来我们急诊科就诊了,感觉最近病毒性感染的患者傅数有点增高,是不是出现流感了啊?”

      淢常普招櫻呼着办公室里ᰋ的几个同事一起看了看手上的病例,发表着自己的意见。

      伻急诊科的资深主治齐守良瞥了礐几眼病例,见几㗟位病人都是低热、流涕、咽痛或者嗓子干,发烧等典型的上呼吸道感染的症状,笑了笑,有些随意的说道ꇌ:“害,冬季流感嘛,有啥稀奇的,迈哪天榕城一例流感都没有了那才稀奇。”

      流行感冒这种病,说大吧,也咝就是个稍微严重一点点的感冒,病人吃一点药,修养ힸ几天就能ᯅ痊愈了。

      但是要说不严重吧,鰜有的时候倒霉的也会病情加重之后发烥生呼吸衰竭,需要急救,情况也挺危险。

      但是总体来说还ꎘ是比较轻型的ノ疾病,就是会传染这点׸比较麻烦。

      齐守良还记得有一年榕城爆发了大型的流感,那年冬天光是榕城市一院就接诊了超过六千名流感病쓌人,是他入职急诊科以来最忙的一个冬天。

      想到这,他不免感慨道:“希望不阄是啥大型流感吧,不然我们得忙死了,干急症真操蛋,一有啥公共卫릾生事件出现总是我们先上,累趴下了才能换人㮤。”

      ⬵ 砸吧砸吧嘴,醛齐守良后悔的说道:“年轻的时候不懂齈事,觉得急症医生很酷,动不动就是ꦤ急救,从死神手上抢人,等真的进入急诊科了才知道,活干的最多,最累,赚的还最少,而且一不小心就要挨打。”

      他叹了口气,摸了摸自己还屈有些隐隐作痛的后腰,正是昨天晚上值班的时候被一个大妈锤的!

      “早知道当年读书的时候就选眼科或者口腔科了,赚的多又轻松,医闹的事情发生的还比较少。”

      常普笑着摇了摇头,没有理会齐守良的抱怨,他早就习惯了。

      前两年刚进医院的时候,齐守良就是他的上级医生了,天天他都能从齐守良的口中听㯊到一些羡慕其他科室的话语。

      今天羡慕牙科轻松,明天羡慕骨科赚得多,后天羡慕心内做的都是大手术,反正只要是别的科室,在他眼里都比急诊科好。

      一开始,常普还以为齐守良是真的讨厌做急症,曾经还疑惑헹的问过他。

      既然不喜欢做急症,可以想办法转到普外,或者呼吸、消化道之类的科室,这些科室多少与急症沾点边,也算せ是齐守良的能力范围内的好球区。

      但是,记得那次齐守良却嗤之以鼻的对他说:“谁茴说我不喜欢做急症了,急症救人是最有成就感的事情,就骨科那些抡锯子的憨憨和口腔科那些天天闻口臭的瓜怂,一点成就感都没得。”

      “上次路过骨科的手术间,好家伙,我还以为里面是在랜炖大排,那肉香味,和锯大骨的声音,不知道的还以为手术室什么时候改成厨房了呢肾。”

      齐守良心有余悸的拍了拍胸口说道:“骨科的那些人太可怕了,我宁愿在急症过劳死,也不想去骨科煮骨头!”

      “普外也不行,天天抱着肠子玩,浑身上下都一股屎味,太恶心了。”

      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不堪入目的过去,齐守良呕了呕又补充道:“消化道也是,我估计消化道的医生这辈子见过的屎比我们拉过蒬的还多,太恐怖了。”

      得,当ꙁ时常普帚就翻了个白眼,他算是听明白了,齐守良嘴上羡慕着其他科室,但茳是其实心里还是装着一颗急症心。

      从此之后,齐퐒守良再说起这些话,常普就再也没当真过了,全当老傲娇又发作了。

      稍微驱散了一下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法,常普敲了敲桌子,重新回归正题:“老齐,那我们要不要上閩报一下主任,让他凃向院领导反应一下,可能有流感发生,让卫生局给民众打打预防针,免得到时候又变成大퇵型流感。燝”

      齐守良想了想,点点头起身说道:“行吧,那我去找一下魏主任,和他反应䅂一下情况,三天七例虽然不算严重,但是也得注意注意了。祰”

      他正转身要打开门出去呢,办公室的门却被从外面推开了,一个气喘吁吁,表ӊ情紧张的护士手撑着门就喊道:“齐医生,前天晚上收治的那位呼吸道感染的病人出现了急性的呼吸衰竭!”

      “什么?”

      齐守良暗骂一声,真的是怕什么来什么!

      他一把拿起门后挂着的白大褂,三两下穿上之后就急步跟着护士往急诊科的留观室跑去,一边跑着,一边他还不忘对垸护士腱吩咐道:“小薇,你去找呼吸科的来会诊,要快!”

      办公室离着留观室很近,不到一分钟齐守良就跑进了留观室,他一眼就૊瞅到了被两个护士包围着的一个已经失去意识了的病人。

      “什么情况?”他快步走上去,焦急的问道。

      “齐医生,病人刚才还好好的,但是突然就呼吸困难I了。”小护士粗㧵暴的直接ꌷ撕开了病人的衣服,在身上贴上了几块电极片,一旁被推来的监护仪上立马就显示出了一串参数。

      “病人心动过速,心率、节律失常,鱩血压开始下降!低氧血症严重!”

      齐守良上前迅速做了一遍体查,一项项数据迅速在他心中升起龝。

      “患者体温升高、⇠脉搏加快,呼吸频率加快,皮肤湿冷,口唇和指甲处发绀,确定急性䛣重度呼吸衰竭!”

      在迅速做出诊断之后,齐守良便拿起了手术刀,快速朐的给患者做了气管切开和气管插管,建立人工气儈道。

      做完插管之后,齐守良便后退了两步,让出了操作空间,对两个护士说道:“呼吸机准备,给病人提供氧疗!”

      两个护士迅速的从墙角推来了一台有创呼吸机,直接从齐守良建立的人工气道为患者供入高浓度的纯氧。

      高纯度的氧气经过人工气道进入到患者的体内之后,患者的各项指标迅速就降了下来,心率和血压都㟕渐渐恢复了正常,呼吸频率也缓慢了下来꒢,口唇的颜色不再泛着黑紫,渐渐红润了起来。

      齐守良这才长呼了一口气,看了几眼监护仪上恢复正常㛌的身体指标之后,对护士吩咐道:

      “你们着重盯一下这个患者,通知患鴢者家属,一会呼吸科的来了就把杹人转给他们,让他们带回去治疗。”

      最后再看了两眼还在昏迷中的患者,齐守良便插着兜离开了留풲观室。

      一进办公室的门,常普就一脸好奇的问道:“回来了?患者咋样了?”

      齐守良眉毛一挑,十分自信的说道:“那当然是被我救回来了,我的气管切开术可是强项,就凭我这门手艺,急诊科就缺不了我。”

      他挥了挥自己的左手,自豪的휏很,当年齐守䔁良就是靠着一手三十秒内就能完成的快速气管切开术,赢得了魏主任的青睐,才能在榕城市一院的急诊科内拿到紧缺的编制。

      毕竟气管切开在急诊科是最常用的롣一种急救术士,而且讲究的就是一个快字!有的时候慢个十几秒窨都有可能导致窒息死亡的意外发生。

      稍微自夸了一下自己之后,齐守良砸吧了一下嘴,又有点担忧的说道:“呼吸道感染引发的呼吸衰竭一般都是重症患者才会出现的症状,这个患者昨天检查的时候还只是轻症,没道理恶化的这么快啊。”

      齐守良欎刚才急救的时候没工夫想太多东西,这会复盘的时候越想越不对劲。

       他抬起头凝重的说道:“不行,得找魏主任谈一谈,感觉好像没那么简单。”

      也不知道魏主任这会是在办公室还是在处理患者,齐守良索ᇽ性直接掏出了手机,给魏主任打了个电话。

      “.......嗯,事情就是这么个事情,主任您来看ꖟ看,拿捏一下情况。”

      向科室主任汇报了一下情况之后,齐守良站起身就对常普说道:“走,去留观室给那个急性呼吸衰竭的病人做个仔细的检查,确认一下病因。”

      “我感觉可谠能他并不是普通的病毒感染。”

      此话一出,常普的脸色立马就变了,大酪家都是医生,非常清楚,如果不是普通的樏病毒感染,那事情可就严重了,任何一种非典型病毒感染疾病那都会产生一些不可估计的严重公共卫生事件。

      他的脑海里立马就划滔过了SARS、MERS、⦷H1N뒳1、埃博拉等具备传播性的变异病毒!

      Η“走,去看看!”

      ԭ 两人立马就戴上了口罩,大步流星的熰又赶回了留观室。

      不只是他,接到消息的急诊科魏主任和呼吸科的一名前来转诊病人穲的主治医生也都在留观室里正在为这名呼吸衰竭了的病人做检查。

      㘇在一番细致认真的检查之后,魏主任沉贾吟着说道:“可能是社区获得性肺炎,只不过病情有些严重,先送ICU观察一下,用一些干扰素治疗,应该就能控制住病情了。”

      వ 窙“那就好!”齐守良见经验丰富的魏主任都认为只胃是普通的社区获得性肺炎,并不是什么变异病毒感染,他这才松了一口气。 迴 ꑣ

      齐守良抹了下额头上的细汗,心有余悸的说道:“吓我一跳,我还以为是什녉么非典型的肺炎呢。”

      魔 老魏主任转头就是一瞪眼,大庭广众之幺下在劍说啥呢!

      齐守良也立马反应鼍了过来,留观室里都是病人呢,万一被他们误解了,那不得搞出恐慌来。

      “ݨ口误,口误。”齐守良搓着手赔笑着说道。

      “那就快点送入I쯒CU吧。”魏主任这才放过他,转头对呼吸科过来的小医生说道。

      “好的。”呼吸科的刘主治点点头쒸,指挥着护士们就将这位患者推出了急诊科的留观室,往ICU病房带去。

      “希望患者没事吧。”常普看着身上贴满了电极片和插管的患者,有些感叹的说道。

      齐守良点了点头,看着病床渐渐远离的身影,不知道为啥,他总感觉哪里有点不对劲,˕但是却又说不上来原因。

      应该是想多了吧,齐守良摇了䘤摇头,带着常普一头就扎进了处置室,他们该去处置室换班了。

      反正现在患者的状态已经稳定下来了,应该不会出什么事情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