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云怎么看片

      羊祜镇守襄阳时,口碑很好,深受当地老百姓爱戴,他死后,当地人给他立碑,纪念他。唐朝诗人孟浩然与朋友一起登岘山,凭吊羊祜,写䱵过一首?与诸子登岘山?:

      人事有代谢,往来成古今。

      江山留啜胜迹,我辈复登临。

      水落鱼梁浅,天寒梦泽深。鷂

      羊公碑尚在,读罢泪沾襟。

      晋㎷武帝准备伐吴的同딆时,时刻不忘加强内政建设。

      晋武帝和孙皓最大的不同,就是只要大臣的谏议是对的,晋武帝就接受。

      济阴(今山东菏泽܋定陶)太守,巴西(今四川盆地北部,郡治在阆中)人文立给晋武帝上书说:“从前迁徙到中原的蜀国旧臣的子孙,应当依据他ᵻ们的才能分别加以使用,这⵹样可以宽慰巴人、蜀人的民心,也能让吴国人钦慕。”

      晋ࡄ武帝认为他说的很有道理,就接受了他的冖建议,下诏说:“诸葛亮在蜀地尽心尽力,他的̼儿子诸葛瞻,面临ꌑ危难守节而死,他的孙子诸葛京应该根据才能安排官职。”

      接着又下礃诏샚说:“蜀将傅佥父子,为他们的主人而死。天下美好的道德是一样的,怎么能够因为彼此对立就不同样看待呢?傅佥的儿子傅著、傅募,因为是罪犯家属被罚入官署做杂役,应该赦免他们,使他们成为平民。”

      晋武帝于是Ί任命文立为散骑常侍。

      豬蜀汉从前的尚书、犍为(今四川乐山犍为县)人程琼,是个非常有德之人,做官口碑也好,与文立交情很深。

      晋武帝知道后,就问文立有关情况,文立回答:“我非常的了解这个人,只是他年龄偏大,快八十岁了,性格上谦恭退让ꞅ,不再有当年的心气,所以,我没有볝把볕他的情况介绍给您。”

      晋武帝略带失望地点了点头。

      程琼听到文立的话后说:“文立不是一个结党营私的人,这就是我称赞他的原因。”

      此时的吴国,孙皓一如既往地쒤任用小人,把吴国逐渐推向亡国的深渊。

      㴣 潌 汝南(今河南驻马店市)人何定曾担任过孙权大帝的内侍,孙皓继位后,何定就自己表白是先帝的旧人,请求还做内侍。

      孙皓没有让何定做内侍,而是让踴他做了楼下都尉,掌管买趀酒、买粮等后勤事㔤宜,是个肥差,借着给吴主办事的由头,捞了不少油水,开始作威作箏福,独断专行。孙皓还很信任他,很多事壘情都交给他去办。

      左丞相陆凯不满何定㹎的所作所为,当␅面䣻指责何定说:“你看看以前那些替主子办事,不忠诚、祸害扰乱朝政的人痪,难道有能够寿终正寝的춹吗?你为什么专做恶事,蒙뿄蔽圣上的视听呢?你应该改掉恶习,不然的话,你意想不到的祸事就会来。”

      何定因此对陆凯恨之入骨。

      陆凯是个忠诚,一心一意为了ᚬ朝廷,对汱孙皓上奏也都直言劝谏,对何定说的Ꮦ这一番话,也是发自内心的肺腑之言。

      由于年纪大了,陆凯终于病了,孙皓派中书令董朝옱问陆凯有什么要交代的,陆凯在病床上最后给吴主上奏:“何定不可信,턊应该把他下䠔放地方任頩职。奚熙这个人,也不能听他的∳话。姚信⼟、楼玄、贺邵、张悌、ᣚ薛莹쟈、陆喜、陆抗等,这些人有的清正、忠诚、勤恳,有的资质䁎聪颖,才能卓越,他们都是匡扶社稷的栋梁之材,希望陛下多多留意他们,朝廷上的大事多与他们商㘇议,只要他们恪尽职守,能避免少犯很多错误。”

      没过多久,陆凯就去世了。孙皓平时已经受够了陆凯的直言劝谏,非常讨厌陆凯,加上何定这个小人成年累月不停地在孙皓耳边进谗言,孙皓不再念旧情,把陆幵凯的家属夅流放到建安去了。

      陆凯(198-269年),吴郡吴县(今江苏苏州)人,吴国重臣、丞딍相陆逊的侄子,大司马陆抗的族兄。

      年青时举孝廉,曾担任永兴县长㫅、诸暨县长,任上名声不错,也有政绩。

      后来转拜建武都尉,开始统领军队。但是,即便做֩了武官,他也很喜欢读书,手不离书。

      公元242年,陆凯担任儋耳䯞太守,与将军聂友率兵궸30000进讨朱崖和儋耳的流贼和暴民䚍,战后设朱崖郡,褋陆凯因功怪升㹎建武校尉。

      뫰 公元25ᭇ5年,陆凯又率军在零陵(今湖南永㨜州)讨伐山贼陈毖,并成功将其斩杀,因功任巴丘都、偏将军,封爵都乡侯。

      同年,१又转为武昌右部都。

      ꜅公元258年,陆凯改征北将军,假节。8年后,改拜镇西大将军。2年后,陆凯升任左丞相。

      陆凯作为重臣,一直忠心耿耿,对孙皓的各种作法不满,经常直谏,直到临终,仍不忘谏言,希望吴主能亲贤臣、远小人。也因此引起很多小人的不满,他死后,由于小趒人谗言,家属被流放。

      此时的吴㨉国,忠臣死后,ꚸ家属都要流放,没有了栖身之地,还有安全可言吗?很多忠臣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度蹰日如年,举国上下对孙皓失望之极。

      佛教常说,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公元270뎬年ﶂ春ꏊ,孙皓为了争夺江淮之间晏的控制权곁,命令ບ丁奉率军多次进攻晋国涡口(今安徽怀远县),晋国扬州刺史牵ⱍ弘多次率军抵豥抗,击退了⇈丁奉的多次进攻,吴军无功而返。

      ⯎公元270年4炒月,吴国左大司马施绩去世。

      ທ 施绩一生征战无数,转战各处,屡立战功嗐。풲后期主要负责军事重镇荆州的防守,所担任的官职是当时吴国武官最高的官阶了。

      施绩去世后,任命镇军大将军陆抗统领信陵、西陵、夷道、乐乡、公安各地的军事,接替了施绩防守荆州的重任。

      陆抗因为吴主孙皓处理政事多有过失,和族兄陆凯一样웑,也忍不住给孙皓上谏:“我听说在恩德均等的情况下,人多的一方可嶆以战胜人少的一方;在力量相同的陮情况下,安定的一方可以制服危难的一方,这正是六国之所以被秦吞并,西楚之㨱所以屈服于汉的原因。现在敌人所凭据的不只是关西地区,也不只是鸿沟以西,而吴国外没有六国时连横之援助眊,内没有当时西楚那样之强大,各种政治不清明,老百姓没有得到㱗治理。蜦议论的人所依仗的,只不过以长江、高山这些天险为疆界,这是守卫国土中不足为凭的小事,并不是有才智的人首匌先要考虑的。我每想到此,半夜里抚摸枕头睡不着,韎面对饭菜忘记了进食。侍奉君主的道理在于可以冒犯他却不可以欺骗他,我诚恳地陈述十七条合乎时局的建议,希望您쾠能听到。”

      孙舙皓没有兴䤳趣听这些意见,更不会采纳ᅩ。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