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精品和95优品

      闫逢春琢磨了一下,这事要从长计议。万一对方有高人护着呢,说不定那个族叔就是为这事死的。要知道他的实力比闫翔强不了哪儿去,可不能栽在这里了。

      抬头看了一眼对面的大胖子,让他跑跑腿确实是不错的方式,“你,去ᮺ找找那个方什么来着的,探探他的底细,跟我族叔死有没有关系。顺便买几块玉石回来,记得,要跟以前的一样啊。”

      “爷,这个我真不行啊。上次得罪了方远山,差点把我这公司给쪹搞废了,现在还没缓过来呢。我们是仇家啊,仇家。”金大明是真的怕了,打压一时㤤爽,但曥没伤了方氏珠宝的筋骨。 ㎗

      后来方远山缓过来✅后,针对金灿珠宝一系列的行动,差点把他搞破产。要不是方远山手下留情,金灿珠宝早烞就不存在了。

      金大明再怎么混蛋,还是念着这份情呢。要不是⅂害怕闫家人,早就拒绝了。此时一脸的苦相,想要闫逢春放过他。

      “你可以不去啊。”闫逢春眯了眯眼睛,转动着手指上的骷颅戒指。虽然话里没说什么,但威胁的ᔠ意味很是明确。

      “爷,求您放过我吧,我真不敢招惹方远山了啊。”金大明双掌合十不停的哀求着,这事真不想再沾了。

      “行了,不难为你賃了,你只要想办法接近方远山就行了。”闫逢春弹了弹手指,一个普通찣的鬼傀浮现出来,飘到了὇金大明身后。

      见吓得直哆嗦的大胖子쿻,笑道:“放心,它不会伤害你的,我想你以前应该见过的。” 쥩

      ꅘ“是,是。”金大明抹了一把头上的冷汗,上次还真是他带小喽鬼傀过去的,借着谈事的名义⤑让方远山中招的。

      “好了,我等你消息。”闫逢春站起身来,拿出一张名片放在桌子上,“这是我的联系方式,收好了。”

      “诶,一定,一定。”金大明恭敬的收好名༘片,把喜这位爷送了出去。回头坐在座椅上,深深굯的叹了口气,“唉,这都什么事啊……”刚想埋怨几句呢,忽然想到身后的鬼傀,这可是会传话的,赶紧闭上了嘴。

      还好这几天方远山去外地商谈工作了,没在望远市,要不就麻烦了。虽说有玉牌在,暂时不会有띲危险。但暴露了张蛮的存在,同样会引起闫家的注意,肯定不会像现在这么安逸了。

      獠 不过玉石倒是买回来了,׮只是普通的玉石。那些有灵气的让方远山封存了起来,打算留给方小菁他们斱用呢。他不知道这些ﶓ玉石其实用处并不大,还不如鬼哭谷的灵力充ᢁ沛呢。

      闫逢밗春拿到㌺玉石ᰑ后有럦些纳闷了,这普通的玉石没多大价值啊,难ڐ道还有其他原因。皱圻了皱眉头,还是慢慢来吧,等灵掴傀附体后就錢知䋜道原因了。

      闲着无聊不如出去猎个艳,他可不是天늠阉什么。别看长得瘦瘦弱弱的,可能力不一般啊。寻䎝常的烟花女子自然看不上了,开着跑车溜溜达达的转悠了起来。这骚包的小跑对那些不谙世事的小女生最有吸引力了,几乎没失过手的。

      可惜学校放假,不能骗骗小女生了。只好在酒吧里扆面逛了一圈,勾搭了一个看着很是清纯的小女生。能力不够手段来凑,힜没有什么女人是小鬼附身搞不定的。

      这样过了几天,方远山回到了望远市。听到消息的金大明硬着头皮在他常去的地方守着,打算来个偶遇。ᣃ至于主动见面,那是别想了,不能再结仇了。

      皇天不负有心人,两人终于碰面了。얼大老远ꜞ金大明就满脸带笑的迎了上去,“哎呦,方大老板,真是好久不见啊。”

      “呵呵,金老板,好久不见。”方远山笑着伸出了手,两人虽说以前有矛盾。但这个金大明挺知趣的,就没在追究,见面还是和和气气的。

      两人寒暄了几句,金大明就找了个理由离开了。离开一段距离后,小梿声说道:“那个就䱷是方远山。”

      听到这个名字,身后的鬼傀立马飞了过去,刚想扑倒方远山身上。忽然一股庞大的威䏒压爆发岀出来,那恐怖的气息吓得鬼傀택赶忙跑了回去。

      察觉到鬼傀回来的气息,正在别墅享乐的闫逢春匆忙从床上爬了起来,不理身下女人的纠肪缠,来到旁边安静的书房。

      听完鬼傀汇报的信息后,伸手捏了捏下巴눜,一脸若有所思的样子,“原来还真有高人在啊,单凭气息就能吓跑我这灵傀,这可不好对付,要不要让家族炔出手呢?”

      方家的情况早就打听清楚了,白手起⨚家的暴发户。哪怕妻子柳眉出身家族,但也是剟小家族一个,并不是什么修炼世家的。

      仔细想了땡一阵子,没听说望远市有世家存在的,难道是那些散修。如果是那样的话儫还是自个儿先查查吧,能引起㑀修士注意的肯定是好东쉣西,否则不会庇护一个凡人的。想清楚쏽后,他想⮳要亲自会会方远山,等见完面后再做打算。

      亥由于玉牌只是爆发了一下气息,只是针对鬼傀的,方远山丝毫没有察觉出异样。忙活了一天后,就直接回家了。

      第二天来到公司,刚来到门燩口就遇到一个脸色苍白的青年,似笑非笑的看着他,“方总吗?你好啊,我叫闫逢春,有点生意的事想找你聊聊。”

      方远山鸞听到这个姓氏心头一动,难道是那个闫家找来了,不动声色的说道:“哦,有什么事先找我的助理吧。”说完就向公司走去,把闫逢春当成那些寻求合作的,不予理会。

      看着他离去的身影,闫逢春嗤笑了一声,嘀咕道:“哼,果然只是个普通人。我倒要看看背后有哪个大神,如果只是个小散修的话,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䶚并没有过多纠缠,转身离去了。

      回到礰办公室的方远山没了刚才的冷静,心急火㪣燎的拨通女儿的电话,“囡囡啊,那个闫家找来啦。”

      刚睡醒的方小菁揉퀵了揉眼睛,懒洋洋的拿着电话,“哪个闫家啊?”每晚修炼完都쭓凌晨三四点了,还要睡个美容觉的,自然起得晚了。

      媉 至于张蛮,早上还要修炼呢。修炼完后,做早餐吃,顺带喂喂小松,帮着这个小家伙快速成长。

      ઩ “就是那个炼鬼的闫家啊。”方社远山想到当初的情形就有些心悸,那可是鬼椋啊,是个人都怕的。

      “啊,他们来了?”方小菁立马清醒了过来,瑉坐起身来很Ὓ是兴奋的样子,“太好了,终于能够练练手녃了。”

      自从﷏修炼后,小丫头一直想着找人试手呢。有张蛮这个转世的修真界大能当靠山,她怕啥啊。

      ᄟ “瞎说什么呢?赶紧告诉张蛮,让他拿主意。”方远빼山瞪大了眼睛,这女儿刚修炼不久,这胆儿挺肥的,都敢跟鬼斗了。

      “知道,知道,你和妈过来住吧,省的他们乱来。”廻方小菁赶忙起了床,跑到洗手间简单梳洗了一下,就跑下楼去,兴致勃勃的找到张蛮,一下子扑到他背上。

      “老公,那⵾个闫家的来人了,我想试试手。”

      嗯,闫家?张蛮想訊起了当初的事情,并没웬有放在心上,问道:“来了几䇝个人?”

      “老爸说只有一个,还是个年轻뛊人呢。”方小菁蹭了蹭张蛮的大脸骷,撒着娇劺,“你看我都修炼这么久了,连丧动手的机会都没有,多可惜啊。”

      㥷 “好啊,这次让阭你来。”张蛮扭头亲了那谄白嫩的小脸一下,已经习惯这种亲密的接触了。

      “耶,太好了。”方小멷菁高兴的跳了起来,“吧唧”一声,狠狠的回亲了一下,抱起呆萌的小松蹂躏了起来。

      其实还真没有什么好怕的,闫家除了能驱使鬼傀外,本体十分脆弱。张蛮已经炼气四层了,修౞的还是混沌灵力,现在的战斗力堪比炼气大圆满的修傶士,在地星算是高手了。

      方小菁的玄冰灵力虽然差了一点,但比普通灵力强多了,刚突破到炼气二层。身ᇏ体在功法的影响下强横了很多,尤其是锻体式的修俱炼,Ⴀ远超普通修士,算是小高手了。

      两人的灵识之力都有着克制鬼躆魂的效果,相힪当于闫家的克星了。加上慒分身和云小桑这两个尸王加朦鬼王的存쥷在,自然不털用敐把闫家看在眼里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