灼眼的夏娜剧场版

      山顶平台之上,骤然风起。

      禹 女子双手一攥,手臂微曲,身体略有前倾,蓄势待发。

      师父气息一紧,赶忙说道:“先不急着打啊,我先给你看个东西。”

      “你可别想再敷衍我,푠”女子沉声道,“你已经来了多少次了,每次要么说些不着边际的怪话,㰓要么弄뚙些稀奇古怪的玩意儿糊弄我,结果一场都没和你打过,这次我可不会善罢甘休的。”

      얽“这次不一样퓮,你看了就知道了。”师父叹了口气,右手摆了个剑指,随后指向苍天。

      却见随着他这屮一指,头顶一片夜空便骤然亮起。難

      随后亮光迅速扩散开来,世间亮如白昼。

      直到此时,张Ë灵溪才得以看轢清这个女子。她的劲装其实是藏青色,腰间缠着一条黑色腰带。服ﮎ装不是特别贴身,但在阵阵风吹中,仍勾勒出了ꆗ富有爆衝发力却又格外匀称的肌肉线条。

      而这女子面部看上去也格外引人注目,当得上혂事件角色。但比藀起美丽,可能英气这个词更适合她。

      酼随닪着光芒照耀寰宇,女子也立时停下架践势,眼含些许惊讶:“你要飞升了?”

      “是啊,我要飞升了㥔。”师父缓步走到那女子面前。

      “那你᷹怎么不找个౺人迹罕至的地方?不布个阵什么的?你还不带剑?”

      师父嘿嘿一笑,似乎有点得意。

      ………璜…

      天地生变,震㸯动四海。

      山脚下,那青甲猛然仰头,随后又低头自语:

      “怪不得不愿意跟我⦨打。”

      不过很快,他那古怪的声音里透出一丝喜意:“他们应莧该会一起登天吧,那我是不是可以走ⓙ了?茩干了᷎那么多年农活,当了那么久看门人,我也算是坐满刑期了吧?”

      语毕,青甲上光芒闪耀,在原地扬起一阵烟尘后,便倏忽远逝,再不见踪影。

      在小山周围亮起的几条遁光中,他似乎是唯一一个反向离开的。

      仅仅在天空亮起的数十息榱内,矮山不远处,一座更矮的小山顶上,已经站了十来人。

       䈜这群人中,有威武高大,身穿金袍腰佩金剑的中年方脸男子,茝有倚着身前拐丐杖才能站稳的秃头老者,有浑身满是烫伤痕迹、赤裸上身的壮汉,有眼睛只余眼白,看上去却格外鑔精神的老妪,还흫有一人浑身散发紫黑色气息,面目不清,脚边杂草皆是恼枯萎……

      这十多人聚在一起,互相间却都没有聊什么天,就静静站在原地,顣默默望向那座山。唯独那魔气滔天眻的家伙出现时,众人ꦔ多看了一眼,但也没人去管他。

      看了没几瞬,一个身穿长衫、文士打扮的人舒了口气,随后说道:“看来是异圣升仙,或许不止……不过没什么出乎意料的,要不散了吧。”

      说走就走丗,那文士身子一晃,便已经没了踪影。

      壮汉冷哼一声后,忿忿道:“姜戊还是这副鹳模样,话说得不爽利,跑꽋的倒是挺快。”

      人群中一个手持团扇、身穿宫装的女子轻声开解:“周大哥不必恼怒,神算楼的人都这个样,习惯就好。话说回来,怎么五宗的人都没出现?”

      一个衣衫褴褛却又大腹便便的ꂏ胖子答道:“想来是聚在一块儿,不ﱻ知打什阭么ᵺ算盘呢。异圣一走,他们和青衣盟怕不是迟早要做一场。到时渲候你们三派会选什么立场?而我们这些闲̡散门派又能独善其身吗?”

      “施主多虑了,就算生变,也没那么快吧……”

      ᴯ人群中有人反驳一句,似乎正要发表意见,却听那秃头老京者轻咦一声:“怎么天劫那么久还不落?”

      넲 被此言点醒,众햪人立时停了讨论,望向那座山。꣠

      僫…………

      מ“莫茗,我想问⥠你个锛问题,你愿不愿意跟我一起飞升?”师父问。戄

      劲装女子眯了眯眼:“我为什么要跟騒你飞升?”

      师父摸摸脑袋:“ᴟ因为……我猜你愿意跟我走?”

      “你凭什么猜我愿意跟你走?”

      ᅿ“我……”师父吞吞吐吐。

      㦡 ᜫ “你为㵩什么要让我跟你走?” 쬄

      “因为……”师父맛憋了半天,终䲃于脱口,“我喜欢你。”

      莫茗嗤Ꮌ然一笑:헵“喜欢?何白水,你今年贵庚啊?可是二八佳人,待字闺中?憋了这么久,你就◠能说出一句喜欢吗?”

      何白水一时语塞,随后慌忙解释:“主要我饥对这些事情不太懂,因为从前也没跟你说过,就想着先从第一步开始,然后循序渐进。不퓾过你不同意也没关系,毕竟以你的水平,过个三五年……”

      莫茗看着眼前的白发“年轻人”,又笑了一笑:“我同意了。”

      嘩“你应该也能飞升,到时候再讨论……你同意了?”何白水࣓双目圆睁。

      埬“是的,我同意了。飞升以后再聊吧?”莫茗说完,转身拾起一旁的斧头,扛在肩上。

      何白水满脸뀋喜色,赶忙点头。

      随后他谷大䤽手一招,万里无云的天空凭白起了雷声,随后便有电光倾泻铑而下。

      …………

      在距离樵矮山最近的一处驿站院子里,︿树荫之下,有五人⏥坐在一张圆形石桌周围。

      뭉其中一人即便落座也矮周围人一头莩,面带笑容,颇为和善;一人瘫在椅子上菗闭目养神,状似入眠;一掵人留഑有八字胡,ꩊ手持书卷,若有所思;一人身背长剑,面色枯槁;一人面色炭黑,眉头紧锁뱦。

      “这雷劫看上꺻去声势比十二年璪前那次大。”黑脸大汉开口道。

      ၢ 在嫷座其余四人皆是微微颔首。

      Ḕ明明周围有墙壁存在,这五獕人却好像正近距离观看天劫。 郬

      “紫气色重,颇为不䇩凡,妙啊。”八字胡应道。

      随后似乎点评一般,八字胡继续说了起来:

      “这风劫嘛,倒是看不出什么特别来。”

      “金风里带点剑气,这倒是不一般,妙솠啊,妙啊。”

      “火劫,薾居然全接下了,我还以为这山至少会被烧个几处,没想到一点都没漏,不愧是异圣,妙啊。”

      “灵压劫……要是换我恐怕顶不住了。”

      最后,八字胡一拍手中书本:

      “看来没什么别的了,挺中规中矩的天劫,就是规模大了一截。”

      在座四人没有接茬。

      一时间,气氛有些冷。

      “异圣没有用剑。”先前始终面无表情的负剑女子终于开了口,“若是同为炼天地巅峰时,单打独斗的情况下,我们五个都输他不止一筹。”

      观完天劫,在座之人对此都是心知肚明,ቩ当下被挑破,尽ꐙ皆沉默。

      “哎,看来异圣与容西风确쬉实师徒不和。”良久之后䗂,那和善的矮个儿莫名其ඡ妙来了一句。

      众人又是齐恄齐点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